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蒲柳苗圃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8:04本章字数:3072字

    两个小时我们到了蒲柳苗圃的门口,到了地方我才知道这里为什么要叫蒲柳,正对着我们的大门几乎被高大的垂柳彻底挡住了,柳条随风摆动,轻柔的如同蒲草一般,看上去竟然还有点飘逸的感觉。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整个苗圃都已经被这些柳树给挡住了,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墙壁,这样的设计我真的还是头一次见到,不由的愣住了,这时林江玉走了过来,笑着说:“这地方不错,一会进去问问谭鹿多少钱,不然我就连这个苗圃一起买下来。”

    “你想的美,这个苗圃一看念头就不短了,没准是人家家传的,不是你想买就能买的下来的。”肥矛隼白了这家伙一眼,笨拙的扑腾着翅膀,飞到了紧挨着门的柳树上朝里面看去。

    过了十来分钟,就听门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就开了,一个中年人诧异的看着我和林江玉,这人长得足有一米九左右的个头,棕色皮肤,穿着一件棕色的体恤衫。

    这衣服对他来说可能有点瘦,透过衣服能清晰的看到这个人彪悍的身材,看上去五十来岁,或许是长期劳作的缘故,两只手上都长满老茧,这人激动的走到我面前问道:“你就是穆医生吧?你好。”

    出于礼貌我还是伸出手和他握手,结果被他掌心坚硬的老茧隔得手痛,不由的嘴角抽搐,林江玉见自己被冷落了,摆出一副公子哥的样子问道:“谭先生,你这苗圃打算卖不?如果想买的话,咱们倒是可以谈谈。”

    谭鹿听了这话之后,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他冷冷的回了两个字,不买!

    说完有些不悦的请我们的走进苗圃,我尴尬的冲他笑笑,随后转头瞪了林江玉一眼,这厮永远觉得用钱可以买到一切,自认为高高在上,我有些后悔带着他一起来,这家伙完全无视了我近乎要杀人的眼神,四处张望,仔细的打量着这个苗圃。

    或许是受他的影响,我也对这个苗圃产生了好奇,此时我们脚下踩着的是一条半米宽的石子路,石子路两遍都被分成一块一块的区域,每块区域里载种这不同的植物,我大致看了一下,居然没有几样认识的,觉得打开眼界。

    不过这里面却没有一种是蓝色的,我有些失望,不过仔细一想荷花至少应该是长在水里的,这里没有水池,所以应该不是在这里。

    跟在谭鹿身后走路十多分钟,我们终于走到了一间小屋前,谭鹿有些抱歉的说:“其实这里我已经交给儿子搭理了,所以我没有这里大屋的钥匙。”

    “没事,您也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蓝荷花对我很重要,你看多少钱肯买?”我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刚来来的路上,我就已经发现这里很偏僻,如果再待下去,可能我们就要走路会西安市里了。

    “蓝荷花在花房里,不过花房门的钥匙也在我儿子哪里,他去了鬼楼,我听王医生说你有位有特异功能的朋友,如果能把我儿子救出来,我就免费把花送给你。”谭鹿皱着眉头抽泣烟来,略显沧桑的脸上充满了担忧,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叹了一声,终究没有躲过去,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时冷柒出现在门口,谭鹿吓了一跳,立刻站起身警惕的看着他,结果看到肥矛隼飞了过去,落在冷柒的肩膀上,他这才疑惑的问:“你们是一起的吗?”

    我点了下头说,这个就是我那位有特异功能的朋友。谭鹿听了我的话惊愕的看了眼冷柒,那眼神更像在看一个怪物,冷柒苦笑了一声:“老谭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但你得让我们先隔着花房的玻璃看看蓝荷花,至少我们也得确定那东西确实是我们要找的,如果真的是的话,去一趟鬼楼救你儿子也不是不可以。”

    谭鹿一听我们有办法救他儿子,眼睛都亮了,急忙站起身说,走,我现在就带你们去。

    说完就健步如飞的往前走,我们三个急忙跟上他,看他脚步匆匆的样子,我突然有些心酸,这位年仅半百的男人,或许此刻比我们任何人的心情都要差,想到这我甚至有些同情他。

    这个苗圃比我们想象中的大很多,我们跟在谭鹿身后走了半个多小时,走的天都黑了,才终于走到花房门口,谭鹿用手电往花房里面照,透过花房的玻璃,我们看清里面的环境,里面放着很多花卉,谭鹿用手电照了照最里面飘在水池里的蓝色荷花说:“看到没,就是那个。”

    我急忙凑过去看,看的都有些发愣,这话除了颜色之外,和我们见过的其他品种的荷花都差不多,但也正因为颜色不同,看上去非常特别,淡蓝色的花瓣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寒光,看上去竟有几分冷艳,一想到买这花回去是为了制药,我都觉得有些可惜。

    “看看你不是你们要找的,如果是的话,就赶紧去鬼楼把我儿子带出来吧。”谭鹿拉着冷柒的衣角,眼中充满了担忧,我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担忧,就算是去了鬼楼,也不是一定会有危险,不过一想到下午听那个司机说过鬼楼死了人,或许是这个原因。

    “喂,你儿子的命怎么着也比一池莲花贵多了吧,让我们去也可以,不过价钱低了点。”林江玉这个时候还不忘敲几下竹杠,引得我们纷纷对他侧目,我暗笑,这家伙还真是块做奸商的料。

    “你……好吧,只要你能把我儿子救出来,我就把这个苗圃卖给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谭鹿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红着眼睛瞪着林江玉,一脸凶狠,那表情反倒把林江玉吓得倒退了几步,“……说吧,什么条件?”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故作沉稳的说。

    “这里我经营你了一辈子,所以在我死之前还想继续呆在这。”谭鹿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像是被抽走了灵魂,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他有些可怜,林江玉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下头。

    冷柒立刻拉着我往外走,肥矛隼也跟着飞了出来,一边飞还一边刻薄的说:“临大少爷,都讹诈完了还站在那里干嘛呀?该办正事了!”

    林江玉撇了撇嘴什么都没说,就快步赶上我们,出了门我意外的发现一辆出租车正等在外面,我激动的上了车,就听冷柒冲着我嬉皮笑脸的说:“一会记得付钱哈,我把钱花光了!”

    听了这话我差点气得冒烟,斜眼看了眼司机,这位的哥四十来岁,开车的样子看上去无比淡定,他看到我转头立刻带着职业性的笑容说:“不多,一共三百五,如果你们一会还要去别的地方,我就在外面等你们一会,当然价钱另算。”

    “兰燕鬼楼去不?”他的话音刚落,就听林江玉在旁边来了一句,这的哥本来还听淡定,但一听到兰燕鬼楼这四个字,立刻激动的踩了一下刹车,像看怪物一样看了扫视了我们几个,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估计都要赶我们几个下车了。

    林江玉似乎早有预料,打开钱包,里面立刻露出几打钞票,我斜眼看了一眼,至少有上万块,他随便拽出几张递给司机说:“你只要把我们送到鬼楼附近就行了,先去一趟菁华酒店,我们去取些东西很快就下来,到地方再给你五百。”

    那个司机看了眼林江玉,一咬牙说:“行,不过我只能送到附近。”

    林江玉点了下头,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态度,不了解他的人还真以为他有多大的本事。

    刚下车我们就匆匆回到酒店的包房把东西带齐,跑到楼下去,我以为那个司机会趁这个功夫跑掉,但等我们出去的时候,他居然还停在门口,我冷哼了一声,看着林江玉得意的样子,不由的感叹,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

    出了酒店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看着天上漆黑的天幕,我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现在去鬼楼会遇到危险,于是转过头想和身边的人说还是等天亮再去。

    可是当我转过头的时候,才发现冷柒他们三个都已经上了车,就我自己还傻呆呆的站在酒店门口,在林江玉的催促下,我只好上了车,心里的不安又加重了几分。

    尽管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但路上还有不少行人,大多都是行色匆匆。

    渐渐的身边的路人越来越少,车子拐了个弯,开到了一条一个人都没有的路上,这里的路灯光似乎也没有其他地方亮,所有的建筑都被笼罩在夜色之中,黑漆漆的。

    司机将车靠边停下说:“往前走大概一条街就到了,我不能再送你们了,这时我的名片,什么时候出来给我打个电话,不然三天之后我就报警,几位是外地来的,根本不知道这地方有多邪门。”

    我听得心里咯噔一下,听这人的话倒像说我们一定会有危险,我不由的打了个寒噤,看向车窗外幽黑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