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恐怖的变数

    更新时间:2017-04-28 17:05:19本章字数:3612字

    “哎,还有一百来天就高考了,怎么办啊!以我现在的成绩,果断落榜啊!”

    看着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老师,我无奈地叹息。

    我叫郝强,是华夏国石城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额,妥妥的学渣。怎么说呢,对于老师来说,我们这种学生,完全就是班级的毒瘤,是一锅粥里的老鼠屎,就连存在都是不合理的。

    这不,即使我什么也不做,只是低着头发发呆,来自老师的麻烦也会找上我。

    “郝强,来,这道题目你解释一下,怎么受力分析,才能得到这个等式。”

    这个声音来自于我的物理老师兼班主任沈学峰。他是我们这个市里有名的王牌老师,升学率在整个市里都是遥遥领先的。

    不过身为他的学生,我很清楚,这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他的教学能力多么逆天,而是因为,成绩不好的学生都被他想方设法地羞辱走了。

    我无奈地望着黑板上的那些物理等式,慢慢地站起来,满脑子都是茫然。

    老实说,我并不认为沈学峰是一个合格的老师,他除了课堂教学之外,还另外办了补习班,收费昂贵,很多重点知识他都不会在课堂上讲解,只对补习班的学生传授。而家境贫穷的我平日里还要打零工来补充生活费,根本上不起补习班。

    读书这一行,没有老师教授,自学哪有那么容易,因此,很多时候对于他的问题,我都是两眼一抹黑,即使想用功搞懂,都没有办法。

    也因此,我一度是沈学峰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早日把我从他的班上踢出去,免得降低他的高考升学率,影响他的名声。

    “我...我不知道。”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无奈地投降了,与其一直这样愣着,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反正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果不其然,不知道三个字一说出来,沈学峰立刻就爆发了。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低着头不听讲,为什么不好好地思考?”沈学峰脸上露出了愠色,脸色冷了下来。

    “现在离高考还剩下几天?你连这种简单问题都回答不出来,高考怎么办?到时候你自己考不好也就罢了,还会影响我们整个班的升学率,甚至影响整个学校的升学率的。”

    “你这种人,以后到了社会上有什么用?没有文凭,没有学历,就靠坑蒙拐骗为生吗?郝强,郝强,呵呵,你说说,你那里强了!你比猪强在哪里???”

    他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说着,把我比成是各种各样的动物,同时对我大肆的嘲讽,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不,他不是不顾及我的感受,他就是故意在激怒我。

    我的双拳紧捏,脆脆的骨头响清晰入耳,此时,我只感觉一股怒火正在胸口燃烧,几欲喷发。我不断地安慰自己,这是他的阴谋,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因为不堪受辱而选择转班甚至是退学。

    随着沈学峰的声音越来越大,周遭其他的同学也窃窃私语起来。

    “诶,你们知道吗?这家伙,以前和林青是男女朋友呢!”

    “是吗?怎么可能?林青可是我们班的女神呢,怎么可能和这个家伙是一对?这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嘛!我听说,她和咱们班的李晨同学是一对啊!而且,李晨同学貌似还是华辉集团的少爷呢!”

    “是啊是啊,谁说不是呢!这家伙,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仗着什么所谓青梅竹马的情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林青都要跟他分手了,还死乞白赖地缠着人家,结果被李晨同学叫人打得跟狗一样,什么东西嘛!”

    他们讨论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都在我周围,肆无忌惮,根本不在乎被我听见。我的拳头捏得紧紧的,愤怒,无比的愤怒和屈辱。李晨同学,呵呵,叫得还真亲切热情,难道我就不是你们同学了吗?

    这些所谓的同学,为了讨好李晨,居然能如此无下限地和我对立,践踏我的尊严吗?

    林青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和我算是青梅竹马,从小感情就好。初三的时候更是成为了男女朋友,好了好几年。

    只可惜,在高考的升学压力之下,成绩平平的她,还是为了进入贵族学校,而和我分手,和许诺让她进入贵族学院的李晨在一起了。

    这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当时说完这句话,她便上了李晨的车,头也没有回,在如今的她眼里,我这样一个穷屌丝,已经给不了她幸福了。

    当时,我追了那辆宝马车半条街,想要林青回心转意,而李晨还故意放慢了车速,只为在路人面前尽情地羞辱我。

    之后,他更是叫小弟围住我,将我殴打了一顿,那一刻,看到林青默不作声地离去,我知道,我的初恋已经结束了。

    沈学峰的唾骂还在继续。

    “你说说,你这样的家伙,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家里本来就没什么钱,学习还不肯用功,准备一辈子啃老吗?说到底,就是你家里人教育没教好,听说你父母是工人?文化程度不高,他们这样对你的学习不闻不问,连一点补课费都吝惜,这是对你极大的不负责任,你知道吗?”

    “够了,”我终于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沈老师,你说够了没有?我不许你侮辱我的父母!”

    沈学峰眼里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意,不过脸上露出了更加愤怒的表情:“郝强,你放肆,要是你不想在我这个班呆了,你尽早给我说,我不想要你这种目无尊长的学生。”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我不想再让自己憋屈了。

    挺起身体来,我直视着沈学峰,拳头捏得紧紧地,胸中的那团火焰彻底爆发出来:“沈学峰,我现在不叫你老师了。因为我现在觉得,你根本不配为人师表。你这样侮辱我,不就是因为我没钱交补课费,学习成绩不好吗?是,我的父母是工人,没文化,不过他们在我心里,比你高尚得多。他们赚的每一分钱,都掰成两半用,只为了给我节省出学费来。而你,为了补课费,为了升学率,根本就放弃了道德底线,对我来说,你和趴在我父母背上吸血的臭虫根本毫无区别。”

    反正也不能在这个班上待了,我干脆放开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发泄了自己一肚子的怒气再说。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痛快了。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中突然被强烈的红光笼罩了,紧接着,一颗流星一般的光团在窗外的天空中划过,落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光芒猛地变得更加强烈,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一个呼吸后,我感觉到,脚下的教学楼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一旁的杯子从桌子上滚下,摔在地板上,发出的破碎声音,仿佛崩断了这个寂静环境中所有人心上最后一根弦。

    “啊!!!!!快跑啊,地震了!!!!”

    不知道是谁首先喊了一句,顿时,班上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向着门口挤去,想要在楼房倒塌前抢先逃出去,在面临生死的这一刻,所有人心里都不会再有谦让的想法。我心头一凉,也离开了自己的位置,本能地向着门外跑去。

    “别挡老子!!!!让开!!!!”

    “我不想死,让我先走吧!!!!”

    “不,不要推我,别!!!”

    ......

    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不断地有身体弱小的女生被推倒,被踩踏,在生和死的考验之前,不存在什么绅士风度,这里所有的所谓富二代或学霸,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都是惶恐和自私,比我们这些所谓差生还要不堪。

    突然,我眼前的人成片地倒了下去,一个又一个,毫无预兆地,陷入了昏迷。

    “怎么回事,这......”我还来不及惊讶,一股晕眩感已经涌上来我的脑海,接下来,我也失去了意识,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此时的我,置身在一片废墟之中,被碎石沙砾掩埋着,幸亏墙梁和墙顶撑出了一个稳固的三角形,才保护住了里面的我,没有被巨石压死。

    这种废墟的危险性是很大的,我不敢再在里面逗留,苏醒了之后立刻飞快地离开了废墟,而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周围一片寂静。

    “那道光团,到底是什么?”我心里清楚,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地震,那漫天的红光,诡异的冲击波,还有我和所有人一起奇怪地昏迷,都预示着这一切,绝对不简单。

    “啊!!!”

    突然,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打破了这寂静,也打断了我的思绪,让我的心里顿生凉意,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紧接着,连续不断的惨叫声在楼房那一边响起,连成一片,仿佛揪住我的心一般。

    “操!怎么回事,这种惨叫,难道有恐怖分子进入学校了吗?”我暗啐一声,用唾骂来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恐惧,走回了教学楼。

    在这种情况不明,危机笼罩的情况下,还是手上有武器更保险些。

    我找遍了教学楼,却发现遍地都是鲜血和残肢断臂,细看那伤口截面上的痕迹,竟然不像是什么武器切割的,反倒和猛兽撕咬的颇为相似。

    “学校跑进野兽了吗?什么野兽,这么凶残!!!”古怪可怕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我的心紧紧地悬着。终于,在一个尸体边,我找到了一根染血的半米长钢管。

    这个尸体已经被啃食得残缺不全了,手脚被啃食了大半,肚子被剖开,里面的内脏被掏了一地,上面似乎还有着牙齿撕咬过的痕迹。

    呕!!!

    闻着刺鼻的味道,我终于忍受不住内心极致的恶心,干呕着闭眼向钢管伸手,准备拿了武器就尽早离开。

    就在这时,一阵剧痛的感觉传遍了我的神经,我睁开眼睛,却惊骇地看见,那地上的尸体,睁开了眼睛,正用仅存的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脚,而且一双暴突出来的赤红色眼睛,此时死死地盯着我。

    这是什么!!!生化危机吗???

    还不等我惊骇完,他又张开血淋淋的大口,向着我的脚上咬去。

    “啊!”我发誓从来没有过这么快的反应,抡起钢管,便向着这个脑袋砸去。

    砰!

    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我的力量仿佛增强了不少,尸体,或者说是丧尸的脑袋顿时被我砸的稀巴烂,红的白的溅得满地都是。

    于此同时,我的脑袋里,突然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成功击杀一级丧尸不完全体,获得身体强化,触发天选程序。恭喜你,成功获得天选,‘天命者’系统启动。天命编号: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