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7-04-29 08:46:44本章字数:2862字

    一路说笑,几个人乘电梯来到酒店二楼的粤菜馆丹桂轩。

    餐桌前已经坐了三个年轻女孩和一位戴眼镜的中年大叔,他们一进来气氛就活跃起来。

    “哎,阿耀,先来认识认识新同事,这位是张哥……”苏城说。

    “鄙姓张,弓长张,名木林,木头的木,再加两个木,双木成林。张木林,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操一口上海口音的国语,绕口令一般地说着的同时,眼镜大叔恭敬地用双手递给柊耀一张名片。

    柊耀接过名片,想到也没什么可回赠的,只好说句谢谢。同时听到女孩子的座位上发出吃吃的笑声。

    “张哥,您的介绍方式很独特啊,一块木头就够意思了,您这还三块……”苏城忍俊不禁。

    “ 啊,习惯了,几十年都是这么介绍过来的。”张木林顿时窘得掏出手帕直擦前额渗出的汗水。

    “张哥这种公关方式才是顶级的,让第一次接触的人对他产生可信可靠的感觉,戒备心理就会轻易解除。”阿修道。

    “是哦,姜还是老的辣,毕竟是前辈嘛!” 阿剑说。

    “说我是前辈我就不推辞了,毕竟我年龄比你们都大得多,不过要说经验,我可比不上阿剑。”张木林满脸笑容。

    “张哥太过谦了,我们都知道张哥的水有多深。”阿修说。

    “张哥的太太又能干又漂亮哦!”梳着马尾,嘴唇薄薄眼睛大大的女孩尖声说道。

    “张哥福气好啊,好像我们几个,就没人愿意要。”阿剑做了一个苦脸。

    “你喜欢被谁要啊?阿玉姐吗?哈哈!”大眼睛女孩笑了。

    “阿花,你乱说什么!” 长头发的阿玉是个美人胚子,肌肤如雪,眼神里透出一种处世不惊的老练。

    “哎,你们几个,也不好好介绍下自己,以后有饭局不叫你们了,自己吃工作餐去!”阿剑道。

    阿花吐吐舌头。

    “我叫阿雨。” 坐在角落的女孩腼腆地说。

    柊耀认出她就是刚才在贵宾厅盯着他看的那个秀气的荷官。

    菜上来了,精致的冷盘、火焰醉翁蝦、北京片皮鴨、台山豬手煲……

    开吃,大家估计都饿了,一阵风卷残云。

    “你们慢点儿吃好不好,好像在抢,女孩子家家的……”阿修皱起眉头。

    “修少,我们每天上班吃饭都是在赶时间哎,吃得慢,迟到了就有事了,哪有你们做公关少爷那么优哉游哉的。”阿玉毫不客气地回敬。

    “这不已经下班了么? 平时不拘小节,最终就会形成习惯,恶习。 ”阿修特别强调了最后两个字。

    阿玉气得扭过头不理他。

    “呵呵!阿玉今天怎么了? 心情不好?”阿剑装做没听见刚才的对话。

    “才不会!有这么多清纯男生陪吃饭,阿玉姐怎么可能心情不好!”阿花抢着回答。

    “其实我蛮同情你们的,天天在赌台上看那些赌客变形的脸,不得职业病才怪。赢钱的这样,输钱的这样,紧张的这样,愤怒的又是这样……”阿剑用两只手把自己的脸捏得奇形怪状地示范着,“当然看到赌台以外的男生,一概觉得好清纯……”

    阿花翻着白眼,阿玉纹丝不动,阿雨掩嘴而笑。

    “就你们这样的,还清纯? 早被染得找不到底色了!”阿玉没好气地说。

    “想当初,阿城是多么清纯,可惜被你们几个害成这样……我要是阿城,打死也不请你们吃饭!”阿修自顾自地喝茶。

    “阿城哪有那么小气! 当初他带着八十万,说那是他去英国留学的学费,我们真的不愿意看见他输啊,可有什么办法,还是输光了。你不知道阿玉姐把我骂得有多惨!还有阿雨,把他最后一块筹码收走的那个晚上,她整整哭了一夜搞得第二天没法上班。这些你都知道吗?!”阿花气呼呼地说。

    用举座震惊来形容也不过份。

    “原来……”苏城环顾左右。

    “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关心我,我真不知道。”

    见谁都不说话,苏城又说。

    “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们,又不是你们的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阿玉姐说,你错就错在没有选择她的桌。”阿雨有些犹豫地说道。

    “你们有没有想过,也许根本就选错了场子?”阿剑一拍桌面。

    “其实我觉得,阿城是选错了路,人生的道路。”张木林严肃地说。

    “都别幼稚了!其实不管你当初怎么选,命运最终还是会把你送到你本来该去的地方。”阿修的惊人一语让众人都不由得疑惑地住了口。

    “不会吧?”阿剑嘟哝道。

    “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无论如何,路已经选择了,不能再回头,也不可能知道另外的路会是什么样……两年多来,如果没有你们一直陪在身边,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得下去。这辈子能遇到你们,我挺开心的,真的!有时候觉得,就为了这,一切都值了!”苏城笑笑,声音却在微微颤抖。

    “阿城……”阿剑感怀万千。女孩子们眼睛都有些湿湿的了。

    “阿城一步步走到现在,不容易啊!年轻人不怕跌跤,怕的就是跌倒了爬不起来。说实话,我也是很佩服你的!”张木林推一推不知不觉掉到鼻梁中间地带的眼镜。

    “人生就是一场赌博,你永远不知道会在哪张台子上输光。”阿修若有所思地说。

    “所以嘛,最紧要的是一发现风向不对,就要赶快换台子甚至换场子。万万不可强硬地一路拼杀!因为就算命大,给你杀出一条血路,到最后自己也是遍体鳞伤,若没有救命仙丹也难以逃出生天啊。”阿剑感叹道。

    “阿剑你武侠小说读太多了吧?”阿玉扑哧一笑。

    “嘿嘿!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全部读完,现正攻读古龙。”一听阿玉提到武侠,阿剑立刻满面春风。

    “我说呢!那天我正在发牌,抬头猛见一个人,一袭黑衣冲进门,怀抱公文包,身带一阵风,眼珠左右转,心想坏了!输光了的赌徒来炸贵宾厅了。定睛一看,却原来是阿剑你!”阿花传神地模仿着当时的阿剑。

    “嘿嘿……说到武侠小说,那可是本公子的最爱!你知道我发现什么了吗?”阿剑神秘兮兮地。

    “什么?” 阿花好奇地问。

    “这家伙能发现什么? 这世间还会有什么、会乖乖地等着被他去发现? 切!”阿修保持着微笑,不屑一顾。

    “说得也是。”阿花顿时没精打采。

    “我发现阿玉跟里面的女主角都很像!”

    “你这家伙不是拐着弯儿向阿玉求爱吧?”阿修懒懒地用鼻子哼了一声。

    “痴迷程度很严重了哎。” 苏城也笑了。

    “拜托!我可没说自己是男主角哇!”阿剑强辩。

    “无聊!关我什么事!”阿玉嗔道。

    “哎,今天的主角可是柊耀,阿耀也金口开开说两句吧!”阿剑赶紧转移话题。

    “对哦!这里要说还有一个清纯男生的话,就只有他啦!”阿花说。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柊耀身上。

    一直坐在角落里安静倾听的柊耀猝不及防,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傻看着身边的阿城。

    “都是自己人,随便说几句敷衍一下就行了,不用太认真。”阿城声音不大,安静的全场却都能听见。

    “‘敷衍一下’,有没有搞错!阿城,你就是这么带徒弟的吗? ”阿修正色道。

    “其实我也喜欢读武侠小说。” 柊耀开口了.

    “因为我妹妹喜欢武侠小说,家里有很多,我偶尔拿来看,一看就很入迷。” 

    “妹妹读武侠,老爸说是补充课外知识,大加赞赏,因为她是学历史的。而我读,就常被老爸训斥,说是不务正业。” 柊耀沉浸在回忆之中。

    “哈哈!你老爸真有趣!”阿花觉得很好笑。

    “从我记事起,老爸就是世上最忙碌最勤恳的人。而我,对一切都漫不经心,按老爸的话说,就是好像生活在梦幻世界里似的。我从没有重视过他的话,直到毁掉了他的一切……”

    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面面相觑。柊耀的声音很轻,却丝毫没有减轻他最后那一句话的冲击力。

    “对不起……”强忍不住的泪水已漫出眼眶,他抬起胳膊掩住了眼睛。

    大家全都愣住了。

    苏城呆呆地看着他。

    “阿修,等会儿你替我买单。我们先走一步。”苏城转头对阿修说。

    “OK。”阿修点点头。

    “阿耀,我们先走吧。”

    苏城拉起柊耀,在众目睽睽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