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7-04-29 09:45:06本章字数:1697字

    晚餐后回到新濠贵宾厅。

    金丽杜政和欧静三人去帐房里将分帐做好,然后一起去赌场兑现现金码及转帐。

    随后欧静陪金丽去水疗中心做SPA了。杜政独自回到新濠贵宾厅。

    苏城和柊耀一直呆在贵宾厅,舒服地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夜景。

    “阿城,这是金丽给你的小费。”杜政交给苏城一个厚厚的信封.

    “你和阿静各有二十万。”

    “多谢政哥!”苏城高兴地接过信封,没打开看就放进裤袋里。

    柊耀正为听到的这个数目暗暗吃惊,杜政将他手里拿着的一个褐色皮包递给他。

    “阿耀,因为你还没开银行户头,拿现金怕不方便,所以金丽给你的是现金码。小心保管,你可以随时拿去赌场兑换。明天先让阿城带你去开个户头。”

    “哦,对了,明天你们俩放假一天。记得下午六点过来我家吃饭。”

    政哥微笑着说完,转身去了帐房。

    柊耀看着手里那只褐色的鳄鱼纹公文包,崭新的Louis Vuitton ,还带着标签。

    “打开看看吧。”苏城兴奋地说。

    按开搭扣,拉开拉链,皮包里有两只薄而透明的塑料袋,各裹着五只金色筹码。

    “十只筹码。” 柊耀抬头对苏城说。

    “你不用看看面值吗?”

    “哦。” 

    拿出来一看,筹码的面值跟他替金丽押注时用的一模一样。每个价值五十万。

    柊耀看着苏城,苏城也看着柊耀,两个人连呼吸都紊乱了。

    “不会吧? 五……五百万?” 柊耀问。

    “金姐一定是为你倾倒了,不然……怎么会出手这么大方?其实,她这几个月输掉的钱,已经将近两亿了,今天也只赢回来一半而已。”苏城说。

    柊耀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门口忽然传来喧哗和爽朗的笑声。两人回头望去。

    只见张木林带着三个客人进了贵宾厅。顿时热闹起来,拿Marker、叫酒水、点烟,荷官也赶紧端正坐姿,微笑着迎接客人。

    杜政从帐房出来,跟他们一一握手,客气地寒喧一番。

    见苏城和柊耀仍在,杜政又走过来。

    “阿城,今晚没你们什么事了,先回去休息吧。”杜政说完正欲离开,柊耀叫住了他。“政哥!”

    杜政转过身。

    “请你替我把这个还给金丽。” 柊耀站起身,将手里的褐色皮包递到杜政面前。

    “为什么?”杜政有些怀疑自己耳朵刚听到的,不解地看看坐在沙发里的苏城。

    苏城也满脸困惑地看着柊耀。

    “太多了,我不能接受……而且,也不需要。请替我谢谢她的好意。” 

    直到柊耀举着皮包的手都快酸软了,杜政还是没有去接。带着渐趋严肃的表情,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阿耀,先坐下。”待柊耀坐下,杜政又沉默了一会,“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拒绝。”

    “……”柊耀一时语塞。为什么要拒绝,他也说不清。不愿欠金丽的人情? 不。真的不需要钱? 也不是。母亲需要钱,妹妹也需要钱。他思绪混乱,不知道为什么,但唯一确定的就是不想接受这些钱。

    “政哥,无论如何,我不想要。” 

    “阿耀,你想不明白吗? 可我知道。”杜政凝视着他。

    “你拒绝它,是由于它引发了你的不安和负疚,打乱了你内心的赎罪意念。拥有了这笔巨款,让你对未来的去向产生了迷惘因而恐慌。它让你更加无法面对父亲的悲剧,因为即使你再富有,父亲也无法回来了。所以,你的潜意识让你拒绝金钱,也拒绝未来。”

    杜政的话音虽然低沉,却震撼人心。

    “阿耀,你不能一生都活在过去的阴影里。金钱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在你还没有真正弄明白的时候,你没有权利拒绝它。因为那是你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看到柊耀无措的模样,杜政的语气变缓了。他的眼睛重又透出温柔。

    “阿耀,这五百万,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它不是一笔赏钱,而是受你好处的人对你的敬谢,是你付出智慧和劳动之后应得的报酬。收下吧!”说完,杜政拍拍他的手臂,站起身,离开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柊耀乘苏城的车子回到公寓。

    机械地换衣洗漱冲凉,躺到床上。

    杜政的话仍在他的脑海里嗡嗡作响。他无法相信,这个男人虽然连话都没跟自己说过几句,却能如此清晰地洞察他的内心深处,那些连他自己都无法看清的东西。

    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从床头柜上那几本书籍中随手拾起一本,发现是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诗集“吉檀迦利”。

    随便翻开一页,单纯地让目光扫过那些诗句。

    白日已过,暗影笼罩大地。是我到河边汲水的时候了。

    晚空凭着水的凄音流露着切望。呵,它呼唤我出来到暮色中来。

    荒径上断绝上行,风起了,波浪在河里翻腾。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回家去。我不知道我会遇见什么人。

    浅滩的小舟上有个不相识的人正弹着琵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