• 第二十五章 意外信息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6:54本章字数:3063字

    我和冷柒对视了一眼,不过碍于有外人在谁也没说什么,到了医院我急忙抱着丁心语下了车,路上我已经给王八卦打电话,让他帮忙叫下脑科的大夫,随后又报了警。

    等我下车的时候,王八卦已经带着两个护士等在门口了,一看到我抱着头上帮着纱布的丁心语从车上下来,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于是急忙帮我将丁心语带进了医院。

    我、冷柒还有肥矛隼等在手术室外面,肥矛隼在一旁打盹,而我和冷柒则脸色难看的坐在一边,两人一鹰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有心情说话,我真恨不得和他们一起进手术室。

    可是最后硬是被王八卦给拉住了,无奈之下也只能等在外面,半个小时之后赵文白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当他看到坐在一旁的冷柒时皱了下眉头,不过什么都没说,就走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把下午的事大致和他说了一边,他点了下头拍了下我的肩膀说:“找到了就好。”

    尽管他这么说,但眼底还是带着深深的担忧,我知道他不过是在安慰而已,他是个警察,自然比我更早看出心语凶多吉少了,想到这我的心莫名的一通,我有些痛恨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些人根本不会盯上心语,如果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我的后半生恐怕都要活在自责之中。

    “这不是你的错,别太自责。”赵文白拍了下我的肩膀,皱着眉头,我冲他苦笑,心痛的都快要痉挛了。

    手术进行了五个多小时此结束,大夫一出门我立刻冲过去问道:“怎么样?”

    “情况不太好,病人的脑中像是被植入了一种如特殊的药物,是这种药物导致病人始终无法苏醒,棘手的事,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她脑中被植入的究竟是什么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现在也只能维持住她的生命,其他的我们会开会研究的。”

    主治医师是个五十多岁的教授,姓王,算是医院脑壳最权威的医生,现在连他都束手无措,其他人就更没有办法了。

    听了他的话,我的脑子嗡的一下,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会晕倒,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床上,坐手上还挂着点滴,感觉浑身乏力。

    转头一看才发现林江玉正坐在床边,他的手上也挂着点滴,不过脸色比原来好了很多,他只收了些皮外伤,晕倒的原因的是惊吓过度,不过我知道绝对不是这样。

    果然林江玉看到我醒过来之后,呵呵一笑说,遇到我让我想起一句话,千万别住上猪一样的队友,后来去的那个是什么人呀?老子差点死在他手里,你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

    我苦笑了一声,这次听出来,这厮是来算账的,不过我现在哪还有心情和他吵架,咬着牙从床上坐起来,拔下手中的针管,踉跄着下了床,刚走出一步,我就差点栽在地上,脚底像踩了棉花,头重脚轻,没走几步,我就摔在了地上。

    “哎呦喂,你个傻叉,病了就好好休息,你丫的还到处乱跑,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这时一道黑影飞到我的头顶,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语气中充满了幸灾乐祸。

    我懒得理它,继续往起爬,最后还是出去打饭的赵文白过来把我扶了起来,这家伙直接把我按倒在床上说,你现在都低血糖了知道吗?还不赶紧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到处乱跑什么,你这是在给别人添乱!

    “心语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还是……”我不顾赵文白一脸怒气的样子,追问道,我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丁心语的安慰,如果真的能一命换命的话,我宁愿用自己的命换她能长命百岁。

    赵文白听到我提起丁心语,将盒饭放在床头柜上,摇了下头说,还没醒,不过也没死。

    我松了口气,嘀咕了一句:“没死就好。”

    林江玉冷哼了一声,拔下手腕上的枕头说,你这家伙说的真轻松,如果当着她父母的面,你还能这么轻松吗?你怎么不去躺着呀,她现在的状态和死了有什么区别,都是你害的!

    “喂,你说够了没有,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绑架应该付什么法律责任你应该知道吧!”赵文白听到林江玉数落我,立刻暴怒。

    林江玉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喊道:“当警察有什么了不起,少拿法律来压我!”

    我的脑子里像是钻进了苍蝇似得,被这两人吵得嗡嗡直响,我趴在床上,将头埋到被子里,既然没发离开,那就干脆装死,好在他们没吵几句,王八卦就进来了,他没理会那两个吵架的人,径直走到我旁边说,小穆,王教授来找你,我扶着你去他办公室。

    听了这话,我急忙抓着他的袖子问道:“是不是心语出什么事了?”

    “她暂时没醒,不过病情总算稳定了,王教授是想问你点别的事。”王八卦帮我把鞋拿到床边说。

    我急忙爬起来穿鞋,刚站起身就看到冷柒站在门口冷冷的盯着我,眼神冰冷,我有些胆寒,知道他还是因为昨天的事放不下心怕我说出去。

    王八卦拉着我一下,我在他的搀扶下从冷柒旁边走了过去,这家伙始终没动,也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盯着我。

    肥矛隼扑腾了几下翅膀落在我的肩膀上,尖声说:“冷柒怕你什么都说,我跟着他放心,一对傻叉!”

    一直吵架那两个人听到我们的话,也停了下来,赵文白几步走到我跟前,非要陪我一起去,我本想拒绝,可是一看到他眉头紧锁的样子,就知道他现在似乎觉得,周围的人都对我不怀好意。

    十分钟之后我们到了王教授的办公室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我清楚的看到王教授正带着高度眼睛看几张x光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光片就是丁心语的,看着王教授眉头紧锁的样子。

    我的心不由的揪了一下,王八卦敲了下门,王教授才抬起头冲我们摆了下手,王八卦推开门扶着我走了进去,赵文白则跟在身后,王教授笑着让我先坐下,布满皱纹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慈祥,让人心里一暖,我听话的坐在他对面,而赵文白和王八卦则一左一右的站在我旁边,根本没打算走。

    好在王教授现在根本没心情去计较这些,他抓着我的手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丁护士,是怎么中这种病毒呀?我看……像是被什么人做了实验,你知道什么最好告诉我,这样救活的几率可能还大些,不然别说是醒过来,就是想保住她的命都难。”

    听了他的话,我眼前一黑,又差点晕过去,斜眼看了看肩膀上的肥矛隼,发现这厮居然睡着了,居然发出轻微的鼾声,王教授惊愕的看着它,好奇的问:“这不是矛隼吗?你养的?这东西性情高傲、凶狠可不是一般人能驯服的。”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

    王教授也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不差,见我不愿意多说也没多问。我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如果都告诉他的话,冷柒知道了难保不会发火,他或许不会把我怎么样,但王教授可就难说了,我时刻都没有忘掉那家伙是个萨满鬼师,谁知道他还有什么变态的招式。

    想了一会,我才开口说:“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心语似乎被人做了实验,有人为了验证一种药物的药性,这种药可以提高人的记忆力和思维逻辑能力,但还在研究阶段,所有那个人才会选择用活人做实验,如果实验不成功……就会死。”

    “你早就知道!那个人是谁?”王教授激动的站起来,双手扶着办公桌激动的朝着我咆哮道,我能体会他的心情,毕竟这样的事很难让人接受。

    我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说,林坤。

    “是他,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王教授一听到是林坤,又重新坐了下来,语气平静的有些不可思议,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过了几秒钟才站起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隐约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一声叹息声,转过头一看,王教授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低着头,乍一看却像是苍老了很多。

    王八卦拉了我一下,我这才回过神来,跟着他走出了办公室,走到人少的位置我才转头问王八卦:“你有没有觉得王教授……听到那个人的时候态度有点奇怪。”

    “有些是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曾经听人提起过,王教授当年的搭档就叫林坤,后来两个人似乎闹了什么过节,就分开了,那个林坤甚至退出了脑科界,没想到这家伙在背地里做这么缺德的事。”王八卦脸色阴沉的看着窗外的垂柳,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慨。

    我万万没有想到王教授和林坤还有这样的渊源,心里不由升起一丝希望,他们既然当年能做搭档,必然足够熟悉,但愿王教授真的能治好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