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奇怪的楼梯,奇怪的房间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5:15本章字数:3611字

    火水未济,事业未竟,是中下卦。象曰:离地着人几丈深,是防偷营劫寨人,后封太岁为凶煞,时加谨慎祸不侵。这个卦是异卦(下坎上离)相叠。离为火,坎为水。火上而水下,火势压倒了水势,救火大功未成,所以称它为未济卦。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的确是有些不理解,这个卦象来看。是前途未知的意思,可为什么钟楠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在我看过碟子以后,发现这个碟子是钟楠的。

    现在已经十二点了,今天看来是不能有什么结果了。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黑暗的房间里,有个女人正在点起一根蜡烛。烛光亮起,我这才看到点蜡烛的人正是钟楠。她依旧是神情恍惚,面如死人一般的。

    点完蜡烛,她慢慢的向床边走去,我这才看到床上李诗涵正在熟睡。突然,李诗涵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像掉了魂一样的下床然后走到桌子边。钟楠走在李诗涵的前面,一直到了门口才停下,然后转过身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接下来的一幕是我完全没有料想到的,李诗涵竟然拿着白布站在桌子上,随后仍在吊灯上面,系了个结,之后站到了椅子上。她双手拿着白布,不停的颤抖,然后怯怯的看着钟楠。钟楠突然凶狠的瞪了李诗涵一眼,然后李诗涵就将头放到了白布上,用脚踢开了凳子。钟楠站在门边,看着李诗涵垂死挣扎,冷冷的笑着。

    我急忙走过去,拖住李诗涵。看着了一眼钟楠道:“你到底是谁?……她们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钟楠的眼神变的阴冷无比,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该你的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在管闲事,别怪我不客气。”

    我喘了一口气说道:“咱们得讲理啊!你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总得说吧?要是她们真是得罪你了,我绝对不管不问。可你这就不对了,你跟人家无冤无仇!”

    “我就是被这几个(贱)人害死的!”钟楠冷冷一笑道:“你以为你就跑的了!……哼,你自己也跟这个女人有恩怨呢!”

    “该我什么事?”我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多大了,可我就是想说,和冤家以解不宜结。赶紧早早的投胎去吧,咱们就别在这里弄这些上辈子的事情了。”

    钟楠也不说话了,直接像我冲了过来喊道:“我要你的命!”

    “静柔!静柔!……”我现在发现自己是多傻,自己的玉佩还在孙静柔那里。这不是要死翘翘了吗?

    钟楠掐住我的脖子,随后露出狰狞的冷笑。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踹了过去了。发出了一声猫叫,那声音要多大有多大。我甚至都看见茶机上的玻璃杯都有震碎了。

    钟楠一下就瘫倒在了地上,黄姐她们也都纷纷醒了过来。

    “快放我下来!我不想死啊!”这时候李诗涵也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大家七手八脚的将她弄了下来。

    大家都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估计也就我知道。可有一件事情是好的,那就是碟子上的凤凰已经不见了。而且那三个碟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早就已经失去的光泽。

    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的一声嚎叫,女鬼已经被震得魂飞魄散了。可我为什么会发出猫叫呢?这知道最后我才知道,原来的之所以能出生,全是因为猫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黄姐已经带着她女儿玲玲离开了,此时屋子里就剩下我和钟楠了。因为黄姐还是孙静柔都知道,事情肯定不那么简单。也许这些东西跟个人隐私有关系,所以就先离开了。

    我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好像是上辈子钟楠和那个女鬼有仇。不管怎么说,国人的传统中就有这个恩怨相报的典故。所以我想还是好好的跟钟楠说一下,最好了能做一些善事。

    所谓的善事,绝对不是说要捐多少钱,而是要自己亲身亲历的去做善事。这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哪怕自己只照顾一个孤寡老人,这也算是一种善事。

    在我跟钟楠交代好了以后,我就送钟楠离开。

    我轻快地下楼。走下两层后,我发现下面很黑,因为一楼的路灯安装的很低,个子高一点的人一伸手就可以摸到,所以有些没有公德心的人常常会把灯泡拧下来,拿回自己家用,一楼经常是黑的。

    我暗暗咒骂了一句,对钟楠说道:“呵呵,这个公德心不好。等我回去自己安上一个吧!”示意钟楠继续走继续向下走。又走了一层,四周愈发暗了,可是我却惊讶起来。

    因为我并没有走到一楼的出口,下面居然还有楼梯!

    我和钟楠也没有太当回事,可是,又下了一层后,等着我的……还是楼梯。

    这时候,我还是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只是低骂了一句:“真是见鬼了!”又继续向下走。

    但是,我的心情却紧张起来了。因为,我一口气又下了十几层,可下面依然是楼梯。我停住了,感到心里有点发冷。

    这是不可能的,我很清楚我住了好几年的这幢楼,这幢楼最高只有七层,也没有地下室,就算从最高的五层向下走,也不过只有八段楼梯。可是现在,我已经下了十几层了,还看不见出口,这不能不说是极为怪异的一件事,虽然我并不是很胆小的人,可是我却真的感到有点害怕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钟楠也感到了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到底是往回走还是继续下楼。是一个很难的选择。

    我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变化。随后将玉佩给她戴上说道:“带着吧!……关键的时候,也许能保住你的命!”

    “不行,那你怎么办?”钟楠直接晃了一下身子说道:“再说了,我听静柔说起过,这个是你朋友给你的护身符。”

    “没事,我命硬!要是真出了事情,你就赶紧跑!到时候好告诉他们来救我!”我笑了笑说道:“况且我是个孤儿,我不怕!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我拉着钟楠的手慢慢地沿楼梯走,又下了两层,依旧没有到底。四周的光线极昏暗,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本来我是一点也不害怕的,就算整幢楼都是漆黑一片,我也不会害怕,对一幢如此熟悉的楼,有什么理由害怕呢?

    而且现在是白天啊!怎么楼道会一点阳光都没有呢?这根本就一点道理都没有啊!

    可是现在不同,这已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了,整个事件都充满了神秘恐怖的色彩。瞬时间,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第一个闪入我的脑海的念头,是我在做梦,一个噩梦!这倒是一个很容易被接受的想法,既然是梦,一切都是不要紧的。可是我却很清醒,这决不是梦,决不是!

    我们这幢楼每一层有三户人家,因为都一样,所以在昏暗的环境下,我没有想过要仔细看一看。我心惊胆颤的下了楼梯,向中间的那个门走去……

    光线实在是太暗了,我只能依稀看见门和窗户的轮廓。

    我一点一点地往前凑,随时准备着撒腿就跑。

    每个门上边,都有一个标牌,标注着这家的编号,我家的编号是“502”,楼上人家的编号是“602”,楼下的房间依次是“302”,“202”,“102”,所以只要看清标牌,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在第几层。

    因为太黑的关系,尽管标牌不是很小,但仍然难以看清,我费了好大的劲,终于看见了──14-2-14!!!

    这里竟然是-14层!

    我的头皮发麻,急忙将钟楠的嘴捂住。因为现在这种情况绝对是不能叫出来的,不然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敢保证。就

    我顺着楼梯往下看,什么也看不清,但影影绰绰,楼梯似乎仍在盘旋而下,仿佛没有一个终点。

    我示意钟楠继续往下走,“-15”“-16”“-17”到了第十七层,我不由得停住了。

    楼梯依然没有结束,而我停住的理由很可笑,因为我想到了一句老话:“十八层地狱”!

    这个奇怪的楼梯,是不是通往地狱的!?

    我犹豫了好一会,才决定继续向下走,促使我下这个决心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那三扇门里,都是死气沉沉的,没有灯光,没有声音,什么也没有,我实在不敢多呆一会,相反,在楼梯上反倒觉得安全一点。

    “-18”层并没有什么怪异,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个楼梯到底通往何处?

    我又继续向下去,再走了几层,我的勇气一点一点消失,因为那楼梯依旧盘旋而下,依旧没有结束。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说是惨叫,其实是我的感觉,因为那声音隐隐约约,听不清楚。

    这声音是从更底层传来的。紧接着,我又听到一声惨叫。

    我拉着钟楠撒腿就跑,拼命往上跑,直到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四周依然是昏暗的。我边喘气边仔细看了一下标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14-2”我又到了-14层。

    下面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我的心情稍微镇定了一些。

    我轻轻伸出手,去摸那扇门。

    我的手碰着了门,却感到凉凉的,滑腻腻的。

    这一下大出我的意外。然而就在同时,我隐隐约约地看见屋内有一个黑影闪过,接着门内发出轻微的“喀哒”声,似乎门内有什么东西正在开门,想要打开门出来。

    我伸手看了看,刚才觉得手上有点不舒服,我张开手,发现手心里全是青苔。

    我当然知道这是在哪里弄上的,是在我伸手去摸那扇门的时候给粘上的。

    可是,谁的门上会长满青苔?除非那扇门一直没有打开过,或者门内从来没有住过人。

    我拿出手机,看看手机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信号。我看了一眼钟楠,我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她的身上。我不敢怠慢只能慢慢的拉着她往上面走去。

    在我一眨眼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和钟楠居然在一个小山村。他们穿的服侍都是民国时期的,而且看起来都不是很有钱。应该是很偏僻的地方。

    钟楠突然间旁边卖的饰品很感兴趣,刚要用手碰。我急忙制止住她说道:“这里的东西不能乱动的,很可能不干净。你不觉得这些人都很奇怪吗?”

    钟楠也吓了一跳,急忙收回收手。继续静静的看着,丝毫不敢松懈。

    这些人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和钟楠,我和她两人继续的向前走着。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很像钟楠的妇人,这个妇人好像挺着大肚子买完菜准备回家。

    我和钟楠相视一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