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阴风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7:55本章字数:3045字

    我顿时被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抱着胳膊不敢再往前走。

    “怎么了,走啊?”

    田习明走到我旁边,疑惑的看着我,随后快步朝前走去,现在毕竟还是大白天,阳光从布满灰尘的玻璃透进来,还勉强能看清这里的东西,所以田习明一进门就关掉了手电。

    我茫然的看着他问道:“你难道没觉得这里很冷吗?”

    “没觉得,就是霉味有点重。怎么冷了,这运动服里还带着一层棉呢!”田习明来回在房间里走了几圈,似乎在找入口的位置。

    我本来也想进去看看,但刚往里走一步,就立刻感觉到一股寒意,而且还有一种让人压抑的气氛,我有些头晕,干脆退到外面,晒会阳光,缓了一会儿,才觉得好点。

    “田习明是特警,这种人一定杀过很多人,身上有种普通人没有的煞气,你能感觉到可能是体制缘故,不然你就在外面等着吧,一会儿到地下室之后,一定会更难受。”

    冷柒走到我旁边,靠在墙边漫无目的的看着天际的云。

    我仰起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云层上面像是蹲着一个人,距离太远我看不太清楚,于是转头问冷柒:“那上面是什么东西?”

    冷柒歪着头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反问道:“你看像什么?”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照实说:“像一个人蹲在上面。”

    冷柒听了之后轻笑了一声,也没说话,就快步朝服装店里走去,我又抬头看了眼天上那个东西,结果发现它已经不见了。

    我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了一边,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股寒意瞬间涌上心头,如果冷柒没说那样的话,或许我会觉得自己看错了,现在看来那个东西是真实存在的,但那到底是什么?

    我在原地茫然的站了一会儿,这才发现周围一个人没有,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急忙跑进服装店。

    好在那冷柒他们刚打开地下室的门,我直接把服装店最外面的门关好,跟着他们走了进去,虽然知道下面一定会有危险,我依旧想下去看看。

    地下室一打开,没有想象中的霉味,只有阴风阵阵袭来,吹到脸上像结成冰晶打在脸上似得,微微刺痛,我也顾不上什么形象,急忙从包里拿出口罩带上,这才觉得舒服点。

    这里真的是一点光都没有,周围异常阴冷,这里更像是一座地牢,周围一丝声响都没有,唯独鞋和水泥地板摩擦发出轻微响动,在空间里不断的回响着。

    我们在这里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居然还没有走到楼梯的尽头,田习明疑惑的打开手电朝下照,左林也凑过去看,这楼梯并不宽,被他们两个一挡,后面根本看不清,而且这两人看了半天,始终都没动。

    我好奇的凑过去问:“你们愣着干嘛?干嘛不走?”

    “没路了。”冷柒呵呵一笑,随意的坐在台阶上,这台阶早就冰冷刺骨了,但他坐在上面却像没事人似得。

    田习明挠了挠头嘀咕着,不应该呀,按照图纸这里应该是一扇门才对呀,这特么不但没有门,连路都没有了,我说三位大师,你们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问他们两个,我可不是什么大师。”说着我急忙走过去伸长了脖子朝前看了看,透过手电光,我清楚的看到,这下面居然是一个漆黑的深渊。

    站在上面都觉得阴风阵阵,似乎这里的阴风都是从这下面发出来的,我用强光手电朝下照了照,仍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记得来的路上田习明说过,这种军用手电最少能照亮前方三十米以内的所有东西,但现在却根本照不到底。

    三十米这到底是什么概念,我在脑子里努力想了想三十米高的楼是什么样,心里顿时抽搐了一下,感觉这下面简直是通往幽冥的地方。

    阴风不断的从下面冒出来,我感觉自己的腿都冻得没知觉了,万一一会儿不小心从上面掉下去,那可真要死翘翘了,我急忙退到冷柒身后,冷柒看到我被吓傻的样子呵呵一笑,转头问左林:“这事你怎么看?”

    左林大大咧咧的点了根烟,一脸不屑的笑着说,不过是些骗人的把戏,障眼法。

    冷柒点了下头,坐在一旁也悠闲的抽起烟来,我和田习明听得云里雾里完全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想了好半天,田习明突然跳起来说:“我懂了,你们是说,现在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

    左林呵呵一笑站起身拍了下田习明的肩膀:“孺子可教也。”

    “可是,这怎么破呀?”田习明瞪着一双小眼睛,一脸不解的盯着近在咫尺的深渊,有些不知所措。

    左林呵呵一笑,比划了几下,最后什么都说,反而回头看向冷柒,冷柒将烟蒂扔在水泥台阶上,直截了当的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田习明的脸色瞬间由白转青,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咱们就在这里坐着吗?

    我急忙过去拍了这丫的几下,让他冷静一点,后面就是万丈深渊,这丫的万一觉得是我们耍他,再打起来,凭着他手里的枪和狠辣的身手,我们基本占不到便宜。

    毕竟冷柒和左林的手段大多是用来制服非人的东西,对血气方刚的大活人未必有用。

    冷柒根本没厉害气得快要暴走的田习明,转头问我,你老妈就没和你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吗?如果真如你夜冥所说,你老妈不太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服装店下面,有一个这么大的工程。

    我转过头茫然的看着幽深的深渊,脑子里一片混乱,说实话至今我还无法接受老妈是个通灵人这件事,我觉得这是夜冥故意说的,就是为了让我纠结,可是偏偏冷柒他们都信了。

    左林见我没说话,走过来低声说,你现在先别管你老妈是不是通灵师这件事,你先仔细想想你老妈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特别的事!

    我不耐烦的点了下头,为深渊下的阴风不停的吹着脑门,感觉头皮阵阵发麻,这使我突然想起十岁那年,老妈硬拉着我走到一个电风扇下面。

    虽然是夏天,但电风扇开到最大,还是觉得有些冷,我本能的想要躲闪,却被老妈拽着,指着风扇低声说:“阳阳你看,这风扇里有多少扇叶?”

    我抬起头刚好看到风扇正在高速旋转,完全看不出个数,于是只能按照常识说,三个。

    我老妈呵呵一笑低声说,你记住,很多时候有些东西,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只是因为它转换的太快了,所以你没有看到它的本质。

    如果不是今天来这里,或许这件事会永远隐藏着我的记忆深处,直到被彻底忘记。

    另外三人听了我的话之后,都不约而同将手电朝着深渊照去,三只手电把前方照的通亮。

    我也趁机会看到原来这个深渊并不是无限大的,在手电光的尽头,我看到了一扇模糊的门,那里才是真正进入这个地下室的入口。

    “什么意思?难道这个深渊还能动是怎么滴?”田习明不停挠自己的脑袋,眉头紧皱,一脸疑惑。

    其实何止他,连我自己都没搞清楚老妈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者没有了解这话的本质到底说的是什么。

    我原本还以为她想说的是一个人生道理,但现在看来,似乎另有所指。

    无意中转过头,我突然看到肥矛隼正趴在台阶上睡觉,脑子里顿时又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我快步走到肥矛隼旁边,从包中拿出一根鸡肉肠说:“冬青别睡了,帮我个忙。”

    “什么事呀?”肥矛隼闻到鸡肉肠的香味,不情愿的歪着头跳起来,虽然在和我说话,但眼神却始终没离开鸡肉肠。

    我把肠递到它的嘴边说:“你会飞,不然先飞过去帮忙探探路,怎么样?”

    肥矛隼切了一声,有些不情愿,好在冷柒也在旁边劝说它,这厮才慢吞吞的吃了大半跟鸡肉肠,扑腾着翅膀笨拙的飞了起来。

    田习明看着肥矛隼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激动的抓着我的袖子说:“你们真是神了,这东西不是矛隼吗?据说很凶恶的,你们是怎么驯化它的,居然还会说话!”

    就在这时我眼看着肥矛隼落在深渊的最中间,随后一步步的走过去,不过它不是沿着直线走的,而是绕着弯走,速度不快,但却让人看的心惊不已,因为它的下面就是万丈深渊,这丫的居然悬空走在上面,啥事没有。

    我疑惑的看着它,随后转头问冷柒:“这肥鹰的视力怎么样?”

    冷柒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不过还是照实说,冬青的视力非常好,它基本能看见方圆五百米以内的任何东西。

    我点了下头,用力扒拉开身上如同八爪鱼似得田习明,关掉所有的手电蹲在地上,再次照着深渊上方看去。

    我惊愕的发现那上面,竟然有如同扇叶一般转动着的东西,它转的非常快,几乎连成一片,而且是黑色半透明的,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