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僵尸的妙用

    更新时间:2017-04-28 17:36:00本章字数:4177字

    这是灵魂之火,一个死去的人竟然重燃灵魂之火,重新归位与天灵处,难道这不仅是尸变,是要以尸身复活吗?这可真是逆天的大事,是不被天地规则所允许,如果被阴曹地府察觉,必然会让他魂飞魄散,如果是有人为帮助他,其他人也将受到牵连,将永镇地狱深处。

    “你先起来,必须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不然你们整个村子将会遭受灭顶之灾。”我郑重的说道。所有人都能在他眼中看到事情的重要性,因为在他的眼中出现了可怕的电闪雷鸣的景象,似无尽天劫在毁世。

    而就在这时,全村一下变得灯火通明起来,全村人都在从四面八方敢来,当看到死者诈尸之后,每个人脸上都爆发出惊喜的神色,欢呼雀跃,兴奋至极。

    人们甚至点起了篝火,杀鸡宰羊,将僵尸围在中间,载歌载舞,孩子们更是跪在他身前虔诚叩拜,就像在叩拜神灵。

    看来每个人都知道尸变会发生,非但不害怕,而且还很高兴,甚至一直在期待这种事情发生。

    这里实在太诡异了,不过活人我左右不了,而且现在全村上下团结一心,处在极度喜悦中,我要是上去扫兴的话,没准会被全村老少当成拆迁队……

    我摆摆手,示意本家弟弟跟我到一边去,钟楠始终躲在他背后,紧紧拉着他的衣襟,三人走到村口才停下,我道:“好了,这里四下无人,我很想听听关于这个小村庄的秘密,因为这对你们也会有帮助。”

    “是,是,小人绝不敢隐瞒大师半句。”本家弟弟给我地上根烟,他刚要点上就被钟楠抢走了,她低声在他耳边道:“庄重点,你见过哪个大师抽烟的?”

    我无语,全神贯注的倾听关于这个可怕的僵尸村庄的故事……

    热闹的小村庄灯火通明,人们就像过节一般狂欢着,杀猪宰羊,唱歌跳舞,好不热闹。

    而在村口的古井边,我和钟楠正在听着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

    本家弟弟只是从有记载说起,那也是在一千多年以前,至于这个村庄真正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已经无从考证,也许古来的让人害怕。

    就像钟楠说的,这确实是一个僵尸村,早在千年前他们的先祖就变成了僵尸,并且咬伤了人,而被僵尸腰上之后,那人并没有死去,也没有变成僵尸,而是肌肉骨骼逐渐开始僵硬,语言功能也慢慢退化,最后甚至可以不吃不喝,那人被咬时已经七十多岁了,随后又活了五十年,而且时候尸身不腐。

    后来人们发现,这一切都是拜僵尸所赐,一时间被奉若神明,当然,最主要是僵尸本来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所以人们非但不害怕反而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把僵尸当成了守护神。

    后来人们开始潜心研究关于僵尸的一切,这期间还有其他人死去,可都没有变成僵尸,人们开始慢慢摸索,最后发现,原来那具僵尸死前患有很严重的痔疮,而且是被闷死的。

    也就是说,那具僵尸全身的阳气都没有外泄而转换成了阳气导致其尸变,村子里的人逐渐明白了原因,开始研究制作僵尸的方法。

    由于这个山区很偏远,几乎没有文明传入,更不会有什么(洗)脑式的教育,忠君爱国的思想,他们的想法很单纯,不受外界干扰,潜心研究一件事很容易成功,研究僵尸也不例外。

    当然,成功率是很低的,不能因为研究僵尸而将人活活闷死,而且在闷死之前堵住菊花……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成功了,只可惜,好不容易研制成功的僵尸并不会咬人,而且没有多久就腐烂了。不过这并没有让他们放弃研究,他们始终致力于开发关于僵尸的一切,最后甚至为那最初的僵尸始祖办了一场阴婚婚礼,让人惊奇的是,婚礼很成功,并且还生下了孩子!

    生命真是奇妙!

    听到这里的时候,钟楠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我算是见多识广了,可也是第一次听到僵尸竟然还能结婚生子。他很好奇僵尸生下来的孩子是什么样的,不过他更好奇的说:“你能和我仔细说说,僵尸怎么洞房吗?”

    钟楠狠狠的拧了他一把,总算打消了这个可怕又龌龊的念头:“还是说说,僵尸生下的孩子是什么样的吧!”

    “没什么,和普通人一样。”本家弟弟说道:“不过,很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人能活过四十岁,总是在激将四十岁的时候寿终正寝或者遭遇意外而身亡。”

    “因为他们是违背天道秩序,违背生死轮回的存在,完全是不属于天地间的生灵。”我点头道:“等等,你刚才说僵尸的后代活不到四十岁,可四十岁之前完全可以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也就是说,僵尸的后代很可能一只延续至今?”

    “是的。”本家弟弟郑重的点头。

    “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们家就是僵尸后裔。”我隐隐明白了什么。

    本家弟弟再次点头,钟楠本来就在紧张的关注着,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顿时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呼声。但她忽然问道:“那这么多年,其他僵尸的后代呢?还有,僵尸不是不腐不烂吗,那最早的那一个僵尸始祖呢?”

    钟楠在如此紧张恐怖的话题下,还能如此敏锐的切中要害,我瞥了她一眼,感觉她好像在听故事似地,不过这也确实像个故事。只听本家弟弟道:“僵尸始祖和他的后代,无一例外的都在死后变成了僵尸,而且成功的为我们村里的很多老人续命,刚才灵堂里的那几位老人家,最大的已经一百七十岁了……我也知道这样做听起来好像很恐怖,可这是我们村庄的传统,我们把僵尸分为分明,可以为我们的亲人延续寿命,可以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呆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可就在一年前,一个神秘的道士忽然出现,将这一切都打破了,当时他拿着一只风筝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放飞了风筝,风筝线下面拴着一根金属棒,结果当天晚上出现了雷暴天气,无尽的雷光劈在了风筝上……”

    “你确定那是一个道士不是富兰克林?”钟楠弱弱的问。

    我把她的小脑袋按回了他身后,我明白,这一定是有高人出手了,什么风筝,不过引动雷劫的假象:“后来呢,那些僵尸怎么样了?”

    “全部在雷电中化成了焦土。”本家弟弟遗憾的说。

    我点点头,我虽然不是道士,但也曾听袁真说过一件事:一个村庄曾经养过小鬼,结果整个村庄的风水都被破坏了,人们的阳气越来越少,引起越来越重,最后爆发出疫病导致全村的人都死了。

    所以,这个道士也是为了全村人好,只可惜他没有多加解释,来匆匆去匆匆,做好事不留名,反而遭人嫉恨。

    不过庆幸的是,当时很多热都在城里打工,他们全都在外面务工,而多过了那场雷劫,这让村里一些时日无多的老人保留了最后的希望。

    其实死者遇难并没有让他们难受,反而很情形,僵尸一脉得以延续,而他也不负众望,最终化作了具有优秀基因,堪比第一代僵尸始祖的人物。

    听了他的叙述,我总算明白了。其实他们所说的僵尸,并不是一般的僵尸,就像院子里那只。变成僵尸之后,竟然已经熄灭的灵魂之火又重新燃烧起来,如果再一次形成完成灵魂的话,那他就等于另类复活了,这确实是罕见的情况,而且他们的灵魂都不会归于地府,所以在阴间也没有类似的记载。

    “被僵尸咬过真的能延长寿命吗?”钟楠一脸期待的问,我狠狠的说:“当然可以,而且还能除皱抗褶,青春永驻呢!”

    “真的假的?”钟楠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女人都希望自己永远年轻漂亮,虽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但钟楠哼了一声道:“你别唬我了,刚才我也看到了那几个老人,形如枯槁,脸就像橘子皮。”

    “那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在衰老了以后才被僵尸咬得,如果你趁着年轻就被僵尸咬,我保证你一辈子都不长皱纹。”我很肯定的说,钟楠又想开口确认,只听我道:“我想尸毒还有滋阴补肾,活血通络,改善月经不调等功能!”

    “少扯淡,你说那是太太口服液!”钟楠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大师,还请明言,我等村野草民毫不知情,还将僵尸奉若神明,当做延长寿命的秘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本家弟弟激动的问道。

    “什么延长寿命啊,分明是因为尸毒入体,可怕的死气影响了五脏六腑的正常功能,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半僵尸状态的假死人,他们面无神经全部被破坏,导致面无表情,自然无褶无皱,全身关节僵硬,心脏跳动的频率大幅减少,勉强维持着生命,严格来说,这些被僵尸咬过的人已经死了,根本就是一具尸体,无(法)正常说话,甚至做不出任何表情,不能正常的行动,这张延年益寿的方法你喜欢吗?”

    钟楠飞快的摇着头,本家弟弟却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我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心甘情愿被僵尸咬,从而自己成为僵尸,不过,但一个人老去,即将迎接死亡的时候,那种恐惧是难以形容的,如果有一种方法能够延长寿命,让你晚一些面对死亡的恐惧,很多人都愿意不屑一切代价的去尝试。

    想想古代那些帝王,他们为了长生延寿,有的求神拜佛,有的炼丹制药,有的甚至吃人后喝人血,相比之下被僵尸咬一口也算不得什么。

    我看着紧张万分的本家弟弟道:“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用任何方式改变自然规律都是逆天而行,后果很严重。不过,你们这里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些老人愿意用这种方式来延寿,完全是他们自愿的行为,我想他们也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而且,只要不是僵尸主动伤人,不走出这个封闭的小山村,那么这件事情应该与我无关。”

    “怎么,你不管?”钟楠好奇的问。

    “我用什么管呐,我既没有异火,又没有符,也不是人族圣体,我既没到渡劫期,又没有结成原因,既不管重生,又不负责穿越,你说我管的了吗?”我哼道。

    钟楠无语了,没想到自己的调侃这家伙却记仇了,其实钟楠心中已经把他当成英雄人物了,甚至是神话人物,看到有妖魔鬼怪作祟的时候,立刻就会把裤衩穿到外面,出来降魔除妖。

    但是钟楠绝不会说出口,就是不说,不给我得瑟的机会,不树立他的优越感……男女之间交往必须如此,必须有一个人懂得让步,能够宽容,吵架的时候总得有个人先低头认错,这样才能交往得融洽和谐。

    “我可不是什么卫道士,天道虽然苛刻,可包容一切,管天管地,但却不能管束自主意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意愿,这是自由的,不受任何管束的,有人会选择自杀,有人会选择放弃尊严的活着,有人宁愿被尿憋死也不会随地嘘嘘,这是自由自主的意识,没有人管得了,也不应该被管束,但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而承担责任以及付出代价。”

    “你说的真好。”钟楠撇着嘴,看起来像要哭,又像忍着笑的摸样。

    我苦笑着耸耸肩,对死者弟弟说道:“就像你们村子里的这些老人一样。他们害怕死亡,或者舍不得自己的亲友,才会不惜一切的选择延长自己的寿命,尽管看起来像是行尸走肉,但毕竟还活着,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不管,也没有任何人会管,但我必须要说,其实只要生平多行善,不为恶,那么死亡就并不可怕,相反还想一件充满希望的事情,是新生命的开始。”

    本家弟弟听得云里雾里,觉得有道理,可又是生又是死的有觉得很可怕。

    “既然没事儿,我们又不会受到伤害,那还是回去看看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僵尸,他们一蹦一跳的,其实还是很可爱的。”钟楠知道自己绝对安全,忽然来了兴趣。

    “一蹦一跳?”我满头黑线:“大姐,你不能把僵尸当成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