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解咒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1:36本章字数:3098字

    窗外那几个警察似乎也意识到这个人不对劲,他们没敢进来,继续在窗外朝女鬼开枪,枪子如同雨点一样打在它的身上。

    但对于这女的来说,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它俯下身,尖锐的手指直直才抓向了我的心口,我几乎是本能的抓住了女鬼的手。

    结果这女鬼刚碰到我的掌心,就立刻惨叫了一声,想要挣脱我。

    我愣了一下,不过随后立刻想起来自己掌心还有一个没解决的诅咒,看来它是受不了这个诅咒,之前被它扔河里虐的那么惨,这次我被揪住,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它。

    嘶嘶……它的胳膊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慢慢变黑,发出一种焦糊的味道,不停的发出凄厉的惨叫,但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我知道这张脸根本不是它的,但看上去还是非常怪异。

    “快放开它!诅咒吸太多阴气的话,你会死的!”

    这时肥矛隼突然从上头传来,我听了它的话急忙松开女鬼,这女鬼立刻朝后狂退,最后靠在对面的墙壁位置不停的发抖。

    虽然我已经放开它了,但它手上发黑的伤口还在蔓延,很快整条胳膊都变成黑色了。

    我摊开掌心看了看上面通红的印记,这玩意如果不是会要了我的命的话,老子还真的不想把它解掉,太牛、逼了。

    就在我走神的几分钟功夫,原本还在外面开枪的警察一拥而入,领头的本来打算把我们带会警局。

    不过一看到我像死人一样的脸色,还有旁边晕倒的老连,立刻皱着眉头联系了救护车,另外几个警察把女鬼围在中间,尽管他们个个都没说话,不过我依然看出他们在微微发抖,任何有尝试的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哪有人挨了这么多枪还没死。

    我仰头寻找肥矛隼的踪迹,但这肥鹰却不知道跑哪去了,直到我和老连被抬上担架它都没有出现。

    在医院住了三天,期间那个领头的警察来个我和老连做了一下笔录,我和老连一口咬定是去看往他老姨,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那个警察做过笔录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看他那个样子简直就是在例行公事。

    我大概猜到那只女鬼,已经被当成某项奇迹去研究了,我心里有些没底,总觉得没杀了它会留下什么后患。

    这两天里我给冷柒打了个好几个电话,不够始终都没有打通,或者打通也没人接,我隐隐有些担忧,为此还特意和那个领头的警察提过,想让他帮忙找找人,那警察点了下头,告诉我一有消息就会通知我。

    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担忧,真怕冷柒就这么一去不会,好在

    第三天他终于出现了。

    不过看上去非常狼狈,头发和鸟窝有一拼,胡子拉碴,脸色也不太好,左脸颊的位置还有一道疤痕,不过已经结痂了,看来问题不大。

    他来了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迅速从我包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还好,这才靠在床边叼着烟说:“特么差点就回不来了,我听说是你摆平了那个鬼婆子,怎么做到的?”

    我没说话,而是摊开手掌给他看,他一把拽过我的手喊道,卧槽!不行今天有回棉城的车,咱们得回去,正好日子也不错,你小子居然用手直接去抓它,简直是作死!

    我茫然的看着他,根本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激动,于是急忙仔细看了眼自己的掌心。

    这才发现此时我的掌心,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地方都是红色的,刚去抓那只女鬼的时候,还只有掌心是红色的,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也有些心惊。

    “要不是有这串手链,估计你在握住那只女鬼的时候,就已经和它同归于尽了!”

    冷柒看到一脸震惊的样子,又估计补充了一句,我深吸了口气,急忙给那个领头的警察打电话告诉他冷柒已经回来了,然后又问他,我现在能不能离开蒲城,还好他说我已经没事了,随时都可以离开。

    我松了口气,急忙在网上订好火车票,又和王八卦打了个招呼告诉我要回去了,他被我捅伤了,暂时还不能离开医院。

    我本来打算在这里陪他呆几天,但现在我要解决的是生死攸关的事,实在没有办法再继续陪他了。

    我们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拉着冷柒往火车站赶,冷柒打了一路的哈欠,我本来还打算问他这几天去哪了,但看他的样子,就算问了他也不见得会说,我干脆就不去问了,靠在车厢里昏昏沉沉的睡觉。

    我们是下午三点多到了棉城,在火车上吃了泡面还不算太饿,我们也都没有心情吃饭。

    冷柒让我买齐要用的东西,香烛之类,这些东西又的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等买齐这些东西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了,疲惫的回到家里。

    冷柒早就叼着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一看到我进来,立刻歪着头说,你可真慢,买这么点东西用了四个来小时。

    我直接把东西扔在地上吼道,你说的轻巧,这上面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居然还要什么坟头土,那玩意出了自己去墓地找,哪个店能有卖的?

    冷柒看到我脸都绿了,忍不住爆笑了起来,笑够了之后,他起身从水盆里把蓝荷花拎出来,硬塞进一个大碗里捣碎。

    我疲惫的靠在沙发上,不多时就闻到空气中传来阵阵清香,我从没闻过这种味道,谈不上多少闻,但却很提神,我觉得整个人都比原来精神了许多。

    冷柒一口气把它捣成糊状,又从包里拿出两粒黑色的药丸继续捣,本来蓝色的糊状物很快就变成了黑色,紧接着他又加入了几样让我买的东西,我靠在沙发上看他一顿忙活,越来越担心,这家伙不会是想让我把这些东西吃下去吧?

    或许是有些累,我靠在沙发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冷柒推醒,还没等彻底清醒过来,就被他拉到了后阳台。

    我家的吃饭的桌子都被这家伙摆在了阳台上,上面还放着两根白蜡烛,几打黄纸,和一个香炉,香炉里面还插着三根燃着的香,是那种很劣质的香。

    我今天刚买回来的,出了这些,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大碗,碗里面是一团冒着蓝烟的东西,冷柒这不伦不类的方法倒是把我搞蒙了。

    我疑惑的问他:“你这是干嘛?”

    “还能干嘛,给你解咒!”他开口说话,顿时把我吓了一跳,听声音根本不是冷柒,声音很苍老,倒像是个古稀老人,我咽了口唾沫,刚想问他这是怎么了?

    冷柒就用匕首扎起几张符纸,我清楚的看到符纸上画着很多奇怪的画,很复杂,他嘴里嘀咕了几句,那符纸就立刻自燃了。

    我惊讶的看着他,毕竟经过这么多天的想出,我很清楚冷柒是个萨满,而不是道士,以往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用腰铃和匕首。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用符纸,眼前这个人似乎是披着冷柒外形的道士,怎么看这么别扭,就在我走神的功夫,他的咒语也念完了,将匕首往桌子上一放。

    他一把抓起我的手死死的按到了碗里,我只觉得掌心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忍不住嗷的惨叫了一声,本能的想要挣脱,可是冷柒的手却如同铁钳一般掐住了我的手腕,任由我怎么努力都挣脱不了。

    很快这种疼痛就遍及整条胳膊,在之后半边身体都跟着剧痛,但我的脑子却非常清醒,这种感觉像是回到了

    第一次,在仓库诅咒发作时候的那种痛苦,我努力睁开眼睛朝自己手的位置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发现自己整只手都变成了蓝色,而且似乎是软的,浸泡在碗里,还不停的往外冒着红烟,在疼痛遍及全身的时候,我终于站不住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大脑像是被清空了似得,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几次睁开眼睛,眼前都是漆黑一片,我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肥矛隼那聒噪的叫声,你们两个小子,竟然把本大人独自扔在蒲城了,要不是本大人机灵,估计还要自己飞回来,你们这两个没义气的家伙!

    我被它吵得头痛,摸索着拿起一个方形的东西就朝着这肥鹰砸了过去,就听肥矛隼惨叫了一声,之后世界都安静了。

    我艰难的翻了个身,避开刺眼的阳光,不过再也睡不着了,我下意识的摊开自己的手掌,这才发现掌心的红印已经没有了,联想到昨天的事,我身上的诅咒应该是解了。

    我立刻想到冷柒昨天怪异的表现,立刻从床上跳起来,这才发现房间里只有我和正在怒视着我的肥矛隼,而冷柒却不知道去哪了。

    我急忙问肥矛隼:“冬青,冷柒去哪了?昨天他怎么那么奇怪呀?”

    “我以为你小子要睡死了呢,还知道关心冷柒,他昨天那是请仙上身,当时以他自己的本事,根本不够帮你解诅咒的,现在正晕着呢!”

    我立刻想起在鬼楼里的时候,冷柒请仙之后,也晕倒了,于是急忙挨个房间找,最后在卫生间找到了这家伙,他正盘腿坐在地上,旁边还放着一盆杜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