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暗箭隧道,移型大堂

    更新时间:2017-06-06 01:04:02本章字数:3021字

    陈航见状,手疾眼快就抢在丁阴前面按下了那个按钮。

    惹得丁阴一阵冷哼,说道:“猴急什么,你就算进去的再早也得不到传承。”

    陈航白了他一眼,说道:“要你管,我愿意先进来,别忘了,咱们现在应该合作!”

    丁阴淡淡道:“我当然不会忘,就看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会不会忘了。”

    陈航当然知道丁阴话中的忘恩负义的家伙说的就是自己。

    自认理亏下,陈航并未有还嘴。

    就在这时,附近的岩壁上传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一道门慢慢的打开了。

    这一幕让丁阴想起了当初在水镜庄里参拜神木圣果的时候,似乎两者相差不远。

    现在想想,水镜庄的水还真是深啊,上古的机关术在大晋建国之后就将近销声匿迹了,这处古人传承就不说了,水镜庄里居然还有一处。

    没错,是建国而不是建朝,大晋在落星国有了第七十六代国主那时煽动叛乱,从而建国。而凌腾云还是落星的第一百三十四位国主。

    不要感到奇怪,这世界有着武林高手的存在,就有了个人实力压制全场的可能,于是一个封建政权便可以长久存在,不比地球。一个人能力在通天,个人武力再高,也会被一板砖撂倒。

    闲话不多说,大门敞开后,露出了里面的样貌。

    那是一条长长的,幽深的隧道,不知绵延向何方,周围的墙壁上面有着不少的心银石,正不断散发着微光。

    陈航见状,以为这条路应该就是通往第一道关卡的通道了,抬腿便要走。

    而丁阴敏锐的观察到右手边的墙上有着一行细小的字:“传承者,你既然已燃尽红烛,那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徒弟,穿过这条暗箭隧道,注意脚下和头上。”

    丁阴看完之后,向周围观察了一下,脚下的路是参差不齐的砖块拼做的路,而上方则是曲顶。

    “等等,你看那顶上是什么东西,刚才似乎反射了心银石的光。”丁阳突然开口道。

    丁阴顺着丁阳说的方向看去,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那是一把弩弓,反光的是上面的箭头。

    陈航已经在前面走上了路,还回头对丁阴喊:“喂!你小子怎么还不走啊?”

    却没注意脚底下,一块凸起的砖头。

    脚踩在砖头上,顿时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头上的那把弩弓便射出了箭,指向陈航。

    丁阴虽然不喜他的为人,但是眼下正在合作,陈航这一枚棋子还是可以利用的,自然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于是丁阴伸出了手中的剑,轻轻运了一下轻功,在电光火石之际挡下了那枚飞箭。

    陈航见状,一脸后怕,背后全是冷汗,看向隧道顶部,骂了一声:“该死的老东西,你死就死吧,还留下这等损毒的机关。”

    丁阴一声不吭,捡起了掉在地下的箭,只见那飞箭的尖上正闪着诡异的紫色的光。

    这显然是一支毒箭。

    虽然花魔功有着祛毒的作用,但是鬼知道能不能对付上古时期留下的毒,丁阴当然不想用自己去实验这毒的毒性有多强。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从自己随身的衣服中掏出了一个细长的玻璃瓶,本来是要装信笺用的,现在倒是正好能够装下这支毒箭。

    陈航并未发现这一细节,等他转过头来的时候丁阴早已将剑揣入了兜里面。

    陈航向丁阴喊到:“喂,小子,要不还是你在前面走吧,你手中有剑,挡这些暗箭要比我轻松,我只有一个掌套而已。”

    丁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之后从陈航错开的身子旁边钻了过去。

    不过当靠近陈航的时候他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就怕陈航这家伙会突然出手袭击自己,不过还好并没有。

    陈航当然明白丁阴在警惕自己,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丁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过头来,准备向前走。

    正当这时,丁阴突然感到肩膀有一些冰冷,是陈航的钢铁掌套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随即丁阴便被陈航拽了过去,靠在了陈航的身上。

    丁阴心中一惊,刚要发怒,却见到一直飞箭正好射在了墙上,擦着自己的脸过去了。

    这要是刚才陈航没有拉自己一把,那就不只是射墙上的问题了,而是射到自己的脑袋上了、

    想到这里,丁阴一身冷汗,回头看了一眼陈航,却听见陈航说道:“小子,你刚才救我的人情我都还了,等下出了这地方不死不休。”

    丁阴刚才出现的一丝丝感激之情全都消散不见了,转而冷哼一声:“不就是不死不休吗,好像谁怕谁似的。”

    陈航眼神直看着前方,丁阴随即就向前继续走去。

    从前面墙上的话中,丁阴明白这机关道的机关就在于脚下的砖头,所以接下来的路丁阴一直都小心这脚底下凸起的砖。

    然而还是有两箭飞了出来,一箭是射向丁阴的,丁阴很轻松的就躲了过去。

    然而另一箭却是射向陈航的,陈航走在后面不小心触发了丁阴留下的一个没有踩到的砖块,于是就悲剧了。

    陈航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

    为什么不用轻功赶路?这地方不知道动用了什么东西,居然让这里使用内功或者运行轻功所消耗的内力量硬生生的增加了一千倍。

    就好比说,一般情况下丁阴运行花魔无影步一息时间耗费的内力是一,那么在这里耗费的就是一千。

    然而丁阴内力最多是五千多,能支持用五个呼吸就不错,根本不可能冲出去。

    而且他还得防备着陈航,因此就更得节省着内力了。

    陈航当然也是同样的情况,二人虽说是合作呢,但是互相之间都根本不信任。

    终于,暗箭隧道到了尽头,面前是一个大堂似得存在,靠墙的一侧有着一张桌子,桌上并无纸张,但是桌面上却写着一些字。

    二人紧绷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对视一眼,都担心密道尽头上还会有什么陷阱,于是都用了一下轻功,迅速冲了出来。

    果然,就在二人冲出密道的一瞬间,一块巨石从顶部砸了下来,这下要是砸中,二人非得变成肉酱不可。

    丁阴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这大堂的中央有一个大号的八卦阵,在顶上对应着八个阵眼的地方有八个洞口,差不多一人大。

    而陈航此时已经将桌子上的内容念了出来:“继承者,恭喜你通过了我这三关中的第一关,现在面对着你的是第二关,移型大堂,对应八卦,站到八卦阵的阵眼上八卦阵便会开始旋转。乾坤衍生机,望来人铭记于心。”

    之后陈航当时就骂出来了:“妈的老子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接近过几回八卦阵,你给我整个八卦出来这是要我怎么样?”

    而丁阴听到后则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哈哈,我这剑法便是由八卦脱颖而出,我自然对这八卦阵熟记于心。”

    据丁阴分析,这话的大概意思就是说站到八卦阵上,然后任由这阵盘旋转,而上面八个洞口只有两个能够让人活下去。

    于是丁阴又开口道:“如果没错的话,现在这情况就是要站在八卦的乾卦和坤卦两眼上,然后就行了,刚好我熟悉八卦。”于是依次点出了乾卦和坤卦两卦。

    陈航眼漏精光,却又开口:“你要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这两个卦眼就是乾卦和坤卦?”

    丁阴笑道:“我自有方法,这样,我先站上去不就好了?”

    于是轻轻一跳便站到了坤卦的阵眼上。

    陈航本来想要一起跳上去的,但是丁阴站住之后这八卦阵便开始旋转了。

    高速旋转的八卦阵带动着丁阴上了房顶。

    如果按照预定来说,丁阴应该刚刚好进入那个洞口才对,然而丁阴却发现自己少考虑了一点。

    那便是自己在高速旋转的八卦阵上根本站不住,刚到一半就趴下了。

    最后又过了一会儿他就被甩下去了。

    丁阴像一个破布袋被摔在了地下,发出一声闷哼。

    而八卦阵也到了顶部,异变突生,而出了丁阴站的那里和乾卦阵眼以外,每一个阵眼上都被一大片细针给刺穿了。

    那针的来源便是两个黑乎乎的洞口。

    八卦阵又慢慢的旋转落下,陈航若有所思的说:“那看起来这一关的难度不在于如何找到乾坤两卦,而是如何在阵眼上站住。”

    丁阴从地下站起来,脸色一阵阴沉,自己本身定力就差,但是这一关显然就是考验定力的了。

    而陈航此时也站了上去,八卦阵再次运转。

    对于八卦阵能够再次产生作用这一点,丁阴一点也不惊讶,毕竟,布置完了之后机关师和墓主人总也要出来吧。

    丁阴大致估算了一下距离,发现自己使用花魔无影步完全够不到顶部的两个洞口。

    这时,陈航的尝试也要结束了,他居然想到可以蹲在上面,这样就更稳了。

    却听到一声哀嚎,原来陈航的上半身进入了洞口中,而他的左手却被针给刺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