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交锋

    更新时间:2017-06-17 13:05:38本章字数:2420字

    “哦?!真的如此有性格?!”纪然似笑非笑的望着林少强说道。

    林少强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到底有没有正事?!没有出去吧……”

    “林少强,林大总经理,你把一个能平步青云的机会就这样往外推,将来不会后悔吗?!”纪然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这个人不太相信将来;而且,我也非常有自知之明,以我的能力,能安安稳稳的坐在现在这张椅子上,就非常欣慰了。好了,我再提醒你一遍,你要说就快点说;不说就出去吧。”林少强盯着电脑屏幕说道。

    纪然站了起来幽幽的说道:“好吧,上赶的不是买卖;看在我们曾有肌肤之亲的份上,这个机会我给你保留着。不过,等你醒悟的时候,还能不能赶得上就不好说了……”

    林少强又挥了挥手,示意纪然可以出去了。纪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少强,转身向门口走去。快到门口时,她停下脚步转回身不甘的说道:“林少强,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态度如此之恶劣,我是你的仇人吗?!照我们之前的约定的话,你压根还欠我一个承诺没有实现……”

    “什么?!我欠你一个承诺没有实现?!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少强问道。

    纪然冷笑一声:“这是记忆力不好?!还是压根就没把我的事情当回事?!”

    “纪然,你知道你最让人不喜欢的地方在哪里吗?!就是有话从来都不直说,总是喜欢让对方去猜。要知道,现在大家都这么忙,谁还有那个时间去做猜谜游戏?!你也醒醒吧,你三十了,而不是三岁……”林少强不客气的说道。

    “好,那你还记得前些天也是在这间办公室你答应我了什么吗?!现在实现了吗?!”纪然问道。

    林少强思索着:“你指的是让你负责联强的项目?!”

    “还算你有心……”纪然答道。

    林少强无奈的说道:“我说纪然,那天我一上班是不是就跟欧阳丽提起这件事情了?!至于她最终没有答应,这个不能怨我吧?!况且,你现在已经是北方区的经理了。这个对于现在的你还不是易如反掌?!你这么说是故意的吧?!是炫耀?!还是想寒碜我?!”

    “寒碜你?!呵呵,你现在表现出来的智商,还真是不敢让人恭维……你也不想想,正因为我现在在这个位置上,才不好自己出头啊?!那样的话,其他人会怎么看我?!”纪然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回头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的,不过,你要有耐心……”林少强说道。

    “耐心也是有时间底限的。我能给你的就象之前说的只有30天时间。”纪然咄咄逼人的说道。

    林少强瞟了纪然一眼:“我做不到你能怎么样?!拿着那段录像告发我?!”

    “告发你?!我曾经是那么想的……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纪然胸有成竹的说道。

    “哦?!我不信你能拿我怎么样?!说实话,我现在还真挺不怕你告发我的。”林少强说道。

    “是吗?!我想这个录像也许全世界的人都无所谓,可有一个人一定会在意的……你想不想知道她看到后的反应?!”纪然说完冲着林少强嫣然一笑,神情中充满了看好戏的表情。

    林少强的双眸中射出两道阴狠的目光:“我遵守你30天的期限,也请你自重。如果那段录像让不该看的人看了,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看到林少强如此仇恨的表情,纪然感到自己的心象被狠狠捅了一刀,正在咕咚咕咚往外冒着血……她充满幽怨的看了林少强一眼,转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房门在她身后关上的瞬间,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扑簌簌往下掉……

    王媚娅打开房门让母亲进去,她随后拉着旅行箱也走了进来。孙佩英终于还是被屋内硕大的面积、豪华的装修震撼了。她不自觉的从客厅走到厨房,又从厨房走到一层仅有的一个房间内看了看。然后她又不自觉的上了二层,二层迎面又是一个硕大的客厅。她的嘴巴长得大大的,站在楼梯口久久忘记移动。

    王媚娅见状有些奇怪的走了上来,站在母亲身旁关切的问道:“妈,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的个乖乖,小娅!这个……这个屋子你一个人住?!”孙佩英回过神来惊诧的问道。

    王媚娅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当然了!我从小就不喜欢和别人合住,您又不是不知道?!”

    王媚娅说着扶着母亲慢慢走到了客厅中央的白色真皮沙发上坐下。

    “这房子你租的?!”孙佩英环顾左右接着问道。

    王媚娅又是点点头:“我说妈,我电话里不是跟您说过吗?!这房子是我们教授的,他出国了,就便宜的租给我。其实主要是让我给他看房子……”

    “真的?!”孙佩英不敢相信的确认道。

    “当然!哎呀,我的老妈,您也不想想,如果不是真的,凭您宝贝女儿的工资,怎么可能租得起这么豪华的房子呢?!再说啦,即便租得起,也没必要啊。毕竟只是租房子吗?!”王媚娅亲切的挽着孙佩英的胳膊,有些撒娇的说道。

    孙佩英看了女儿一眼:“你们那教授还真有经济实力啊……我看这层的地板象是黑胡桃木的;楼下那层的象是亚花梨的。再说这沙发,一看就是真皮的。这么一套沙发至少也得好几万了……”

    “哎呦,我的老妈,您算这个干嘛?!我们教授的夫人啊,开了一家跨国公司,经济条件确实特别棒。好了,老妈,别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咱在老家的家也不差啊?!”

    王媚娅不想再跟老妈纠缠这个话题了。她生怕老妈再问出点什么,把她给问露馅了可就不好了。

    “对了,妈,您刚刚对人家陆凯怎么那么差啊?!您不喜欢他?”王媚娅发现母亲的目光还在四处乱看着立即转移了话题问道。

    孙佩英果然收回了目光:“小娅,你这房子有问题吧?!”

    “嗯?!什么意思?!”王媚娅心里一惊,有些心虚的看着孙佩英。

    孙佩英严肃的看着王媚娅说道:“小娅,你跟妈妈说实话,这个房子真的是你们教授的?!”

    “妈,您最近是不是侦探片看多了?!我的工资多少您还不知道?!”王媚娅立刻埋怨道。

    孙佩英微微叹了一口说:“小娅,妈妈相信你的眼光,那个陆凯一定很优秀。但妈妈认为,你们并不合适。你能相信妈妈的判断吗?”

    “妈,你很搞笑呢!你统共见了陆凯没两个小时,又怎么判断出我们不合适呢?!是,我发现了,你从第一眼就不喜欢他?!尽管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王媚娅不满的说道。

    “你这孩子!你老实跟妈妈说,这个房子是不是他租给你的?!平常你们是住在一起的……”

    “妈!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我再说一遍,这个房子真的是我们教授的!我和陆凯没有发生任何身体关系!我走了……”王媚娅没等孙佩英说完就立刻暴怒的打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