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无心人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5:14本章字数:3047字

    我惊讶的发现这家伙居然不动了,之前还发着狠厉寒光的眼睛,此时变得灰暗无比,就像是两颗仿真的玻璃球。

    我费力的伸出手推了推他,发现这家伙和雕塑一样,根本没有反应,赵文白显然也意识到了,他收起枪直接拽着男警的衣领,把他拽到了副驾驶上,随后快速拿出手铐将他的双手拷了起来,好奇的盯着那个血红的印记看。

    我也费力的坐起来,感觉浑身都快要散架了,勉强活动了几下脖子,就看到赵文白正那手机对着男警一通拍。

    我惊讶的看了看外面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于是转头问赵文白:“你不是说刹车失灵了吗?怎么停下的?”

    “没油了,我刚已经给同事发过短信了,一会儿会有人来接咱们。”赵文白一边摆弄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我松了口气,靠在后座抱怨道:“可别派来个和这位仁兄一样的家伙!”

    赵文白歪着头看了眼外面,什么都没说,我费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发现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

    外面漆黑一片,一阵阵冷风顺着车窗吹进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把趴在一边打瞌睡的肥矛隼抱在怀里,这下就暖和多了。

    赵文白看着我们两个摇头苦笑,随后指着副驾驶上的男警:“你好像知道点什么,方便和我说说不?”

    我叹了口气,虽然之前答应过秦昆要保密,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不应该瞒着赵文白。

    于是把前几天在秦昆工作的那家医院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和赵文白说了一通,赵文白听得一愣一愣,时不时还点点头,眉头紧皱。

    等我说完,他才摸着下巴,一脸不可思议的说:“竟然有这样的事,这样你明天让那个秦昆整理一份这类人的资料,决不能让它们这样散落在社会上。”

    我点了下头,刚开始我还以为这些家伙只是想来杀我,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这些家伙的心理已经非常扭曲了,它们会想方设法害死原来自己讨厌的人,就像是男警制服我之后,没有

    第一时间杀我,而是要逼死赵文白。

    “小子,本大人闻到肉香了,哎~”肥矛隼在我怀里翻了个身,语气有些幽怨,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看来又要被这家伙宰一通了。

    我刚想劝它晚上吃宵夜不好,结果话还没等出口,自己的肚子也跟着咕噜上了,赵文白点了根烟笑着说,等会回去,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很久没再一起喝酒了。

    我点了下头,也知道他是出于好意,其实我们两天前刚一起喝过酒。

    “对了,你那位姓左的同事现在就在秦昆工作的那家医院,你应该有他的联系方式,有空问问他,他应该比我了解的还多。”

    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后座的位置,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夜幕。

    结果等了好半天,赵文白都没有理我,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爬起来,发现他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根接一根的抽烟,面色凝重,我以为他受伤了,担忧的问,怎么了?

    赵文白歪着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复杂,不过我看得出他现在心里很纠结,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想说的事就算我不去问,他也会告诉我,但是对于他不想说的,就算我问了也等于白问,所以我干脆不问。

    好半天赵文白才低声说:“阳阳下次见到那个左林要留意点,这人……根本不是我们上头派来的,上头派来的人要后天才到。

    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我到现在还没查清楚,原来不说是不想打草惊蛇,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

    赵文白的一番话惊得我差点从座位上掉下去,我惊讶的看着赵文白,可是看这家伙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和我撒谎,瞬间冷汗就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回想起最开始遇到这个人的时候,我们似乎互相都没怎么介绍,他就对我们非常熟悉,也是他最先提出要去秦昆工作的医院看看的,看似总是不经意的怂恿,其实倒像是计划好的,我自嘲了一声,自己竟然无形中被人给算计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左林的手机号,我把手机拿给赵文白看了一眼,赵文白眼神一沉,随后低声说,接,看他想说什么?

    我咽了口唾沫,接通了电话,电话刚接通,还没等我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高分贝的嗓音:“穆小子,我现在在你家楼下呀,你在哪呢?”

    他这一嗓子把我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下意识的将手机拿开,转头看向赵文白,赵文白没说话,而是从我手中接过手机:“喂,我是赵文白,我听小穆说去郊区医院了,怎么还半夜跑回来了?”

    “你们这记性,穆小子如果三天之内不压制住身体里的毒,会爆体而死的,今天正好是

    第三天!”

    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嗓门,我坐在一旁都听得清清楚楚,赵文白皱了皱眉头,这几天我们的遇到的事都不少,说实话我已经把这事给忘到脑后去了。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纠结了,如果真如他所说,那我岂不是只能活一天了,我可不能保证他真的是来救我的。

    赵文白犹豫了半天,直到电话那头一再催促,他在敷衍着说,我和小穆出来吃宵夜,一会就回去了,你先找附近的狗肉馆等我们吧,就是上次去那家。

    电话那头抱怨了一句,不过很快就挂了电话,我松了口气,就听一旁的肥矛隼厉声喊道:“我靠,不知死活的东西!”

    它的话音刚落,我和赵文白同时朝车窗看去,只见刚才被我踹下车的家伙,正趴在车窗上冷冷的盯着我们看,它的手上还不停的往外冒着绿色的粘液,我只看了一眼,胃里顿时翻江倒海。

    赵文白把手机扔给我,随后迅速给手枪上膛,他刚要开枪,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警鸣声,我如释重负,看着快要闪瞎人眼的灯,心里莫名有种安全感。

    赵文白也明显松了口气,而车窗外的家伙看到那些飞快开过来的警车,扫视了我和赵文白几眼,眼中充满仇恨,不过最后它还是放弃了,飞快的跑开,很快就跑进了路边的草丛中。

    很快警车开到了我们跟前,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刻围上来,而是举着手枪,一点点靠过来。

    赵文白看着外面的同事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自己的枪,很快其中一个带着眼睛的警察凑过来,看到坐在副驾驶上面如死灰的男警,惊的下巴都要掉了,他指着男警支支吾吾半天:“这……这怎么回事?”

    赵文白推开车门和那个人说,先回去再解释,你们别碰坏了它胸口上的符,不然会诈尸。

    我单手抚头,无语的看着这家伙,不知道他这是哪根弦搭错了,居然这么说话,结果令我惊讶的是,那个警察听了赵文白的话之后,用手电往车子里照了一下,随后竟然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他招呼几个小警察把这具尸体抬走,随后低声又吩咐其他人,通知男警的家属,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疲惫。

    赵文白敲了敲车窗,我急忙抱着肥矛隼下了车,那个警察瞪着眼睛看着我怀中的肥矛隼,冷汗又一次流了下来。

    赵文白奇怪的看了他的一眼,随后把他拉到一边问了下具体的情况,我而被其他警察带上了另外一辆车,另外一辆警车被加满了油,由一个小警察开着,跟在最后。

    表面上看上去周围似乎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但不知怎的,我总是觉得心里非常不安,一路上我始终四处张望,生怕那个怪女人突然从哪里窜出来。

    不过显然我们的担忧是多余的,直到警车开到警局门口,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由于赵文白的关系,我只是被带去简单的做了个笔录,就被放了出来。

    和赵文白一路打车往家走,路上赵文白才告诉我,刚才我们掉队的时候,其他警车都回到了警局。

    不过那个被带到警察局的男的刚到审讯室就发了疯,打伤了两个审讯的警察之后,想要逃走,结果被其它警察拦住了。

    这家伙一晚上打伤了十多个警察,他也被打了三十多枪,最后还是其他个人用铁链制服的,而且这家伙被制服之后,就立刻不动了,刚他们没有来接我们之前,给那个人做了解刨,结果发现……

    “结果发现这人没有心。”我无意识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赵文白惊愕的看着我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才他在说那个男的被人打了三十多枪都没事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闪过那个在蒲城遇到的女鬼,那个女鬼也同样没有心,但同样有一定的智力,基本属于刀枪不入。

    我不知道是谁创造了它们这样的怪物,但每次想起都会浑身发冷,我看着外面漆黑的天际,不知道在这黑暗中,还隐藏着多少这样可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