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夺心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9:41本章字数:3027字

    田习明冲我嘲讽的一笑,一摆手,另外一面墙上的墙皮也脱落了下来,和对面一样,里面都摆满了人心。

    它们都被泡在四方的透明容器里,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心脏似乎还活着,还在不停的跳动,我看的直肉痛,甚至觉得自己的胸腔中的这颗心脏,也在随着这些心脏一起跳动。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脖子上似乎落下来什么,我惊恐的转过头,发现身后正放着一个透明的四方器皿。

    里面是空的。

    “你们……想干什么?”我冷笑了一声,心脏跳动的频率不由的增加里几分,我已经大概猜到了他们的想法。

    林伯没看我,而是转头一脸赞赏的看向田习明,冷笑着说:“干的不错,隔开那些讨厌的家伙,能省下不少的事,动手吧!”

    田习明点了下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奇怪的弧形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觉得那东西一直在不停的嗡鸣,就像上面附着了无数个生命似得。

    连带着我的耳朵也跟着嗡嗡直响,我深吸了口气,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过后还是不停的发抖。

    虽然我对武功涉猎不深,但看得出田习明的武功不差,或者说在赵文白之上,我和他打架基本只输不赢,但我不甘心就这么死,再弱势我也要拼一拼。

    田习明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他指着左侧墙最边上的一颗心脏说,那位是个格斗高手,我们打了一天一夜,结果我取走他心脏之后,这家伙还打了我一拳,呵呵。

    说着他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阴冷的看着我的胸口的位置,我顿时恶寒不已,后背紧紧的靠在墙壁上,想要和这家伙拉开距离。

    但是这个房间本来就不大,我连和他周旋的空间都没有,盯着这家伙阴冷的奸笑,心里的恐惧又增加了不少。

    我胡乱的将手放在口袋中乱摸了一阵,突然手指尖有些发麻,似乎被什么东西扎中了。

    我立刻想到东方铠,要给我注射的那只药现在还在我的口袋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不过现在刚好派上用场,想到这我心里突然有底了。

    抬起头刚好看到田习明走到我近前,我急忙问他:“你不是警察吗,怎么还干起这样的勾当了?”

    田习明冷哼了一声,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大地笑话,他冷冷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你说的是田习明,就是那个格斗高手呀,他早死了!”

    我恶寒了一下,机械的转过头看向那颗还在不停跳动的心,心里一阵抽搐。

    这一下足够让我崩溃得了,我厉声冲着对面这家伙喊道,那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非要杀我,特么一群疯子!

    ‘田习明’似乎很享受我的表情,一脸玩味的看着我,随后阴测测的说,偏不告诉你,下去问阎王吧!哦,不对,很快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魂魄被封印在心脏里,你见不到阎王了,不过你能见到冷柒,他会和你封印在可心脏里,这可是整个阵法启动的关键呀。

    我一脸震惊的看着对面这个家伙,突然觉得无比恶心,一个人残忍到极致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我在心里为自己可悲的命运哀叹了一声,这家伙呵呵一笑,不耐烦的举起那个弧形的东西:“行了,就你废话多!”

    我一看他这架势,心一横,反正老子是正当防卫,捅死这丫的!

    想到这我直接一刀朝着这厮的肚子捅了过去,这家伙似乎早有预料,直接用另一手飞快的抓住了我的手腕,随后狠狠一捏。

    我甚至听到一声骨骼裂开的声音,心说完了,这一下被捏骨折了。

    铮……

    匕首顺着我无力的手落在地上,我疼得直冒冷汗,这厮似乎很享受折磨人的过程,悠闲的揪住我的衣领。

    拿着那个东西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念些什么,不过随着他念咒的声音,我的脑子就更加晕眩了,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突然感觉另外一只手腕一阵剧痛。

    我立刻清醒了过来,想起手链还在胳膊上带着,我想也不想就把手链拽下来,朝着这丫的身上拍了一下。

    这家伙嗷的一声,似乎受了极大的震动,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从包里拿出那个装满药的针管,扎在了这丫的胳膊上,反正是肌肉注射。

    这丫的反应也不算慢,我刚把药但进去,他就一脚将我踢到了一边,和上次踢的位置一样。

    我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感觉内脏都错位了,爬了几下都没爬起来,“田习明”死命的捏着自己的胳膊,似乎想把那些药挤出来,但这些药早就进入了他的血管,任凭他怎么弄都弄不出来,他气愤的转过头冲着我吼道:“你给我打的什么药?!”

    我摇了摇头,想要动动手腕,结果发现只要轻微动一下,手腕就会钻心的痛,最后我放弃了。

    我勉强扯出一个笑说:“不知道,反正是从东方铠那里弄来的,你好好享受吧!”

    看到这家伙听到东方铠这三个字那种惊恐的表情,我心里一阵激动,不知道从口袋里翻找出来什么塞到嘴里。

    我机械的转过头,发现林伯已经把那些,放心脏的四方盒子从架子上拿下来,在房间里摆成一全,随后含笑走到我身边说:“你小子还像小时候那么机灵!”

    如果是在平时,我一定会觉得这老头脾气真好,可是现在我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就快步走到“田习明”旁边,将那个弧形的东西拿起来,似乎要亲自动手。

    我惊恐的往后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个老头身上有股令人压抑的气场。

    我真希望自己现在能晕过去,可是手腕上的刻骨疼痛却时刻提醒我,我还活着,并且即将被剜心而死,看着相处了十几年的林伯,我竟然没出息的哭了起来。

    林伯先是一愣,随后呵呵一笑说,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到头来也只会想个娘们似得嚎丧!

    我瞪了他一眼,吼道:“你为什么不早点杀了我,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动手!”

    林伯一边拿着那个红色的弧形东西对准我的胸腔,一边耐心的说,因为我先攒齐其他人的心,这些盒子经过我的加持可以使里面的心脏存活很久。

    但那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冷柒的心却不可以,当初我剜下他的心之后,还以为自己省了不少事,却没想到他的心离开人体只能存活一天。

    刚好那个时候你出了车祸,需要做心脏移植,我就想到了这个办法,而且当时我受了点伤,需要养伤,现在一切都凑齐了,以后我就是最厉害的萨满鬼师!

    这老头的眼中充满贪婪,他笑着看着我,那样子像是把我生吞掉似得,我盯着他的眼睛,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别做梦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违背自然规律的修行会适得其反呢!”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房间里突然传来一个人低沉的声音,我睁开眼睛一看,立刻认出了这个人。

    林伯似乎比我还惊讶,他站起身来,冷冷的盯着这个人,手中还紧紧的攥着那个弧形的东西,我清楚的看到他在发抖。

    好半天林伯冷冷的说:“黎夜术你打算怎么样,咱们可是有契约的,你不能干涉我的事!”

    我现在几乎可以确定,这位就是我去青冥村时遇到的那位神秘的高人,我的骷髅手链也是他给的,这手链救了我很多次,看来都是这位高人在暗中帮忙,我也大致明白了他和这个疯子的关系。

    黎夜术面无表情的看着林伯,满是皱纹的脸上有种沧桑的感觉,他冷冷的说,我也说过,你不能杀我的徒弟,可是你杀了,还不止一个!

    这老头虽然一直都没动,甚至脸上都没有表情,但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愤怒,林伯朝后退了几步,脸上依旧带着那种违和的笑容:“师兄别激动,好歹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

    说着他突然手一摊,嘴里默念了一句什么,手中的弧形器具已经换成了铜铃,他不停摇动着铃铛,很快的周围的一切又变成碎片了,周围又瞬间发生变化。

    黎夜术也不急着对付他,走过来把我扶起来,也不知从那里拿出一粒药丸给我说:“转身往后跑,这里没你的事了!”

    这药味道很怪,我差点吐了,不过吃到嘴里却感觉胃里突然有些暖意,似乎是那粒药起了作用,肚子没有原来那么痛了。

    我权衡了一下,斜眼看了一眼角落里已经不省人事的“田习明”,低声说:“那您小心点,那老小子很会演戏,别相信他!”

    黎夜术呵呵一笑说,我认识他的时候时间,比你和你爸加在一起的时间都长。

    我尴尬的一下,转身就一通狂奔,这或许是平生跑的最快的一次,在这个空间混乱的地方,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概念就是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