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困境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8:49本章字数:3066字

    冷柒似乎看出我态度不对,还没来得及问,就听左林在一旁疑惑地说:“我还真没注意这小子,他没和你一起走吗?”

    我摇了摇头,把刚才的经历和他们说了一遍,冷柒听了之后摸了摸下巴,眉头紧皱,突然他猛地起身说道:“穆阳带上东方铠,咱们得离开这里,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着已经过去拉肥矛隼了,他的脸色阴沉,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似乎受了他的影响,我也有些紧张,急忙和左林过去将东方铠架起来,随后跟着冷柒快步朝着墙壁走去。

    这里地方的呈长条状,空间很长,但宽度却只有长度的三分之一,所以我们很快就走到了墙边。

    冷柒用力推了几下墙壁,随后气愤的在上面敲了一下吼道:“咱们被困住了!”

    我心里一沉,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们三个沉默了一会儿,冷柒才开口说:“咱们赶紧找找周围有没有离开这里的路!”

    “呵呵,你们都得死在这里,谁也别想逃!”东方铠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在我和左林中间阴森森的笑着。

    左林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吼道,门在哪?你现在说老子会让你死的舒服点!

    东方铠嘲讽的一笑,扫视了我们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从的眼中看到了刻骨铭心的恨,看的我心寒不已。

    我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就听他冷冷的说:“没有门,等死吧!”

    左林立刻暴怒,拉着东方铠就是一拳,东方铠似乎被肥矛隼封住了体力,任凭左林暴打却毫无还手之力。

    如果是在平时我或许会于心不忍,但一看到这间实验室中被他做实验的人,我突然觉得这个人真的很可恨。

    就在这时冷柒走过去拉住左林,左林疑惑的看着他,冷柒没看他,而是侧着头低声说:“听。”

    我和左林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而是学着他的样子仔细侧着耳朵听,果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细微的流水声。

    我心里一惊,急忙朝着那些圆形水柱看去,发现水柱中缓缓的自最下面往外流水,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鞋已经泡在水里了。

    这里一共有十三个注满水的水柱,一个水柱至少高度是有两米,直径至少有半米,这样一个水柱里至少注水将近四百立方米,五千二百立方米。

    我不知道这样的水量会不会把这里淹没,但淹没我们四个应该是绰绰有余。

    左林气得脸都红了,他啐了一口吼道:“你特么赶紧说怎么把水止住,不然老子打死你!”

    东方铠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得,仰起头看着那些泡着尸体的水柱,似乎有些惋惜。

    我顿时恶寒,急忙转过头,快步的朝着距离最近的一个水柱走去,那里刚好泡着一具男尸。

    此时这具男尸的头刚刚露出水面,脸色惨白如纸,而且跑的都已经有些浮肿了,在远处看还没什么感觉,但走进了一看,却突然觉得有些诡异。

    我深吸了口气,蹲在水柱旁,仔细查找那个放水的阀门,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反倒是发现这个水柱的底部边沿有六个小孔,这些水都是从小孔中流出来的。

    我试着想把空洞堵住,结果水压实在太大,我试了几下最后只好放弃。

    结果我刚要站起来就听左林吼了一声:“我靠,小穆赶紧过来,这死人活过来了!”

    我被他的这一嗓子吓得差点坐地上,不过他的话更让我心惊,我急忙抬头看了眼那具尸体。

    此时尸体已经睁开了眼睛,一双在水中泡的已经浮肿的眼睛,毫无神色,却直勾勾的盯着我,面无表情。

    我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此刻我宁愿相信这具尸体是因为脸部肌肉收缩,才导致眼睛睁开的,根本不是……诈尸。

    但我的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一直没说话的东方铠突然抬起头喊道:“出来!”

    他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邪气,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话音刚落玻璃发出啪的一声,我本能的躲闪到一旁,但还是有不少碎玻璃碴子落在身上。

    转头一看,玻璃水柱中的男尸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它完全不在乎扎了满脚的玻璃碴子,直愣愣的朝着我走了过来,身体僵直,如同一只披着人皮的机器人,全身浮肿的样子看上去透着一股诡异。

    还没等我们松口气,就听周围传来阵阵啪啪的声响,很快除了那只没有装尸体的水柱之外,其他的水柱都被打碎里。

    这些尸体大摇大摆的从里面走出来,我和左林都看傻了,直到肥矛隼飞到我旁边厉声喊道:“你个傻小子还在这里看热闹,还不快跑,一会儿想跑都跑不了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转头一看,东方铠已经不见了,我急忙拉着还在一旁各种骂人的左林朝冷柒站着的方向走去。

    等走到墙壁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里的构造,水之所以还没有淹过来,水位刚刚没过膝盖,就是因为这里的地面不是平的,墙壁这边要高出比放着水柱那边高出至少十厘米。

    但危机并没有解除,因为那些尸体根本不受这些水的阻碍,它们在水中行走的速度和在平地没什么区别,只是走路很慢,所以我们才轻松的和它们来开了几米远的距离。

    但凭着这玩意一拳能打破塑钢玻璃的劲头,就知道战斗力不会太差,我们不敢和它们硬拼,只能先凑到冷柒身边。

    他正拿着图纸在墙壁上四处摸索,似乎在找寻开关的位置,我仔细看了眼图纸,发现这里的墙壁画的很复杂,墙壁上圈圈点点画了很多看不懂的符号,但始终没写明到底那里是出去的位置。

    我急的用手电在每一个墙壁标注的地方乱敲,左林看到我这个样子急忙吼道:“你小子你是不是傻缺呀,你万一敲到那个机关上,再特么来个万箭齐发咋办?”

    “万箭齐发还死个痛快,总比被的那些诈尸的玩意打死或者淹死、饿死的好。”

    我乜着眼朝身后看看,这些家伙已经距离我们不到两米远了,有的手里还捏着玻璃碎片,在自己的手上割出一个很深的口子,却丝毫没有流血,更没有痛觉。

    左林也意识到了,他急忙从包里拿出几张符纸递给我:“小子往脑袋上贴,或许能挡住它们一时。”

    我点了下头,小心的收好这些符纸,这里到处都是水,万一掉水里就成废纸了。

    这时冷柒皱着眉头冲着我招了招手:“穆阳你看这里有字,你看看是不是你老妈的笔记?”

    我急忙走过去,用手电照了一下,果然看到墙根的位置写着几个小字,我仔细分辨了一下,写的是两个字——天玑。

    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到,我认真的分辩了一下,冷笑了一声说:“这不是我老妈的笔记,不过这笔记我认识,是欧阳雨的!”

    冷柒点了下头,重新拿起那张图纸说:“我只是想确定一下,这两个字是在给咱们提示,还是用来故意误导人的。”

    我点了下头,欧阳雨是信奉爱情至上的人,但我看得出她的本质并不坏,至少最后她后悔了,主动将这些资料给了我,不然我们也没机会来这里。

    沉默了一会儿,我转头和冷柒说,那咱们就信她一次,这字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或许她不是在提示咱们,而是在提示其他人,应该没有恶意。

    左林摸了摸下巴,嘴里似乎还叨念着什么,我深吸了口气,用手指在墙壁上画出北斗九星图。

    冷柒拿出图纸和我画的图对照,果然那九个圈并非随意画上去的,它暗合了北斗九星的位置,我指了指图上其中一点说,这里应该就是天玑的位置。

    冷柒点了下头,随后急忙喊道:“特么过来了,左林你赶紧和小穆拦住它们!”

    我和左林转过头这才发现,那十来具僵尸已经走到我们身后了,刚才光顾着研究出口,倒是把它们给忘掉了,我一转头刚好撞到了其中一具男尸。

    这家伙身上滑不溜秋,非常凉,就像是徒手摸到了泥鳅,我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冲着这家伙的胸口踢了一脚,这家伙被我踢的一个踉跄,面目狰狞的朝我冲我扑了过来。

    我一看这是要拼命的节奏,急忙从包中摸索出一张符纸贴在这丫的脑门上,还好左林的符纸一向靠谱,这男尸立刻不动了。

    我刚松了口气,就听左林在一旁吼道:“你丫的赶紧过来帮忙!”

    我转头一看,顿时哑然,此时左林已经被五六具女尸给团团围住,其中一只还在狠狠的掐他的脖子。

    我本来还想开几句玩笑,结果看到这个情景,再不过去就要出人命了,于是急忙跑过去帮忙,结果我还没等走到左林身旁,一具男尸突然横了过来,一脚就朝我的肚子飞了过来。

    我急忙躲闪,结果忘记小腿一下还在水里,没照好平衡,直接摔在了水里。

    我心里一惊,本想爬起来,那男尸已经一脚踩在我胸口的位置,我整个人都泡在水里,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