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骨链杀人

    更新时间:2017-04-28 17:11:31本章字数:3046字

    “你干嘛呀?松手!”我这小身板哪还禁得住他这么掐,但是这家伙就是死不松手,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掐的更紧,我被的掐的都要哭出来了,还好冷柒及时赶到,狠狠的朝欧洋的腋窝掐了一下,欧洋立刻软了。

    谭宇急忙跑过来扶住他,我揉着自己的胳膊,转过头,看到老头正从自己的破包里那出一张符纸,咬破手指在符纸上画了一个符,这才贴在欧洋额头上。

    欧洋一蹬腿,彻底晕倒了,老头擦了把汗,脸色惨白,他这个年纪在这里折腾了一圈,也确实够受的,我有些不忍心,本来想扶他一下,结果一看到自己的惨样,还是算了吧,这时冷柒走过来用下巴指了指之前门的位置说,走吧,在呆在这里只会节外生枝。

    我们几个也早就不想在继续带在这里了,有人领头自然紧跟着出去了,然而刚走出门,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到地面颤动了几下,转头一看,只见一个两米多高,面目狰狞的怪物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它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我们,仰着头发出婴儿一般的叫声,或许是距离太近了,这声音听着比原来刺耳多了,冷柒眯着眼睛冷笑着说:“终于出来了,蛊雕,夜冥!”

    我疑惑的看着他,蛊雕我倒是知道,但是夜冥又是个什么怪物?

    很快就听蛊雕身后传来一阵女人尖锐的笑声,紧接着走出来一个身材玲珑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深紫色的长袍,和冷柒现在穿的有几分像,但上面绣着的却是骷髅头,长得还算清秀,嘴角挂着冷笑,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邪气。

    “师兄,没想到还真给你找到了。”夜冥明明是在和冷柒说话,眼睛却始终盯着我看,她虽然在笑,但眼中却像是结了冰似得,我暗暗告诫自己,不管何时都离这个女人远一点,这人一定是个狠辣的角色,原来以为杜莎已经够厉害的了,但仅仅看外表就不难发现,夜冥要比杜莎难对付得多。

    “少废话,你想怎么样?”冷柒还没等说话,就听林江玉在一旁不耐烦的冲那夜冥喊了一句。

    夜冥眼睛微眯,嘴角的冷笑瞬间就僵硬了,显然是被林江玉的话给惹怒了,我转头看了眼林江玉,发现他正紧紧的攥着那快白玉佛陀,浑身微微的发抖,显然他也很害怕。

    冷柒呵呵一笑说,你搞了这么许多,不就是想弄死我,早这样多好,何必绕这么多弯子?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蛊雕尖啸了一声,张开嘴迅速朝着我的头咬了过来,我只觉得一股腥风从上空传来,一抬头就看到满嘴的獠牙,我差点笑尿了,想要逃走,却根本动不了。

    现在的身体本来就半残了,在受到这样的惊吓,使我愣在了原地,还是林江玉和谭宇一左一右的把我架起来,朝后狂退,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距离刚才站着的位置三米多远了,转头一看,身后竟然没有路了,他们紧张的看着蛊雕,生怕它再扑过来。

    我转头找寻冷柒的身影,发现他还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看到我躲过一劫之后,双脚一弹,硬是跳到了蛊雕的头上,蛊雕立刻感觉到异状想要把他摔下去,但它还没等动。

    冷柒就抽出随身带着的匕首狠狠的扎在了它的头上,蛊雕吃痛,仰头疯狂的甩动,想要把冷柒甩下来,但冷柒却像发疯似得抓住把匕首,它越挣扎,匕首扎的越深,就越痛苦,走廊里时不时就传来凄厉的叫声,不停的回荡着,叫的渗人。

    夜冥冷冷的看着冷柒,咬牙切齿,似乎再也忍不下去了,手一动,似乎抓住了什么,我一直在注意她,看到她这个动作急忙喊道:“小心夜冥!”

    冷柒呵呵一笑转头看一脸狞笑的看着夜冥,倒让夜冥倒退了一步,看得出她迟迟不动手,是在犹豫,这让我心安不少,或许这娘们打不过冷柒。

    结果就在这时,林江玉突然拿出一把飞刀直直的朝前飞了过去,那个方向正是冲着我的,他的匕首刚飞出去,就听铮的一声,和另一个方向飞过来的匕首撞到了一起,其中一把匕首被砍成两半掉在了地上。

    而林江玉抛出去的匕首却没有坏,反而朝着相反方向继续飞去,只是偏离了原来的位置,最后歪打正着的插进了蛊雕的眼睛里,这下蛊雕彻底发疯了,冷柒麻利的拔出匕首,那这匕首不知道在蛊雕身上划了些什么,随后直直的冲到夜冥的身边。

    夜冥显然没有注意到冷柒会主动出手,两人立刻打成了一团,我本以为这个夜冥真的不是冷柒的对手,但打起架来,才发现夜冥的实力并不弱,我急忙四处张望想要到出路,结果这时突然停到背后传来一阵闷哼。

    我急忙转过头,发现林江玉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我刚要走过去,就被一只大手掐住了脖子,我死死的盯着白心炎,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再我眼前不断的放大。

    这家伙用一直手狠狠的掐住我的脖子,另一手则应付付过来的谭宇,谭宇似乎也会点功夫,但和林江玉比起来还差得远,林江玉一招就被这家伙给摆平了,所有我对谭宇更不看好。

    本来被之前那个女孩掐了还没有好,结果又被白心炎这么掐,我很快就喘不过气,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唯独耳边还能听到混乱的打斗声,野兽的嘶鸣声,以及白心炎在我耳边放肆的笑声。

    脑子嗡嗡直响,浑身也传来阵阵剧痛,我感觉似乎回到了诅咒发作的时刻,一阵阵疲惫袭来,我真想就这样睡过去,但就在这时,脑子里突然闪过心语的笑脸,我一激灵猛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脖子还被掐着,甚至发出了骨骼破裂的咯咯声。

    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活下去,我几乎是本能的扯下手腕上的骷髅手链,学着林江玉的方法狠狠的砸在了白心炎的眉心上,白心炎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一招,他的眉心立刻冒起烟来,发出嘶嘶的声响,很快就被砸中的位置就漏出一个漆黑的窟窿。

    如果不仔细看,倒像是一只没有白眼仁的眼睛,异常渗人,这家伙像扔抹布似得把我甩到一边,捂着自己的脸不停的哀嚎着,表情痛苦的扭曲,好半天他才厉声喊道:“你不是说这小子的手链已经废了吗?你骗我!”

    夜冥被冷柒狠狠的踹了一脚,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冷笑着说:“你这个废物,不这么说,你敢过来杀他吗?”

    白心炎听了她的话,突然冷静下来,死死的盯着夜冥,好半天才桀桀的冷笑着说:“无心人,我服你了,看在我这次真的要死的份上,我免费赠你一条消息!”

    “你给我闭嘴!”夜冥伸出手想要阻止他,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刚好被甩在他们两个之间的位置,于是直接把骷髅手链朝她扔了过去,本来只是想让她闭嘴,这女人虽然浑身透着股引起,但看起来和白心炎不一样,她可能还是人。

    却没有想到手链砸到她脸上一瞬间,这女人的脸上被砸中的地方也冒出烟来,甚至看上去比白心炎伤的还重。

    白心炎看到之后哈哈大笑,随后又长叹一声说:“杜莎那女人的死穴在左边的太阳穴上!”

    “你这个叛徒!”夜冥握着脸痛得直哆嗦,但还不忘记骂白心炎一句,我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到杜莎,于是紧张的朝着冷柒看去,冷柒依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转过头拿着那把血淋淋的匕首猛地就要刺向夜冥。

    就在这时夜冥的窗外突然涌进来一大团黑烟,这黑烟来势汹汹,瞬间就将夜冥包裹住了,冷柒急忙躲到一边,等黑烟散去的时候,夜冥已经不见了,冷柒一拳砸在墙上,嘟囔了一句:“又让她给跑了!”

    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扶住墙壁,转头看向白心炎,这家伙已经滩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整张脸都变成了黑色,不停的冒着黑烟,但我看得出他还活着,透过黑烟。

    我仍然能够看到一双血红的眼中,迸射出痛苦的神色,有些不忍心,于是转头求助于冷柒,冷柒叹息了一声,快步走到白心炎跟前蹲下,看了眼血淋淋的匕首说:“看在你有所悔悟的份上,我帮你一把!”

    说完用匕首划过白心炎的脖子,白心炎抽搐了几下,最后终于不动了,冷柒深处两只手指硬是抠出了他那两颗血红的眼珠,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红木盒子,将两颗眼珠放了进去,眼珠刚刚脱离身体,白心炎的身体就迅速被黑雾笼罩,最后彻底消失。

    我诧异的看着这一切,疑惑的问:“你……干嘛要挖掉他的眼睛?”虽然我是医生,还是觉得这样太残忍了,这个人也不过就是鬼迷心窍,才入了歧途。

    冷柒神秘的笑笑,起身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天亮了,咱们也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