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半身尸体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8:22本章字数:3071字

    冷风萧萧,举目望去这里到处都是高耸这的建筑,不过居然都一点光亮也没有,甚至连路灯的光亮都比其他地方昏暗,让人觉得这里简直是被人遗弃的地方,荒凉又缺少人气。

    肥矛隼打了个哈欠抱怨道:“哈,真tm冷清!”

    它一句话到处了我们所有人的想法,冷柒看了看周围神情凝重,转头问我和林江玉:“这里气氛不太对,我想继续走,你们两个觉得呢?”

    “还是等天亮了再来吧!”

    “来都来了就走吧”

    我瞪了眼林江玉,这厮也不看我,继续说:“咱们要进入的是鬼楼内部,那里就算大白天也有阴暗的地方,如果真的邪门的话,同样出不去,反正都一样,还不如现在就进去。”

    冷柒冲着我呵呵笑了几声说,那走吧,少数服从多数。

    我叹了口气,心里暗暗祈祷不要被这两个损友给害死,林江玉设置了手机定位,他走在最前面给我们带路,我特意那手电四处找找,才发现这个地方工厂云集,不过看样子多半都已经倒闭了,死气沉沉的。

    没过多大一会他就停了下来说:“到了。”

    我们几个同时朝着眼前的建筑,这是一幢八层的旧楼,看上去至少得三十年了,这么老的楼里必然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故事,我仰着头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整幢旧楼都透着一股阴气,站在楼下都冷的直打寒噤。

    肥矛隼嘻嘻一笑说:“傻小子你这是什么运气?煞气冲天的地方你都摊上了。”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这肥鹰的一句话就让我的心彻底跌落谷底,冷柒白了这家伙一眼,就率先走到了门口,地下的门口是一条手腕粗的铁链锁上的,这锁链让我不禁想起了苏府那个地下室里,也同样是用这么粗的锁链锁住了门,不由的打了个寒噤。

    “奇怪,谭鹿不是说他儿子进去了吗?可这锁上根本没有被撬开过的痕迹,难道他们有钥匙?”林江玉用手电敲了敲铁链,疑惑的说,铁链被他敲得啪啪直响,异常清晰,我听得有些刺耳,急忙拽住他的手,这家伙立刻嘲讽的问:“怎么,害怕了?”

    “这里一定是明令禁止不让进来的,你觉得他们会走正门吗?”冷柒走到一边,扳了下窗户上的玻璃,其中有一块玻璃活动了下,被他整个起了下来,我和林江玉走过去一看,发现窗户上有被撬动的痕迹,或许就是谭鹿儿子撬的,这些家伙也算有备而来,林江玉看了眼玻璃窗上的小孔,苦着脸问道:“不是吧,要从这里进去?”

    “那你去撬门吧,我们从这里进。”我忍不住讽刺了他一句,这家伙没说话,不过立刻送了我一个大白眼,率先钻了进去,冷柒呵呵一笑拉住我说,我先来。

    说完他就跟着林江玉钻了进去,我是最后一个进去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脚刚落地周围就扬起了一阵尘埃,我被呛得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旁边的林江玉拿手电往我脸上找,看到我狼狈的样子,笑的就更欢了,我用手挡住刺眼的手电光,刚要说话就又被一阵咳嗽声噎了回去,林江玉又是一阵爆笑。

    “嘘,别笑。”冷柒突然跳出来,从林江玉的手里抢过手电关掉,林江玉也不是傻子,知道冷柒不会无缘无故和他开玩笑,于是立刻闭嘴,我们几个屏息站在黑暗中听着,开始的时候听到的来自窗外的风声,但过了一会却听到一阵啼哭声,这声音像极了婴儿的哭声,听上去飘渺、空灵,我仔细听了半天,竟然没听出声音的大致方向。

    过了一会声音渐渐消失了,冷柒才重新打开手电,我刚要问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就听林江玉在旁边叫嚣道:“你们搞什么?”

    “你们没听到吗?有婴儿的哭声。”我狐疑的看着他问道。

    “呆子,你刚才进来的时候脑子是不是被窗框夹坏了?这里怎么会有婴儿,还能是鬼婴……那我为什么听不到?”他的话还没说完,就一脸凝重的看向冷柒,毕竟他是这里唯一的专业人士,冷柒沉默了一会,反倒转头问我:“你听到那个声音之后,有什么感觉?”

    “你也知道我在医院工作过,偶尔经过妇产科或者儿科也能听到小孩的哭声,但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感觉这声音能渗进心里,听得心里毛毛的,浑身都发麻,而且我很努力的听了半天,竟然没有听到声音的来源,这声音就像是从四面八方涌入耳朵的,我觉得那不是婴儿的哭声,只是高度相似而已。”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朝门口瞟,有些紧张,总觉得会有什么怪物会从门口突然蹿出来,冷柒听了我的话之后,眉头皱得更紧,好半天才低声说:“进去看看再说吧,不过是鬼婴的几率不大,不然林江玉也能听到,应该是其他东西。”

    我点了下头,却觉得心开始莫名的焦虑,总觉得刚才声音的主人必然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不然冷柒也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想到这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一把匕首握在手里,这才跟着冷柒他们一起朝着门口走去。

    还没等冷柒去推门,走廊里就刮过一阵风,破旧的木门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幽然打开,正这才发现这里的房间都是门对门的,此时正对着我们的那个房间的门也是开着的,房间里异常安静,透过昏暗的月色,我恍惚看到一个东西飘在半空中,似乎在不停的旋转着。

    林江玉疑惑的举起手电,朝那个会动的东西照了过去,这一照不由的使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一个老式的宿舍,宿舍里还有几张上下铺的床,都靠墙摆放着,那个会动的东西此时就在房间的最中间。

    我们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具半身的尸体,尸体的脖子被一根绳子掉在顶棚的吊灯上,肚子一下的位置全部不见了,暗红的肠子从肚子的位置一直拖到了地面上,水泥地面上一片狼藉,暗紫的血迹流的满地都是。

    我甚至在哪里看到了一只整个的肺,这场面饶是向我这样的医生也有些受不了,更别提林江玉那样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他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爆了句粗跑到一边狂吐去了。

    我也急忙别过脸去,被一阵阵恶臭味搅得威力翻江倒海,我转过头面对墙强忍住恶心,就脸肥矛隼都忍不住跑过来尖声喊道:“我靠,这味道也太tm销魂了!”

    恶心劲过去了之后,我才转过头,强忍着心里的不适,看向那具吊着的尸体,这具尸体的脸基本没有受伤,只不过脸色青紫,表情惊惧,绝望,它的表情已经定格在死的那一刻了,看这人的样貌,应该是个男的,而且不超过三十岁。

    想到这我急忙那出谭鹿,特意给我们的那张他儿子谭宇的照片,看了之后,我不由的松了口气,这人不是谭宇,既然这个尸体不是他的,那就说明他还活着,想到这我竟然觉得自己有些邪、恶,面对一个死的如此凄惨,并且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我心里更多的是庆幸而非同情,或许这就是人的劣根性,我忍不住摇头苦笑。

    “天啊,这是被狗吃了吗?太恶心了!”林江玉一边用纸巾擦嘴一边皱着眉头说,他看具尸体的表情更像是看到了一堆垃圾,唯恐避之不及。

    倒是冷柒始终蹲在距离尸体最近的一张床边,仰着头用手电着那具尸体,一句话都没说,我和林江玉见他这样,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僵在原地,忍受着一阵阵恶臭。

    好在冷柒没看多久就转过头说:“这人的下半身不是被狗咬掉的,应该是比狗要难对付的多的东西,能把人撕成两半,这得需要多大的力气?”

    林江玉不耐烦的将纸巾扔在地上喊道:“不是,你看了这么半天就为了看这个,咱们现在是继续往里走还是先出去报警呀?总不能就在这里站着吧。”

    他说完脸上又露出了恶心的表情,忍不住扶着墙继续吐,可惜刚才已经吐干净了,土了半天就只吐出酸水,我看他实在难受,也不想再继续挖苦他,而是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他,顺便帮他拍拍后背。

    等他缓过来的时候,冷柒刚好也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他苦笑了一声说:“从咱们听到哭声开始,就已经走不出去了,不然这个人距离出口就几步之遥,怎么还会死在这里?我现在大概查出那是什么东西,还是继续走吧。”

    我疑惑的转过头看了眼窗口的位置,不明白冷柒的话,林江玉更是不屑,他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里,于是不服的喊道:“有什么走不出去的,不就这几步远吗?”

    说着他就快步走进尸体对门的房间,在我们的注视下在房间里绕了几圈,每次距离窗口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他就立刻调转了方向,这样反复几次之后,他才停下来,转头看向我们,一脸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