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斩杀夜冥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7:14本章字数:3024字

    看到这一幕别说是我,就连左林都愣住了,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刚刚停止进攻的活死人突然调转了方向,朝着夜冥扑了过去,夜冥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慌乱的躲闪,很快就被、逼到了墙角的位置。

    她恨恨的看着冷柒吼道:“这不可能,你不是大伤元气了吗?”

    “你以为我真那么容易被你控制,你这个该死的娘们,耍老子还耍上瘾了!”

    还没等冷柒说话,左林就朝前垮了一步,从包中拿出符纸一边冲着夜冥冷笑,一边将符纸全都朝着夜冥呆着的位置扔了过去。

    夜冥看到这些符纸之后,立刻像见了鬼似得躲闪,然而她身边的空间基本都被活死人给占据了,尽管奋力躲闪,最后还是有不少符纸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些符纸刚碰到她,就像是碰到了什么易燃物似得,迅速燃烧起来,夜冥疯狂的惨叫着,扑灭身上的火苗。

    而其他活死人也像是畏惧这些符纸似得,一个个都不敢上前,只是呆愣的看着夜冥疯狂的拍打自己的身体。

    不知是不是她太用力了,它身上的肉突然一块块的掉落下来,掉在水泥瓷砖上,发出啪啪的声响,我看的直肉痛,急忙转过头,看向别处。

    但耳朵里还是能时不时,听到啪啪的烂肉掉在地上的声音,我觉得非常纳闷,一个活人身上的肉怎么会往下掉?

    结果这时冷柒的一句话解决了我心里的疑问:“她已经死了,八成是被穆阳那串骷髅手链打得,不必手下留情。”

    我听之后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的骷髅手链,一阵心惊,怎么都没想到一串手链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至于把道行高深的夜冥打死,这一点还是足够让我震惊得了。

    而且我也终于明白夜冥那句话,她变成这样的确是拜我所赐,这也让我想起了白心炎的下场,或许夜冥也是如此,只不过它的道行比白心炎高,才勉强还能这样活着,不过也是她罪有应得。

    左林听了冷柒的话之后,呵呵冷笑了一声,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沓符纸,朝着夜冥甩了过去。

    这次夜冥反应了过来,它飞快朝旁边一闪,只有少数几张符纸落在了它的身上,冷柒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缓缓的举起铜铃又节奏的晃动起来,嘴里还叨念着一种远古音律的曲子。

    我虽然听不懂这些曲子,但仍然感觉到曲子中,含有一种能让人心情急躁的韵律,很快我就听到一阵拖沓的声响。

    我抬头一看,发现那些活死人全都冲着夜冥冲了过去,夜冥转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危险,桀桀的冷笑,随后阴测测的说:“师兄,你还记得咱们出师那天师傅教的法术吗?”

    冷柒听了这话之后,原本阴沉的脸此时变得更加阴冷,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问道:“莫非你想和我鱼死网破?就你还差得远呢!”

    说完他突然从包中那出一把匕首默念了几句咒语,随后一把将匕首扔了出去,那把匕首就像是长了眼睛似得,直勾勾的奔着夜冥的心口刺去。

    夜冥奋力推开朝它扑过来的两个活死人,抬起手腕用指甲将动脉割开,立刻从里面喷出黑紫色的血。

    平时看到电视里割了腕,就想看到手腕上多了一条红线,我还觉得挺血腥。

    但现在当我看到夜冥割腕之后,从手腕喷出的血足足的溅了它自己一身,我才知道,这女人有多可怕,血还在不停的流,有不少都滴到了地上,发出浓郁的恶臭为,奇怪的是那些活死人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纷纷退让。

    我茫然的看着夜冥这种近乎自杀似得动作,有些不解,于是凑过去小声问冷柒:“它这样除了能杀掉自己,还能有什么用?”

    冷柒摇头苦笑,他抬手指着刚才扔出去的匕首,我转头看向那把匕首,不由的有些震惊。

    那把匕首的威力我是见过的,上次杜莎想要困住我们的时候,冷柒用这匕首一刀就破掉了她的阵法,但此时那把匕首却漂浮在半空中,就像是受到了某种阻力似得,根本无法前进一步。

    看清楚这一切之后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问道:“它不会是想爆发潜力吧,那一会儿会不会变得很厉害,你……有把握打赢它吗?”

    “哼,困兽犹斗而已,它坚持不了多久,这样的方法简直就是早死。”

    冷柒不屑的看着夜冥,就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他迅速咬破手指虚空画了一道符,嘴里嘀咕着什么我也没听清,只是听到最后说什么以血为引。

    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清楚的看到那用血化成的符穿过匕首,打在了空气上。

    瞬间空气似乎都比震荡了一下,那把匕首微微转动似乎在找寻目标,随后飞速朝着夜冥的心口刺去。

    夜冥猛地抬起头,它的血都流的差不多了,此时浑身是血,看到匕首飞过来,飞快的一躲,立刻躲到了一边,那把匕首偏离了目标扎进了旁边,一具活死人的身体里,我清楚的听到噗的一声,顿时头皮发麻。

    那具被刺中的尸体迅速腐烂,很快就化作一滩腥臭的黑水,而匕首则迅速飞了起来,继续寻找夜冥的踪迹。

    我惊讶的看着这一切,感觉那把匕首根本不像是铁做成的,倒像是有生命的东西,夜冥像是故意的,它不停的在尸体中穿梭,它的速度似乎比我

    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还要快了很多,匕首虽然一直把它锁定了,但始终都没法伤到它。

    直到最后一个活死人都被匕首化成黑水之后,左林有些沉不住气,他不知又从哪里拿出一沓符纸,默念了几句咒语,朝着夜冥扔去。

    这么多符纸总有一张扔到它身上,然而出乎我们意料的事,夜冥根本没拿符纸当回事。

    它猛地转过头,停了下来,冷冷的盯着我,一双眼睛已经完全没有眼白,犹如两个深渊一般,发出渗人的寒气,此时它的样子,完全就像是个从幽冥爬出来的恶鬼,让人不寒而栗。

    它随手一摆,也没见有什么动作,地上的一滩滩黑水就像又生命似得,慢慢的汇到了一起,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形,它足有三米高。

    一抬头刚好能顶到我家的顶棚,而且周身都是黑色的,半透明,犹如一个直立着的影子,周身发出浓烈的恶臭味,而那把匕首似乎被困在了这个人形的东西里,在里面不停的滑动却无法钻出来。

    夜冥随手一指,这个“人”就突然抬起脸盆那么大的一只手,朝着我拍了过来,我原本还以为自己是来观战的,但现在看这个情形,夜冥最想除掉的就是我。

    想到这我急忙飞快的朝着窗口跑去,窗户上还贴着很多符纸,或许能挡住这个家伙,果然这家伙很快就追了过来,直接朝着我的脑门拍了过来。

    如果被它拍中的话,八成我整个脑袋都会被砸扁,我可不想死的这么窝囊。

    于是在眼看着这东西过来的时候,急忙抱头蹲在地上,结果就在我蹲下来的同时,头顶上就传来一阵呼啦啦的响声,很快一些细碎的玻璃随便就落在了我的身上,要不是因为现在满地都是碎玻璃,我恨不得坐在地上不动了。

    这时就听冷柒大喝一声:“去!”

    我只觉得有两道红光朝着这个巨大的黑影飞了过去,这两道红光落在了黑影脸的位置,就像是两颗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它冷冷的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夜冥身上。

    夜冥冷冷的盯着那双眼睛,脸上充满了惊愕,它惨然一笑说:“白心炎,原来你还没死,只要你去杀了穆阳,我就让师父帮你还阳!”

    黑影听到它的话之后,冷哼了一声,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谁信你的鬼话!”

    说完身形一动,那把匕首就如同脱离了阻碍似得,直直的从黑影中窜了出来,准确的扎在了夜冥的胸口位置。

    夜冥踉跄了几步,最后靠在墙上,冷冷的看着我,我和它之间刚好被黑影挡住,所以我只能模糊的看见它似乎在冲着我笑,而且并不是冷笑,它笑的很悲戚,让我得有些莫名的心酸。

    冷柒手一抬那白心炎的两颗眼珠又回到了盒子里,眼珠脱离黑影的一瞬间,这个人性的东西瞬间就化作黑雾彻底散去了。

    还好窗户事先就被砸开,不然我们都会被熏死在房间里,我握着鼻子看向夜冥,它的眼神依旧有些涣散了,但还是直直的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我很久以前就见过你母亲,她是个很有天赋的通灵师,你也是。”

    它说完这些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它依旧化作一滩黑水,我茫然的看着这些变故,一瞬间脑子像是被清空了似得,愣在了原地。

    直到冷柒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他苦笑了一声说:“看来咱们真的有必要去那个地下室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