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同门师叔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3:20本章字数:3041字

    “呵呵,嗓门还真大。”左林嘻嘻一笑,有些震惊,估计是终于找到一个比他嗓门还大的人了,虽然他嘴上那么说,不过我看的出,刚才那一嗓子也把他吓了一跳。

    我扶着台阶,一个踉跄,装在了身后冷柒的身上,这家伙身上一点温度都没有,反而冰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秦昆低声说:“何止嗓门大,就和疯了似得,昨天我们六个男医生才止住它一个,其中一个脸都被它打肿了。”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透过地下室微弱的光线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整个地下室只有一个小房间,其他位置几乎空无一物,显然那个不人不鬼的家伙,现在就被关在小房间里。

    秦昆站在原地迟迟不肯下去,我们也只好自己走过去,我故意放慢脚步走在最后,而另外那两人,则毫无顾忌的越过我走到小房间门口。

    左林歪着头往里看了一眼,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东西突然撞在门上,“砰……”地一声,铁门都被它撞的一晃悠,左林被吓了一跳,急忙往后退,结果一脚踩在冷柒的脚上。

    冷柒抽着冷气喊道,踩一脚两百块!

    “你脚是金子做的?给你两块钱出去买块糖吃就不错了!”左林歪着头,扯着嗓子冲冷柒吼了一句,随后又继续歪着头往里看那个女护士。

    秦昆给我们介绍了一个这个小护士的基本情况:赵甜,二十一岁,毕业于棉城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家里还有一个哥哥,父母早亡,它哥哥已经结婚了,在外地工作,暂时还不知道它现在的状况。

    我点了下头,虽然地下室里有灯,但是光线实在太昏暗了,我没法彻底看清楚赵甜的样子。

    于是我拿出手电朝着它的脸上照了照,它穿着一件白色的类似护士服那样的衣服,披头散发。

    长长的黑发遮挡了半张脸,露在外面的半张脸毫无血色,嘴唇却是殷红的,像是吸过血似得,黑眼仁隐隐冒着红光,眼底却微微发黄,它丝毫不避讳我的手电,机械的转过头,脸刚好转向了我,冲我扯出一个凄厉的冷笑。

    我顿时感觉脊背发麻,本能的关掉手电看向别处,结果刚转过头,耳边就传来赵甜凄惨的笑声。

    秦昆一看到它这个样子,反应奇快的跑到楼梯口,拿着手机,那意思只要它在干动一下,就打电话找人。

    不过也不怪他害怕,就连我也觉得有些瘆的慌,这笑声如同无数只蚂蚁窜到了我的身上,浑身战栗。

    我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手电,一阵狂抖,早已为自己神经百战,但对于这个酷似自己同类,又明知道不知同类的东西,心里还是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排斥感。

    这时冷柒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的手非常凉,不过隔了层衣服依然能感觉到一股凉意,不过至少让我彻底清醒了。

    他没有看我,而是转头看向赵甜,冷冷的问道:“你笑什么?别再装疯了!”

    赵甜的脸上依旧挂着那抹诡异的冷笑,把我们在场的四个人都扫视了一边,最后眼光落在我的身上,却什么都没说。

    我歪着头看着它,不知道它究竟要干嘛,被它看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好半天它才阴测测的说:“放它走,不然你们都得死!”

    我惊愕的看着它,下巴都快惊掉了,眼前的赵甜虽然看上去有些怪异,但怎么说都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可是它发出的完全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而且听得出来,是一个很老的男人,声音枯槁沉兀,完全不搭调,这个声音刚才说的是‘它’,而不是‘我’,也就是说,这个声音的主人并不是赵甜。

    这个样子有点想鬼附身的感觉,不过既然赵甜已经死了,那应该算是借尸还魂更为恰当,只是这种组合是在怪异。

    一瞬间我感觉胸腔像是被人狠狠砸了一下,这种恐惧和怪异感让人毛骨悚然。

    不过这声音听上去有那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我在脑子里仔细回响着,不过似乎刚才惊吓过度。

    现在脑子居然罢工,怎么都想不起来,我心里正着急的时候,就听冷柒呵呵一笑说,师叔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扮女人也能这么神似。

    赵甜听了他的话,眼角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冷冷的看着冷柒一字一句的说:“一百年前是我的疏忽,这一次我不会再疏忽一次了!”

    冷柒赔笑的点了下头,一脸淫笑,我知道他这是在气赵甜身体里那个老头,干脆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看好戏。

    左林歪着头频繁的看着身边的冷柒,眼中充满了疑惑,不过他始终没有开口问。

    冷柒笑够了之后,一步步的走到门口的位置,猥琐的说:“师叔呀,你知道今天犯得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吗?你实在不该暴露身份,那样或许还能虎我一会儿,但是现在,喳喳。”

    “嘿嘿,老林头,你现在知道什么叫在阴沟里翻船了吧,既然落在本大人的手里,那本大人一定看在同门的份上,让你过的‘欲仙欲死’!”

    这时一直沉默的肥矛隼突然扑腾着翅膀飞到铁门旁边,尖声冲着里面的那个老头喊道。

    “你是?你是……”赵甜刚才还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结果一听到肥矛隼的话之后,立刻激动的指着肥矛隼,竟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对呀,我就是你大徒弟索离岸,拜你所赐我的肉身毁掉了,不过你也不必我好到哪去,不是吗?”

    肥矛隼像是飞累了,又重新落在冷柒的肩膀上,歪着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震惊的看着这三个怪异的家伙,没有想到他们之间居然有如此复杂的关系。

    回过神来之后,我拉着左林快步走到台阶边上和秦昆回合,毕竟那他们同门的事,已经不需要我们再插手了。

    我拍了下秦昆这家伙立刻抓住我的袖子低声问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看着和鬼片似得。”

    我苦笑了一声,如果把我的经历说给出来,不知道能排多少部鬼片。

    老林头看样子也是一个阅历非常丰富的人,他虽然震惊,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转头冷冷的看向我,眼光如同苍鹰般犀利。

    像是被两把刀子插在我心上,我竟然被这种无形的压力压得动不了了,恐惧感再次蔓延。

    我原以为像夜冥那种浑身上下,都透着引起的女人已经足够厉害了,但和眼前的这个家伙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简直就是小学刚毕业和大学的差距,这种感觉让我心里渐渐的升起一阵寒意。

    他呵呵一笑低沉的说,冷柒我还没输,你别以为有索离岸帮你,你就能赢,你差得远呢,一百年前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如今也会同样如此!

    “比如,你根本解不了那小子身上的毒,就算有人能帮他克制,他也活不过一个月,只要他死了,你最后的希望……就没有了,哈哈……”

    冷柒歪着呵呵一笑,突然发狠:“那就同归于尽吧!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不在乎在死一次,倒是师叔你,机关算尽,舍得就这么死吗?”

    说完迅速从包中那出一根红色的毛笔,飞快的在铁门上画起符来,明明这里的光线很暗,但我却仍能清楚的看到冷柒画出的每一笔,执笔流畅,丝毫不拖泥带水,整张符一气呵成,如同一条苍龙一般,随时可以在铁门上游动。

    这还是我

    第二次看到他话这种东西,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是在景苑古镇,而今看到却是另外一番感受,我不知道这种符咒有多大的威力,不过从赵甜眼中闪过的惊恐就能看出,这个符纸威力不小。

    我们都沉默着站在旁边,眼看着冷柒把符纸画完,长舒了口气,看都不看赵甜,转过身笑着说,师叔在我没抓到你的真身之前,你就先在这里带着吧!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像是和人拉家常一样,但我却从他的眼中看到的深深的悲凉,我们一行人走出地下室,远远的还能听到地下室里传来凄厉的吼叫声,不过这次不是女人的声音,而是老林头的。

    秦昆擦着冷汗问道:“冷大师刚才你画那个符纸,是不是就能镇住它了?”

    “不是镇住,那是降魔符,主要是为了消耗里面那东西道行用的,那家伙的一分灵识被困住了,无法带着肉身离开,被冷柒这么一搞,很快就会完蛋。”

    左林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略有赞赏的和秦昆解释了几句,随后又转头问冷柒,嘿,那人真是你师叔吗?

    “想知道不难,算上你才我那脚,给一千块就都告诉你!”冷柒歪着头,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左林嘴角抽搐了一下,啐了一口吼道,你特么钻钱眼里得了!

    他的话音刚落,秦坤的手机就突然响了,他接了电话之后,脸色立刻变了,随后转头和我们吼道,你们快跟我来,我大伯心脏病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