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奸细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8:16本章字数:3004字

    我现在才明白,这里的阴风都是从这个巨形风扇里吹出来的,不由的松了口气。

    这东西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个死物,只是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这里造出这么一个东西,这么大的手笔,必然要花费流水的银子,所以不太可能是我老妈干的,只不过她知道这件事,所以才特意告诉我。

    想到这我不由的松了口气,这时肥矛隼刚好走到了对面,在原地蹦跶了一圈,随后不屑的笑着说:“这种把戏也敢拿来戏弄本大人,真是自不量力!”

    冷柒听了它的话之后,急忙喊道:“冬青站在原地别动,夜冥不会这么笨,等我们过去再说!”

    肥矛隼听了冷柒的忠告,这才靠在门底下看着我们打瞌睡。

    冷柒摇头苦笑,关掉手电目视前方一步步朝着对面走去,田习明先是一愣,他开始时还以为这是什么厉害的机关。

    但发现冷柒和肥矛隼都轻松过关之后,立刻冷笑了一声,也关掉手电快步朝着对面走去,我擦了把冷汗看着这两个人,又看了看他们脚下的万丈深渊,心脏狂跳不止。

    好吧,我承认自己有很严重的恐高症,这样的高度别说是过去,就是看一眼,都觉得胆战心惊。

    “这里这么凉快你居然会流这么多的汗,真的没事吗?你不会是吓的吧!”左林在一旁冲着我幸灾乐祸的笑着。

    我冲这家伙翻了个白眼,深吸了口气,心说,走就走,他们都过去了,老子大不了闭着眼睛走过去。

    鼓足勇气,我奋力朝前迈了一步,当脚踩在扇叶上的时候,我立刻感觉到一股阴风钻进了裤腿,险些从扇叶上摔下去,好在左林眼疾手快扶住我。

    这货看到我这个样子,还笑着调侃道:“哥们你不会再这个时候中风了吧?不知道脚底下这玩意儿,能不能同时禁得住两个人的重量,不然我背你过去得了!”

    “往右,往左,嘿嘿慢点……”

    我从来没觉得这个嗓门奇大的左林也有这么墨迹的时候,就站在我旁边聒噪个没完,我一边擦着冷汗,一边缓慢的往前走,被他不停的墨迹,忍不住往下看,这一看我就更加晕眩了。

    我实在受不了于是转过头冲着左林喊道:“哥们我能求你件事吗?”

    左林一愣,随后呵呵笑着说,让我闭嘴是吧,哥们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这时希望你能转移注意力……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找准机会朝前跨了几步,和左林拉开距离,好在不到十分钟,我们就走到了对面。

    田习明一把把我拽到门边,随手抹了把我的后背,立刻大惊小怪的喊道:“我靠哥们你后背都湿透了,你不会是恐高吧!?”

    我虚弱的点了下头,刚才那十分钟对我来说和十年没什么区别,如果再让我走一次,我宁可直接跳下去。

    “你个傻小子,你也太菜了!废话少说,赶紧把剩下那半根鸡肉肠给我,本大人吃完了之后,咱们就进这门口面看看去。”

    这时肥矛隼飞过来,在我身上跳来跳去,显然是在找那剩下的半根鸡肉肠,我也没力气逗它,直接递给它让它自己吃。

    我歇了一会儿之后,凑到冷柒那看了看地图,冷柒看到我凑过来轻笑了一声说:“徒弟,恐怕你的恐高症要犯得更严重了!”

    说着他用手在图纸上画了一下,我这才看明白,原来这里根本不是门,而是一个伪装成门的机关,真正的门在靠西边的位置。

    我仔细看了一眼,地图上距离的确不长,但如果是实际距离的话,恐怕有五六米的距离,而且紧挨着深渊。

    看清楚这一切之后,我刚止住的冷汗又流了下来,左林走过来幸灾乐祸的拍了下我的肩膀,笑着说:“放心我会一直走在你后面,不会掉下去的。”

    田习明看着我脸色铁青的样子,忍不住笑着说,你就别逗他了,看够了咱们就出发吧,总觉得这里有点不对劲,早点完事早点出去。

    冷柒听了之后,收起图纸,打头往前走去,肥矛隼扑腾着翅膀飞到我的肩膀上,蹦跶了几下说:“傻小子,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跟上!”

    我缓过神来,急忙快步跟上冷柒,不多时就走到了那扇真正的门前面,我刚要松口气,冷柒突然朝后狂退了几步,我还没反应过来,脚已经被冷柒踩得生疼。

    我朝后退了几步,勉强扶着墙才站住,抽着冷气抱怨道:“冷柒你抽什么风呀?”

    冷柒听了我的话转过头,眼神冷然,我被他盯得一怔,不过立刻反应过来这丫的根本没看我,而是在看我的身后,我疑惑的转过头朝后看,这才发现我身后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惊愕的转过头问道:“奇怪了,左林和田习明呢?”

    “额,人丢了,没事他们又不是小孩了,你不丢问题就不大,赶紧走吧!”肥矛隼打了个哈欠,靠在我肩膀上,又大气呼噜来。

    我转头看向冷柒,想询问他怎么办,结果发现冷柒已经走到门去,拿着那张地图似乎在研究怎么进去。

    我急忙走过去喊道:“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呀,那两人丢了,咱们不应该找找去吗?”

    冷柒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类似钥匙的东西,利索的打开门,一句话没说,而是直接抓住我的胳膊,扯着我往门里扔。

    我立刻反应出哪里不对劲,冷柒那家伙虽然不靠谱,但他不至于这么对我,眼前这个人或许根本不是冷柒。

    想到这我的脑子轰的一下,死命的扳住门,以免自己被扯进去,我潜意识的认为,这里面一定会有危险。

    拽了几下,这家伙没了耐心,直接一脚提到我的独自上,我感觉肚子抽搐了一下,差点连酸水都吐出来了。

    手一哆嗦,直接掉了进去,我本能的仰起头,在门快要关上那一刻,我清楚的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根本不是冷柒,而是田习明。

    当时心里的惊讶根本无法形容,进入这里之后,我怀疑过左林,甚至怀疑过冷柒,因为他们本身就很神秘。

    但我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个特种兵,直到后背狠狠的砸在地面上传来剧痛的时候,我才醒过神来,费了半天力气,我终于爬了起来。

    周围漆黑一片,而且一丝声响都没有,还好这厮没有抢走我的行李,我记得包里还有一只手电,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只手电。

    我急忙打开手电,惨白的手电光随意的往周围一闪,眼前突然闪过一张惨白的人脸。

    我忍不住惨叫了一声,急忙喊道:“谁?谁在那?”

    结果我喊了半天,对方根本就没有回应,周围仍然一片死寂,我听着自己的疯狂的心跳,浑身战栗。

    过了一会儿,周围什么事都没发生,我这才敢重新打开手电,朝周围一晃,这个地方突然让我想起了生化危机里的实验室。

    我面前就立着十来个透明圆柱,每一个圆柱里都站着一个人,他们周围像是有一些淡蓝色的液体,如同胶水一样将这些人固定在原地。

    他们有男有女,都是一丝、不挂,透过这玻璃圆柱甚至能清楚的看到这些人的毫毛,不过在如此诡异的地方,我实在没心情欣赏。

    我用手电仔细的朝这些人的脸照去,发现这些人都闭着眼睛,说实话我甚至连他们是否还活着都不确定,因为我根本看不出这些人的胸口有什么起伏,没有呼吸,大概已经不是活人了,我心里悲哀的想着。

    手电一晃无意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我急忙走过去,这才发现里面站着的人居然是叶欣,就是萧雨的那位朋友。

    此时她和其他圆柱里的人没什么区别,双眼紧闭,脸色惨白,我用手敲了敲玻璃和喊了她几声,结果根本没反应。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穆医生,真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

    我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对面的叶欣上,没想到身后会突然会有人出现,结果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我急忙转过头,脑子在瞬间转了好几道弯,突然想起来田习明说过这种强光手电直射人眼的话,会引起瞬间的暴盲。

    想到这我毫不犹豫的转过头,将手电移到那个声音传来的地方,结果令我意外的是,那个方向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警惕拿着手电四处照,但仍然没有找到这人的身影,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刚才那个声音非常熟悉,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这人到底是谁。

    一股阴风钻进我的脖领,我急忙转过头,结果差点撞到一个人的脸上,这人穿着一身白大褂,冲着我呵呵一笑,优雅的抚了抚眼睛低声说:“怎么才这么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了?”

    我惊恐的看着他,本能的从包中摸出匕首,哆嗦的后退了几步靠在一个玻璃圆柱上说:“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