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顶楼密室

    更新时间:2017-04-28 17:13:34本章字数:3057字

    似乎是受了外面阴天的影响,停车场里的光线非常差,我们不得不打开手电,这里并不算大,只停着三辆轿车,而且都停在靠门的位置,除了我和王八卦之外,这里再没有

    第三个人,周围异常安静,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脚步声,越走越心虚。

    如果是我自己走的话,可能现在我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往前走了,但现在还有王八卦在,他的胆子还不如我,如果现在我慌了神,那他岂不是会更害怕?

    想到这我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闻上去甚至还有种咸兴味,时不时有几阵冷风刮过,如同几条诡谲的长蛇围绕在我们身边,吐着鲜红的信子,带着死亡的气息。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一直缓步往前走,直到走到停车场中间的时候,王八卦突然拉住了我说:“等会,不对劲!”

    我拿着手电四处照了照,周围除了光线暗了一点,车少了一点之外,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于是我疑惑的问,怎么了?

    “我来过这里一次,不过是两年前的事,所以刚才还不太确定,但我现在明白这里根本不是停车场,因为这里的不止停放着医院的车。

    还有附近一个小区住户的,这个时间他们早就下班了,这里咱们会这么安静,咱们都进来半个小时了,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见到,这里有点……邪性。”

    王八卦的声音微微颤抖,手也有些颤抖,他不停的拿着手电到处狂照,有几次都照到了我的眼睛,我急忙低下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让他冷静一点。

    可惜他根本没打算理我,而是继续狂照,照了大概十分钟,他才叹了口气说,奇怪了,这地方我居然没来过,怎么感觉不像是停车场倒像是天台。

    听了他的话,我惊讶的转过头,这才发现身后的那几辆车都不见了,而是变成了一个水泥抹成的大空场,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空无一物。

    “我靠,快跑,这里真的是天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王八卦就已经拉着我转头狂奔。

    我疑惑的转过头,刚好看到前面不远的位置有一个很小的储物间,这房子同体都是黑色的,而周围的水泥地却是白色的,总觉得怪怪的,有些诡异。

    我本想挣脱王八卦,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样跑根本逃不出去,但这家伙似乎被吓疯了,拉着我没命的跑,死不松手。

    有那么一瞬间我挺感动的,因为人都有求生的本能,这个时候他想的更多的是逃命。

    但也仅仅是那么一瞬间,因为他的手劲实在太大了,很快我就感觉手腕被掐的生疼,但这家伙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我抽了口凉气喊道:“别跑了,要是能跑出去,跑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还没走找到出口。”

    好在我的话奏效了,或许他自己也感觉出来,于是停下了弓着腰扶着膝盖喘息,我从包里拿出绳子,一头系在自己腰上,另一头系在王八卦腰上。

    这绳子一共五米长,还剩下二米多一点,这样我们就不至于走散了,王八卦看到我这个举动,郁闷的说,奇怪了,咱们明明是进了地下停车场的,这么会在这里?这不科学呀!

    我摇头苦笑,和鬼怪将可笑,这就是王八卦能做得出来。

    “进去看看吧,那家伙把你们引到这里来,显然就是让你们进去看看,听本大人的没错,你们两个傻叉,早告诉过你们,要等冷柒回来,就是不听!”

    肥矛隼打了个哈欠,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飞到王八卦身边,用脚费力的踢了他脸上,王八卦刚要打它,不过肥矛隼已经飞走了。

    王八卦立刻暴怒,我急忙在他们两个没打起来之前,就把肥矛隼抓了过来问道,大人,给我们带路行不?

    肥矛隼挣脱了我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说,本大人还困着呢,这是你自己的事。

    正说着话,周围突然刮过阵阵冷风,刚才在外面裤子的时候,裤子都被雨水打湿了,现在被冷风一吹,顿时感觉凉飕飕的。

    我转头看了眼王八卦,发现他正一脸呆滞的看着我身后,我疑惑的转过头,那个位置刚好是那个储物室,我疑惑的问道:“不过是个储物室,你怎么吓成这样?”

    王八卦抹了把脸,走到我旁边,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进去,咱们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离这房子越远越安全。

    咚咚咚……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敲门声,开始的时候只是单一的敲击声,紧接着就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如同雨点似得,砸在门上,咚咚作响。

    而且声音来源,正是不远处那扇紧闭着的储物室的门,我们两人都死死的盯着那扇门,每一下都像是打在心上。

    心随着敲击声剧烈的跳着,像是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似得,我按着胸口随着王八卦后退,生怕有什么怪物突然破门而出,我们随时准备转身奔逃。

    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王八卦突然停住了脚步,我转过头,才发现后面已经没有路了,再往前走一步,我们就要从楼顶跌落下去了,这楼一共七层,就这样掉下去,基本是早死。

    可惜继续留在这里就能活吗?

    这一刻我无比后悔,脑袋一热就来到这里,还连累了王八卦。

    我仰望着天穹,黑压压的乌云挡住了天际,反而感到多了几分压抑,王八卦拿着手机不停的乱晃,最后绝望的说,这里居然没有信号。

    “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不要乱走,不然你会迷失在黑雾里。”我叹息了一声,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转头嘱咐王八卦不要乱走。

    王八卦听了我的话,一把揪住我的胳膊,说别呀,你想吓死我吗?还有听师兄的,那不能进去,你会后悔的!

    “我们没有退路了,镇定。”我故作平静的转过头,看着外面广阔的城市,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看到了。

    挣脱了王八卦的手,我解开腰间的绳子,快步朝着那个储物室走去,很快就走到了门口。

    这个房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黑色的铁门,门是开着的,像是刻意为了迎接我进去,我伸出手推开门,这门似乎很久都没有被打开了,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我打开手电在门口的位置找了灯的开关,试着按了一下,我原本只是处于习惯,没想到居然真的按亮了,这房间非常小,大概只有十平方米左右。

    房间里有一张单人铁床,床头的位置放着一个打铁柜子,柜子里放着很多盒子,里面还有些纱布和手术刀,周围非常干净,这里看上去像是一个简易的手术室。

    我茫然的站在房间里,因为这里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按照我的想法,一开门至少应该看见个狰狞的怪物扑过来,然后殊死搏斗之后,救出丁心语。

    可是这里既没有怪物,也没有心语,让我有些失望。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我以为是王八卦进来了,急忙转过头,却惊愕的发现了几个面孔陌生的医生。

    他们最年长的也就三十多岁,几个人在房间里商量着什么,我好奇的听了会,这才听出,这几个都是心脏科医生,有个产妇生了一对连体新生儿。

    这对新生儿的公用一颗心脏,也就意味着如果不能找到和这对孩子匹配的心脏,就只能保住一个。

    听了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想起了那个半夜来抢我心的怪物,难道她们就是……

    或许是为了验证我说的话,不一会那对新生儿居然就被抱到这里,的确是一对女婴,她们的胸口紧紧地贴在一起,还在不停的动。

    几个医生凑过去研究这对婴儿,小心的凑过去,看清楚这两个婴儿的脸时,我差点吓得惊叫出来,这两张婴儿脸和袭击我们的那个家伙一模一样。

    我吓得后退了了几步,突然头顶的等突然变得昏黄,医生都不见了,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我机械的转过头,发现铁床上正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婴,更确切的说,是女尸,自脖子位置被人隔开,整个胸腔都暴漏在外,而心脏却不见了。

    我惊愕的看着这具女尸,心里升起深深的寒意,后背紧紧的靠在后面的铁柜上,冷汗直流。

    我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女尸动了动,翻了个身,突然仰头看着我,一双婴儿脸上挂着残忍的冷笑,我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是不是你抓了心语,你想怎么样?”尽管不是

    第一次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我仍然无法适应,但为了心语我知道自己不能退缩,于是一字一顿的质问这个怪物。

    它看着我,随手伸出细长的手指指了指储物室里面,我疑惑的看了它一眼,随后慢慢的靠着墙壁往里面走。

    储物室里面挂着一个白色的帘子,看不到里面,我拿出匕首挑起白帘子,那里有一张立着的床,心语正被绑在上面,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