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化险为夷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8:32本章字数:3046字

    “我为什么不能再这?这里现在可是我在管理,从你们进入地下室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觉得这里怎么样?你很快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东方铠冷冷的盯着我,眼睛有些反光,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这个家伙浑身都冒着一股邪气,让人本能的觉得这个家伙很危险。

    尤其是他说的那些话的意思,根本就是想要杀了我,这家伙害死了那么多人,那种阴狠我也不是没有领教过。

    这里就估计就我们两个能动的,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和他周旋一阵,冷柒他们如果发现我不见了,必然不会回来找我,这点我信心我还是有的。

    东方铠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脸上挂着不屑的冷笑,他推了推眼镜,竟然没有想要直接动手,而是走到黑暗之中。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空间都被点亮了,眼睛好久都没有接触到日光,我有些不适应,缓了一会儿才重新睁开眼睛,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这里至少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这些透明圆柱只占据了这个空间中很小的一部分空间,我的正对面是几个合在一起的大办公桌,桌子上还对着一大堆资料,办公桌旁边是一整套米黄色的沙发。

    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地下办公室,此时东方铠正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咖啡,神情冷淡的看着我,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优雅。

    我惊讶的看着周围,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个可怕的噩梦。

    “过来坐,站在那里干嘛,你看那

    第十三个圆柱,里面正在注水,等水注满。”

    东方铠浅酌了一口咖啡,优雅的说。

    我疑惑的看着他,随后找了个离他远一点的位置坐下,果然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一个空着的圆形柱子正在慢慢的注水。

    但是他干嘛要我跟着他等,难道……是想把我放进去?

    我靠,这个变态!我一边想着一边握紧匕首,问道:“哥们咱们认识时间不长,你干嘛要这么对我?”

    “干嘛?那要问问你自己呀,你难道不记得林坤了吗?”东方铠啪的一声将装咖啡的杯子放在茶几上,死死的盯着我,眼神冷然。

    我顿时感到脊背发凉,脑子里立刻浮现出那个,穿着笔挺西服的中年房地产商人,也就是欧阳雨的丈夫,脑科教授的曾经的搭档,林江玉的父亲,同样也是和夜冥一起给活人做脑科实验的家伙,就是他险些害死了丁心语,这个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但我不清楚东方铠为什么会和我提起他,于是转头问道:“记得,你问他干什么?难道你是他的学生?”

    我一想到眼前这些人,基本就已经想到这些人就是最近失踪的那些,难道都是被东方铠带过来做实验了?

    “我的确是拿他们做了个实验,不过又一点你猜错了,我不是林坤的学生,而是他儿子,因为你的多管闲事害死了他!他本来已经快要突破一项震惊时间的成就,你毁了一切!”

    东方铠一改原本温文尔雅的样子,指着我的鼻子,一脸狰狞的狂吼。

    我被的吓得心脏狂跳,本能的和他拉开距离,无法形容这种震惊,好半天我才支吾着说:“那你和林江玉应该算是兄弟……”

    东方铠冲着我呵呵冷笑了几声,站起身咬牙切齿的说:“父亲很有钱,仇家也很多,那个家伙不过就是个废物,他不过是父亲用来保护我的替代品,他也该死,居然带你们去那个地下室,当初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鬼师搅局,我早就把他杀了!”

    惨白的灯光打在东方铠的脸上,这家伙的脸色显出一种灰白色,在配上阴狠的眼神,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狰狞。

    他冷冷的盯着我,随后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眼那个一直在注水的水柱,眼看就要注满了,他冲着我扯出一个狞笑,疾步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急忙朝后狂退,此时这个家伙,就是一个被仇恨迷失了心智的变态科学家,落在他的手里,哪里还能好过。

    我的脑子嗡嗡直响,想要离开这里,却完全找不到出路,而这个家伙却正一步步的朝我逼近,双手随意的缩进口袋,再次伸出手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电击器,看到电击器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想要逃出去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我深吸了口气,决定和他的周旋一阵,一个人在严守以待的时候是不会犯错的,只有当他疏忽的时候,才容易对付。

    想到这我干脆停在原地,故作平静的问道:“你杀这么多的人,难道就是为了把我印出来?”

    东方铠凉笑了一声,一脸的不屑,他一边缓步靠近我,一边冷冷的说,夜冥说你和那个鬼师是同生同死的,他想杀那个鬼师,所以才觉得你很重要,但对我来讲,你不过就是个毫无背景,毫无能力的屌丝,杀你易如反掌!

    说着他已经距离我不到半米远了,我急忙又退后几步和他拉开距离,这家伙没有追过来,而是外头又看了眼那个水柱。

    此时里面的水已经彻底注满了,东方铠呵呵一笑,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转过头冷冷的说:“好了,猫抓老鼠的游戏到此为止,过来!”

    我冷哼了一声,当然不会过去,而是转身开溜,谁知道这家伙的速度这么快,几乎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立刻感觉到后背一阵发麻,用膝盖向也知道,是被电击器集中的后果。

    我强迫自己站起来,但浑身基本都没知觉了,试了几次还是没有爬起来,我有些不甘心,费力的转过头刚好看到东方铠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看我的眼神,就想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他收回电击器冲着我嘲讽的笑着说:“我一直以为夜冥不笨,真不知道她的运气得有多差,才会几次三番自己吃亏却总是弄不死你,杀你还需飞多大力气!”

    我暗啐了一口,努力活动一下自己的腿,好在缓了这几秒种腿上有些知觉了,这家伙笑够了之后,一把抓住我的脖领,硬是把我翻了过来。

    熟练的从包里去出一个针头抽完药,整个动作不到一秒钟,而我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完全动不了,我在心里惨叫了一声,没想到自己会死的如此窝囊。

    东方铠举着针头,冲着桀桀的笑了几声,阴测测的说了句,好好享受。

    说完就要把药注射到我的身体里,我惊恐的看着这只针头,虽然这样的针头在医院工作的时候见到过无数次,但却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恐惧过。

    就在我觉得自己这次真的要死定了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射了过来,紧接着就听到东方铠凄惨的叫声,以及肥矛隼猥琐的尖叫声:“你个傻叉,竟敢戏弄本大人,我踩死你,踩死你!”

    我转了转眼珠,随后看到掉在不远处的针头,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这只肥鹰每一次都像是实现埋伏在周围似得,一到关键时刻就能来的如此及时。

    我不知道它是故意让我多遭会罪,还是刚打盹醒过来,总之这家伙都一次次的救了我的性命。

    没过多大一会儿,我才能支撑着地面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这时刚好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我抬头一看,是冷柒和左林赶了过来,左林一看到我狼狈的样子,立刻惊讶的喊道:“小子你还真是命大,我还以为你坚持不到我们过来了呢!”

    这家伙说着脸上还流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我靠,老子没死你居然还失望!

    我果断没理他,自己挣扎着爬起来,顺手从地上捡起那个装满药的针管,出去之后化验一下,就知道这些药的成分,同样这些都是给东方铠定罪的证据。

    我靠着墙勉强站稳,就看到左林那小子一脸肉痛的,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冷柒。

    冷柒一脸猥琐笑着,贱兮兮的将钱折成好几折放进口袋里,随后转头笑嘻嘻的说:“看吧,我就赌你小子命大,结果我赢了,徒弟呀我就知道你是我的摇钱树。”

    这家伙一脸欠揍冲我呵呵笑了几声,随后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抽起烟来,我也急忙跟着走过去,这时才发现肥矛隼已经坐在沙发上吃起牛肉干来。

    这牛肉干八成还是东方铠的,而东方铠此时则被扔在地上,脑门的位置被印了一个黄色的符,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如果他现在被扒光了衣服扔进水柱里,那一定和周围着些水柱里的尸体没什么区别。

    我叹了口气指着叶欣对冷柒说:“你还记得那个人吗?就是萧雨的……”

    “嗯,有眼光身材不错,可惜死了。”我的话还没等说完,冷柒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不过我仍然从他那双充满淫光的眼中,看出特别的想法。

    我懒得和他计较这些,突然想起到现在还没有见到田习明,想到这家伙把我硬是把我推进这里,一定是和东方铠一伙的。

    于是我气愤的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田习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