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丁阳战败

    更新时间:2017-05-31 14:42:54本章字数:3022字

    次日一早,雄鸡一声报晓唤起了黎明,镇上的各个店铺,饭馆也都打开了门。

    此时商队的人都从自己的帐篷里钻了出来,没错,商队几人都直接睡在帐篷里,为了方便今早的出行。

    丁阳知道了还怪不好意思的,井天鹏还很热情的将丁阴的帐篷安排在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帐篷旁边。

    这位置让丁阳感到了浓浓的信任之情,因为住在这里,要是自己见财起意他们跑都跑不了。但也有一点坏处,就是半夜的时候会有怪怪的声音传出来。

    不过之所以会有空余的帐篷,也是因为商队们一般都会在各个地方招募守卫,多出几个帐篷就是给招募的守卫住的。

    然而他们这趟一直到走都没有招募守卫,因为有了丁阳,要是在招募守卫不就相当于说:“我觉得你武功不行,就你一个不保险。”

    这不就是赤果果的打脸吗?

    所以井天鹏夫妻俩理智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事实上,如果他们要是招募的话,丁阴真有可能撺掇丁阳走掉。

    话不多说,浩浩荡荡的商队排成一条长龙从翠柳镇走出去了,丁阳把丁阴扔出来,让他骑着马。

    丁阴跨在马背上,一脸兴奋地坐在马背上,驾驭着马儿走在商队的中间。

    和他在一起行走的那人有些不解风情,压根不想跟丁阴说话。

    井天鹏是押队尾的,而李有容走在队伍的前面,一前一尾可以兼顾整个队伍。

    怎么说来着?大晋民风彪悍,早上刚刚出了翠柳镇,现在才刚黄昏,面前的路上就窜出一堆土匪。

    这还是一条小山路,刚仅仅能并排走两个人或者一车货,结果这下子乌压压的窜出了一帮土匪,路都堵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道大晋的地形是闹什么样,刚刚还在平原里,现在绵延不断的全是群山。

    走在前方一人头扎黄巾,手持一把开山大斧,嘴唇巨厚,眼中仿佛刺出锐气。

    那人一挥斧子,厉声喝道:“你们是哪家商队?”

    井天鹏仿佛都预料到了会出现这一幕,依然牢牢地待在队尾。

    队伍面前的李有容赶快一脸赔笑的说道:“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是巨鹏商队的人,去年年初还给大王缴了一半的货物,您说过今年路过就不用交了的。”

    手持斧子的人皱了皱眉头,说道:“巨鹏商队?没印象,你们教的是什么货物来着?”

    李有容说:“丝绸,布匹还有一些陶瓷及仿金铜。”

    这仿金铜也就是当初丁阴洞房之时苍兰珊头上插的那种金簪,因为金太贵了,所以都用这仿金铜代替。

    手持斧子的人点了点头,说道:“说道仿金铜我想起来了,你内批货很好卖。”

    丁阴驾马走到队前,看到李有容的脸色不太好看。

    李有容则在心里咆哮:“妈的陷到套路里了,这家伙一定会以此为借口再要一批货。”

    果然,持斧人手中斧头一挥,说道:“既然那么好卖,你不如再给我一批好了,大家都开心不是吗?”

    李有容克制不住,大声喊了出来:“妈的套路,都他妈是套路!别想让老娘把这批货给你!信不信老娘自爆啦!”

    身在队尾的井天鹏听到了赶快御马跑到队伍前方,伸出手指在李有容身后点了一下。

    李有容对其怒目而视。

    井天鹏对那持斧人喊道:“杨成,你不要出尔反尔,你作为绿林好汉的信用都去哪里了!”

    杨成冷笑两声:“信用?我告诉你,我还算好人,看在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份上只要你们一半的货物,要是放到从前那个山寨的头上,别说货了,你命都得没了。”

    井天鹏也感到愤怒,但生性懦弱的他并不好说什么,仅仅只是怒目而视,并且准备让商队里其他的人卸货。

    丁阴只是在看戏,而丁洋却看不下去了,抢过身体,下了马,手中持剑走上前去大叫道:“你这个家伙,想要抢劫我们商队,敢不敢比划比划?”

    说完放出身上的气势。

    “我说呢,原来你们招到一个三流高手当保镖,来来来,咱们比划比划,让我告诉你就算同为三流高手,也有个三六九等之分!”杨成眼中闪过一丝阴历,挥舞了一下手中斧头。

    两边人马纷纷自觉的让出一大块地方让他们打。

    “好!”丁阳喊了一声,随后运起花间探月步跳了起来,他要先试探一下这杨成都会什么。

    一般而言,用斧子的人远程战斗力都是硬伤,虽然也能刀剑一样劈出斧气来,但是太过笨重,轻飘飘就能躲闪过去。

    杨成见状嘿嘿一笑:“你有轻功难到我没有吗?”随即挥起斧子也跳了起来。

    斧子讲究的是大力二人在半空中,剑与斧狠狠的对接了一次,发出一阵金属摩擦声,紧接着,丁阳的身影飞射而出。

    而杨成虽然也退后了几步,可是微乎其微。

    丁阴一个翻滚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下,单手撑地,随后站了起来。

    顺手劈出了一道剑气,紧接着又是一道。

    “嘿嘿,我都说了,我也有轻功”杨成的轻功不知是何种,反正他很轻松的闪过了两道交叉成十字的剑气,丝毫没有一般用斧头的人的迟钝。

    丁阳推了一下,大喊道:“八方剑法奥义式——巽卦——疾风掠影!”

    随后,丁阳整个人隐藏在了风中,让杨成无法寻觅他的踪迹。

    随即,杨成笑道:“不就是隐藏起来吗,我把风的流动搞乱不就好了?”

    随后他拿着斧子,脚尖一动,原地转起圈来,挂起阵阵狂风。

    他似乎还同时催动了内力,转的越来越快,风也越来越大,不过这种中规中矩的转是无法营造龙卷风的。

    但这也够了,飞速挂起的气流将丁阳强行从风的包围中逼了出来。

    只见丁阳反手持剑站在杨成身后欲刺,杨成哈哈大笑:“小子,功夫不错,可惜碰上的是我!”

    然而却并未逮到丁阳,因为丁阳就在刹那之间运起了花间探月步,退到了远处。

    然后,只听丁阳爆喝一声:“八方剑法——坤卦——天地升龙!”

    随后便开始忘我的舞剑。

    没错,他没回用这招的时候都会忘记自己,同时也会忘记对面的敌人。

    “擦,居然敢在我面前这么玩?”

    杨成哭笑不得的走到舞剑的丁阳身边,用斧子背一下子把丁阳给拍倒了。

    众人一阵无语,本来很看好的人居然是个“草包”。

    这是他第三次用天地升龙,之前两次没发现这个缺点都是有原因的。

    第一次,对面的金甲将军被吓到,于是缩了回去。

    第二次,黑衣人抱着玩弄的态度,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天地升龙的雏形给用了出来,结果再想阻止就晚了。

    于是丁阳就悲剧了。

    由于奥义突然被打断,丁阳一口血喷了出来,受了点内伤,不过好歹并不严重,修养一个时辰也就差不多了。

    井天鹏夫妻俩很是关心的将丁阳搀扶起来,扶到了马上,随后叹了口气,指挥众人卸货。

    原本满车的货物被卸去了一半。在此过程中,丁阴一直没有插手,一直到商队被放行才抢过身体喝了一口酒。

    未走多远的路,依然群山的包围之中,黄昏的光晕便全都落下来。

    就在这一点时间中,丁阳的经脉已经修好了。

    井天鹏看着天色,无奈的说道:“今天都这么晚了,就露宿在这里吧。唉,这出尔反尔的杨成。”

    丁阳听到之后,好像是一根刺扎在了心里,令其久久不语。

    扎帐篷有专人负责,他就负责住就可以了,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帮他送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丁阳却丝毫没有喝下去的胃口。

    丁阴不懂得如何开导丁阳,只是一个劲的劝他喝酒。

    丁阳是不愿意沾酒精的,于是丁阴又出了一个馊主意:“你今天晚上跑回去,在他们山寨外面放天地升龙,直接横扫了他们寨子。”

    丁阳摇摇头,说道:“不行,这胜之不武。”

    于是丁阴也没了法子。

    这时,帐篷突然被掀开了,井天鹏走了进来,和丁阳一起坐了下来。

    “还在为刚才那事内疚呢?”井天鹏笑着说。

    丁阳点点头,没有说一句话。

    井天鹏自己带了一个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说道:“没事的,我们商队经常被抢来抢去的,像这回损失一般货物还算是好的呢,从前最严重的一次,不仅货物没了,连随从都被杀光了。”

    丁阳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井天鹏又笑:“刚刚那个杨成来头可不小,乃是五行将军中土将军的亲戚,也得到过土将军的教导,但是本身没什么本事,揪出来仗着修为抢劫商贩。”

    丁阳哦了声,流漏出一丝丝惊讶的表情。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看看山吧,山有着宽厚的胸怀,能让你所有的烦恼都消失掉。”井天鹏又说道,目光看向帐篷外的群山,不知道在想什么。

    山有着最宽厚的胸怀吗?

    丁阳似乎领悟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