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诅咒蔓延

    更新时间:2017-04-28 17:14:32本章字数:6029字

    她的脸色惨白,嘴唇也毫无血色,栗色的头发随意的垂下来,看上去毫无生气。

    我脑袋嗡的一声,低声问道,心语,能听见吗?

    我屏住呼吸看着她,等了三分多钟,丁心语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深吸了口气,伸出手指颤抖的放在她的闭着下第五章 诅咒蔓延她的脸色惨白,嘴唇也毫无血色,栗色的头发随意的垂下来,看上去毫无生气。

    我脑袋嗡的一声,低声问道,心语,能听见吗?

    我屏住呼吸看着她,等了三分多钟,丁心语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深吸了口气,伸出手指颤抖的放在她的闭着下面,顿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

    活着就好,如果她现在死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靠在墙上,感觉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我刚要解开绑在她身上的绷带,突然想起外面还有一个怪物,于是急忙转过头,结果发现那东西还趴在床上,它正冷冷的盯着丁心语,眼中充满贪婪。

    我心里咯噔一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匕首,盯着这个怪物,总觉得它似乎比我更急着想把丁心语解下来,或许是我表现的太明显了,这个怪物突然转头看向我。

    眼神犹如毒蛇一般阴冷,它恶狠狠的盯着我,冷笑着说:“如果你再不解开,她就死定了!”

    我的心猛地一颤,手上都渗出了冷汗,这时门突然被撞开了,那个怪物本能的转过头朝门口看去。

    我心一横,趁着这个空档举起匕首猛地刺在了怪物的后背上,噗呲一声,刀子一滞像是插进了肉里。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我原本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却没有想到刀子真的能插进里面,我有些害怕,紧握着匕首的手都有些颤抖。

    不过这种惊悚没有延迟几秒钟,几乎就在我讲匕首插进怪物身体里的瞬间,它就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我。

    房间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气,我用力把匕首拔了出来。

    同时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我无暇顾及够走进来的人是谁,脑子里只想着心语的安慰。

    于是我按照记忆走到丁心语的位置,打开手电结果令我失望的是那里只有一堵墙。

    我踉跄的退几步,这堵墙像是堵在了我的心里,我猛地摇了摇头,再次朝那个方向看去,那里什么都没有。

    我不死心的在房间里四处乱找,一边找还一边喊着心语的名字,结果就在这时脑子一痛,我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几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正围着我站成一圈。

    老连也在其中,我急忙坐起来拽着老连问道:“你们是在找到我的?我师兄呢?还有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栗色头发,眼睛很大的女孩?”

    老连摇了摇头说,小王受了伤在隔壁病房,不过已经没事了,是你……捅的,你不记得了?至于你说的那个女孩在那。

    我顺着老连手指着的位置看去,发现丁心语正躺在我隔壁的病房,我赤着脚跳下床,握住丁心语的手。

    她的手冰凉,不过握在手里有种真实感,我低头掐了自己一下,很痛,确定自己不是幻觉之后,我松了口气。

    老连走过来小声说,她没事,只是被灌了安眠药,大概还有两个多小时就会醒。

    这时我才想起来王八卦,脑子顿时嗡的一声,显然我刺得那一刀没有刺到那个怪物,反而刺到了王八卦的身上,想到这我急忙问老连,我师兄的伤怎么样?

    老连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疑惑,不过还是告诉我,他被扎到了后背,不过扎的不深,住一个星期院就行了。

    他的话音的刚落,一个护士就走到老连身边说,王医生醒了,他要见……穆医生。

    老连看了我一眼,有些玩味,我懒得理他,踉跄着跟着小护士快步走到隔壁,隔壁病房只住着王八卦一个人。

    他半躺在床上,上身裸着,肩膀的位置绷着厚厚的纱布,显然是被我捅的位置,我有些过意不去,虽然刚才都问过老连他的情况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没事吧,伤口还痛吗?”

    王八卦的脸色有些憔悴,他勉强咧嘴笑笑,很仗义的说,没事,不过你小子也真的吓得去手,真够狠的!

    这话说的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坐在他的床边和他简单的聊了几句,王八卦死性不改的问我为什么拿匕首捅他?

    我不太会说谎,于是只好如实细说,王八卦听到了之后,惊恐的看了我半天,我一直低着头讲,根本没有抬头看他,等我抬起头才发现王八卦的脸都吓白了,我怕他受不了,急忙担忧的摸了摸他的额头。

    王八卦这才反应过来,苦笑了一声说,难怪你会拿到捅我,如果我见到那样的东西,估计都要吓尿了!

    我苦笑,其实当时我也快吓尿了,不然也不至于崩溃的杀人。

    不过至少我把丁心语带了回来,也算是没有白冒这个险。

    无意中转过头我这才发现,肥矛隼正躺在另外一张床上打盹,我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冷柒还说要帮我打听消息,结果直到现在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

    我郁闷的拿起手机,给冷柒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我还没等说话,就听对面一个陌生的男人说:“你是冷柒的徒弟吧?”

    这声音很冷漠,带着一丝寒气,一听声音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个善茬,我大概猜到冷柒是在外面欠了钱,顿时觉得头痛不已。

    “别理他,什么忙都没帮上,就知道花天酒地,还让你买单,他又不是你爹,让他自己解决!”

    我的手机声音比较大,连一旁的王八卦都听到,昨天他对冷柒就有些不满,显然更加反感,别说是王八卦,我也有些郁闷。

    不过一想到冷柒一次次救了我,我就没有说服自己不管他,于是我急忙说,我是,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半个小时之后,我到了芬芳夜总会的门口,刚进门就有个二十出头的人问我是不是来找冷柒的。

    我点了下头,他立刻非常客气的把我引到了雅间,这样的地方我已经不是

    第一次来了,为此来之前我特意去自动提款机取了两千块。

    冷柒果然在里面,手里那这一杯红酒,很悠闲的样子,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家伙,房间里光线不太好,我有些近视,一时间还没有认出是谁,等我走近了一看,不由的愣住了。

    穿西装的家伙回过头呵呵一笑说,才隔几天就不认识了?你们找到心语没有?费用我来付,不管花多少钱,你一定要配合我找到她!

    我看着穿着西装的林江玉,突然有点想要戏弄他,总认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有多了不起,张口闭口就是付钱!

    “你冲我笑什么吗?痴呆了?我跟你说话呢!”林江玉有些反感的瞪着我。

    我看出他也是真的着急,于是说,不用找了,她现在在蒲城市医院呢,被人灌了些安眠药,不过很快就能醒了,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林江玉听了我的话明显的松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半杯酒一饮而尽说,你还有多久能回去?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回答,三天。

    摇了摇酒杯,林江玉苦笑着说,那我就在这里待三天,和你带着心语一起回去,不然心语也未必会同意和我回去,她现在觉得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想要把你们分开,你小子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

    这小子说着说着就怒了,不过这次我一点都不生气,林江玉付了钱,我们跟着他上了一辆很拉风的雷克萨斯。

    几分钟之后,就到了医院,冷柒叼着烟头发凌乱,看上去有些疲惫,多了几分沧桑感。

    他悠闲的下了车,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才低声说,你的诅咒该解了。

    我反映了几秒钟,最后无声的点了下头,如果不是这次被、逼着来出差,或许我早就开始准备这件事了。

    冷柒苦笑了一声,冷笑着说,昨天干得不错,虽然有点冲动,不过最后还是你的那个诅咒起了作用,在最后帮了你,不过……这也成了一个诱导它快速发展的因素,再不解决,你的小命不保。

    我深吸了口气,朝周围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急忙摊开手掌,果然原来只有硬币大小的红点,此时已经遍布掌心。

    我一直都很清楚这个诅咒会要人命,但也不过是把这个东西当成蛇盘疮那样的病,大多数人都不会因为蛇盘疮而死,感觉自己掌心的红色根本不是什么诅咒,而是献血,是我自己的献血,它是在耗尽我的生命。

    想到这我的冷汗都流出来了,我只是个凡人,自然也怕死,更何况是这样的死法,我感觉都对不起自己。

    我努力克制自己,但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直到出了电梯,我才缓过来一些。

    啊……

    电梯门刚刚打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立刻传遍了走廊。

    我愣了一下,随后立刻意识到这惨叫声是从丁心语的房间里传出来的,我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快步朝着那间病房跑去。

    面,顿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

    活着就好,如果她现在死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靠在墙上,感觉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我刚要解开绑在她身上的绷带,突然想起外面还有一个怪物,于是急忙转过头,结果发现那东西还趴在床上,它正冷冷的盯着丁心语,眼中充满贪婪。

    我心里咯噔一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匕首,盯着这个怪物,总觉得它似乎比我更急着想把丁心语解下来,或许是我表现的太明显了,这个怪物突然转头看向我。

    眼神犹如毒蛇一般阴冷,它恶狠狠的盯着我,冷笑着说:“如果你再不解开,她就死定了!”

    我的心猛地一颤,手上都渗出了冷汗,这时门突然被撞开了,那个怪物本能的转过头朝门口看去。

    我心一横,趁着这个空档举起匕首猛地刺在了怪物的后背上,噗呲一声,刀子一滞像是插进了肉里。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我原本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却没有想到刀子真的能插进里面,我有些害怕,紧握着匕首的手都有些颤抖。

    不过这种惊悚没有延迟几秒钟,几乎就在我讲匕首插进怪物身体里的瞬间,它就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我。

    房间里瞬间弥漫开浓重的血腥气,我用力把匕首拔了出来。

    同时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我无暇顾及够走进来的人是谁,脑子里只想着心语的安慰。

    于是我按照记忆走到丁心语的位置,打开手电结果令我失望的是那里只有一堵墙。

    我踉跄的退几步,这堵墙像是堵在了我的心里,我猛地摇了摇头,再次朝那个方向看去,那里什么都没有。

    我不死心的在房间里四处乱找,一边找还一边喊着心语的名字,结果就在这时脑子一痛,我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几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正围着我站成一圈。

    老连也在其中,我急忙坐起来拽着老连问道:“你们是在找到我的?我师兄呢?还有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栗色头发,眼睛很大的女孩?”

    老连摇了摇头说,小王受了伤在隔壁病房,不过已经没事了,是你……捅的,你不记得了?至于你说的那个女孩在那。

    我顺着老连手指着的位置看去,发现丁心语正躺在我隔壁的病房,我赤着脚跳下床,握住丁心语的手。

    她的手冰凉,不过握在手里有种真实感,我低头掐了自己一下,很痛,确定自己不是幻觉之后,我松了口气。

    老连走过来小声说,她没事,只是被灌了安眠药,大概还有两个多小时就会醒。

    这时我才想起来王八卦,脑子顿时嗡的一声,显然我刺得那一刀没有刺到那个怪物,反而刺到了王八卦的身上,想到这我急忙问老连,我师兄的伤怎么样?

    老连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疑惑,不过还是告诉我,他被扎到了后背,不过扎的不深,住一个星期院就行了。

    他的话音的刚落,一个护士就走到老连身边说,王医生醒了,他要见……穆医生。

    老连看了我一眼,有些玩味,我懒得理他,踉跄着跟着小护士快步走到隔壁,隔壁病房只住着王八卦一个人。

    他半躺在床上,上身裸着,肩膀的位置绷着厚厚的纱布,显然是被我捅的位置,我有些过意不去,虽然刚才都问过老连他的情况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没事吧,伤口还痛吗?”

    王八卦的脸色有些憔悴,他勉强咧嘴笑笑,很仗义的说,没事,不过你小子也真的吓得去手,真够狠的!

    这话说的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坐在他的床边和他简单的聊了几句,王八卦死性不改的问我为什么拿匕首捅他?

    我不太会说谎,于是只好如实细说,王八卦听到了之后,惊恐的看了我半天,我一直低着头讲,根本没有抬头看他,等我抬起头才发现王八卦的脸都吓白了,我怕他受不了,急忙担忧的摸了摸他的额头。

    王八卦这才反应过来,苦笑了一声说,难怪你会拿到捅我,如果我见到那样的东西,估计都要吓尿了!

    我苦笑,其实当时我也快吓尿了,不然也不至于崩溃的杀人。

    不过至少我把丁心语带了回来,也算是没有白冒这个险。

    无意中转过头我这才发现,肥矛隼正躺在另外一张床上打盹,我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冷柒还说要帮我打听消息,结果直到现在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

    我郁闷的拿起手机,给冷柒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我还没等说话,就听对面一个陌生的男人说:“你是冷柒的徒弟吧?”

    这声音很冷漠,带着一丝寒气,一听声音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个善茬,我大概猜到冷柒是在外面欠了钱,顿时觉得头痛不已。

    “别理他,什么忙都没帮上,就知道花天酒地,还让你买单,他又不是你爹,让他自己解决!”

    我的手机声音比较大,连一旁的王八卦都听到,昨天他对冷柒就有些不满,显然更加反感,别说是王八卦,我也有些郁闷。

    不过一想到冷柒一次次救了我,我就没有说服自己不管他,于是我急忙说,我是,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半个小时之后,我到了芬芳夜总会的门口,刚进门就有个二十出头的人问我是不是来找冷柒的。

    我点了下头,他立刻非常客气的把我引到了雅间,这样的地方我已经不是

    第一次来了,为此来之前我特意去自动提款机取了两千块。

    冷柒果然在里面,手里那这一杯红酒,很悠闲的样子,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家伙,房间里光线不太好,我有些近视,一时间还没有认出是谁,等我走近了一看,不由的愣住了。

    穿西装的家伙回过头呵呵一笑说,才隔几天就不认识了?你们找到心语没有?费用我来付,不管花多少钱,你一定要配合我找到她!

    我看着穿着西装的林江玉,突然有点想要戏弄他,总认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有多了不起,张口闭口就是付钱!

    “你冲我笑什么吗?痴呆了?我跟你说话呢!”林江玉有些反感的瞪着我。

    我看出他也是真的着急,于是说,不用找了,她现在在蒲城市医院呢,被人灌了些安眠药,不过很快就能醒了,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林江玉听了我的话明显的松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半杯酒一饮而尽说,你还有多久能回去?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回答,三天。

    摇了摇酒杯,林江玉苦笑着说,那我就在这里待三天,和你带着心语一起回去,不然心语也未必会同意和我回去,她现在觉得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想要把你们分开,你小子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

    这小子说着说着就怒了,不过这次我一点都不生气,林江玉付了钱,我们跟着他上了一辆很拉风的雷克萨斯。

    几分钟之后,就到了医院,冷柒叼着烟头发凌乱,看上去有些疲惫,多了几分沧桑感。

    他悠闲的下了车,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才低声说,你的诅咒该解了。

    我反映了几秒钟,最后无声的点了下头,如果不是这次被、逼着来出差,或许我早就开始准备这件事了。

    冷柒苦笑了一声,冷笑着说,昨天干得不错,虽然有点冲动,不过最后还是你的那个诅咒起了作用,在最后帮了你,不过……这也成了一个诱导它快速发展的因素,再不解决,你的小命不保。

    我深吸了口气,朝周围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急忙摊开手掌,果然原来只有硬币大小的红点,此时已经遍布掌心。

    我一直都很清楚这个诅咒会要人命,但也不过是把这个东西当成蛇盘疮那样的病,大多数人都不会因为蛇盘疮而死,感觉自己掌心的红色根本不是什么诅咒,而是献血,是我自己的献血,它是在耗尽我的生命。

    想到这我的冷汗都流出来了,我只是个凡人,自然也怕死,更何况是这样的死法,我感觉都对不起自己。

    我努力克制自己,但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直到出了电梯,我才缓过来一些。

    啊……

    电梯门刚刚打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立刻传遍了走廊。

    我愣了一下,随后立刻意识到这惨叫声是从丁心语的房间里传出来的,我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快步朝着那间病房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