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意外盟友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2:30本章字数:3026字

    这话一出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如果是平时遇到这样的事,我早就想办法躲起来了,但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让我明白了很多,或许就算我能想父亲那样躲到阴间去,都未必能摆脱这群疯子,语气这样,还不如迎难而上。

    赵文白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从我手里抢过枪说:“这东西你还是别乱动,容易走火,明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去,反正我也一直都想抓住那个该死的女人!”

    我本想劝说他,但一想到赵文白的为人,话到嘴边又忍住了,现在就算劝他,他也不见得会听。

    我仰头看了眼天空,刚刚还挺晴朗的天际,现在已经被阴云覆盖了大半,光线比原来更昏暗了,我转过头,透过小区的路灯看向赵文白,他的脸又一般都隐藏在阴影中,看不出表情,让我觉得有些不真实,我本能的抓住他的手,嗬,好凉。

    “你怎么回事?”我抓着的他的手,惊恐的问道,是不是哪不舒服?那刚才干嘛和这么多的酒?

    “没事。”他挣脱我的手,也不解释,而是含糊的回了一句,就仰头朝天际看去,那里正挂着一弯凄冷的残月,看着让人心寒。

    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得,深吸了口气说,这么晚了,先在我家凑合一宿吧。

    我本想那钥匙开门,结果刚一推,就发现门开了,我真怕里面那两位出了什么事。

    于是急忙推门进去,发现这两位正悠闲的做在沙发上嗑着瓜子看电视,比我和赵文白悠闲多了。

    我送了口气,扶着赵文白去卧室休息,自己则走出房间打算把刚才遇到杜莎的事告诉冷柒,冷柒看到我一脸纠结的走过来,立刻呵呵一笑说,我都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什么成顺风耳了?”我狐疑的看着这个家伙,自从眼睛变色之后,感觉这人的整体都变得阴阳怪气。

    他歪着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我当然没有顺风耳,不过也猜到那娘们说了些什么,你最好叫上卧室那小子,必要的时候他能帮你挡一劫。

    “挡一劫?那他会怎么样?”我凑到他旁边,小心的看着卧室的方向问道。

    冷柒摊了下手说,你没觉得他的状态很不好吗?算了,人的命是天注定的,我睡觉去了。

    这家伙说了一堆我完全不懂的话,然后避开重点跑掉了,我茫然的坐在沙发上,心里的不安又上升了不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沙发上枕着肥矛隼睡着的,只知道一觉醒来的时候。

    天已经大亮了,肥矛隼用脚不停的踩我的脸,一边尖声抱怨我的头比西瓜还重,我揉了揉眼睛,被它吵的头痛,干脆起身出去买吃饭。

    等我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丁心语正坐在沙发上和肥矛隼聊天。

    这肥鹰色眯眯的看着她,一脸淫笑,看到它这个样子,我真想一巴掌把它扇一边去,不过碍于晚上有可能还要用到这家伙,还是直接无视了它问道:“心语你怎么来了?今天不用上班吗?”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难道你不知道今天应该上班吗?你已经旷工很多天了!”

    丁心语板着一张小脸瞪着我,我挠了挠脑袋,尴尬的冲她笑笑,心说,过了今天我都未必能活着,更别提上班了。

    不过我不想当然不会让她知道这些,于是笑着说,心语你吃过早饭了吗?我刚买了些吃的。

    丁心语冲我翻了个白眼,随后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闹钟说,你看看,都是下午一点了,还早饭?老天,你这么颓废怎么让我的家人接受你?

    “嘿,或是不错,丫头你要不要一起吃点?”

    肥矛隼突然窜过来帮我打了圆场,我松了口气,避开丁心语的眼神闷头开吃,不过依然能够感觉到她那种近乎杀人的眼神,好在没过一会,赵文白和冷柒也走过来一起吃饭,周围的气氛才没原来那么尴尬。

    临近黄昏,我想尽了办法才把丁心语骗走,三人一鹰急忙跑出去吃顿好的,我甚至觉得搞不好,今天这顿就是这辈子能吃到的最后一顿饭了。

    这么一想,反而还吃不下多少,冷柒和赵文白也不比我好多少,唯独肥矛隼还吃的正香,一边吃还一边给这些菜标好档次,它自己在一旁聒噪个没完,我们几个却没心情回应它。

    我勉强喝了一碗肉汤之后,转头看了眼外面,这一整天,天空都阴沉沉的,似乎要酝酿着一场大雨。

    “小时候听人说,雨夜,是亡灵回归的日子,因为雨水可以掩盖它们的脚步声。”

    冷柒一边说着这句阴测测的话,一边用叉子用力扎一只鸡腿,他并没有吃,却在一直扎,把整只鸡腿都扎的稀巴烂,我这才明白,其实每个人心情都很烦躁,只是表达的形式不同而已。

    我试探着问:“那天去老连的老姨家时,你去哪了?我听那只女鬼的意思,似乎你回不来了,但你后来还是回来了。”

    其实这个问题从他刚回来我就想问,只是看到他似乎心情很差,才一直没问,但看到今天这个状况,可能我们都看不到明天的阳光了,所以还是希望把不懂的都搞清楚。

    冷柒苦笑了一声,转头看着我,一双眼睛闪着如同琥珀一般冰冷的光,我吓得一哆嗦,小心的从桌上拿起一只叉子,盯着他。

    他呵呵一笑说,干嘛,难道你还想插、我一下呀!?

    “如果你暴走的话,我不介意那么做。”我歪着头,看着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

    冷柒摇头苦笑,随后笑着说,其实那天在客厅里的,根本不是女鬼,而是杜莎,杜莎把我引到了在蒲城一个类似青冥村的地方,而且实现在那里摆好了一个阵法。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而且也认出了这个女人,不过我想和她做个了断!

    冷柒说道这的时候,眼中再没有之前一想起杜莎那种忧伤的神情,此时在他的眼中,只有深深的冷漠,这种冷漠让我浑身发冷。

    他看到我的样子,呵呵一笑继续说,我和杜萨、夜冥都是同门师兄妹,虽然她后来投了黑萨满,但对于她们的套路,我闭着眼睛都知道,所以我干脆将计就计,干掉了夜冥那娘们,但还是让杜莎跑了。

    “不错,师弟呀,本大人给你先给点个赞,你早该这么干了,早干掉那娘们,就不会费这么多的事了!”

    一直忙着吃肉的肥矛隼听到冷柒的话之后,立刻忍不住高兴的叫嚣起来,我苦笑了一声,感觉脊背发寒。

    转头看了眼赵文白,他正用筷子搅动碗里的肉,面无表情,完全没有理会我们这边的事,他的依旧脸色苍白,让我非常不放心,我推了他一下,这家伙才停下手中的筷子,抬起头看着我,眼神平静的说:“我去打个电话。”

    说完直接拎着衣服走出门外,我和冷柒对视了一眼,冷柒长叹了一声,什么也没说,终于把那只插的稀巴烂的鸡腿给吃了。

    我实在没有胃口,于是歪着头看着门外,很快赵文白就打完电话回来。

    不过他的表情不太对,不过这是没等我问,就听赵文白低声说,我刚给同事打了个电话,想让他们帮忙抓住杜莎,我同事说上头已经派了一个人来协助咱们,那个人我也不认识,真他么不靠谱。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心说,我根本就没指望还有人支援,不过这次警察也真够奇葩的,居然找了一个人来支援,警察真的这么忙吗?

    赵文白叹了口气,他刚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眼手机号,眉头一挑,不过还是接通了,那边立刻喊道:“你小赵吧,我就是和你合作的那个,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这一听就是个男人的声音,而且中气十足,我坐在旁边都听到清清楚楚,更何况是赵文白,他早就被震得直皱眉头了,不过还是把我们现在的位置告诉了他。

    这个男人呵呵一笑说,一会儿就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冷柒呵呵一笑说,如果我没猜错,这人应该不是普通的警察,警察也不是傻子,大概也预感到这事不是不寻常了。

    我和赵文白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窗外。

    我真的很好奇这位嗓音超级洪亮的人,得张什么样,印象中这样的人必然得是个人高马大的主,长得类似关云长的主。

    结果当这位个人真的出现的时候,却让我赵文白大跌眼镜,这人是一个个头勉强过了一米六,身材瘦小,皮肤发黑,头发杂乱,还有些黑眼圈家伙,像是连着熬了很多玩都没睡似得。

    他根本没有往别地方看,直接走到我们跟前,自己搬了办椅子坐下来,歪着头把我们几个都扫视了一圈,随后将目光了落在我的身上,呵呵一笑说:“小子,你今晚最好哪里都不要去,以免害人害己!”

    他还是用那种特有的洪亮嗓音,一嗓子就把我的耳朵真的嗡嗡直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