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失魂女孩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8:39本章字数:3121字

    我也有些不解,明明只差一步就能走出去的,但看林江玉的样子,似乎被一种力量牵引着,根本走不到窗口的位置。我和林江玉都愣住了,他甚至比我还要惊恐,毕竟我多少还经历过一些奇特的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快到窗口了,不会出不去了吧。”林江玉慌了神,几个健步冲过来抓住冷柒的胳膊激动的摇晃了几下。

    冷柒戏谑的看了他一眼冷笑着说:“你想出去也不是不行,但必须告诉我,明知道危险,为何还要跟着我们不放?”

    “没理由,我只是想知道这小子究竟是在忙什么,如果早知道这里这么危险,老子肯定不来!”林江玉激动的跳着脚喊了起来,我甚至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哭腔。

    冷柒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手抄起手机结果遗憾的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信号。

    他放下电话说:“我有个外援,不过你坚持一会才能等到他,看你命够不够大吧。”

    说完他就直接拉着我转身朝走廊的左手方向走去,一听这小子是为了监视我才来的,我就立刻想要发火,于是也没有关他的死活,直接跟着冷柒继续往前走。

    没我料定那家伙自己呆不了多久,果然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身后传来几声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林江玉就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这家伙手劲很大,掐的我胳膊生疼,不用看都知道胳膊肯定被这厮掐青了,我急忙挣脱他,痛得直抽冷气。

    这家伙本来还想发火,但一看到我脸色不好,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开始四处张望,表面上看上去一脸轻松,但眼底却流露出了一丝恐惧,我冲他嘲讽的笑了笑,这家伙却像没有看到我似得,而是激动的转过头从冷柒喊道:“那有人!”

    冷柒和我对视了一眼,急忙一左一右拉住了这家伙,随后朝着他指着的方向走去,即使林江玉看到的是人,我们也不能保证那个人对我们没有攻击性,走廊并不长,一共走了十三步就到头了,尽头的位置是一条水泥楼梯。

    这里根本没有能藏人的地方,于是我仰头往上看,想看看楼梯最上面是什么结构,但是光线实在太暗,即使打开手电,也无法彻底看清楚,冷柒拉着林江玉率先跨上了台阶,我也只好紧随其后,此时林江玉的情绪也稳定了一些,他看着脚下漆黑的台阶突然冒出来一句:“这台阶不会走着走着就没了吧?”

    听了他的话,我和冷柒的同时停住脚步,这家伙还不以为然,依旧摆出那副大少爷的样子:“我只是提了一种可能性,如果真的遇到这样的事,那该怎么办?”

    “凉拌!乌鸦嘴!”冷柒直接甩给他一句,随后不由分说的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周围一片死寂,唯独我们的脚步声不停的回荡在走廊之中,异常清晰,我甚至觉得有人在自己身上安装了扩音器,不然也不可能这么清楚,还好楼梯并不长,我还仔细数了一下,走到最上面一节的时候,我松了口气,这时冷柒转头问我:“一共多少节?”

    “十七节。”我想也不想就回答了他,走到最上面的时候,我也刚好数到

    第十七节。

    冷柒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继续往前走,我也没多问,就跟在他身后继续往钱走,如果这里不是旧了一点,倒是和大学时候的宿舍一个格局,我在心里盘算着,如果是大学宿舍,拐个弯的位置应该是一个水房。

    就在这时冷柒停住了脚步,我和林江玉也同时停住了脚步,空气中不知何时开始,有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夹杂着一股腐臭味,使我的脑中突然闪过,楼下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的样子,我转头看另外两人,他们的脸色也很难看,显然联想到那具尸体的不止我自己。

    滴答……一丝若有若无的滴水声突然钻进了我的耳朵,我侧着耳朵仔细听着,果然没过几分钟,不远处又传来几声滴答声,像是没有关紧的水龙头,时不时会滴下一两滴水一样。

    这个念头在我脑中一出现就立刻被我否定了,在这样的废弃旧楼里,估计水和电早就停了,根本不可能听到什么滴水声。就在我暗自思索时,滴水声又再次响起,冷柒冷笑着说:“既然来了就过去瞧瞧,看谁在那装神弄鬼。”

    边说着,边快步往前走,他走的非常快,等到赶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格局和楼下很像,同样类似于宿舍,冷柒此时正站在走廊左边

    第一个房间门口,那滴水声就是从这个房间传来的。

    他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的位置那手电往里照,光线昏暗根本看不出表情,只是闻到从那个房间里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这种味道呛得我打了个喷嚏,恶心和恐惧感同时冲上心头。

    “该不会和楼下一样吧?这都是谁干的?”林江玉的手紧紧地抓住楼梯扶手,无意中转过头,手电光扫过他的手,我看到他的手背上青筋暴起,显然这家伙比我还要紧张,而且我明显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颤音。

    冷柒站在门口沉默了一会说:“你们帮我堵住门口,千万别让她出去!快点!”

    他?我和林江玉对视了一眼,都有些茫然,不知道冷柒说的是谁,不过还是快步走了过去,冷柒见我们走到他身后的时候才快步走进房间,他这一走,我清楚的看到了房间里的一切,瞳孔不有的紧锁了一下,我紧紧的攥着手,感觉掌心全都是冷汗,恐惧、恶心、疑惑各种情绪涌上心头,让我差一点尖叫出来。

    这里是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水房,两遍都是水龙头,水龙头下边都是用瓷砖砌成的水槽,此时靠右边的水龙头下面的水槽里,正躺这一个东西,那东西像是被硬塞进去的似得,泡在一滩暗红色的水里。

    我们仔细看才发现那是一具尸体,只不过没看到脸,所以分不出男女,血水正沿着水槽往外流,在地面上留下一滩暗红色的血迹,犹如盛开的血玫瑰,触目惊心。

    而在另一头的墙角位置,此时正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这个女人穿着一身运动服,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进来似得,冷柒尽量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而我和林江玉则默契的站在门口看着,直到冷柒距离那个女人还有两米远的时候,这女人突然仰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冷柒,一双大眼睛毫无神采,就那么直勾勾的瞪着冷柒,脸色和嘴唇都惨白的毫无血色,憔悴不堪,看起来不到二十五岁。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在这里经历了什么,但作为一个对精神科很业余的医生,我也看得出,她是受了巨大刺激导致的精神失常,现在只要一些细微的刺激,就足以让她彻底疯掉。

    果然当冷柒的手触到她的肩膀时,她突然像触电似得迅速躲开,并且捂着头发出连续刺耳的尖叫声,冷柒皱了皱眉头,走上前想让她安静点,但这女孩却始终躲闪的非常快,冷柒一时半会竟然抓不到她,两人在这个不到十平方米的水房里转了好几个圈,冷柒最后放弃了,任由她又跑回原来的位置蜷缩成一团。

    冷柒擦了把汗,绕着她走了几圈之后,蹲下身一边摸着她的头发,一边低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我从没有发现这厮还有这么大的耐心,过了大概十分钟,他才将那个女孩扶了起来,慢慢的往前走,只不过还是原来那副一脸呆滞的样子。

    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但也能猜到,那一定是极为惊悚且不可思议的事,我摇头叹息,看她的样子出去之后,必然要接受一段心里治疗才能恢复,不过就算恢复了。

    但这里所经历的一切,也必然会成为她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噩梦。我和林江玉赶紧让开路,紧跟在冷柒身后,本来我还以为冷柒这家伙有多好心,但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厮的一双咸猪手一直都没安分,始终在人家女孩身上游走。

    而这个可怜的女孩居然还机械的往前走,什么反应都没有,我立刻白了冷柒一眼,人家都病成那个样子,他居然还有心占便宜,真不让人无语,不过仔细一想,这家伙猥琐的天性,他不这样那就不正常了,想到这我居然释然了。

    “不是咱们不用休息一下吗?我看这女的好想很久没吃东西了。”我点了下头,如果不是林江玉说,我还没有想到这一点,于是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一罐八宝粥,打开递给冷柒。

    此时这样的人精神非常脆弱,她只依赖最初信任的人,对于其他人都是比较排斥的,冷柒没有停下来,而是一边喂女孩吃东西,一边继续往前走,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我都会认为这两人是情侣。

    我和林江玉一人拿着一只手电,一左一右挨个房间查看,但直到走到走廊的尽头都没有出现一个人。

    “这楼……楼梯呢?不会是在另一头吧?”我疑惑的用手电四处照了照,却发现根本没人回应我,我疑惑的转过头,心跳徒然加剧,身后一片漆黑,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