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玫鑫酒吧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2:49本章字数:3077字

    “切,你小子什么来路?竟敢在本大人面前这么嚣张!”肥矛隼刚要跳到桌子中间吃肉,一听这男的这么说,立刻有些不满。

    “左林,这母鸡可真肥。”这家伙也不忌讳,随手操起一块鸡腿一边嚼着,一边看着肥矛隼说。

    肥矛隼直勾勾的盯着他,浑身紧绷,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而我们三个则强忍着爆笑的冲动,都低下了头,周围的气氛瞬间低到了冰点。

    冷柒强忍住笑转头冲着左林喊道,咋说话呢,这可是海东青!

    左林大概也看出气氛不对,呵呵一笑用洪亮的嗓音说道:“不就是矛隼吗?我知道,就是没见过这么肥的。”

    这一下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趴在桌子上爆笑,有我这一开头,其他人的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最后肥矛隼呵呵一笑喊道,都笑够了没有!

    它这一嗓子别说是我们,就是整个狗肉馆都是一震,冷柒拍了拍它的脑袋,我又急忙去叫了几个肉菜全放在肥矛隼面前,这厮才算消火。

    我转头问左林:“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我身上的诅咒……”

    “我解不了,不过能暂时克制,他们能主动找你们去,那就说明已经做好了准备收拾你们,现在去太不明智了。”

    左林依旧是那么大的嗓门,说完还抢过我的酒杯喝了一口,我无语的看着这个家伙,不知道他是习惯这样,还是根本不在意。

    我转头和冷柒对视了一眼,想征求他的意见,冷柒低着头晃动着手中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天才抬起头说,你能克制多久?

    “一个月左右,不过时间上应该足够了,我的同事已经着手从他们内部瓦解了。”

    左林一口干了我杯子里的酒,低声说,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家伙也知道低声说话。

    我转头看两眼赵文白,赵文白冲我摇了摇头,我这才明白,或许他知道的也不比我多。

    一看左林那副根本你们不方便问的表情,我们几个也都不好在说什么,好在这个时候肥矛隼也吃够了。

    我结了账,一行人走出狗肉馆,我本以为左林只是来见见我们,却没有想到这家伙根本没打算走,他一句话没说,很坦然的跟着我们往我家里走,我偷瞄了他几眼,试探着问道:“左警官,你这是要去我家吗?我家很小的……”

    “没事只是凑合住一个月,小就小点吧,再说,我是要帮你解决问题,不住你家住哪?”这家伙又恢复了大嗓门,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反驳他,却发现真的找不出什么理由。

    此时已经入夜,天色昏暗,风微凉,乌云还没有散去,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原因,我竟然没有原来那么心塞了。

    狗肉馆距离我家很近,走了十来分钟就到了小区门口,冷柒微眯着眼睛转过头说,徒弟,你看这良辰美景的……回家睡觉多没意思,不如出去放松一下。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转头看了眼左林和赵文白,笑笑说,算了,今天有客人,要去你自己去吧,我这有两百块钱……

    “我建议穆先生最好被和我们分开,你被下的毒随时可能犯,去就去吧,我初到棉城,也想到处走走。”

    左林这家伙

    第三次打断我的话,一脸正经的狡辩着,但我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淫光。

    我还以为这家伙有多正经呢,原来和冷柒一路货色,冷柒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嬉笑着说,既然危机暂时不用管,那还等什么,扯呼。

    说完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先把我推进去了,我靠在车门上,先为自己的钱包默哀了三秒钟,刚好看到冷柒、左林还上了车,令我惊讶的是连赵文白都跟着上来了,就坐在我旁边,我疑惑的看着他,这家伙才冷笑了一声说,我不放心,谁知道这两货会把你带到哪去?

    我苦笑了一声,心里发酸,突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十多岁那年,大难不死。

    经历了这么多,居然还能有四肢健全的活着,并且还有能时时护着自己的朋友,已经足够幸运了。

    就在我走神的功夫,出租车停了下来,我付了钱,随着人流下车,仰头一看,这时一个很大的酒吧,尽管我是在棉城长大的,却不知道棉城还有一个这样的地方。

    这是一家叫玫鑫的酒吧,粉红色的牌子一闪闪的,很精致,赵文白皱了皱眉眉头,顺手摘下我头上戴着的帽子低声说,我原来在扫黄科的时候,来过这里,一会儿帮我挡一下,这个神棍,非要来这种地方!

    我拍了下他的肩膀,让他冷静一下,随后挡在他前面跟着左林和冷柒走了进去,一进门我就差点摔了个倒栽葱,好在前面有两个人挡着还不至于太出丑,冷柒呵呵笑了一声说,小心台阶。

    我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如果不是这厮非要来这种地方,劳资这个时候不知道在家睡的多舒服。

    进到里面才突然觉得这里的门隔音真好,我们在外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但一进到里面,震耳欲聋的隐约顿时钻进耳膜。

    我仰头看了眼头顶,那里有一个会各种乱闪的灯,闪的人眼花缭乱,或许是很少来这种地方,我很快就有些头晕,倒是冷柒和左林像是玩习惯了似得,早就带着肥矛隼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和赵文白一人要了一杯鸡尾酒,坐在吧台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闲天,我真是庆幸赵文白还在这里,不然就我自己在这里待着,不知道有多郁闷。

    就在这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一个二十多岁,长得高高瘦瘦,头发有些微卷的男人正站在我身后,一看到转头立刻试探的问:“你是穆阳吧?”

    我愣了一下,努力在脑子里找到一个和这个人相配的名字,无奈最后我还是没有想起关于他的任何信息,我只能尴尬的点了下头说:“我是,坐吧。”

    既然不知道人家叫什么,也不好直接问,干脆不提这件事,我汗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似乎减退了。

    好在这人也没介意,他笑着将一杯淡黄色的鸡尾酒放在吧台上,坐在我旁边说,你不会忘了吧,咱们可是大学一个班的……上大课的时候,反正是同学,我叫秦昆。

    我点了下头,不知道要不要撒谎,还好这个家伙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就接着说,真是巧了,能在这遇到你。说到这他突然朝周围瞄了几眼,随后和我拉进距离,低声说,我听王学长说,你会解那种事……是真的吗?

    我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抬头一看,果然这小子正用那种期待的表情看着我,似乎想求我帮忙,不过我实在没心思帮他的忙,因为我自己还要别人保护。

    “遇到什么难事了,说来听听。”

    就在这时,一阵沉默的赵文白,突然放下酒杯问我,秦昆尴尬的看着赵文白,我急忙告诉他这是我发小。

    他这才松了口气,叹了口气说,穆阳你也医院别看表面上很干净,其实比任何地方都邪门,我这次就遇到了一件很费解的事……

    我在被分到医院的时候,负责过两个病人,一男一女,他们后来都死了,按照流程他们应该被送进太平间,可是在送进太平间之前,这两具尸体不见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点了下头,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他曾经负责的两个病人的尸体,在未处理之前,就突然不见了,于是我狐疑的问,会不会是被人偷走了,现在的人都疯了,什么都可以拿去卖,当然也都有人买。

    秦昆没有说话,而是将一整杯淡黄色的鸡尾酒都干了,这才转头说,如果是被偷走了,我还不觉得奇怪,但是你绝对想不到,它们……

    “不会是活过来了吧?”这时冷柒突然从秦昆的身后窜出来。

    秦昆差点没下的坐地上,我也被他吓了一跳,抚了抚胸口,我扶着秦昆刚坐好,秦昆就立刻回过头抓着冷柒激动的问道,我从他的眼中看了无尽的恐惧,或许是他还有什么事情没说,这让我也不由的起疑。

    “随便猜的,看你们讲鬼故事将这么热闹,就想了一个有意思的结尾。”冷柒一脸轻松的坐在赵文白旁边,似乎真的是在听一个鬼故事。

    秦昆看了看他,摇了摇头说,这不是结尾,而是开始,从那以后,这种事发生了不止一次,而且都是心脏科,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解释死人怎么还会活过来。

    本来打算和家属商量,给那些人再做几次检查,但你也知道,生离死别本来就是人最不能接受的事,既然人活过来了,那些家属当然会把病人带走,这样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穆阳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苦笑了一声说,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活过来的,怎么帮你?

    秦昆咬了咬嘴唇低声说,昨天我们那一个小护士也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结果死了,因为她是上班期间过世的,还没人知道,我们想……研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