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婴脸诡尸

    更新时间:2017-04-28 17:12:41本章字数:3123字

    “穆阳,嘿嘿,别魂不守舍的,吃点吃点,反正都是公费!”王八卦在我旁边拿着一串羊肉串大嚼特嚼,一边还劝我多吃,可是我现在还哪吃得下去。

    为了不让丁心语的二叔看扁,我又回到原来的医院实习,结果直接和王八卦被派到S市来出差,其实我很清楚,丁院长他们无非就是想把我和心语分开,或许在他们看来,时间是可以冲淡一切的。

    可是此时心语的影子却在我眼前不停的放大,使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融入到现在的气氛中。

    王八卦郁闷的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老连,这家伙大名叫连正,和廉正同音,但单看这人的外表,就和廉正这个词相去甚远。

    一双眼睛在每次有妹子经过的时候,立刻就会闪现出精光,嘴角常年挂着猥琐的笑,三十多岁的样子,却长得非常着急,隐隐的都有些秃头顶,整个形象完全就是一个抠脚大叔。

    他看到我一脸郁闷的样子,于是笑着说,不然这样我给你们讲将个最近轰动了整个S市的事,我听小王说,你也遇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才想说给你听一下。

    “那啥,要说就你就快说,别卖关子。”王八卦在我近乎要杀人的眼神注视下,嘴角抽搐的说。

    老连或许是有些喝多了,完全没有注意到王八卦的表情,笑着说,其实这事挺不好的,前几天我家有个表姨的女儿结婚,我妈刚好病了,所以我就代我妈去参加婚礼,那个男方家是乡下的,附近有几家农家乐,我刚好休假,婚礼结束之后,就没急着回去,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我无语的看了眼老连,这家伙还是那么喜欢吊别人胃口,不过可惜的是我对他的故事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根本不打算问,但王八卦是出了名的好奇心重,外加八卦,所以急忙问道:“嘿,你这家伙迈什么关子呀,赶紧说,后来怎么着了?”

    第二天都快中午了,那小两口居然还没起来,男方的父母有些奇怪,就去叫门,结果怎么叫都没人开,男方的父亲找了几个人把门给撬开了……”老连说到这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疑惑的看着他,有些好笑的说,该不会是新娘跟情夫跑了,新郎一气之下自杀了吧!

    “的确死人了,不过不是自杀,是……吓死的,而且新娘的心都被人剜走了!”

    我和王八卦都没有想到结果是这样,心里一阵阵发寒,同时感到一阵悲凉。

    沉默了一会,王八卦才低声问道:“凶手抓到了吗?”看得出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毕竟我们都是心脏科医生,都亲眼看过把心脏从身体里拿出来得是什么样,所以格外觉得瘆的慌。

    “还没有,听警察说,这对夫妻都是在剧烈惊惧下才死的,咱们都是医生,也应该清楚能把两个二十多岁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全都吓死。这简直不科学。”

    老连又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皱着眉头,显然他对于这件事相当困惑。

    王八卦也想了想说,或许是个变态杀手,只有那样的人,才能想出一些常人想不到方法,而且居然还要挖走人的心,这变态程度,我真是醉了!

    我无意中转过头,刚好看到隔壁桌上放着的一杯红酒,颜色纯正的如同血液一般,立刻没了食欲,草草吃完饭就和老连道别,跟着王八卦回到我们租住的旅店。

    回到旅店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呆呆的坐在床上,没有打开灯,任由外面的月光倾泻进来,洒下一片清冷,我突然感觉郁闷不已,好半天才终于平复了一下心情,躺在床上。

    或许是受了老连说的那件事的影响,我居然失眠了,独自躺在黑暗的房间里,看着模糊的天花板,心里竟有些悲凉。

    十多年来,当父母相继离开之后,我几乎每一个夜晚都是这么度过的,从前从未觉得,但此时这种孤寂感却被无限放大了很多倍,就这样把我彻底的把裹起来,就在我快要透不过气的时候,恍惚间我突然看到窗口的位置跳进来一个人,黑暗中看不清脸,但看她的身形,倒很像一个女人。

    我立刻意识到有人闯进了房间,于是从枕头下面那出一把刀,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这个房间只有五平米不到,她很快就走到床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房间里的灯突然就亮了,我清楚的看到自己对面此时正站着一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婴儿脸却长着成年人身材的怪物,它的身材凹凸有致,但此时我却看不出一点美感。

    在它胸腔的位置血肉模糊,一些软组织都暴漏在外,整个胸腔部位基本就是敞着的,献血顺着胸腔不停的往外流,甚至还不停的冒着热气,尤其是胸口的位置,直接破出了一个血洞,此时一颗心脏正安在那里,只不过它已经不跳了,我甚至觉得那颗心根本就是假的。

    它咯咯的冲着我笑着,那张酷似婴儿般稚嫩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冷笑,整个房间迅速被一种怪异的婴儿笑声充斥着,它一步步的朝我走来,每走一步就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血流了一地。

    我呆呆的看着这个怪物,想要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叫不出来,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吓,似乎已经使身上的很多奇怪都失灵了,我试着想动一下,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吓得浑身发软,于是只能死死的盯着这个家伙,一点一点的逼近自己。

    心像是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得,异常难受,然而我很清楚这一切都不重要,这个怪物出现在这里,必然不是闲着没事来吓唬我,那它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的脑子立刻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它该不会是来挖我的心的吧!?

    想到这我立刻用尽全身的力气攥紧手中的匕首,虽然我知道这把匕首对它未必有用,这东西一看就知道已经不可能是人了,至少可以给自己壮壮胆。

    结果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怪物就是冲着我胸膛里的这颗心而来,我转瞬间就明白了,这颗心是冷柒的,或许这个家伙是和黑萨满一伙的,目的自然是想杀了我,想到这我竟然没有原来那么害怕了。

    我冷笑着看着这个家伙,在被子里摸索几下,总算找到了骷髅手链,这手链曾经把夜冥打成重伤,我就不信对付不了眼前的这个东西,这怪物似乎也有些智商,它冷冷的盯着我,眼中竟然还流露出一丝得意,是在得意我被它这种惊悚的样子吓傻了吗?

    眼看着这家伙伸出一双惨白尖锐的大手,直直的朝着我的心中抓来,我猛地一躲,翻身就将那串骷髅手链打在了这怪物的手背上。

    啪的一声,就在我以为它会像夜冥和白心炎一样冒黑烟的时候,这家伙却机械的转过头盯着我,一脸温怒,或许它真的被我打伤了,但伤的却一点都不重。

    我斜眼看向它的手背,发现它手背上被我打重的一块已经发黑了,但没有冒烟,我的心顿时咯噔一下,心说:完了,这手链对它伤害不大。

    想到这我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反手将床头的台灯砸到它的面门上,随后转过头飞快的朝门口跑去。

    嗬!这怪物的确被我打中,但伤的却不重,它居然还先我一步跑到了门口,直接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有些茫然,如果是在原来,我一定会吓得瘫坐在地上,或者像没头苍蝇那样找出路。

    不过经历过苏府、鬼楼事情之后,我的神经比原来强悍了很多,极度的恐惧之后,尽量使自己冷静了下来,同时想好出路逃走,我后面不远的位置就是窗户,但这次我不能翻窗逃走。

    因为我住在六楼,就这样跳下去的话,估计就算不被这怪物杀掉,也会半残,我不是超人,不想冒这个险。

    看了一圈,居然没有找到一样能够防身的东西,我的冷汗都快流出来了,机械的转过头,刚好看到这个怪物正一脸玩味的看着我,幼稚的婴儿脸上流露出不屑和嘲讽的表情,看上去让人觉得非常可气,但同时更多的确实诡异。

    一股寒气瞬间窜上了我的脊背,被身后窗户一吹,我顿时感觉到彻骨的冷。

    嗬!这怪物口中又发出了一声诡异的叫声,随后猛地朝我扑过来,我急忙躲闪,但房间就这么大的空间,我实在躲闪不及,眼看着被、逼到了角落,这家伙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脖子受到大力的挤压发出咯咯的声响,出于求生的本能,我的手胡乱的朝周围摇摆,想要抓住一样东西,摸索中,我摸到了床头柜上的一个水晶装饰品,这是我给心语买的礼物。

    我想也没想直接狠狠的朝着这个怪物砸了一下,只听砰地一声闷响,一股腥臭的液体扑到了我的脸上。

    同时又传来那个怪物嗬的一声叫声,脖子上的力道也比原来大了很多,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要被它掐死了。

    我死死的抓住水晶饰品,又朝这怪物的脑袋砸去,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砸了多少下,直到脖子上的力道消失,我才松了口气,眼前却金星漫天,我晃了晃头想清醒一点,但最后还是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