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反阴

    更新时间:2017-04-28 17:40:05本章字数:4562字

    不知跑了多久,脚下突然像是被一根绳子绊了一下,出于惯性,我一个踉跄,直直的朝前扑去。

    还好这个时候有人拽住了我一直被在身上的背包,把我硬拽了回来,刚刚站定,我就急忙擦了下冷汗,前面不足两步的位置就是那个深不见底的大风扇,如果刚才掉下去,估计先已经被风扇搅成肉泥了。

    我转过头,看到冷柒和左林都死死的盯着我,一脸诧异,左林支吾了半天,最后才指着后面漆黑的墙壁说:“你怎么出来的?”

    我刚要说是从一条甬道过来的,就突然看到他手指的那面墙,我急忙上去用手电敲了敲,这墙虽不是实心的,但也是钢筋水泥。

    按常理来说我不是不可能从这里穿过来的,愣了一会儿,我转头问冷柒:“你们真的看到我是从这里……出来的?”

    冷柒点了下头,随后叹息了一声说,我们被困在这里了,这个风扇失灵了,刚你也看到,它转动的频率比原来快了很多,现在根本下不去。

    我点了下头,肥矛隼立刻凑过去调侃道,小子你是不是遇到神仙姐姐了,不然怎么这么会功夫连穿墙术都学会了?

    我转头看了眼冷柒,从刚才黎夜术和林伯的话中,我大概听出他们是同门师兄弟的关系,那黎夜术有可能就是冷柒的师父,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冷柒,总觉得黎夜术似乎并不像见到他。

    “嘿,傻小子你倒是说呀,反正咱们现在也走不了,遇到啥倒霉事了,说不出来让大人我乐呵乐呵。”

    肥矛隼见我一直没说话,不耐烦的跳到我的肩膀上叫嚣着。

    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把放出的事和这几个人说了,我说的很小心,一直到说完我都一直盯着冷柒的反应。

    他的反应很奇怪,低着头一脸阴沉,我凑过去才发现这丫的居然在流泪,肥矛隼摇头叹息:“不然咱们试着也穿墙回去帮帮师傅,林师叔多狡诈你可是领教过的。”

    冷柒急忙摇头,眼神慌乱,我看的出他对这位师傅感情很深,不过似乎有些误会,也或者只是单纯的近乡情怯。

    我们都没逼他,各自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这时我感觉地面突然颤动了,还没等反应过来。

    冷柒已经站起身走到那面墙边,这家伙真的是去撞墙,只不过他的运气没有我好,这墙还是实体的,根本进不去,他气愤的锤墙大喊,我和左林急忙拦住他。

    这时地面的颤动的更加剧烈了,我们三个只有互相扶着才没有摔倒,左林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感觉,脸上写满焦急。

    他冲着我们吼道:“这样不行,看样子这里要塌了,咱们还是想办法撤吧!”

    “你说的容易,咱们是人,又不是想冬青这样的鸟,怎么出去呀!”

    我白了他一眼,记得满头是汗,无意中看向冷柒,发现这厮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那面墙,脸色铁青,显然是不放心他师父。

    我刚要上前劝他想办法,就听左林一边拽住我说,我有个办法,但不知道有没有用,咱们可以找你老爸帮忙,你赶紧给我点血。

    “你要我血干嘛?”我看着这家伙拿出那根曾经把手指扎的钻心痛的银针,警惕的跳到一边,和他拉开距离。

    左林白了我一眼,焦急的喊道:“你给我过来,要找你老爹帮忙,当然最好用你的血,用的他万一感应不到再不来怎么办?”

    我一听似乎有些道理,结果还没等反应过来,手指已经被扎上了一根银针,左林小心的把血液滴到一张符纸上,随后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随后那张符纸竟然在半空中自燃了。

    我惊讶的看着那张符纸慢慢的化作只会飞到风扇的上空,最后彻底消散,这才回头问左林:“这就完了?”

    左林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是呀,这里又不能直接招魂!

    “招魂?我老爸明明还没死,你招谁的魂呀!”我激动的冲他喊道,心里一阵酸楚。

    左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好半天只是叹息了一声,就径直走到一旁找地方坐下,这里的晃动越来越剧烈,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慢慢倾斜了。

    我赶紧找一个砸不到自己的地方,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落下快石头就足够砸扁我的脑袋。

    等了不到十分钟,我突然感觉周围刮过一阵阴风,冷柒立刻攥紧腰铃,警惕的转过头。

    我冷的缩了缩脖,有些恐惧的看着周围,就听左林呵呵笑着说,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是很久了……”

    这时阴风突然停了下来,一个透明的人影出现在我面前,我勉强能够看清来的是我老爸,他虽然在和左林说话,却一眼都没有看左林,反倒看着我皱了皱眉头问道:“手腕怎么了?”

    我拖着手,感受到老爹灼热眼神,低声说,被拧断了。

    话音刚落,我立刻觉得周围的空气又冷了几分,我惊讶的看着老爸。

    此时他还穿着上次我见到他时穿的那套黑色的地府鬼差服,脸色枯槁,眼窝深陷,看上去非常憔悴,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愤怒,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恐惧。

    好在这时左林跑过来打圆场:“行了,你先别管这事了,这里快要塌了,你赶紧想办法送我们去安全的地方。”

    老爸没理他,而是飘到我面前,低声说,跟我走。

    此刻我哪敢不停他的话,于是急忙跟在他身后朝前跑,冷柒和左林他们也急忙跟上我们,站在老爸身边我冷的不行,但还是想去抓他的手,等我手伸过去的时候,才悲哀的发现,它只是一个虚影,我感觉非常失落。

    老爸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声音沙哑的说,阴阳间穿梭最快的就是灵识穿行,我还没死,不必难过。

    我点了下头,心情舒畅了不少。

    老爸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带着我们沿着风扇的边沿走了大概十多米远,他突然朝墙上一敲,墙上突然就裂出一道门来,他在我们震惊的表情中飘了进去,悄无声息。

    左林在我身后推了我一下,我这才急忙快步走了进去,刚进门我就立刻感觉到一股凉风扑面而来,有种进入太平间的感觉。

    我抽了抽鼻子,拖着手腕快步走了进去,这里漆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觉得地面很平整,而且还是我老爸带路,所以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走了大概十分钟,前面突然出现微弱的亮光,不过这光确实青绿色的,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磷光。

    看到这种只有在墓地才能见到的鬼火,我顿时脊背发寒,此刻我真想掉头离开,老爸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

    于是转过头尽量耐心的说,不要怕,这里不过是暂时被打通的通往幽冥的入口,只有这个方式才能把你们瞬间从这里移走。

    我鼓足勇气点了下头,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步,吓得冷汗直流,刚走了没几步,就有几道鬼火和我擦肩而过,我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腿还在不停的颤动。

    左林低头看着我的腿,一脸幸灾乐祸,只不过他也只是笑笑,估计是顾忌我老爸还在前面,所以没有像过风扇时候那么幸灾乐祸。

    我懒得理他敷衍着说,自己有点累,走不动了。

    左林听了我的话倒是低头看了眼被捏断的手腕,随后从包中拿出两根筷子说,我早年当过兵,来给你固定一下。

    说着他也不管我愿不愿意,直接拿着筷子和绷带把我的手腕给固定住了,别说如果不动的话,还真不像原来那么痛了。

    我松了口气,就听冷柒低声说,到了。

    果然诡异甬道的尽头出现了微弱的光线,光线并不刺眼,看着倒有些昏黄。

    我们几个逐个钻出甬道,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条黄色的宽广大路上了,这路对于我们都不陌生。

    因为这就是黄泉路,前不久为了救丁心语我还曾走过去,重新站在这里我不由的有些感慨,短短几天内,多少次被围追堵截,多少次死里逃生。

    突然发现人生不过是生死之间的一段短暂的过度,一个短暂的间隙而已,生命如此脆弱,和这世界上一草一木根本没有本质的区别,不过是挣扎着求生而已。

    “嘿,走啊,你老爸都走远了!”我被左林推醒,缓过神后往前看,发现老爸已经飘出很远了,他身边有不少穿着各种寿衣的鬼灵,一个个死气沉沉。

    老爸混在他们其中,同样穿着黑色的衣服,一瞬间,我竟然没有看出来,直到被左林硬拉着往前走了十多米远,才赶上老爸。

    他没有带我们进阴阳中转站,而是把我们带到另外一条小路上,伸出半透明的手指着小路尽头的那个黑影,看着我:“走到那里你跳下去,就能回到阳界了,希望别再这里见到你了,这里真的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点了下头,被冷柒他们两个架着走上小路,眼看着那个黑色的深渊,我还没等反应过来,他们两个就已经架着我跳了下去,眼前一黑,我以为自己掉进了深渊。

    “嘿,小子别再装死了,咱们还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左林那特大号的嗓门突然冲着我的耳朵吼了一声,我被他吓得一激灵,忙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周围仍然是一片漆黑,周围阴风阵阵,一片荒芜,往远处看似乎还有些凸出地面土包,这里的一切都看着很熟悉,我反应了几秒钟突然想起来,这里是青冥村!

    这个时候我的眼睛也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黑暗环境,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墓的旁边,我急忙躲开,发现眼前还有无数个这样的墓碑,静静的伫立在原地,被一群磷火围绕着,看着还真的有些阴森,我本能的朝着左林身边靠了靠,却听左林说:“大半夜的又没有车,咱们怎么回去?”

    我苦笑了一声,转头一看,旁边的墓碑边正靠着一个人,我吓了一跳,刚要问那人是谁,就突然想起来他是东方铠,左林看着昏迷不醒的东方铠呵呵一笑说,这小子真特么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中途行了两次,我只能给他来个人工麻醉了。

    我恶寒了一下,用手电依照,果然这小子的头上还正流着血呢,这特么下手也太重了,万一打死了可是要偿命的,叹了口气,我从包里拿出一根绳子说:“把他绑上,这样就不怕他跑了,我现在给林江玉打电话,现在也就他有这个时间来接咱们。”

    左林瞪着我看了一会儿,大概还不知道林江玉是谁,我简单的给他解释了一下,左林立刻狞笑着说,你小子比我还损,有意思。

    我不解的瞪了他一眼,不过转念一想也对,毕竟现在躺在地上的这位才是正牌的林家大少爷,冒牌的如果成为真的,那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干掉真的。

    我这个电话突然真的打出去,那说不定就真的要了东方铠的命,虽然这家伙一定会死,但让他死在林江玉的手里,我心里还是有些别扭,想到这我直接给赵文白打了个电话报警,并且告诉他,那个叫田习明的刑警死了。

    赵文白完全没在乎什么刑警之类的,一个劲的问我有没有受伤,我低头看了眼可怜的手腕苦笑着说:“还好,只是手腕被捏断了……”

    “啊,那样还好?你等着我这就带同事去接你们。”

    赵文白说着就要挂断电话,我急忙走到一旁把东方铠的事也跟他说,他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你和林江玉比较熟悉,我建议你和他说说,不然……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虽然存在这规则,但同样存在这潜规则。林江玉现在可是管理着整个林氏,你懂的。”

    我叹了口气,应了一声之后,催促他尽快过来。

    赵文白这才挂断了电话,我把自己的背包取下来,扔在地上,坐在背包上靠着冰冷的墓碑,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被冷风一吹,冷的直打喷嚏,冷柒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摇头叹息,他指了指远处的房子说:“不然咱们先去那里等吧,好歹那里能背风。”

    我自然求之不得,起身拎着包就快步跟了过去,直到走到门口我才认出,这里竟然是我

    第一次见到黎夜术的地方,此刻房子还在,但是他却不一定还在这个世上了,想到这我不由的叹息。

    冷柒斜眼看了我一眼,椅子上冷冷的盯着我说,你见到的那位高人就是黎夜术吧?

    我点了点头,冷柒不是傻子,我知道他早晚会猜到,也不想隐瞒,冷柒听了之后沉默了半天,竟然没有再说一句话。

    这时窗外突然刮起一阵大风,这门没有门闩,被狂风刮得噼啪直响,寒气裹挟着沙子灌进房间里,我们都本能的握住眼睛,风沙一共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

    等我确定风沙停了,我才转过身看向周围,结果发现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了,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更不敢贸然跑出房间,于是站在原地喊道:“冷柒、左林……”

    我喊了好几声,这两人谁都没有回应我,我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回音。

    这时我真的慌神了,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跑出门去看看,幸好我走的不快,刚出门,就看到黎夜术半躺在门口。

    我急忙伸出一根手指想探一下鼻息,结果我刚伸出手,黎夜术突然睁开眼睛,我吓了一跳,他的眼神异常冰冷,一瞬间浑身都爆发出一种杀气,不过看到是我之后,眼神立刻缓和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