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7-04-29 09:42:06本章字数:4746字

    柊耀睁开眼睛,发现黄昏的霞光已从飘动的窗帘间透进屋来。

    “糟了!”从床上跳起来,推开屋门出去。

    客厅里不见苏城的身影,他的房间也静悄悄的。苏城不在。

    正懊恼不该睡得那么沉,瞥见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

    “阿耀,见你睡得很香,不忍心叫醒你。今晚我在新濠天地(City of Dreams) 皇冠度假酒店三十七楼贵宾厅,就是路凼城威尼斯人酒店对面的半椭圆形酒店。如果你想来的话,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阿城”

    柊耀飞快地冲了个凉,稍微吹干头发,从箱子里找出一件丝绸质地的深绿色衬衫和一条黑色西裤,想了想,又取出一件白色薄外套,他知道夏天酒店里冷气都开得很足。

    没有及时从箱子里取出来的衣服都留有折叠的痕迹,在阿城房间找到熨衣板和熨斗,很快熨好换上。

    他的衣服几乎全部都是父亲从欧洲和日本给他买回来的。工艺美术是父亲的专长,让他对各种事物都具备很高的鉴赏力。这些衣服件件价值不菲,因为父亲最不能忍受庸俗,又从不吝惜把金钱花在他的一双儿女身上。

    从镜子里看到凌晨哭泣过的痕迹已经消失,柊耀松了口气。

    他没有给苏城打电话。他或许在忙,而自己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不想给他添太多麻烦。

    离开公寓走到马路。依靠路牌指示,拾阶而上,沿着嘉模路前行,远远望见湖边的威尼斯人酒店,还有旁边那闪闪发光的灰蓝色建筑群。

    将外套搭在手臂上,柊耀在黄昏的霞光中行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新濠天地。

    他仰目张望,看见了其中的皇冠酒店,没错,就是这里了。

    对着门上那排“运气在这里,您是幸运儿”的大字看了看,柊耀走进大门。

    曾随父亲去过欧洲和日本的柊耀对豪华酒店已经见惯不惊,但这间酒店却不禁吸引了他的视线。它那米白色、金色及棕色的基调淡然高雅,是他最喜欢的色调。

    在沿路警卫探询和揣测的注目下,柊耀走进位于酒店三十七层那间贵宾厅。

    令人瞠目的华丽景致让柊耀禁不住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

    “阿耀,怎么不给我打电话?”看见柊耀进来,苏城快步走到他身边。

    “这里的设计很特别。” 柊耀不禁说。

    “是啊,我刚来的时候也给震住了。”苏城小声说。

    意识到苏城的谨慎,这才发现贵宾厅里除了轻柔的钢琴背景音乐外,并没有喧哗吵嚷声。

    三张椭圆形绿色赌台,只有靠窗的那张台有一个女人在玩,荷官身后站着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赌台旁边还站着个抱着一台微型笔记本电脑在做记录的女孩子。发现她是欧静。

    “今天是场重局,静姐都站那儿两小时没挪步了。” 

    “哦。那个穿西装的是谁?”

    “JIMMY不是政哥的人,是新濠赌场的监场经理。” 苏城压低声音说。

    赌台很安静。连荷官将收走的筹码放进筹码盒中都轻轻的,生怕发出太响的动静。

    “我们到包房去吧,不要打扰他们。”苏城说。

    跟着苏城朝包房里走时却被那女人叫住了。

    “小城,过来一下。”

    停步回望,赌台上那正把玩着筹码的女人转过身来。

    “金姐,手风还是不顺么? 要不要先休息下,等会儿再玩?”苏城立刻折身朝女人走去。

    柊耀犹豫了一下,也慢慢跟过去。

    欧静朝他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金丽没有回应苏城的话,她的目光越过苏城,注视着跟在他身后的柊耀。

    柊耀走过去这几米的距离,她连眼珠都没错一下地一直盯着他看。

    “小城,这位是哪家的公子? 可不可以请他坐一会儿?”

    “他叫柊耀,是公司新来的。” 

    “柊耀,”她重复着这个名字,若有所思,“黑暗中会突然闪现光明……”

    “太好了!来,柊耀,帮姐玩几把,转个运。”金丽突然对柊耀说。

    事发突然,柊耀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求助似地望着苏城。

    “金姐,阿耀刚来第一天,还什么都不懂……”苏城也觉得棘手。

    “不懂?没关系,谁天生下来什么都懂?”金丽毫不为动。

    “金姐,阿耀从来没赌过,连百家乐是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您玩得这么大,除了您自己,谁敢替您押啊? 我是怕万一……”苏城小心翼翼地回道。

    “怕什么? 有什么好怕的!”说着金丽把面前的筹码推了一摞到柊耀面前,“没事儿,你随便押吧,输赢我都认了。”

    金丽从烟盒里抽出一只香烟,叼在嘴里,往椅背上一靠。

    只听啪的一声响,一只点燃了的黑铜色金属打火机凑到她嘴边的香烟上。

    深吸一口,缓缓吐尽烟雾,金丽抬起头来,望着出现在身后的杜政,“小杜,你知道我最佩服你的是什么? ”

    “还望金姐赐教。”杜政优雅地合上打火机,随手滑入西服口袋。

    金丽将视线投在杜政的脸上。

    “官场,商场,我阅人无数,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做这行太屈才了。”金丽吐出一口烟圈。

    “若没有金姐一直以来的帮衬,小弟我就连这行也做不成啊。”杜政语气之谦恭,让柊耀感觉很惊讶。

    “我最佩服的,就是你的镇定、沉着,还有你精准的眼光。我相信你从来就没有失手过。我没说错吧?” 金丽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金姐过奖了。”杜政微笑道。

    “还有你身边的这些年轻人,” 金丽摇摇头叹道,“真不知你是从什么地方把他们挑出来的。”

    “我这辈子,就算栽跟头,也心甘情愿栽在你这儿。” 说完,她灿然一笑。

    “柊耀,这台面上有两个地方可以押注,一个庄,一个闲。不要怕,姐有的是钱。你随便玩儿吧!”

    她笑起来的时候挺好看的。柊耀看着这个叫金姐的女人。她大约有三十五岁了吧,皮肤仍然白皙,头发依然乌黑,薄薄的嘴唇涂着浅色的唇彩。她的眼神是坚定的,可以想象某些时候它的凌厉。然而此刻,从那双距离自己很近的眼睛里他却只看得见温柔。

    柊耀转过头望望苏城,苏城的目光透着明显的不安。再将探询的目光转向杜政,杜政只是默默注视着他,没有说一句话。

    柊耀把视线投向赌台,看着那浅绿色的台面上一个个红色的格子,眼光在庄和闲的大字上徘徊了一阵。他的心里何止是没底,简直就是一片空白。

    金丽推给他的筹码一共二十只。下意识地拿起一块墨绿色的筹码,吓了一跳。筹码上居然刻着五十万。五十万一只的筹码? 柊耀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荷官在静静地等待着。也是个相当年轻的男孩,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老练。在大家说话的这段时间,他毫无存在感,因为他几乎连动都没动,而且面无表情。

    “阿耀,看到电脑屏幕上排列的那些圆圈吗? 红色的表示庄赢,蓝色的则是闲赢。绿色的就是打和。注意到其中显示的规律了吗?玩百家乐,就是要试图从已经显示出的规律里去找出隐藏的走势。” 苏城忍不住说道。

    “嗯。” 柊耀专注地听着。

    “一靴牌共八副,大约有78手左右。每手牌庄和闲先各发两张,有时需要补第三牌……这个规则你就不用记了,这上面都写着。”苏城递给他一张赌客用来做记录的硬纸卡片,翻过背面,是百家乐的基本规则。

    “总之,牌面点数加起来,只留尾数,九点最大,零点最小。”苏城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让柊耀了解百家乐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白了。” 柊耀感激地望了苏城一眼。

    女服务生推着餐车,替他们送来香槟酒,还有一大盘鲜嫩诱人的水果。

    杜政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苏城也离开了。

    赌台前只剩下慢悠悠啜着香槟的金丽,抱着笔记本电脑一言不发的欧静,和沉默注视着自己的荷官。

    只好试试了。柊耀通读了卡片上百家乐规则说明,然后把目光投向电脑屏幕。

    那些长长短短排列着的红色蓝色圆圈,看似凌乱却似乎暗藏玄机,他渐渐被吸引了。

    他的数学一向很好,对概率论和数理统计也特别有兴趣。

    毫无疑问,百家乐的出牌过程是随机现象,它的结果是不确定的。从表面上看,似乎是杂乱无章的现象。但如果同类的随机现象大量重复出现,它的总体就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

    这是概率论的理论,但是,如果没有进行大量的押注,也是不具备统计学意义的。对这一点,柊耀心里相当清楚。

    沉思了片刻,根据屏幕上已经出现的那十八个圈,在苏城给他的那种硬纸片上,他描画了一条只有他自己可以看懂的曲线。

    然后就是长久的思考。待连定力颇深的荷官都有些支持不住的时候,柊耀深深吸口气,将那块筹码推到了闲的位置。

    荷官发给他暗扣着的两张牌。

    柊耀的手刚摸上牌,就想起前天晚上在星际贵宾厅见到的那些赌客。好像需要耗费很大的气力,拼命使劲才能把牌开出来似的,那欲掀又盖,仿佛跟一个看不见的隐形敌人搏斗的姿势,令他差点儿笑出声来。

    他连看都没看就把牌翻开扔到桌上。

    “闲家九点!”荷官说完,再翻开盖住的两张庄牌,“庄家八点。闲赢!”赔来一只五十万的筹码,不过是金色的,跟柊耀押注的筹码颜色不一样。

    欧静飞快地往笔记本电脑里输入什么,然后静静地看着台面。

    柊耀把那只筹码摆到一边。他并不知道那只筹码之所以颜色不同,是因为那是现金码的缘故。把金色的弃置一边,只是由于他更喜欢那些悦目的绿色筹码。

    柊耀往那只仍在闲位置上的筹码上增加了一个。

    仍旧是把荷官发过来的牌随手翻开扔回给他。

    “闲家八点!”,荷官动作非常娴熟地翻开手边庄家的牌,“庄家四点,闲赢!”又赔来两只金色的筹码。

    柊耀稍微思索了片刻,将那两只放在闲上的筹码迅速收回,另外再加上两只,一共四只筹码,推向更远处的庄的位置上。

    没等荷官开出闲家的牌,他就已经把那两张庄家的牌翻开,扔了回去。两张都是花牌,他知道是零点。而闲家是六点。凭记忆中的规则,他知道这局还未结束。

    果然,荷官又送给自己一张牌。他没有翻开,而是用指尖轻轻地弹了回去。

    荷官慢慢开出牌,是一张八点。“庄家八点赢闲家六点!”

    金丽一直在抽烟,一声不吭。欧静则时不时以诧异的目光盯着柊耀。

    柊耀用笔将纸上那条曲线上稍稍延伸,收回四只金色筹码,然后将绿色的筹码转回押注闲家。是和牌。柊耀取回三只筹码,只剩一只在闲家,结果却是庄家赢了。

    输掉这一手牌的柊耀并无一丝慌乱,他将剩下的那三只筹码推向闲家,这一手牌闲家以绝对优势赢了庄家。

    那二十只墨绿色的筹码在柊耀手中被操纵自如,洒脱写意,仿佛鱼饵,不断地钓起一串串金鱼,即使偶尔被吞噬,相比大局而言也只是微弱的损失。他完全忘记了那些筹码的价值。

    从小到大,他一直很沉醉于游戏的世界,在各种各样的游戏世界里,他总能找到自己实力的证据,是真正的实力。可惜的是,除了妹妹柊晓对这个哥哥崇拜得五体投地之外,再没有其他人相信,也没人能够理解。

    一次又一次,从虚拟世界里不得不回到现实的他总是会产生沮丧的感觉,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除了依赖父母之外,怎么看都是个无用的人。

    柊耀手边的绿色筹码终于全被荷官收走了。刚意识到,金丽已将她面前另一摞筹码推给了他。

    除了先前那十八个红绿色的圆圈,电脑屏幕上已经又增加了三十个。而金色筹码在悄然积聚。

    绿色筹码在他以倍数增加的注码下又消耗得差不多了。金姐以眼神示意,欧静赶紧将桌上的金色筹码收集了一些,跑去帐房,不一会儿,就换来二十只绿色筹码放在金丽面前。

    金丽索性将全部筹码都推给了他……

    这是一场无声的赌局,没有喝彩声的赌局。柊耀如入无人之境,像个独行侠,又仿佛指挥着千军万马。整个赌台屏息凝神,紧张的气氛,连空气都流动艰难。

    他脱掉白色外套扔在一旁。似乎漫不经心地斜靠在椅背,时而眯着眼睛沉思,时而唇角显露不易察觉的微笑。从没有过举棋不定或踌躇不决的神态,除了不动声色的思考,就是干脆利落的下注。

    屏幕显示已经发出七十手牌。柊耀凝视着纸片上的曲线,用笔尖,用力一直拉至边缘。然后,他将十只绿色筹码叠到一起,缓缓地推向庄的位置,五百万,那已经是这张赌台赌注的上限。

    仿佛是懒得再去移动那些筹码似的,就任其一直留在庄上。六手牌连续开了出来。绿色筹码岿然不动,而金色的筹码一叠叠地不断地被推到柊耀的面前。等荷官终于从牌盒间抽出那张黄色卡片,宣布这靴牌还有最后一手的时候,他才仿佛从梦中惊醒,伸出手,将那些筹码全部扫回。

    “可以了。”他说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似乎等不及要摆脱椅子的束缚。

    柊耀刚站起身就跟苏城撞了个满怀。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柊耀完全不知道。

    被他冷不丁一撞的苏城似乎更呆,连声音都没发出来。

    金丽仍旧坐在赌台旁边的椅子里。望着桌面堆积如山的金色筹码,她夹着烟的纤细手指在微微颤抖。

    站在一旁的欧静张口结舌地看着柊耀,而监场经理JIMMY则仿佛在望着一个怪物。

    四周鸦雀无声,柊耀疑惑地回头。

    他看见了杜政。他就站在赌台不远处,以异样的眼神凝视着他。那是极其复杂的眼神。

    他想不明白那内里深藏着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