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一句戏言)

    更新时间:2017-05-12 01:57:27本章字数:2276字

    我气冲冲的回到屋里,“色狼坏蛋”。我提着自己的包袱马上就走,这破地方烂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下去。

    青叶见我问到,“王妃娘娘你到底怎么了吗?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怒喝一声。“还不明显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她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着。“但是王爷说不让你出去呀”!听到王爷二字我就更不舒服了,我看着她,盯着她,重重慢慢吐出,“别跟我提王爷两个字”。

    既然亲我,这个色狼,想想都觉得恶心。我要是再呆下去,指不定又发生什么?我可是良家少女。

    “门口有侍卫,你是出不去的”?

    “我不管啦,老子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今天我是非出去不可,谁也拦不住”。

    但她有些无奈地看着我。“可是现在天色已晚,你大晚上一个人应该去哪儿”?

    “这个不用你管,我自有去处,再见!不,应该说是不再见”。

    她在我耳边叽叽咕咕,“你再考虑一下嘛。能不能再商量一下,先冷静冷静”。我一口回绝,“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告诉你,我已经很冷静的啦”!说罢走到了大门口,门口的侍卫又将我拦住了。

    “王爷有令,擅自出府者杀无赦”。我瞪了一眼旁边的侍卫,说着,“那你就杀吧!

    反正我已经了无生趣了,活着也没意思了″。

    正在这时,楚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说着,“让她出去”。

    我瞪了一眼他,提着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是不是有些冲动,现在的确很晚,我应当去哪里?

    想想我是从那个古寺那里来的,那我现在应该是回到了里去。嗯,没错。就是这样。

    我左看看右看看,微风瑟瑟,吹得我寒毛直竖。不寒而栗,打了一个寒战。

    这个时代会不会有那种,不干净的东西?

    想到这,我突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赶紧加快脚步,往寺庙走去。

    那天是被他们扛着回来的,我也是凭记忆走回去。

    我的方向感直觉一向挺好,希望这一次不会有错。

    我一路都是往山上走,虽然是有阶梯。但是山上终归有一些猛兽出没,比如狼之类的。

    想到这我就更觉得不安,硬着头皮往前走。

    走到了那天我掉的那个悬崖和树,再前面一点,就是一个寺庙。

    我走到寺庙门口,寺庙门紧闭。我又不好意思去敲门,打扰他们。所以就在门口坐下了。

    靠在一旁的墙角,闭上眼睛,休息片刻。

    等待着天赶紧亮,被蚊子咬的要死。丫的我上辈子跟他们有仇,专来咬我。

    后来以天为被地为席。度过了这漫长的一夜。

    第二天清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一个庙里的沙弥把我叫醒了。

    口里说着弥陀佛,“施主怎么一个人坐在这″?

    我看着他,微微一笑,打了一个哈欠说。

    “在等你们开门呀!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原来是如此,施主可是来找方丈的”。

    我点点头,“可以见你们方丈吗”?

    小师傅回答道,“自然是可以的。那姑娘就随我来吧”!我同小师傅一起走到了寺庙里。

    到大殿上方才停下。“女施主请稍后。容我禀报方丈″。

    我微微做了一个,阿弥陀佛的手势。

    弯腰行礼道,“如此就有劳师傅了”。

    片刻之后,小师傅回来说,“方丈有请”。

    我点点头,说着谢谢!

    之后便随那小师傅进了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一个高僧。他应该就是这里的方丈。

    我见住持方丈行了一个礼,方丈好。

    他面无表情说着,“阿弥陀佛。老衲在这里等候施主多时了”。

    我听后一愣,“你知道我要来?

    他点点头,说“阿弥陀佛。你与老衲有缘”。

    “那方丈你可有法子让我回去”?“施主想问的话老衲都清楚”。

    “回去,自然是可以,只是时机尚未成熟。你还有一段姻缘未了,阿弥陀佛”。

    “姻缘”,我微微愣了片刻,说着,“什么姻缘”。

    住持方丈说着,“万事皆有因果,这个得问施主你了”。

    我愣了片刻,问道,“问我?我没有求过姻缘呀”!

    他看我一眼说着,“没有,当真没有。施主,再好好想想”。

    我偏头细想,我没有求过什么姻缘啊!我一向桃花运都很旺,更本就不需要求吗?

    突然想到,我的确有写过,我想当王妃不会就是那个吧!我可是无心的,是一时想不到写什么,才才写的那个。要是时光可以倒流,我就不写了。

    阿弥陀佛,他突然站了起来。“说着施主,请随我来”。

    他带我走到了后院,那里有一棵树,看上去很小。我回想起来,这就是那棵大树。

    树上绑着很多红色的许愿带。他用手取下一个。递给我,我一看这不是我自己写的吗?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

    这也太不科学,太不可思议了。他叹了口气,说着“阿弥陀佛。这就是因“。

    “那么果呢”!

    他继续说着,“前些天。有位男施主,说是要找一个人,他问我方向,老衲知道你有难。便告诉了他”。

    我听后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的神啊,你真的是圣僧啊“!

    “那请问方丈我如何才能回去呢”!

    他叹了一口气,说着,“冥冥中自有注定,老衲就不多说什么?能回去自然也就回去了”。

    方丈口里一直念着,走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我听后楞在原地,“可是师傅方丈你给我说清楚呀”!

    “什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也没见他回头。

    我在去见他时,被刚刚那位小师傅拦住了。

    “施主,方丈已经歇息了,请回吧!”

    不行了,我家里面还有爸爸爷爷奶奶需要照顾,我一定要回去的,我不能在这里呆的没有我,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心急如焚,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我要怎么回去呢!

    没一会儿我就下山,去到那天我挂的那棵树那里。

    往下一看,深不见底掉,下去指定是粉身碎骨。

    我努力平复心情,一只脚慢慢地往下落。

    正在这时,却被一个人猛地拉了回去。吓得半死,心脏病都差点吓出来了。

    我转身一看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五官精致俊美。身材魁梧壮实。看他的打扮应该是个习武之人。

    他愣在原地看了我片刻,说着,“姑娘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非要自寻短见,生命可是宝贵的呀!

    有什么事情可以坐下来商量吗?怎么要寻短见呢”!

    我被他质问的,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他稀里哗啦说了一大通道理,我眼睛睁大大的看着他。他还继续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