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梦魇

    更新时间:2017-04-28 17:11:45本章字数:3175字

    冷柒扶着我走快步朝着窗户方向走去,我才发现这里根本就只有两层,而不是像外面看到的那样,有七层。

    这时我才想起林江玉被白心炎打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于是急忙在冷柒的搀扶下走到林江玉身边,这家伙握着头茫然的看了看周围,一脸诧异。

    我小心的问道:“你哪不舒服?”

    林江玉摇了摇头:“没事,怎么还睡着了呢?”

    我转头看眼冷柒,既然他这么说,那就说明没事了,我松了口气,谭宇才郁闷的说:“不对呀,我们来的时候明明是六个人,还有一个女生呢?”

    他说完就赶紧四处张望,此时外面的阳光照进来,把整个厂房都照的通亮,但我们根本没有看到有什么人,我转头看了眼冷柒,发现他正一脸阴沉的看着门口的位置。

    我好奇的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发现那里就是门口,此时正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正在开门,看人数至少有七八个人,领头的那个刚好就是我们最开始遇到的那个疯掉的女孩子,不过冷柒他们之前也说过她是装疯,她把警察领到这里来绝对不是为了救我们,更像是要倒打一耙。

    “这招高明,还真是小看这娘们了!行了你们好自为之,本大人先走一步!”肥矛隼尖声调侃了一具,随后笨拙的扑腾着翅膀,从刚才黑气砸破的玻璃飞了出去。

    我们目送着这肥鹰离开,我心里突然有些羡慕这个家伙,如果现在我也能离开就好了,想到这我试探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脚,结果腿上离开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我一激灵,本能的弓了下腰,又牵动了后背上的伤,我忍不住嗷的惨叫了一声,冷汗都痛出来了。

    林江玉手忙脚乱的想要扶住我,直接掐在了欧洋当时掐的位置,我立刻又痛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松手,最后还老头扶了我一把,这才没有摔倒,我悲哀的想着,自己怎么还不晕倒?

    就在这时那些警察也走到我们跟前,他们本来脸色不太好,估计路过一楼的时候,也看到了那具半身尸体,但一看到我们各个都挂了彩,也没有多说,到楼道口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救护车就到了,我痛得脑子晕眩,什么都不想说,混乱中只觉得自己是被抬出去的,低下头脸刚好贴在柔软的被子上,让我觉得异常疲惫,没一会功夫就失去了意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赵文白正坐在床边发呆,一看到我醒过来,急忙给我倒了杯水。温热的水流进喉咙的时候,我才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等赵文白叫来的医生给我做完检查之后,我才疑惑的问:“你怎么来了?”

    “我靠!你还说,冷柒那家伙不是说自己很牛、逼吗?结果你们只是去了一趟鬼楼,你就伤的这么重,他和几个人还进了局子,我不来谁照顾你呀!”赵文白越说越激动,眼睛都红了。

    我费力的抬起胳膊摆了下手,赵文白这才抽了抽鼻子低声说:“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林江玉那小子这次还不算太菜,他正在花钱疏通,把冷柒他们捞出去,当然还有你。”他说着指了指门口的位置,我费力的抬起头,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男人,这人眼神锐利,想必是赵文白的是同行。

    我疑惑的看着外面的那个人问道:“冷柒他们怎么会坐牢?我们又没有犯法!”

    “可是有个女的把你们告了,而且那段时间确实有个司机证明拉你们去了鬼楼,你们去的时间和鬼楼里死者死的时间基本吻合。对了还有一个叫谭宇的,他父亲也死了,那家伙崩溃了,什么都不肯说。

    他那个朋友像是中了邪,逮着谁咬谁,被关起来了,他们几个中唯一没死,并且还正常的那个,偏偏就是指认你们是凶手的女孩,现在没人能证明,人不是你们杀的!”

    赵文白一边看着门外的警察,一边低声和我说,那个警察也冷冷的看着他,表情有点不自然,犹豫了一会直接走进来,赵文白立刻闭嘴,给我剥桔子吃。

    “赵警官,我们是看在咱们是同行的份上,才让单独和嫌疑人待着的,你可别知法犯法!”这警察嘴巴很求得,赵文白这人本来脸皮就薄,被他这么说,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好在赵文白知道自己的处境,干笑了几声就给我介绍这位警官叫铁林,人如其名,这人死板严守原则,同样人员不是太好,所以才会被派到这里来看护我,其实我还是比较尊重这样的人,但通常他都很不招人待见,看这人的脸色就知道他心情很差。

    我急忙笑着问道:“铁警官,你放心文白虽然和我是发小,但他不会乱说的。”

    “你在这之前认识那两个死者吗?”铁林的脸色没有任何缓和,反而做在床边冷不丁开始问上问题了。

    我反应了半天才想明白,之前我一直昏迷不醒,所以根本办法给我录口供,他这个时候刚好是

    第一个给我录口供的。

    我立刻汗颜,急忙摇了摇头说:“不认识,不过我听谭宇说一楼的死者叫姓田,是个摄影师,他是和女朋友一起来的。谭宇和欧洋听到他们在一楼争吵,田先生想离开,但是他女朋友硬要留在那里,后来田先生就死了。”

    铁林一直死死的盯着我,表情严肃,像是要从我的脸上找到什么破绽,听完我的话之后,他低头在本子上写了些东西,然后又突然抬起头问:“你们当时在哪?”

    “在棉城,按时间算我们还没有来,我是来找谭宇的父亲买一株蓝荷花的,但他说钥匙在谭宇手里,我们就去鬼楼找谭宇,一进去就先看到了两具尸体,后来才找到谭宇和欧洋。”

    我如实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尽量没有多说一句废话,这是赵文白教我的,警察习惯在字里行间找线索,所有说每一句话都不要直截了当。

    铁林记了几句话,我费力的看了一眼,似乎在些田先生和女友发生过争执,还有我们去鬼楼的目的。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就出去了,看到他关上门,我才松了口气,赵文白嗤笑了一声,调侃道:“小子你一定没事,老天还没折磨够你呢,哈哈!”

    我擦了把冷汗,趴在床上脑子里一片混乱,看刚才铁林的状态,我们这次真的是大难临头了,这时我才想起来那个老头,于是急忙问道:“对了,和我们在一块的还有个老头,他现在怎么样了?”

    赵文白指了指隔壁,苦笑着说:“那位大爷嫌疑比你们少,他去鬼楼之前在一家商店买了很多烧饼,那家人还记得他,大概比你们晚了几个小时,但他老人家年纪太大了,到现在还没醒,还是个孤寡老人,不过你放心有警察看着,不会有事的。”

    我苦笑,有警察我才担心,一想到夜冥和那只逆天的蛊雕我就浑身发抖,夜冥也不知道死了没有,如果真的混进来把老头给杀了,那我们罪过可就大了,毕竟这老头本来就是个局外人,是因为我们才被牵扯其中的,如果因为我们再有个好歹的,我真的会内疚。

    赵文白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你放心好了,就算他醒了也没用,根本没办法给你们提供不在场证明,对了最后那女孩是怎么死的?”

    “被蛊雕……吃了,估计一楼那位田先生也是这么死的,那家伙就爱吃下半身!”我低头看了眼外面,铁林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皱着眉头,得知所有人暂时都还活着,我松了口气,刚才说话耗费了很多力气,一阵阵困倦起来,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又睡着了。

    周围漆黑一片,我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漆黑的走廊里,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隐隐的能听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听上去似乎近在咫尺,我惊恐的看了看周围,最后决定继续往前跑,身心早就疲惫不堪,却不敢停下来。

    婴儿的啼哭声时时刻刻围绕在耳边,吵得人发疯,最后我终于跑不动了,慢慢的往前走,直到看到前面的亮光我才停下脚步,然而心里却没有半分喜悦,反而更加恐惧。

    手电光越来越近,我四处寻找能够躲起来的地方,尽管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害怕,这时我突然看到自己左手边有一扇门,想也没想我就开门走了进去,这是一间水房。

    我靠在门上侧着耳朵听外面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同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曲浩我都看见你了?出来,快出来!你要是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我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立刻赶到莫名的恐惧,转过头无意中手电光一扫,我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这女人穿着紫色的袍子,看着非常眼熟,但我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她伸出一双手狠狠的抓住掐住我的胳膊。

    我惊恐的发现自己挣脱不了,硬是被她按在了水池里,这时外面也传来了脚步声,进来的人打开了所有的水龙头,我不停的挣扎,窒息、恐惧、绝望,铺天盖地的袭来。

    我费力的挣扎,终于看清楚那个女人是苏蕾,我硬是抓住了她的脖子上闪亮的东西,把那个东西狠狠的拽了下来,紧接着就感觉头狠狠的砸在水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