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追杀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4:25本章字数:3031字

    “你不会是……打不过东方铠吧?”我一边专心的开车,一边外头问他。

    “切,要不是手上,就他那点本事都不够老子看的!”

    冷柒本想大喊了一嗓子,结果刚说到一半,头上刚擦下去的冷汗就多了一层,我外头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急忙问道:“要不要先去医院?”

    冷柒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医院治得了我的病吗?”

    我这才想起来,这家伙连心跳都没有,如果真的被带到医院的话,说不定会把被当做课题给解刨研究了,而且他现在还受了伤,就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想到这我也不好再说什么,猛踩油门快速往家赶。

    到我家楼下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七点了,我扶着冷柒拽着睡得和死猪一样的肥矛隼,一路踉跄着上楼。

    冷柒这家伙一进门就直接钻进卫生间,反锁上门,直接把我关在门外,我本想上前敲门,但手举了半天,最后还是放下了。

    “小子,有件事情本大人破例提醒你一下,你可真是榆木脑袋。”肥矛隼打了个哈欠,挣脱了被我抓住的爪子飞到床上,悠闲的躺着。

    我正担心冷柒会不会出事,看他的状态不太好,根本懒得理会那只肥鹰,于是只是敷衍的问了句,什么事?

    “你不打算和你媳妇沟通下感情吗?要知道忘掉一个人,只需要三个月!”

    肥矛隼翻了个身,继续趴着睡,他的声音不大,但在我的耳边却像在我的耳边炸响了一个惊雷,我感觉世界都在不停转动。

    看了眼时间,我急忙给心语打电话,一边听着里面的音乐,手一边狂抖,紧张的不行。

    好在没过多久电话就接通了,还没等那头人说话,我就急忙问道:“心语,吃晚饭了吗?”

    “还没,今天晚班。”丁心语在另一头有气无力的说,说完她立刻低声说,我现在没空去,反正你得给我换,颜色不对可不行。

    她的后半段话,我根本没听懂,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本来还想问问,但那头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我拿着手机愣了半晌,电话里心语似乎在回避着什么,她这么做应该是不想让别人听到什么。

    我皱着眉头想到了半天,实在想不出她除了要避开家人之外,还需要避开谁?

    我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在房间里转悠几圈,最后还是忍不住抓起外头开车去医院找心语,她刚在电话里说在医院上班,如果这句不是敷衍我的话,应该能在医院找到她。

    想到这我不由加快了开车速度,这个时间就诊的人不多,我直接跑到心脏科去,远远的就看到心语站在护士台旁边,看到我过来之后,眉头微皱,微微的摇了下头,我立刻停住脚步,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她的眼睛很亮,但此时我却没有从她的眼中看出任何情绪。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发现心语身后一间病房里走出来一个女人。

    这女人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裙,长发披肩,她的脸色惨白,但嘴唇却血红血红的,眼圈发黄,眼仁却很红,看到这张脸的时候。

    我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同样的一张脸我昨天才在地下室见到过,几乎和赵甜一模一样。

    这女的看到我之后,就像是认识我似得,从我惨然一下,我心里立刻涌现出一种不安,急忙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一把将丁心语拉到身后,冷冷的盯着这个女人。

    丁心语低声说,这女的是来找你的。

    我惊愕的看着她,确定心语没有和我开玩笑之后,我急忙推了她一下说:“你赶紧走,记住只要见到脸色不好的人,就躲远点。

    丁心语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嘴唇,我看得出来她在问我是不是有危险?

    我急忙点了下头,心语二话没说就跑开了,我朝后退了几步,和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拉开距离。

    随后冷冷的盯着它问道:“你们找我干嘛?”

    “这还用问?”这女的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血红的瞳子里像是结了冰,一阵风吹到我的脖子上,一股凉意瞬间窜上了脖子。

    她慢悠悠的朝我靠过来,随手还抽出一把匕首,匕首只有不到十公分长,刀刃也不过两指宽,如同穿着长衫的话,藏在衣服里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不过这把刀的刀刃却非常锋利,犹如一把剔骨尖刀,想到这我的脑子里嗡的一声,这不就是那个徐家后人徐、明辉杀人用的刀吗?

    看着这女人的样子,我立刻明白,她这是想要杀我,冷汗顺着鬓角瞬间落下来。

    我想也没想,转头撒丫子就往医院外面跑,我这一转头,才发现身后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了,而且走廊的里的灯似乎也比原来暗淡了很多,更要命的是,我完全没有发现。

    我的脑子里瞬间一片混乱,只记得这种情况最好不要做电梯,所以就直接朝着楼梯走去,好在心脏科在四楼,还不算太高,只要我跑的足够快,大概就能躲过去。

    我一边狂奔,自己还在心里打着小算盘,但是直到我跑出医院,才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实在太天真了。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它们未必是想在医院里和我动手,反正这个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站在医院门口。

    我心里顿时一凉,如果就那女的自己我还是不是太害怕,怕就怕它还有什么同伙之类的,在这么个地方,它们就算是把我拖走宰了,也未必有人发现。

    就在我纠结着要不要会医院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冷风,我本能的朝一边闪了一下,就听咔嚓一声,一把冰冷的匕首就砍在了我刚站的墙上。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转头一看,发现砍我的根本不是刚才那个女的,而是一个男的,不过同样脸色惨白。

    估计都是从秦昆那里的医院出来的,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我不知道这样的东西到底还有多少在社会上随意游荡,不过显然他们都是冲着我的,这让我本就悬着的心更加忐忑。

    我看着这个男的,擦着冷汗,勉强扯出一个苦笑说:“兄弟,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是不?你就当没看见我行不?”

    这男的听了我的话,脸上立刻露出鄙夷的表情,它也不说话,而是费力的把那把匕首从墙里拽出来,透过街边的路灯。

    我清楚的看到,这是一把和刚才那个女的一模一样的匕首,看来连着匕首都是他们统一在一个地方拿的。

    不过我现在根本没心思关心,他们的匕首是从哪来的,我只想尽快里开这里,这家伙冷冷的盯着我,又重新举起匕首。

    我趁着这个功夫,急忙朝一边躲闪,就听身后不远处,传来怕的一声,一个墙壁上的水泥碎渣被弹得飞起来,都崩到我的耳朵上。

    我捂着耳朵,连头都不敢回,使出吃奶的劲奋力跑,也多亏了我一直没回头,刚拐个弯,那个女的就不知道从那里冲了出来,拿着匕首,直接朝着我的腰砍了过来。

    我眼看躲闪不及,心一横,一巴掌就拍在它的脸上,它比我挨半头还多,被我一巴掌扇的硬是原地转了个圈,我也趁着这个功夫,急忙摆脱这两个疯子,一口气跑到路上。

    街上的人并不多,就算看到我身后还追着两个拿着刀的家伙,也不敢上前帮忙,有的匆匆看到之后,就急忙躲闪开,还有的甚至还听下来那手机拍上照片。

    我特么在心里问候了一下特么的祖宗,直接冲上了公路,飞身就躲开你了一辆货车,但是我身后那个女的就没那么幸运。

    那娘们直接被撞飞了出去,那女的落地的同时,货车也停了下来。

    我擦了把冷汗,也不敢再继续玩命,急忙踉跄着跑到路边,速度稍微减慢了一点,就感觉耳朵边刮过一阵劲风。

    我急忙朝边上闪了一下,结果没找好平衡,直接摔在地上,还扭伤了脚踝。

    我努力了几下,但脚踝处的伤根本就没有好,这么一扭,根本就站不起来了,眼看着一把匕首凌空就朝着我的面门劈了过来,我看着锋利的刀刃,心里暗叹,这会自己死定了。

    我甚至闭上眼睛,没有害怕、没有怀疑,有的只是不甘心,毕竟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去做……

    铮……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停到头顶上传来一阵兵器撞、击的声音,我心里窃喜,猛地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头顶上快要劈过来的匕首不见了,那个男的正冷冷的站在我旁边。

    它瞪着那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眼神冷的都让我心寒,一时间我甚至都忘记自己还坐在地上,直到心语过来把我扶起来,我这才缓过神来。

    我歪着头看着站在旁边举着枪的赵文白,低声提醒他:“这家伙不是人?”

    赵文白微微的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不一会儿,周围就警鸣声响起了一片,我松了口气,自己这次算是捡回了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