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恩恩怨怨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5:26本章字数:3400字

    处于好奇,我和钟楠悄悄的跟在妇人的后面。其实我俩就是大大方方走,估计也不是被人发现。我和钟楠看着她回到家中开始做饭。

    怎么就她自己,应该还有她丈夫呢?

    太阳渐渐下山之后,我看见和我长的有七分相似的人怀里抱着一只大黑猫走了进来。

    那只猫好像能看见我一般,弄的我心里有些毛毛的感觉。而且这只大黑猫我好像见过!

    没错了,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都会感觉有只猫在帮我解围。而好像这个男人抱着的这只猫就是救的我那只猫。

    时间过的飞快,好像男人死了。他去世的时候应该是三十多岁,确切的说,是被那个女人害死的。

    这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头特别的疼。好像我也喝了那碗药一般,可为什么这个女人要害死这个男人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刚才恩爱都是假的吗?

    “你没事吧?”钟楠表情十分的难看,急忙扶着我说道:“快看,来人了!”

    “我没事!”我摇摇头,这时候屋外来了一个年轻的公子,哈哈大笑的走了进来。随后厌恶的踢了一脚黑猫,随后黑猫逃走了。

    妇人跟公子搂在一起,年轻公子一阵的狂笑。好像自己中了五百万一般,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心里一阵的难受。

    随后妇人将死去的男人安葬了,可黑猫一直守在男人的墓前。始终都没有离开,整整过了三年。黑猫才跑到山林之中。

    转眼间我和钟楠又回到了楼道之内,我两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我刚刚碰了那一下门吗?

    钟楠不会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随后也触碰了一下大门。

    没过多久,我俩在次回到了这个小村子。之前所有的事件都是一样的,只是安葬以后那个妇人并没有来看过死去的丈夫一次。而且在那个公子家里,而且还将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了。

    更让我意外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黄姐和李诗涵两个人。黄姐是个下人,一棒子就被李诗涵给打死了。而李诗涵和那个妇人居然联手将一个女人勒死了。而那个女人很像我和那天梦见的那个女鬼。

    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我终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我冷冷的看着钟楠,双手已经开始抖起来了。

    可想想这还能怎么样呢?上辈子的事情,跟自己能有什么关系吗?

    “这……这不是我干的,是……是那个女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钟楠极力的解释道。

    我深呼吸一口,残笑道:“算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上辈子的事情,怪不得上次那个小女孩我觉得这么亲呢!……一切都是命了啊!我们还是离开吧,这里实在是有些古怪!”

    我现在倒是不怎么害怕了,看来我果然和那只猫有缘分。不知道那只猫跑到山里以后怎么样了。

    我接着顺着楼梯走了上去,随后发现在-1层的时候。我和钟楠出来了,可我转过头的时候。那楼梯已经不见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想我自己应该冷静一下!”我看着一脸紧张的钟楠,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杨健……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钟楠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看了看刺眼的阳光,笑了笑道:“当然,不过……等你孩子出生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到时候认她做干女儿!”

    “嗯!”钟楠强挤出一个微笑,刚要转身的时候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好像知道那个地方,离这个不是很远。我想去看看,不知道你能不能赔我去看看。”

    听钟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想去看看。也许还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也说不定!

    “好啊!那我们明天一早就走吧!”我点点头对钟楠说道:“不过,你就不怕出什么事吗?”

    钟楠摇摇头,道:“我倒是不怕,不是还有你嘛!你明天来找我就是了,要不要黄姐一起去呢?”

    “算了,这事情还是不告诉她们的好。就我们两个去吧!”

    ……

    第二天一早,我和钟楠开车开到了那个小村子。之所以钟楠知道,是因为那条河十分好认。而且村头还有一个牌坊。那是一个依山傍江的村子。

    一条溪水从中流过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小村庄时,顿时所有的疲劳一扫而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原生态的地方,空气是那么清新,当真是鸟语花香,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一座座砖瓦房,炊烟袅袅,一下子让人忘掉了世俗的喧嚣,有种想要落地生根的感觉。

    这是个连卫星地图都不能确定地点,甚至都没有名字的村庄,只有几十户人家,但却走出了很多壮劳力,甚至发展成为了全省第一包工队,令人惊奇这里生儿子的几率之大。

    不过更让人惊奇的是,刚一进村口,我和钟楠就听到了喧天的锣鼓之声,已经嚎啕大哭的声音,而且,村里的老人全都穿着素服,年轻人无论男女小孩全都披麻戴孝,无比的整齐。

    这就是小村庄的特点,几乎整个村子的人互相都能攀上亲戚,一家有事所有人都会到场。

    二人根本不用打听,只要听着锣鼓声跟着人群中,很自然的在整个村庄找到办丧事的那个家里。

    只是我和钟楠来并不是参加葬礼的,而是来看看这里到底有没有什么线索。根据推断,时间至少要过去将近一百年了。虽然是小村庄,可早已物是人非了。

    “看来咱们是白来了,这里几乎找到什么东西了!”我笑了笑说道:“不如去那个坟地看看吧,我也好祭拜一下自己!”

    “其实我就是想找找那个墓地!”钟楠笑了笑说道:“走吧,差不多就在不远处的山上。也不知道这个坟头到底还有没有了。”

    我和钟楠经过小河边,看着清澈的河水中鱼儿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不远处葱葱郁郁的山中,还夹杂着渐渐泛红的枫叶,这一切宛如一幅完美的画卷。

    只不过画面也有瑕疵,因为就在不远的山脚下,我看到了一座座坟包,有新的,有老的,一座座墓碑,飞舞的纸钱,破坏了这青山绿水的画面,把人一下从纯美自然的世界拉回到现实。

    人总是要死的,这是自然规律不能违背。

    我叼着烟卷朝坟堆走去,听村里人说,他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几乎与外界隔离,只有那三个月来一次的货郎,会用菜米油盐酱醋茶换一些这里的土特产品,即便没有货币他们也能生存,这里像一处世外桃源,又像是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所以这里并没有火葬一说,刚才我还在村里居然看到了一个木匠铺,同时负责打造棺材。不过奇怪的是,我从这里也没有看到任何鬼魂,而且还有几座坟茔是散乱的,好像被人挖过,仔细一看又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爬了出来。

    这个村庄看似宁静安逸,可却透着一种古怪,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当然,一个放着青山绿水不看,反而在坟堆旁乱转的人同样古怪。

    这里的习俗是,一个人去世,要把尸体经过特殊处理,最起码要在家放置九天才能下葬,取九九归一之说。

    “呀!还真的在啊!”我惊讶的看了看孤零零的小土堆,有些激动的说道。

    因为算是绝户,所以是不能入祖坟的。而且那个很矮的墓碑早就不知去向了。远远的望去就是一个小土包,估计在过十多年。就会夷为平地了。

    “你干嘛?”钟楠的举动实在是让我吓了一跳,只见钟楠拿出厚厚的一沓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的字,我细细一看,原来是《大悲咒》看着整整有一千份。

    “没什么,不管这是不是我做的。我都想赎罪!”钟楠笑了笑,随后在在坟前全都烧光了。

    我并没有拦着,我知道这些东西看着像是钟楠烧给死者的。其实她是在烧给她自己,让自己更加的好受一些。估计这些《大悲咒》是她整整写了一晚上的吧!

    我掏出三根香烟点燃,笑嘻嘻的说道:“我也给我上辈子上个香吧!希望你能找个好媳妇!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只要媳妇好,比啥都强啊!”

    钟楠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钟楠好奇的看着我:“你在河里抓的?”

    我从背包里拿去一条鱼,放在墓地的旁边笑道:“不是,昨天出去的时候买的。我给那只黑猫的,它救过我好几次呢!不管怎么样,它陪着整整三年。就是人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么多吧?”

    “那只黑猫的确是有灵性呢!”钟楠也站了起来,问道:“怎么样?我们回去吗?”

    “不好!”我看了一眼我插在土堆上的香烟,有些紧张的说道:“这个村子可能要出事,你看看!”

    三根香烟两根已经烧到一半了,而中间的只是烧了一个头。这就是好比,人怕三长两短,香怕两短一长。

    “那怎么办?是不是这个人不原谅我?”钟楠有些害怕了,要是那样的话刚刚平静,就要被这些东西缠着了。

    我笑了笑道:“这么到是不是,我已经原谅你了。你还怕什么,我是说这个村子。你也看见了,这个村子里有丧事。我们去看看哪里的香烧成什么样不就知道了吗?”

    那是一个巨大的独门独院,宽敞的院子中挤满了人,哭声震天,三间大瓦房,中间的正房房门打开,里面停放着棺材,门外摆放着祭坛,上面是三牲贡品和香烛茶点,长明灯在棺材头,倒头饭在供桌最中间,三根又粗又大的香飘荡着股股青烟。

    全村的人几乎都在这里,每个人都面对忧伤,脸挂泪痕,看来去世的这个人的人缘还是不错的。

    我看了看香,的确是两短一长。看来今天要出事情了,我对钟楠说道:“我觉得这里比较古怪,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里看看什么情况。”

    钟楠死活不同意,而且我们就开了一辆车。她要是将车开走了,我在回去可就费劲了。于是钟楠执意要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