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冥河

    更新时间:2017-04-28 17:15:25本章字数:3032字

    我为了找到丁心语的一魂一魄,涉险去阴间救人,结果在大街上意外的遇到了丁心语被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女鬼领着走,于是我急忙跟了上去。

    我本来打算喊心语,但一看到她眼神呆滞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样子。

    估计我就算叫了它也不会理我,还会继续跟着那个女鬼走,反而会惊动它旁边的那个红衣女鬼。

    可是万一它把心语拐跑了,那我到哪去找它们?我心里一阵纠结,最后我转头看了看肥矛隼飞走的地方,它还没飞回来,我实在不想再继续等它了。

    于是我一咬牙快步赶了上去,我不敢跟的太近,毕竟不了解这个红衣女鬼的背景,万一它真是什么厉害的角色,那我这点本事根本就不够它看的,到时候不但救不出丁心语,反而还会把自己都搭进去。

    它们两个走到很慢,不断的在人群中穿行,一直目视前方,如果不是这里的气氛实在太诡异,陌生人都会认为它们是在逛街。

    走了一会儿,我才发现,周围越来越冷清,人越来越少,我几次想停住脚步,直到最后街上就剩下我三个了,我心里立刻有种不好的预感。

    转头一看,刚才光顾着盯着它们两个,现在一仔细看周围的环境,心里有些没底,周围都是荒地,地上光秃秃的,连一根杂草都都没有,荒凉异常。

    我立刻意识到这只女鬼是故意把我引到这里的,于是我停下脚步喊道:“心语!醒醒心语!”

    红衣女鬼和丁心语同时停了下来,同时回头看向我,看到心语的冷漠的表情,我心里一凉,气愤的喊道:“你到底是谁?”

    “你不是还砸烂了我的头吗?还要问我是谁!”红衣女鬼凄厉的笑着,随后身形一晃,我清楚的看到它的头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明显是被钝器狠狠砸了一通的样子。

    看上去并不算吓人,但非常恶心,我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快步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小心的从包里拿出匕首,冷笑着说,这是怎么两个的恩怨,你先放开心语。

    女鬼声音沙哑的说,放过它?休想!我受了伤只有吸了它的魂魄才能好,不然你让我吸!“

    我直勾勾的盯着它,看样子就知道它不可能放过心语,这样和她废话简直就是拖延时间,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旦冷柒的鼓声停了,我就必须得回去。

    想到这我硬着头皮抽出匕首,凌空就朝着这个女鬼的面门刺去,直到现在我还为自己当时的鲁莽行为感到后悔。

    红衣女鬼见到我冲过来,血肉模糊的脸色竟然扯出一抹冷笑,等我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她已经抓住我的胳膊,奋力一轮,我没有想到它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在被伦飞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直到扑通一声被扔进水里,我才反应过来,不过立刻就感觉浑身阴冷,这水冷的刺骨,丝丝的冒着寒气,短短几秒钟,我就冷的双脚麻木。

    我几乎使出了吃奶得劲想要爬上岸,可是仰头一看,水位距离岸边至少有四米多高,想要徒手上去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周围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墙壁冰冷滑腻,带着墨绿色,像是青苔一样的东西,那一瞬间我绝望了。

    红衣女鬼冲着我残忍的笑着说,小子,你的运气还真是太好了,不过再好也只是个普通人,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

    我的脑子都被冰水冻得发麻,耳朵嗡嗡直响,根本听不清它的话,我只是本能的看向心语。

    它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不过我清楚的看到它的眼中流出了眼泪,大概它也是有一些意识的,只不过无法救我,其实我也没有指望它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没有救出它,反而搭上了自己。

    啊……

    就在我打算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突然听到岸上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音刺进我的耳膜,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红衣女鬼凌空飞了下来,掉进了水里,我急忙用手挡了一下,但奇怪的是,这女鬼从上面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居然没有溅起一片水花。

    它在水里痛苦的挣扎着,浑身冒着黑烟,不停的发出凄惨的叫声,我捂住耳朵,但那声音却还是顺着缝隙钻了进来,吵得我头痛不已。

    我惊恐的看着这个女鬼在我眼前不停的挣扎着,如同掉进硫酸池的样子,随后又看了看自己,除了冷的没有知觉之外,我真的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或许是被冻得麻木了。

    这时上面顺下来一根绳子,我没有时间多想,而是死死的拽住绳子的一头,眼看着绳子慢慢上升,我也被带了上去。

    上了岸之后,我直接瘫坐在地上,冷的牙齿大战,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碗,我茫然的转过头,才发现刚才阴阳中转站里的那个男人就站在我旁边。

    他手里正端着一只碗,看到我转头他立刻说,来,把这个喝了就没事了。

    我知道自己是被这个拉上来的,大概他也不会伤害我,于是我急忙接过碗,将里面的类似黑色芝麻糊一样的东西喝了进去,这东西没什么味道,不过粘得很,不过喝完了之后立刻感觉浑身一股暖意。

    “……谢谢。”对于这个陌生人的救命之恩,我根本不知该如何表达,想了好半天,最后只说了这两个字。

    男人蹲在我身边,温和的笑着说,没想到咱们父子会在这里见到,你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我惊愕的看着他,随后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拿出钱包,那里有一张全家福,我仔细对比了一下,却发现这个男人和我爸长得并不太像。

    男人距离我很近,自然也看到了,他笑着在脸上一撕,人皮下面又露出了另外一张脸。

    我诧异的看着他,舌头都打结了,只觉得河水灌进了眼中,眼睛瞬间模糊。虽然很多人都告诉我,我爸爸已经不在了,但我总觉得他还在,只是我没有找到他而已,我在脑子里曾经设想过无数和他重聚的时刻,却从没有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他低着头摊开我的手,当看到我通红的掌心时,眉头一皱,我深吸了口气,指了指朝下面看去,发现河里什么都没有了,我急忙站起身指着下面问道:“爸,那只女鬼……”

    “化掉了,这河叫冥河,是阴间的一种刑法,凡是犯了大错的鬼灵,都会被扔进去,灰飞烟灭。”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眼神冰冷,似乎见惯了似得,我狠狠的打了个哆嗦,他看着我苦笑着说,如果你不是活人,还身中诅咒,我来的又及时,估计你也挨不了多久。

    我点了下头,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和我印象中,那个果敢的警察父亲完全不是一个人,我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情绪,鼓足勇气我才问道,十二年前您到底遇到了什么事?还有你为什么会变成这里的鬼差,我看您好像……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去?

    他苦笑着转头看向冥河,眼神悲凉的说,为了你,我和你赵叔叔在外人看来都是普通的刑警,其实我们是隶属于一个特殊的部门,主要处理的也都是灵异事件。

    十二年前我们接了一个案子,在追查过程中,无意中遇到了一个组织,是我们的罪不起的,你赵叔叔为了掩护我牺牲了。

    我为了不牵连你们只能逃走,曾经在欧阳雨那里躲过一阵,本来风声已经快过了,但……她出卖了我,还好我早年结识了一位鬼差,才跟着他到阴间避难。

    那个组织的人也知道我在这里,但碍于阴间的法度,他们暂时还不敢把我怎么样?所以我不能回去,更不能让他们以为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深吸了口气,突然想起欧阳雨曾跟我说过,她欠我爸的,还反复的和我强调什么花语,于是我转头问我爸:“欧阳雨是不是把你的行踪告诉她丈夫了?”

    我爸点了下头,苦笑着说,你以后不要在来这里,而且无论和谁都不要说见过我,我送你回去。

    说着他随手一摆,在旁边一直站着不动的丁心语,突然化作一缕白烟飞到了我的上衣口袋里,紧接着我的后背被人狠狠的推了一下。

    我大叫了一声,慌乱的转过头,却发现身后昏黄一片,眼前的画面飞速的变幻,耳边只能听到呼呼的冷风声,阴风如同刀子一般刮在我的身上。

    我咬着牙忍着,渐进的眼前终于出现了熟悉的场面,深蓝色的天空中挂满繁星,一轮清冷的圆月斜挂在天上,我感觉自己是自高空落下来的,有种轻飘飘的感觉,非常不真实。

    最后我看到了那个天台,我平躺在地上,冷柒和那个小护士正蹲在我身边,两人都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慢慢的落在自己的身体里,眼前一黑,我不由的松了口气,同时感觉疲惫和晕眩感徒然增加,我苦笑了一声心说:“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