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炼心路上炼赤心

    更新时间:2017-06-07 01:07:30本章字数:3037字

    陈航跳了下来,吃痛得喊道:“这个破机关,还不能蹲下抓阵盘,缺了八辈子徳了!”

    随后从自己的暗包里面掏出了一瓶紫药膏,不知道是用什么制成的抹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倒不是他不想顺势跳进去,实在是手插在针上了,根本无法一下子拿下来,最后还是因为八卦阵盘的下移才被扯开。

    陈航的鲜血撒在了八卦阵盘上,阵盘变得看起来有些魔性了。

    随后,还是丁阴笑了,说道:“我忽然想起有一个东西可以应对眼前的困境了。”

    说着从暗包里面掏出了一个浆糊状的东西,装在一个小玻璃瓶中。

    丁阴将手中的玻璃瓶里的东西倒在了坤卦卦眼上,然后不等陈航问他里面是什么,就站了上去,站的稳稳当当。

    即使是八卦阵的极速旋转也不过是让丁阴的身体微微倾斜而已。

    终于,丁阴的身子消失在了那个孔中。

    陈航凑过去八卦阵盘,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能够看出丁阴是怎么上去的,却看到坤卦上面有一双鞋,俨然就是丁阴穿的。鞋的旁边放着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有多半瓶的浆糊状的物品。

    陈航试着拔了一下那双鞋,发现那鞋粘在阵眼上纹丝不动。

    陈航在一个呼吸的时间中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这小瓶子里面应该就是强力胶了,用它粘住鞋来防止被甩飞倒真是一个好方法。

    实际上,这瓶强力胶的来历还是当初在水镜庄中逛夜市的时候从那个骗子老板手里收到的,想不到现在可以用上。

    陈航如法炮制地使用了这瓶子胶,发现果然可以轻松稳住身体。

    陈航顺着乾卦的阵眼来到了孔里面,只见到丁阴正在看一个石碑看得正出神。

    石碑上写着:“继承者啊,你通过了暗箭隧道,说明你足够警觉,你通过了移型大堂,这证明你的定力十足,那么这最后一道关卡便是眼前这炼心路,只要你能走过去,你便有资格继承我的传承。”

    丁阴见到陈航上来了,并未说什么。

    陈航此时和丁阴一样脱下了自己的鞋子,鞋就留在了八卦阵盘上,反正也拿不下来了。

    然而丁阴突然从包里掏出了一双鞋来,当着陈航的面从容的穿了上去。

    差点把陈航给气炸了,他都想大喊一声:“小畜生你把鞋给我脱下去,老子都没有鞋可以穿,你干嘛穿鞋?”

    看到陈航气急败坏的样子,丁阴感到一阵满足,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气死你。

    陈航按捺住自己不满的情绪,说道:“小子,下面一关是炼心路,我先打头阵吧。”

    陈航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实际想的是:“等到我先走过去,宝贝就都归我了,你一点也捞不着。”

    于是仗着艺高人胆大,迈步便走到了炼心路上。

    丁阴叹了口气,陈航的这些小算盘他都明白,但是相比起宝物,还是命更重要,先让陈航探探这条路上都有什么机关再说吧。

    陈航走了五十步,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并没有什么机关。

    丁阴跟在陈航后面,并没有发出声音。

    陈航又走了五十步,脸上的疑惑浮现了出来,依然没有机关。

    丁阴紧紧地跟着陈航。

    陈航又走了一百步,已经能看到一座棺材了,但是仍旧没有什么机关。

    丁阴也感到很疑惑,莫不是机关什么的都在炼心路的尽头吗?

    显然陈航也是这么想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时刻准备着运用轻功跑路。

    然而,就连炼心路的尽头都没有机关。

    丁阴眉头紧皱:“不对啊,为什么会是这样?”

    陈航喃喃道:“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是上古时期的传承墓穴了,要说是机关坏了也不是不可能。”

    丁阴摇摇头,相比于机关坏了,他还是更相信这条路有着其他的奥秘。

    而陈航的眼神已经被前面的棺材所吸引了,据前面的说法,墓主人的赤血藤和崔青藤就在尸身上缠绕着,那么是不是说只要打开这座棺材就能拿到两种藤了?

    陈航眼神中散发出贪婪的光芒,手指触碰到了棺材盖。

    丁阴见状皱了邹眉,其实他对这传承毫无兴趣,他最关心的是出口在哪里。

    搜寻了一圈,毫无收获。

    于是喊住了正要打开棺材的陈航:“先不要着急开棺材了,先把出口找到再说吧。”

    陈航不情愿的将手从棺材旁边拿开了。

    耸了耸肩,说道:“既然这人留下了传承,必然就会有出口,先把这两条藤拿走再说嘛。”但是还是离开了棺材。

    由一个人找改为了两个人,却仍旧毫无收获,没有任何一丝的地方像是出口。

    这时,陈航说道:“会不会出口在这个棺材底下?咱们把棺材给挪开吧。”

    丁阴心中对这种做法还是有点抵触的,毕竟这样算是对死者的不敬,打心底里面就不像这么干。

    但是除了棺材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呢?于是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了陈航的说法。

    将手搭在了棺材壁上,二人好一阵使劲,而棺材却纹丝不动。

    陈航脸色有点不好看:“这棺材似乎是由清风冈制成的,一个小指头那么大的清风冈就有一百斤重,这一整个棺材得……不过似乎这棺材盖子只是普通的木头啊。”

    丁阴点了点头,却听到丁阳的声音:“丁阴,你看你右手边,那里似乎有个东西。”

    丁阴好奇地将手伸了过去,一阵扣之下,扣出来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陈航刚要掀棺材盖,看到丁阴手中居然拿出一个东西,似乎就是这个墓穴里的,于是凑过去看了看,却又一脸不屑的走开了:“切,原来是一本书啊。”

    丁阴看着手上这本书,书面是用精铁打造的,里面的纸张不知道是由什么材料做成,时间都过去这么长了居然还没有风化,只是微微的有点泛黄而已。

    翻了一下,里面写的是这谢挺的生平,是以“我”的口吻写的,似乎应该是他的日记。

    而陈航彻底等不及了,手一抬,棺材盖便被丢在了地下,露出里面的尸体来。

    尸体已经腐烂干净,只剩下一架骷髅,然而就是这骷髅也不全,少了一节手臂骨,不知是后来因故失掉还是本来就没有那节。

    而骷髅上缠绕着一红一绿两条藤,自胸膛开始便绕在骷髅的身上,一直到腿部才结束。

    远远的看去,似乎就是给这骷髅穿了一件红绿相间的衣服。

    更为神奇的是,这两条藤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还没有丧失水分成为枯干的藤条,反而水水灵灵的,看着煞是可爱。

    陈航眼中的贪婪愈加明显了,终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左手伸了过去,一把抓在了红色藤条上,右手又握成鹰抓样,抓向绿色藤条。

    丁阴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墓主人的生平,在他看来,所谓的两件宝物远远没有出去的通道,更为关键的一点,会有人坐视自己的遗体被破坏吗?

    当然不会,所以丁阴断定这两根藤一定有问题。

    有问题要怎么办?让陈航去试试不就好了?

    本着拿陈航当做炮灰的心理,丁阴便坐到了旁边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墓主人的生平。

    前面第一页,似乎是后加上去的,写着这么一首诗:“草原动武扰乱星,师承老朽保安宁。百里长渊深似海,唯有果断能活命。暗箭隧道看心性,移型大堂定力明。敬师尊死乃长情,炼心路上炼赤心。”

    这第一句“草原动武扰乱星”说的似乎就是进入传承的条件,要对那片机关动武,这点便是那火徳真身所为。至于乱星不禁让丁阴想到了落星国,看来墓主人也是认为这落星国统治能够长存了。

    剩下的不难理解,说的是一路上的考察、

    但是为什么有两处顺序似乎出错了呢?

    丁阴清楚地记得,先是从那个大坑掉下来之后才让拜师的啊?为什么先说“师承老朽保安宁?”还有为什么倒数第二句似乎是说要尊重自己的尸体,反而放在了炼心路之后?

    丁阴不禁皱起了眉头,然而疑问先放下,先看看他的生平吧。

    “吾乃落星第一大将军谢挺,曾在战场上创下过带领三百人杀退二十万穆兰精兵的记录,当代国主却因此对我产生了猜忌。”

    “令我担心的是还是发生了,国主下令要逮捕我的全家,我发怒了,挥剑便上,杀了国主。唉,真是太激动了。”

    “带着妻子浪迹天涯的感觉真的不好受,饿一顿饱一顿的,更何况妻子还有身孕。只恨未能救下我的老父老母。”

    “该死的新国主,我只想和我的妻子生活下去而已,为何还要……”

    “吾妻,安息吧,我承诺,我将用王室的血为你陪葬。”

    “今日在路上碰到了一个少年,蛮有趣的,要不把我的功法传给他吧,唉,此行九死一生,真的不想让我的重土剑法失传啊”

    突然,丁阴将这本似乎是日记的书放在了地下。

    因为他听到了陈航的惨叫,果然在棺材上另有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