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结局

    更新时间:2017-04-28 17:40:41本章字数:3186字

    第二十五章 结局“您受伤了?我扶你进去吧。”我按了按狂跳的心脏,走过去拖住黎夜术的胳膊,这老头顺势倒在我的身上,他和我的个子差不多高,这么一压,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我身上,而且我的手腕还断了,根本使不上力气,好不容易才将他扶到床上。

    黎夜术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样子,勉强扯出一个笑,我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这老头也会笑,只不过笑的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冷柒他们去哪了?刚挂了一阵很大的风,然后他们都不见了……”

    黎夜术费力的动了动,似乎伤的很重,他冷冷的说:“我知道,呆在这里,你去了也没什么用。”

    说完就闭上眼睛,也不理我,我茫然的坐在椅子上,心乱如麻,时不时就往门口看,总是有些担忧冷柒他们。

    这两人平时对我还算照顾,虽然同样的不着调,但怎么都不至于把我自己扔下就跑路了,他们离开必然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不到十分钟我就坐不住了,在房间里不停的踱步,频频朝着门口看去,不知道是

    第几次回头,我无意中看到门口正站着一个穿着一身家伙,看清楚这个家伙之后,我顿时吓尿了,因为这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具骨架,不知道在地下埋了多久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土腥味。

    但惊讶的是这具骨架的胸腔里,此时却装着一颗跳动的心脏,它那对空洞的眼眶正对着我,我有种感觉,它似乎在看着我,浑身透着一股寒意。

    我吓得急忙后腿,本能的从包里拿出匕首,然而这个家伙却始终没有要扑进来的意思,或许只是想堵住门,我不解的看着它,满腹疑惑。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铜铃的声响,我侧耳仔细一听,那似乎是冷柒的铜铃声,随着铜铃声响起,周围又再次刮起狂风,只不过有那具骨架在门口当着,少刮进来很多沙尘。

    黎夜术睁开眼睛朝门口看了一眼,眼神淡然,冷冷的说:“有什么心愿未了,说完我送你往生,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了。”

    他的话音刚落,那具骷髅竟然点了下头,这个举动又不禁让我毛骨悚然。

    骷髅看了我一眼,我突然感觉它有些畏惧,于是快步退到墙边,他这才走进房间,拿出一根木棍,在土地上画了一个很复杂的图案,最后拿着木棍在一个位置点,了个点。

    我完全看不透它在画什么,但隐约觉得这个图似乎很眼熟,沉默了一会儿,黎夜术突然转头说,我明白了,穆阳认真记住这个图,它点的这个位置是阵眼,你去把它破了,这个阵法也就完蛋了。

    我一脸难以置信的看了眼黎夜术,随后硬着头皮走过去用手机将那张照片拍下来,那具骨架看到之后,立刻快步往外走,黎夜术看到之后,立刻冲着我喊道:“赶紧跟上去。”

    我在心里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刚出门我就傻眼了,眼前根本不是青冥村,而是一个尸横遍野的战场,那具骷髅一点都没有停留,它不停的穿梭在尸体中间,我也只要跟着在里面穿行,尽管已经吓得腿软暴汗了。

    走了大概十分钟,我才隐约看到前面站着几个人,不出意外我看到了冷柒他们,而他们对面根本没有人,而是像我身边这具一样的骨架,只不过每具骨架里都放着一颗跳动的人心,冷柒他们正在和骨架打架,看上去非常狼狈,那具骨架看了一眼,随后转向我抬手指着一个方向,我顺着它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里是一棵树,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只是在心中哀叹,如果那棵树就是阵眼,我该怎么弄掉它?

    周围浓烟滚滚,浓烟中暗藏着一股血腥味,我被呛得喷嚏连连,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强忍着跑到树下面,我这才清楚的看到一个人正盘腿坐在树下面。

    受烟雾的影响,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总觉得这个人非常眼熟,我小心的凑过去,刚好那个人抬起头,他似乎有无数张脸,不停的变换着,但都是我熟悉的人,最开始是父亲,之后是母亲,还有丁心语、赵文白、冷柒……

    我举起刀,实在没有勇气刺下去,因为我和这些人都是太熟悉了,我真的下不了手杀他们,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进了我的脑子:“虚幻出来的永远是假的,你难道要为了一些不存在的东西,葬送了活人的性命吗?”

    这些话犹如拨开了我脑子里的层层疑云,我鼓足勇气,举起刀狠狠的朝着这个人的脖子刺去……

    就在匕首刺进这个人脖子的一瞬间,空气中立刻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声音像是从地狱中传来的,我手一哆嗦,匕首应声掉到了地上。

    我急忙转过头,看到那个给我引路的匕首正站在不远处,它正不停的狂抖,最后轰然倒地。

    但在它倒地的那一瞬间,我却似乎看到它正在笑,一种近乎解脱的笑。

    而这时周围突然刮起狂风,犹如沙尘暴般瞬间来袭,我看着昏黄的天空,急忙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生怕自己一会儿都被会大风刮走。

    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耳朵被风吹得生疼,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风刮得我的脑子都无法思考。

    不知何时失去了意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之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丁心语坐在病床边削苹果皮,一看我醒了急忙给我倒了杯水,喝了杯水我才感觉好了一些。

    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一间单人病房,房间里就只有我和丁心语,我想要坐一会儿,结果刚一动,浑身的骨头就像散架似得痛。

    我抽了几口冷气,只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丁心语看到我这个样子,担忧的说:“你最好还是别动,医生说你在郊外遇到了百年一遇的大风暴,他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被埋在沙子里了,能活下来都是个奇迹。”

    “我昏迷了多久?有没有发现别人?”听了丁心语的话,我终于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的,却没有见到冷柒他们,我有些担心呢。

    丁心语听了我的话之后,沉吟了一下说,三天四夜,我都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医生说只发现你一个人,那地方是片……墓地,地上散落着好多骨架,听说都是大风从墓穴里刮出来的,特渗人。

    我根本就没有在意丁心语之后说的那些话,脑子一片混乱,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

    我只看了一眼,顿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因为这人不是别人,而是我老爸,我看着他一时不知该问什么好,或许是有太多问题要问,却不知道从哪问起。

    丁心语显然认识我老爸,很客气的和他打了个招呼,就高兴的跑出去给我打饭吃去了。

    我急忙费力的拽住老爸的手,发现他的手上带着温度,甚至比我手还热,我

    第一反应就是老爸还阳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不过我只能告诉你其中一部分,因为多了我也不清楚。”

    老爸从说着从包中拿出一粒药丸塞到我嘴里,说道,这是冷柒走之前让我给你吃的,他说你破阵眼的时候,太鲁莽了,那种方式近乎自杀,不过还好你拥有他的心,才勉强保住一命,不过也会大伤元气,所以即使出了院之后,也要好好休养一段。

    我点了下头,急忙问道,那他有没有受伤?他去哪了?还有左林呢,他有没有受伤?

    老爸摇了摇头说,左林没事,他已经回去了,那个组织完蛋了,我也不必再呆在冥界。至于冷柒,他让我给你带句话,多林死了,你身上的毒自然解了,可以说一切都结束了,他想四处走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让你好自为之。

    我愣愣的点了下头,虽然和冷柒这厮在一起相处时总觉得这家伙花钱太甚,有些烦感。

    但这家伙突然一离开,我心里竟然有些失落,大概长时间的相处多少也有些感情。

    老爸看到我这个样子大概是猜到了我的想法,摇头苦笑着说,缘分天定,不必过分在意。这几天我已经把家里重新装修了一下,你先休息会儿,明天出院我们也该回家了。

    ……

    回到家呆了一段时间,伤渐渐好了,但我却发现自己突然有些不适应现在的生活,或许是这段时间的奔波心有点野了。

    我想在家收收心,却发现自己根本呆不住,这时我突然想起了老妈留下的那个店面,空这也是空着,不如那它开家小店,我记得不久之前肥矛隼那家伙,还说过我烧菜的手艺不错。

    老爸听到之后也赞成我的想法,没想到饭馆生意还不错,三年之内我就开了不少家连锁店,也终于得到丁心语他们家人的承认。

    然而冷柒却如同水滴汇入大海一般,不见了踪影,我不知这一生还能否在见到他,但不论他身处何地,我都祝他一切安好。

    想起从前的经历,竟然像做了一场离奇的梦,不过不管真实与否,至少让我彻底明白了,这世上最可怕的远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有些人衣冠楚楚,实际上却是狼子野心。

    有些人满嘴仁义,实际上却是利欲熏心。

    所以,控制好自己的私欲,不要在自己的心上附加本不该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