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车上遇险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4:48本章字数:3108字

    “呀,你耳朵流血了!”刚上车,丁心语就急忙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给我擦耳朵,刚才还没觉得,现在想来应该是刚才在门口的时候被水泥渣崩的。

    我歪着头往外看,发现那个被车撞飞的女人已经不见了,那个男的也带着手铐被警察押上车,他似乎注意到我在看他,转头冲我继续冷笑,完全没有担心自己要被关起来。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预感,不是我不相信人民警察的本事,只是觉得觉得警察是管人的,而对于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

    他们其实没有办法,刚好这个时候赵文白也上了车,他坐在副驾驶上看到我的耳朵还在流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严重吗?”

    我摇头苦笑说,没事,一点皮外伤,不过外面那家伙真的不是人,你们的拘留所……八成关不住它,还是想点别的办法吧。

    赵文白斜眼看了眼旁边那辆车,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做好,我本想提醒他小心,但一看到他身边正在开车的警察,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我疑惑的转过头,发现丁心语正散着头发坐在我旁边,脸色惨白,我以为是刚才吓得,勉强扯出个笑笑着说,没事了。

    说着无意中碰到了她的手,却发现她的手一点温度都没有,更像是一块冰,我吓了一跳,急忙将手缩回去,惊讶的看着她。

    她也不抬头,始终保持那一个姿势,从上车和我说了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说过话,这时我才突然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似乎面前坐着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丁心语。

    为了验证这件事,我伸出手试探着将她脸上的碎发扒拉开,结果刚扒开一角,这女的突然像发疯似得扣住了我的脖子。

    我猝不及防,愣了几秒钟,然而就因为这几秒钟的功夫,这女的已经压在了我身上,而且力气大的可怕。

    我根本挣不脱她,只能本能的仰起头,这个时候我才清楚的看到,这女的根本不是丁心语,而是那个被货车撞飞的家伙。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不知道它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弄到和心语一模一样的衣服,我突然有点担心丁心语。

    脖子一痛,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脖子还被这个怪物掐着呢,不过看它的样子,似乎并不想掐死我,只是想制服我,不过我仍然被这个家伙掐的喘不过起来,就更别提说话了。

    就在这时坐在副驾驶上的赵文白终于注意到了我们,他激动的掏出枪刚要转身,旁边的警察突然猛打方向盘。

    赵文白一点防备都没有,头直接撞在了座位上,还好他反应快,立刻意识到自己这位同事有问题,于是直接反手那枪托朝着这人的头砸了一下。

    从赵文白诧异的表情,我就清楚结果一定是没用,紧接着这司机又玩了几会高超的车技,赵文白这几次也有心理准备,所以没有摔倒,但也没有办法再继续和他打。

    我歪着头看了眼还掐着我脖子的女人,它也死死的盯着我,但在车子

    第二次大转弯的时候,身体还是由于惯性朝前歪了一下,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用膝盖狠狠的顶在了它的独自上,随后强行掰开它的双手,将它摔到了一边。

    不过这女的反应也不慢,立刻转过身,嗷的喊了一嗓子,又要来掐我的脖子,看它这架势。

    我的心猛地一提,就听前面砰的一声,赵文白这家伙直接在这女人身上开了个洞,很快一股暗绿色的东西从肋骨被打穿的位置流了出来,粘稠的样子有些像机油,而且散发出一种恶臭。

    我距离它最近,闻到这个味道,差点没吐出来,本能的将手背到身后,打开了车门,我原本以为开车的警察会将车门都锁死,看来是他疏忽了。

    我捂着鼻子盯着这个女人,赵文白也愣住了,他皱着眉头看着从那女人身上流出的潺潺粘液,眉头皱正一个川字。

    这女的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它转过头冷冷的看了赵文白一眼,随后又机械的转过头来掐我的脖子,我一咬牙,脑子里立刻想出了一个办法。

    于是就在它扑过来的瞬间,我立刻躲到了一边,这女的刚冲过来,我就顺势一脚将它踹了下去,但是它却在下面抓住了车门。

    我一时关不上车门,又不想让它上来,正纠结的时候,突然摸到了自己口袋里的匕首,想也不想,我直接抽出匕首猛这女的手背上猛刺。

    这女的看着我狰狞的样子,不住的冷笑,突然抬起头得意的说,穆阳,不用着急,很快也要死了!

    我愣了一秒钟,随后狠下心,一脚把它的手踢了下去,我刚要松口气,就听赵文白在一旁喊道:“刹车快点刹车呀!”

    我急忙朝前看去,这一看心不由的紧锁了一下,前面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我们这里最大的人工湖。

    如果连车带人一并冲进去的话,估计就没有活路了,然而车子一直在加速,赵文白试着踩了几脚刹车,最后无奈的和我说:“没用,这刹车是坏的。”

    “呵呵,急什么?它不是告诉过你们,一会你们就死了吗?”这个穿着警服的家伙,悠闲的靠在驾驶座上,完全不在乎眼前的危险。

    但我和赵文白却不能视而不见,眼前的情况跳车就等于自杀,但不跳也同样是个死。

    赵文白急的冷汗狂流,奋力朝一边打方向盘,甚至冲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速度的确减缓了一点,却没有让车彻底停下来。

    车子在绿化带上继续划出一道长痕,而就在这时那个一直装死的家伙,突然掏出枪来,对准了赵文白,我心里一惊,急忙过去好他扭到了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把这个家伙拽到后座的位置。

    车上的空间有限,这家伙至少有一米八以上的个头,而且似乎原来就是做警察的,身上的全都是肌肉,根本不是像我这样的白斩鸡能够制服得了的。

    我也完全是靠着一股激劲把他拽了过来,但时间一长,就感觉胳膊酸痛,力气也渐渐流失,我避开这家伙瞪着的那双血红的眼睛,不想让它看到我心里的恐惧,但还是被它看透了。

    这家伙硬是从我的手中抢过那把枪,随后指着我的脑袋冲着赵文白喊道:“姓赵的,跳下去!”

    “别听它的!”现在的时速八十多,饶是想赵文白这样的身手,如果跳下去,基本也很难活命,就算不死,估计也得受重伤,外面那个女人也不会放过他,这家伙分明就是要杀了我们。

    话刚一出口,就听啪的一声,我的左脸上留下五个清晰的指印,脸上火辣辣的痛,而且耳朵也根本嗡嗡直响。

    赵文白眼睛也红了,他二话没说抬手就给了这家伙一枪,连我都清楚的看到子弹很准确的打进了他的脑袋。

    这家伙晃了晃脑袋,不一会那枚子弹竟然被他从嘴里吐了出来,我的心紧锁了一下,很清楚这家伙和刚才那女的应该是一类东西,而且他可要比被我踢下车的那个厉害得多。

    想到这我顿时心凉了半截,赵文白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缓缓的收回枪,握着方向盘的手甚至都有些发抖。

    这男的呵呵一笑,厉声喊道:“你没听懂我的话吗?跳下去!”

    我还想趁着这功夫反抗,但这家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似得,又是一巴掌,很快右边的脸上也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指印。

    我的脑子都被他打得嗡嗡直响,不过这家伙直接把我惹怒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冲他吼道:“你丫的有种放开我,别像个娘们似得,就会扇人巴掌!”

    说完这话我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像擂鼓似得,结果这家伙直接把我给忽略了。

    他直勾勾的盯着赵文白,嘴角还挂着残忍的冷笑,而那把枪始终顶在我的头上,赵文白也冷冷的看着他,好半天他才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男警换了个姿势,压在我身上,一脸阴狠的吼道:“为什么?咱们是一所警校毕业的,同样的起点,还分到同一个单位,同一个科,你闯了那么多祸,到最后组长的位置还是你的,凭什么?”

    赵文白愣了一下,他厌烦的看了看着个人,还没等说话,副驾驶上突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喂饲料!你个傻小子,什么时候出来不好,非要趁着本大人睡觉的时候!”

    这声音对我来说,简直如同天籁,我不知道肥矛隼是如何进来的,不过现在这个问题连男警和赵文白都不知道。

    它慢慢悠悠飞到我旁边,低头看了我一眼,一脸的幸灾乐祸,男警不耐烦的看了听一眼,随后一巴掌就闪了过去。

    肥矛隼这家伙平时看上去行动缓慢,听蠢的样子,但一到关键时刻,身手却格外灵活,它轻松的躲过了这个家伙,随后飞扑了过去。

    我甚至没见它有什么动作,这男的的胸口就被贴上了一个鲜红的东西,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家伙,此时眼中居然露出惊恐的神色,嘴里含糊的嘟囔着两个字——图腾。

    “你是海东青?”男警惊恐的看着肥矛隼,直到脸上的表情彻底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