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重峦叠嶂

    更新时间:2017-05-31 14:44:10本章字数:3100字

    丁阳一下子站起来,走出帐篷看向群山,眼神忽然迷茫了起来。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远方,表情或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又似恍然大悟一般。

    这种情况早就说过,不是第一次了,数数前面的,这已经是第六次了。

    没错,丁阳看着眼前的群山忽然就领悟了一个崭新的奥义。

    忽开口吟诗道:“老猿夜半诉悲肠,雾起云涌风吹霜。几日山人不识路,眼望重峦叹叠嶂。”

    一旁的井天鹏听闻之后赞叹道:“想不到丁小兄弟你还有一腔诗才,这一首真是好诗啊。”

    丁阳赶忙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只是小子有感而发而已,哪里称得上什么好诗。”

    “小兄弟谦虚了,你这诗就连大部分的说书人都写不出来。”井天鹏眨了眨眼,说道。

    “好诗可称不上,不过我马上就要去做一件好事。”丁阳突然漏出一丝丝神秘的笑容。

    “做好事?”井天鹏感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做什么好事啊?又有什么好事可做。

    丁阳脚下运起花间探月步,身影消失在层层的大山中,山中只回响着一句话:“待到明日一早,你便可以领着商队返回那劫匪的山寨里,那里有惊喜!”

    井天鹏听后楞了一下,随后苦笑一声,他已经明白了丁阳的意思,丁阳这是要把自己的货物抢回来啊。

    “想不到我的一番开导居然引出了这么一后果。”井天鹏喃喃道,他此时感到有点哭笑不得的。

    却说丁阳,他此时正在赶往土匪杨成的山寨那里,路上的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前战斗时候的败笔。

    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拿得出手的两大奥义全都被破解,尤其是天地升龙这一致命的缺陷,从前战斗的时候都是运气好才能侥幸发动,这回碰到一明白的,立马就萎了。

    现在不同了,自己领悟了一个新的奥义,刚好可以弥补不足。

    飞速的移动中,丁阴突然说话了:“我说,你到底领悟了个什么奥义,赶紧告诉我让我给你把把关,万一再输一次多丢人啊。”

    丁阳淡淡的回了一句:“看热闹的家伙闭嘴,我这会一定能够成功的,你就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丁阴切了一声,随后抢过身体,改运花魔无影步,赶路的速度更快了。

    顺手掏出腰间的酒葫芦灌了一口,随后盖上盖子又插了回去。

    “丁阳,我警告你,你打归打,可不要弄坏了我的酒葫芦,要不然我回去再买它十个二十个的。”丁阴喝完酒,说道。

    丁阳打了个寒颤,一个酒葫芦价值一个铜币,对于他来说也并不贵,但是丁阴要是真买十个二十个,自己身上不全都是酒葫芦。

    丢不起这人。

    摇了摇头,把脑袋中多余的念想抛了出去。

    眼看着前方就是土匪的山寨,如今正灯火通明,似乎是在为夺得的货物而庆祝。

    一个闪身钻了进去,门口的站岗土匪只看到个黑影,揉了揉惺忪的醉眼,似乎想仔细看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唉,都困出幻觉了,还是睡一觉吧。”站岗土匪墨迹道,随后靠着大门口昏昏睡去。就在庆典上,他也是喝了很多酒的。

    丁阴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了山寨。

    杨成坐在主位上,脚下踩着虎皮做的毯子,高兴的说:“这下子我们又能赚一笔了,明天上午,你,内个谁,你去把这堆货物处理了,卖的钱多分你一份。”

    那个被指到的小喽喽受宠若惊的看着杨成,想不到这寨主居然会把这么个肥差交给自己。

    于是他赶快满脸笑容的说道:“那就谢过大哥了。”

    正当这时,一道剑光闪过,那名小喽喽的头发被削去一半,小喽喽捂着自己的头皮尖叫一声哭了起来。

    “是哪路朋友开我杨某的玩笑?快点出来!”杨成顺手抄起大斧,指着空气大喊道。

    “别急啊,杨成,我是来要回上午的货物的,咱们两个再比斗一场。”丁阳显出身形,站在刚那个小喽喽旁边,一脸平淡的说道。

    “哼,你想得到好,我刚刚看你是个材料才留你一命,这下倒好,又来了,我凭什么和你比斗?”杨成斧子狠狠地劈在空中,发出阵阵破空声。

    “你赢了,我把剩下半个商队的货给你,我赢了,你把刚抢去的货还给我就行了。”丁阳淡淡的看着杨成。

    杨成楞了一下,大笑道:“好好好,来,咱们去我们山寨后面的演武场里,让我掂量掂量你一个时辰长了几斤几两?”

    丁阳点点头,默许了。

    经过丁阴的分析,他明白,这个杨成虽然出尔反尔,但还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的原则就是拳头,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只要自己胜了他,他就绝对不会玩什么阴谋诡计。

    因此丁阳很放心地跟着他来到了他们山寨的演武场。

    这个演武场有三亩地那么大,地面有些斜歪,到处坑坑洼洼的,显然是后来建山寨的时候特意铲平的一处山坡。

    丁阳站在演武场的一侧,而杨成站在了另外一侧。

    丁阳嘴角露出了丝丝的笑容,不觉握紧了手中的剑,丁阴在意识空间中静静地看着丁阳,万一要是再出什么问题,他会立刻出手。

    之前他之所以没出手是因为看到了杨成拍过来的是斧子背。

    而杨成则迫不及待的冲了上来,高声喊道:“我这回可是不会留守了,你小子要小心!”

    丁阳大笑三声,手中摆出了八方剑法的起手,说道:“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两人身影一错,随即便如火如荼地战在了一起。

    打了一会儿,杨成一个闪身撤了出去,说道:“小子基本功不错,接下来该到决定胜负的时候了。”

    手中斧头高高举过头顶,大喊一声:“开山斧法奥义式——斧劈五岳!”

    丁阳刚刚运用花间探月步来到杨成背后,只见杨成头顶上浮现了五把大斧,每把斧头上雕刻有一座奇山,且形态各异。

    五把斧头对这五个不同的方向,正对着丁阳的方向乃是一把雕有满山奇石的斧头。

    丁阳感到一阵阵的危机感,当即就运起花间探月步一下子把自己的身子从杨成身边抽出来。

    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五把斧头狠狠劈向大地,连地都被辟出一条不知多深的口子。要不是即使扯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丁阳后背出了一层冷汗。

    杨成转过身来,五把斧头从地上浮起,似乎要顺着杨成的意愿追杀丁阳至死。

    丁阳嘴角却露出了笑容,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喊道:“八方剑法奥义式——艮卦——重峦叠嶂!”

    随即一挥剑,便有千山从丁阳的剑中砸出。

    这一奥义用法及为如此,用内力幻化出来一座座的山岳,死死地压住敌人。

    杨成见状,脸色一变,不过随即又笑道:“不过是山岳罢了,我手中的可是开山大斧!破山,给我开!”

    随即手中大斧狠狠斩下,空中五把小斧合而为一,成为一把大斧,斧上五岳齐全,大斧冲着丁阳的山劈了过去,一斧之下,山岳应声而碎,斧子也落在了不远处,狠狠地插在大地上。

    “哈哈哈,看你这下还有什么花招!”杨成喘着粗气,笑着说。

    “呃……”突然,杨成面色变为了惊诧。

    前面都说了,有千山从丁阳的剑中砸出。

    纵使数量没有上千,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座。

    那把斧子和杨成自己都被大山狠狠地拍在了地下。

    山都是内力幻化的,因此现在拍不死人,只能让杨成感到一阵阵巨力从自己后背上传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事实上,如果不是斧子分担了一半的山,也许杨成真的会被压成肉酱也说不定。

    而丁阳呢,这个无聊的家伙分了一个幻象出去,对杨成说:“嘿嘿,之前我败于大意,这会你也是,咱们俩扯平了。我给你看看天地升龙的真正威力。”

    而丁阳的真身则在原地开始忘我的舞起剑来。

    山寨中,几个小喽喽在互相聊着天。

    “你说咱们老大能不能打赢那个小子?”一人问道。

    “肯定行啊,你当时留守山寨没看到,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咱们老大一斧子把那小子打的直吐血。”一人眼里流露出点狂热。

    “也难说,那小子既然敢于再过来找老大挑事,说不定就是有了什么新的杀手锏,依我看,此战胜败难说。”这人吞吞吐吐的。

    “哼,那小子肯定得败在老大手里,老大肯定得为我报个仇。”说这话的,还是那时丁阳为了立威而故意将头发剃掉的小喽喽。

    “光说没劲,咱们把窗户抬起来,直接看看不就得了,反正演武场就在窗户外面,而且老大也肯定不介意。”一小喽喽发出提议,当即得到了几个人的赞同,于是背过人群,悄悄溜到窗户边上,唰啦一下把窗户给掀开了。

    随即几人表情跟吃了五谷轮回之所里面的东西一样。

    这啥啊?为啥演武场上多出两座小山头来。

    这时,被剃了头的小喽喽抬起头来,愣愣的戳了戳边上的人,说道:“你看那里唉。”

    几人抬头,眼前有一道龙卷风。

    几人脑子都大了,这啥跟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