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熟悉的陌生人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9:25本章字数:3040字

    我差点吓尿,刚要起身逃跑,左林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别乱动,它伤不了你,一会儿我让你跑的时候,你再跑!”

    听的这个声音,我顿时左右为难,权衡了半天,最后我还是决定相左林的话,留在原地,但我实在没勇气看旁边这位诡异的大姐,于是紧闭双眼,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

    桀桀……

    这只女鬼似乎意识到吓不住我,于是冲着我连连冷笑,冷气时不时的吹到我的耳边。

    我的脖子都要被冻僵了,但这丫的还在不停的吹,没多大一会儿,我就冷的直发抖,感觉浑身都被浸在冰水里似得。

    我心里暗骂左林,怎么还不让我跑,再特么在这里呆一会,老子都要冻死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鬼使神差的睁开了眼睛,当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我差点惊叫出来,只见我的眼前正飘着数十个面色惨白,腰上系着大红绸缎的“人”。

    这些人五一不是面色青紫溃烂,眼神呆滞的样子,如果和它们比起来,一直往我脖颈里吹风的这只女鬼已经算是好看的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尖锐刺耳的女声:“相公时辰到了,咱们还拜堂了!”

    这声音距离我非常近,反应了几秒钟我才明白,这声音就是从我身旁这个女人嘴里发出来的,习惯了眼前这群家伙。

    我也没有原来那么害怕了,于是转过头茫然的看向这只女鬼,我发现它一直在盯着我,脸上带着狰狞的冷笑。

    我转过头,发现旁边那些腰上系红绸缎的家伙,也用同样的表情看着我。

    我茫然的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此时正穿着一套大红衣服,看上去就像是过去人结婚穿的喜服。

    我激动的站起身,拼了命的拉扯身上的衣服,但这套衣服就像是长在我身上似得,无论我怎么拉扯,它依旧还穿在我的身上。

    我激动的大叫了一声,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刚到这里时,看到的那个穿着红衣的骷髅头,难道它也曾经是和这只女鬼结婚的人?

    想到这我顿时恶寒,我可不想跟一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鬼结婚,而且还会死在这只女鬼手里,这样的刺激我只是稍微想想,就觉得脑子一阵晕眩。

    我机械的转过头,看到那只女鬼正站在我旁边,它冲着我呵呵的笑着,如鲜血一般的嘴唇轻轻上扬,嘲讽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嗜血的残忍。

    它一定恨不得现在就扑过来,咬破我的喉管将我的血全部吸干,但显然有什么东西阻止了它。

    我立刻想到左林说过的话,只要不离开这里圈子,我就会没事,此刻我明白了,我现在站着的位置,一定做过什么处理,只要我不离开这里,就是安全的,想到这我松了口气。

    我又重新坐下来,也学着左林的样子原地打坐,闭上眼睛想要心无杂念的呆着,可是却怎么都静不下心,周围的空气似乎有冷了几分。

    我动了动手指,发现手指都冻得有些发麻了,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气,眼前竟然出现了白气。

    可想而知这个地方的温度已经低到了什么程度,而且这种冷是植入骨髓的冷,冷到人的心里。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发现原本围绕着我的那群恶鬼已经不见了,我鼓足勇气转过头,发现那只女鬼也不知去向,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左林突然喊道:“小子,快跑!”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起来,将符纸朝后一扬,就飞快的朝前跑去,或许是腿冻麻了,记得满头冷汗,却始终跑不快,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结果一不留神猜到了衣角,不但没跑成,还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也顾不上太多,直接爬起来踉跄着继续往前跑,就这样跑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实在跑不动了,我才停下来。

    低头一看,还好自己还穿着刚来的时候穿的运动服,我松了口气,缓缓朝前走,这里像是一条甬道。

    周围一片漆黑,我那手电四处照了照,才发现这又是一个我从来没来过的地方,周围的墙壁竟然是用红砖砌成的。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光景,掉了一地碎渣,而且这里长的不可思议,手电光根本找不到尽头,我缓缓的走在里面,感觉自己正走向一条通往幽冥的路。

    我犹豫着要不要停下来等会左林,自己走在这么一个看不到头尾的陌生地方,心里有些没底。

    可是我刚停下来,就突然感到脚下不停的颤动,像是地震了似得,我急忙朝前走了一步,结果震动又消失了。

    这时就听肥矛隼那厮喊道:“傻小子别停下,继续走,本大人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的!”

    我顿时急了,照它的说法,我似乎遇到了危险,于是急忙喊道:“你们现在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们?”

    我一边说着还得一边往前走,一停下来说不定地面又会开始颤动,过了好半天,肥矛隼才不耐烦的喊道,你别喊了,放心我们不会扔下你的!

    听了这肥鹰的话,我立刻反应过来是左林那厮那我当诱饵,结果搞砸了,不然我也不会被拐到这种地方,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腕突然发烫,我低头一看,发现是那串骷髅手链在发热,我记得上次手链发热,是我们在蒲城遇到,那个差点ko了我的女鬼之前。

    我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如同随便一般的东西,我以为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去看,发现同样如此。

    我本能的想要退后,却意外的发现所有飞过来的碎片都伤不了我,站在这里,然而这里的的确破碎了,看上去非常真实,就像是在看3d电影似得。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一份多钟,最后周围的一切都灰飞烟灭了,眼前出现了一片白色,我低头看了眼自己脚下,脚下是实体的地面,却也是白色的。

    我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没有窗户没有门的白色房间,周围什么都没有,我置身其中,感觉心里空荡荡。

    茫然的站在房间里好几分钟,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想办法出去,单靠外面那几个不靠谱的,可能要再这里困到死了。

    于是我急忙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堵墙壁走去,结果我刚走到近前,就突然发现墙壁里闪过一道红光,没错是红光,如同鲜血一般,就像是有人瞬间喷了一墙的血。

    我吓得急忙后退,结果刚退后两步,墙上的墙皮就瞬间脱落了下来,我这才发现眼前根本不是一面墙,而是一个架子。

    上面摆满了一个个透明的四方盒子,而每一个盒子里,都泡着一颗心脏。

    我当时就吓傻了,坐在地上直愣愣的看着那些心脏,大脑一片空白。

    很快房间里传来人的哭声,有男有女,声音幽怨凄厉,忽远忽近,尤其是当我面前放了一大堆这样的东西之后,我刚觉得这个地方诡谲异常。

    我拼命的堵住耳朵,不想让这些声音钻进耳朵里,然而我还是清楚的听到这些声音,稍微冷静一些,我才发现原来这些声音根本不是通过耳朵传进来的。

    而是至今进入了我的脑子,我颓然坐在地上,听着这一阵比一阵揪心的哭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个人在低声说话,声音很细,像是女人发出的,她似乎在反反复复说一句话,我侧着耳朵仔细听,听了半天才听懂她在说:“快逃!”

    我脑子嗡的一下,不知道它这是不是在提醒我,这里很危险,我何尝不知道这里危险,但哪里有路逃走呀?

    就在我记得在房间里乱转的时候,身后的墙壁突然裂开了,我听到声音之后,急忙转过头,然而当我看清楚这个人长相之后,却诧异不已。

    因为这个人我很熟悉,他就是住在我家楼下十多年的邻居,我们都叫他林伯,他身后还跟着田习明。

    “林伯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惊讶的看着这个年过六旬的老头,心里诧异不已。

    田习明看到我这个样子,嘲讽的一笑说,你不是一直在找那个黑萨满的头吗?就是我师傅!

    说着他还指了指站在一旁皮笑肉不笑的老头,看着这两个曾经被我认为安全的人,此刻却成为我最大的敌人,我立刻变得恐惧、慌张。

    本能的退了几步,我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冰冷的墙壁让我稍微冷静了一点,事已至此,再去追究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知道他们想把我怎么办。

    生活中没个人都是带着面具的,谁也不知道别人面具下面是一副怎样的嘴脸,有的人习惯了面具,最后成为了面具的样子,而失去了本来面目,但那也紧紧只是外表变了,内心却没变。

    就比如此刻站在我对面的林伯,脸上依旧挂着平时看到的那种慈祥和气的面具,但他眼中的杀气却出卖了他,他想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