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7-04-29 09:44:34本章字数:3498字

    忽然之间柊耀面色惨白。

    他替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赢了钱,究竟赢了多少他现在已经不敢再想。但他替一个赌客赢了钱,而杜政是赌厅老板,那岂不是意味着杜政就输了?

    柊耀眼前发黑,心仿佛失重一般迅速沉落,不禁呻吟了一声。

    苏城有力的胳膊及时支撑住了他。

    “阿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以为自己又闯下大祸的柊耀走到最近的沙发,跌坐下去。

    “什么? 对不起?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潇洒的赌客,这么精彩的赌局!阿耀,你真让我长见识了……”苏城喃喃地说道。

    赌台那边忙碌起来。荷官在忙着计算筹码的数额,欧静在赌台和帐房之间跑来跑去。杜政在跟金丽交谈,两人似乎都很愉快,谈话间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忽然,金丽斟满一杯香槟,和杜政一起朝坐在沙发上的柊耀走来。

    “柊耀,我终于相信命运的奇迹了,你是天之骄子,上天的宠儿!我敬你一杯,谢谢你……”金丽双手捧着酒杯,端给柊耀。

    柊耀正心烦意乱,没有接,“对不起,我不太会喝酒。”

    杜政从金丽手里拿过酒杯,“阿耀,香槟酒不醉人只醉心。尝尝就知道了。”

    柊耀只好被动地接过酒杯,在杜政微笑的注视下喝了一口。

    意外地发现香槟酒很好喝,带有一种悠长绵延的香醇。

    “政哥终于可以不必担心了。”望着杜政和金丽离去的背影,苏城如释重负,

    “担心什么?”决定自暴自弃的柊耀在大口喝酒。

    “政哥贷给了金姐五千万。虽然她在大陆的资产超过十亿,但她这两个月已经连续输了好几次了。要一下子筹措那么多现金也不容易。”

    五千万!差点儿被酒呛到。杜政竟然借给金丽这么多钱……

    “可是……她赢的难道不是政哥的钱吗?” 柊耀困惑地问。

    “当然不是。她赢的都是新濠赌场的钱。”

    见柊耀不解,苏城继续道,“政哥早就不做‘杀数厅’了,他的贵宾厅都是只赚码佣,就是赌场给贵宾厅的洗码佣金。”

    “‘杀数厅’是什么意思?” 柊耀不解。

    “很多贵宾厅跟赌场的合作是按输赢比例来分成的。以前差不多是按三七,贵宾厅占三,赌场占七,客人输了的话,有三成利润,但客人要是赢了,就要支付那三成的亏损。后来很多赌场改成四六,甚至让贵宾厅自负盈亏,完全跟客人对赌。那种就叫‘杀数’。风险很大。就好像今天,要是谁遇到像你这样的赌客,还不得亏死。”说完苏城就笑了。

    “哦。”柊耀恍然大悟,终于舒了一口气,“我不是赌客。”

    “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赌客了。虽然周润发比你酷,但是他绝对没有你优雅……”

    苏城崇拜的目光让柊耀不禁垂下了眼睛。

    “我今天有做错什么吗?”他小声问,仍不能安心。

    “做错什么了? 你来的时候,金姐已经输了三千万了。要不是你扭转乾坤,金姐很可能全部输光,而我们就得跑去浙江收债,虽然肯定可以收到,但是麻烦不说,除了赚点儿利息外,就没有别的好处了。”

    “别的好处是指?”

    “政哥给金姐的Marker限额是三千万。如果要再借的话,就得先把这三千万还清才可以。超过这个数字以外的借贷是政哥格外的通融,算是政哥的风险投资,所以金姐每赢一次,政哥要抽百分之十的利润。”

    “百分之十的利润? ” 

    “嗯,譬如你最后赌的那几把,每次五百万,金姐赢四百五十万,政哥就赚五十万,当然,要扣除庄赢的抽水钱。”

    “啊。”

    “所以,金姐若是赢了,政哥就能赚更多。我们也都有好处。虽然金姐多年来一直是政哥的客人,静姐和我都拿不到码佣。但她很豪气,每次赢了都会丢给我们十几二十万的小费。所以我们都希望她赢。”

    “原来如此……”柊耀明白了。

    “话说回来,你真的从来没玩过百家乐么?”苏城忍不住问。

    “没有。”

    “怎么可能!”苏城难以置信地望着柊耀,“你……简直深不可测。”

    刚才一直在忙碌的欧静过来了,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递给苏城,虽压低了声音仍难掩满脸的兴奋,“阿城,你看下今日的战绩!”

    仔细地看完几页记录,苏城调整了一下不甚平稳的呼吸,转头看着柊耀,“知道你刚才帮金姐赢了多少吗?”

    “如果预算完成的话,应该是两百只筹码。” 柊耀答道。

    “真是好精确!输掉三十六只泥码,赢回两百三十六只现金码,的确是整整两百只!”欧静既惊讶又佩服。

    “预算? 这么说你事先就有目标? ”愣了一会儿,苏城才疑惑地问。

    “差不多吧。”

    “用一千八百万去赢一个亿,你的野心也太大了吧?” 苏城倒吸一口冷气。

    “可用三十六只方块去赢另外两百只却不是很难。” 柊耀静静地说。

    苏城和欧静面面相觑,一时竟无话可说。

    欧静的手机响了,匆匆说了几句后,她挂了线。

    “阿城,政哥和金姐在尚雅坊,等我们下去一起吃晚餐。”

    “好啊,一天没吃东西了。阿耀也饿了吧? 走吧!”苏城爽快地应道。

    尚雅坊在皇冠酒店三楼,漂亮的圆形餐厅,连顶蓬也是圆形的,流苏水晶吊灯似串串珍珠垂坠。透明的玻璃餐桌四周围绕着纯白色的椅子,点缀在蓝色的地毯间。

    他们三人走进去的时候,金丽和杜政正在座位上轻松惬意地喝着餐前酒。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毫不张扬,甚至有点儿漫不经心,可却掩不住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你没发现吗? ”金丽注视着正跟苏城说话的柊耀,目光一直追随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洗手间的方向。

    “能够得到金姐欣赏的男人实在不多!我赞同你的看法。”杜政笑道。

    “而且像他那么精通百家乐的高手也实在少见!”金丽赞叹道,“他怎么会到你这儿来打工? ”

    “他不是来打工的。是徐翌托我临时照顾他一段时间。”杜政迟疑了片刻,回答道。

    “你弟弟徐翌?”金丽诧异地问,“知道他的下落了?”

    “嗯,不过他自己并没告诉我。”杜政说着苦笑一下。

    “在哪里?”

    “在广州一所大学教历史。”

    “噢,文化人都是蛮爱钻牛角尖的……不过也好,人各有志,你这个做哥哥的,也算是尽了心意,他是否领情就是他的事了。”金丽叹了一声。

    “有句话我必须得说,柊耀确实不懂百家乐。”杜政转了话题。

    “你的意思是说,他帮我赢了那么多,全是误打误撞碰上的? 开什么玩笑? !”金丽满脸的不相信。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或许是天赋吧。感觉这孩子太聪明了。”杜政喝一口酒,沉吟道。

    他们的谈话随着苏城、柊耀和欧静的到来而停止。

    “政哥,金姐,今天可要好好庆祝一下哦!”欧静一落座就俏皮地说道,随手从手提包里取出那台笔记本电脑,递给杜政。

    “那还用说!想吃什么尽管点。”金丽爽快地招招手,彬彬有礼的侍应生立刻拿着菜单前来。

    每人都点了牛扒和海鲜,金丽又加了些精美小食。

    “哇,当时真是好紧张,连大气都不敢出。那么难打的一靴牌,我都好想提醒金姐不如洗牌算了,还好忍住了,不然哪有后面的辉煌!”欧静眉飞色舞地说。

    “呵呵,”金姐心情无比舒畅,“这段时间玩一次输一次,搞得我都快要失去信心了。没想到柊耀一靴牌就帮我打回来这么多。我金丽玩百家乐十年,到今天才算见识了什么是高手!”

    “真的哦!阿耀,你画的这条曲线是什么意思啊?”欧静从她的手提包里拿出那张被柊耀弃在赌台的硬纸卡片。

    “呃,”柊耀一时还想不出该如何跟她解释。

    “傻瓜都看得出来是分析牌势的曲线了!莫非静姐也想学玩百家乐?”苏城道。

    “当然不是啦,我只真是觉得好深奥!”

    “说实话,百家乐我玩了这么多年,却感觉越玩越糊涂,就好像走进了无边无际的丛林,觉得到处都是路,但又不知道哪条路上有陷阱。到了最后,是无从选择、无路可走的困惑。”金丽面带迷惘的神情叹道。

    “所以说嘛,可能从来没玩过的人反而看得更清楚。”苏城说。

    “嗯,柊耀,来,喝杯酒,放松一下,今天辛苦你了!”金丽发现柊耀几乎没怎么动酒杯。

    柊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青绿色的透明液体,入口酸甜的滋味感觉很好。

    还没等他发问,苏城就告诉他说,“这个是马丁尼,苹果马丁尼。”

    “哦。才来澳门两天,我就已经喝过四种酒了。威士忌、伏特加、香槟、马丁尼……”柊耀回忆着。

    “哈哈哈!阿耀,你是不知道,跟政哥做事,想不喝酒的话,比不吃饭还不现实。”欧静忍不住大笑。

    “你们的政哥,自己千杯不醉,就总以为别人也和他一样。”金丽也忍不住笑了。

    “柊耀,有没有时间跟金姐去浙江玩玩? 还有你们俩,都一起来吧!”金丽说。

    “谢谢!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 柊耀礼貌地回答。

    精美的菜肴一一端上桌,众人吃得很开心。

    席间,杜政没有过多参与发言。他吃得很少,除了喝酒,一直凝神地看着笔记本电脑里那张欧静做出的统计表。

    柊耀一共押注六十手牌。

    六手 五十万输三赢三 收益 零

    八手 一百万输四赢四 收益 零

    十手 一百五十万   输三赢七 收益 六百万

    十二手 两百万 输二赢十 收益 一千六百万

    十四手 四百万 输一赢十三 收益 四千八百万

    六手 五百万赢六 收益 三千万

    (和牌四手无输赢)

    转码 三十六只泥码金额 一千八百万

    收益 两百三十六只现金码 金额 一亿一千八百万

    实际收益现金码两百只 金额 一亿

    久久地盯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些很有规律的数字,6、8、10、12、14……最后目光落在那“一亿”上面。

    如果不把庄赢时赌场的抽水算进去的话,就是个很完整的数字,连零头都没有。

    “阿静,等会儿把所有的数据都发到我邮箱。”他把笔记本电脑还给欧静,吩咐道。

    欧静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