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血盆鬼地

    更新时间:2017-04-28 17:10:26本章字数:3042字

    我痛得脑子晕眩,咬着牙在心里默念道:“这女鬼怎么还能掐我呀?快想想办法,太tm疼了!”

    “我只说你站在这里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又没说不会挨打,不过你放心,它们现在也就看着吓人点,在玄武阵里,它们不能动用邪术,只能和你赤手空拳的打,现在你现在也能动了,只要反抗,也不见得就会输!”肥矛隼悠闲的靠在我的肩膀上,不知死活的来了来了这么一句。

    我气得直接扯着它的后腿就想把它扔出去,这肥鹰立刻意识到我的企图,急忙尖声喊道:“小子,你进来容易,出去可难,要是没有本大人助阵,你就留在这里和女鬼玩7p吧!”

    这肥鹰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就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我从包里拿出一把在市面上买的匕首,毫无犹豫的看在了蓝衣女鬼的手腕上,青紫的手腕顿时被砍出了一个口子,血肉外翻,从里面流出暗红的脓血,让我想起了在大学的时候解刨尸体的情景,一阵恶寒。

    蓝衣女鬼尖叫了一声,缩回手去,恶狠狠的盯着我,一张嘴,露出满嘴的獠牙,一股腥臭味立刻弥漫开来,我急忙捂住口鼻,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和这只女鬼对峙着,就在这时突然脚上一痛,都诧异的低下头,发现对面脚下正顿时一个白衣女鬼。

    它仰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张开满是獠牙的嘴狠狠的咬在了我的小腿上,我几乎要疯了,潜意识的觉得反正它也不是人,干脆狠狠的朝着它头上劈了一刀,可能是用力过猛,这一刀直接砍进这丫的脑子里,我甚至还听到咔嚓一声,就像是劈开了一个西瓜,这种想法让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

    然而和我想象中的不同,白衣女鬼并没有像蓝衣女鬼那样吃痛松口,反而更用力咬了下去,我感觉自己的小腿都要被它咬掉了,一边尖叫着,一边狠狠的砍它的脑袋,后来又开始砍它的脖子。

    连砍了十几下,等我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白衣女鬼的嘴连带着半个脑袋还在我的腿上挂着,而身体和另外半张脸却像破布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旁边,我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匕首,匕首的刀刃已经大卷了。

    显然是刚才砍白衣女鬼是砍成这样的,我用力将白衣女鬼的半颗头摔下去,但坚持了几次,始终都没有成功,最后我实在没力气只好放弃。

    “行啊小子,看你平时呆头呆脑的样子,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凶残的一面,硬把那女鬼的头给砍碎了,真够提神的!”肥矛隼一直在一旁观战,此时不忘了讽刺我一句。

    我感觉脸上腻糊糊的很不舒服,本来想用手查一下,结果刚一抬手,才发现手上全都是黑紫色的污血,也只好放弃了,这时才想起旁边除了地上这个,我旁边应该还有五只女鬼呢,它们各个都非常凶残,怎么就这么看着我把自己的同伴砍成这样都没有反应?

    “估计是冷柒来了,它们暂时被镇住了,外面估计是一场恶战,你小子继续在这站着哈,我出去看会热闹,再来带你出去呀!”

    “喂!万一它们突然动了呢……。”我本想叫住它,但这丫的看着笨拙,一飞起来,想抓住它还真不容易,更何况我现在这个样子,能站在这里都全凭毅力,只好眼看着这只不着调的肥鹰把我自个扔着了。

    寒风依旧吹着,刚才拼命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但现在闲下来,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难受的地方,尤其是后背和小腿,痛得我连胃都抽搐了。

    我抽了口凉气,我低下头看了眼地上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一阵恶心立刻冲上心头,我差点又吐了一次,就在这时周围突然传来阵阵恶臭为,转头一看,另外那五具尸体突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我茫然的看着它们,手中紧紧的握着匕首,腿也一直在狂抖,就在这时肥矛隼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进来:“傻小子,你千万别乱动,离开那位位置你可就死定了!”

    幸好它这一嗓子,不然我就真的要吓跑了,甩了甩头上的冷汗,咬着牙又站了一会,好在这次没坚持多久,就听到一阵腰铃声,这声音非常熟悉,我心里一阵窃喜,刚才听那只肥矛隼说冷柒来了,我还有些不信这家伙,但一听到这腰铃声,就说明冷柒真的在外面。

    我松了口气,强打起精神,这时就听周围身后传来冷柒的声音:“徒弟,阵法快启动了,你赶紧跑过来!”

    这世界上管我叫徒弟的,也只有冷柒一个人,想到这我立刻转过头,脚刚要往前迈,突然想起肥矛隼刚才让我原地不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的意见偏差怎么会这么大?

    “快点,没时间了!”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冷柒的声音又再次响起,我抬起头四处张望,这里漆黑一片,哪里能看得到人?

    我犹豫了一下,随后朝前迈了一步,只走了一步,我立刻感觉自己掉进了深渊之中,天地都剧烈震荡,周围像是爆发了八级地震似得,我努力了几次,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最后什么都没有抓到,脚下也空牢牢的,潜意识里我觉得自己一直处于悬空状态,或者在一直下坠。

    耳朵被风震得生疼,渐渐的似乎已经听不到什么声音了,睁开眼睛发现周围一片漆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瞎了,还是周围真的黑到什么都看不到的程度。

    就这样悬空了不知道过了很久,久到连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的时候,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我痛得皱了下眉头,立刻听到耳边传来肥矛隼的声音:“嘿,这傻小子居然还没死!”

    我脑子晕的根本无法思考,费力的睁开眼睛,才发现冷柒正蹲在我旁边,他旁边还蹲着三个人——谭宇、欧洋和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女孩。

    这时头上的疼痛突然消失了,我费力的抬起头,看到老头正将几根银针放到包里,敢情让我头痛的就是这几根针,老头看到我醒过来之后,两只眼睛都冒出精光来,激动的胡子都吹起来了:“这小子生命力可真够强的,伤成这个样子,居然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醒过来,老朽修道数十载也想收个徒弟,你意下如何?”

    我长舒了口气,发现自己趴在地上,胸口被丫的有些闷,我想要翻个身,结果刚一动,后背立刻传来一阵剧痛,我痛得眼泪差点流出来,就听肥矛隼尖声喊道:“你后背上的骨头被砸出了一个坑,刚固定好,你个傻叉别再乱动了!放心吧那个坑也不是很大,就和本大人的眼睛差不多大。”

    “什么!”我盯着肥矛隼那双比牛眼睛还大一圈的眼珠,吓得差点咬到舌头,转头急忙抓住老头的手,费力的问道:“会不会留什么后遗症?大爷你要救救我呀!”

    老头被我吓了一跳,急忙瞪了一旁幸灾乐祸的肥矛隼一眼,低声安慰我:“放心吧,脊椎断的我也见过,那都没残疾,你不会的,你脊椎每段,只是有些变形,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给砸到了,下手够狠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脑子了立刻闪过白心炎那家伙的样子,顿时怒火中烧,转头问冷柒:“你刚来的时候看没看到那个该死的白心炎!?”

    一直没说话的冷柒抿了下嘴,摇头说:“没有,只看到你趴在地上,冬青告诉我你进阵了,难道它没提醒你,在阵法中不能到处乱走吗?知不知道你差点就迷失在阵法里了?”

    我瞪了他一眼,气愤的吼道:“你丫的装什么蒜,不是你让我快过去的吗?”

    话刚出口,我和冷柒都愣住了。“难道不是你说的?可是你这家伙的声音我不会听错的!”我惊愕的看着冷柒,这家伙此时的脸阴的都快滴水了,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头和肥矛隼对视了一眼,随后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他一把将我抗在肩上,喊道:“快走!这个阵还没被破掉!”

    被他这么一拉我的后背立刻传来一阵剧痛,痛得又是一阵晕眩,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冷柒他们都齐齐的将手电朝着水泥地面照去,此时门口的位置已经不见了,地面上翻起剧烈的波浪。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地面变成了紫红色,犹如一滩翻滚的血水,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奋力的挣扎,随时都有可能钻出来似得,周围黑烟四起,腥臭味弥漫在空气中。

    我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从前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关于血盆苦地的叙述,现在看来,血盆苦地也不过如此,很快五个人形的东西手脚并用的从地底下爬了出来,这些家伙不停的蠕动着,不停的朝着中间靠拢,谭宇指着这些家伙好半天才哭着说:“这都是什么东西?”

    老头抓紧自己的包,退到原来门的位置说:“我的天,这不会是要互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