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真不好意思拿人家东西买弄)

    更新时间:2017-06-03 21:26:37本章字数:2183字

    我便没有说话,继续随着他往前走。片刻之后,遇到的人越来越多,我靠着他低声问道。“怎么办?现在看到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会不会露出什么马脚?”

    他低声在我耳旁说着“无需担心,一切有我,待会儿看本王眼色行事。”

    我点点头,他这么说无疑给我吃了定心丸。想想也是,我担心什么若是被发现了,大不了跳墙。

    正在这时一名身穿粉红色衣装的女子向我们走来。五官生得小巧玲珑,服装雍容华贵。我上下打量她一番,想想该不是宫里的哪个妃子吧!

    那女子向他行了一个礼,“文姬参见楚王殿下。”

    他并没有理会那个女子,而是拖着我继续往前走。我小声问他,“方才她向你行礼,你为什么不理人家?”

    他微微一笑说着。“每天遇到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总不能每个人都聊上几句吧!”

    “可是这样显得很没有礼貌。”

    片刻之后便到了宴会,他拖着我同他坐在一个几案上。坐在我对面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少年郎,想必就是宋太宗的几个儿子。

    据《宋史》记载,宋太宗一共有九个儿子,长子赵元佐、次子赵元僖、三子赵元侃、四子赵元份、五子赵元傑(杰)、六子赵元偓、七子赵元侢、八子赵元俨、九子赵元亿。

    而我见过的有二皇子赵元僖和三皇子赵元侃,其余的一个也不认识。

    他们在对面小声议论着什么。然后又往我这边瞄一眼,又瞄一眼,再瞄一眼。其实我心里害怕极了,莫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端倪?我低声问他。

    “他们怎么老往我们这边看?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他转过身来,仔细瞧了片刻摇摇头说“并无不妥之处,你无需担心。或许只是觉得好奇,算起来,你还是第一次见他们”。

    听到这我暗自高兴,“原来我没见过他们啊,你不早说,现在精神好多了。”

    他微微一笑说着“虽是这样,但也不可掉以轻心。毕竟皇家不比普通人家,本王说的你可都明白。”

    我连忙点头“明白明白,放心我一定装作端庄的模样,虽然这对我来说很难,但我会尽全力的。”

    他点点头,似乎很欣慰。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尖细的声音叫着“皇上驾到”。

    所有的人急忙跪了下去,大声高呼。“儿臣参见父皇,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微微抬头看着座位上的中年男子,一身黄色的华袍长衫,上面绣着龙祥云的图案,做工精致,看上去十分华丽。皇位上的人微微抬手说道“平身”。

    众人同呼“谢父皇”。

    “朕今日设此家宴,与孩儿们共享天伦之乐,故此不必拘礼,今天只是家宴。”众人同呼。

    “儿臣惶恐,谢父皇龙恩“。

    然后大家都纷纷出入席,他突然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杯子说“儿臣敬一杯,祝父皇龙腾盛世,长治久安”。

    赵光义微微一笑,点点头说“惟吉深得朕意,朕与你对饮一杯。

    我在想着这宴会一点意思都没有。片刻之后,便上来了一群舞姬,一个个风情万种,婀娜多姿的跳着舞蹈。领舞的女子有些眼熟,就是方才那个粉色衣装的女子。她一直一直看着他,很明显就是冲他来的。

    我低声问他“哎,那个人在叫你了”。他转过身去,没有看那个女子。

    一曲完毕以后,所有的人都拍手叫好。就连皇帝都夸赞道。“听闻孝侯爷之女能歌善舞,素有京师才女之美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女子行了一个礼说谢“陛下夸赞,文姬不胜荣幸。”

    他并未在意这边的对话,加一个菜团子放我嘴边。温和的说着“小心烫。”

    我此时心里很尴尬,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这戏码未免太足了。

    而我对面的便是三皇子,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应当是心痛吧!

    而接下来便是一女子扶琴唱着小曲。那个女子我认得。她便是今天跟在二皇子身后的女人。

    也就是他的前任情人,我看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女子看,应当是放不下那女子。

    我轻轻拽着他的衣角说“你没事吧!”

    听到我的声音他方才回过神来,勉强微微一笑说。“本王没事,只是想起一些往事罢了。”

    说完饮了一杯酒,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是不痛苦的。

    可我又能做什么呢!

    正在这时,二皇子突然起身说道。“听闻楚王妃德才兼备,能歌善舞,尤其是嗓子比出谷的黄莺还好听。不知可否有此荣幸,听楚王妃献上一曲。”

    赵元佐急忙接过话题推辞说“王妃喉咙不适,不想打扰各位的雅兴。”

    赵元僖有些嘲讽说着“是吗?是不舒服还是徒有虚名?”

    这句话激怒了他,他脸色很难。拍案而起,我用手拽住他的衣袖说着摇摇头,示意他不可动怒。

    片刻之后,我站了起来,走到宴席中间行了礼,方才说“既然二皇子要求,又当着父皇的面臣妾岂有不从之理,我虽是五音不全,也不能扫了各位雅兴,便献献上一曲”。

    一边扶着琴一边唱着歌曲,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最火的歌曲“凉凉“

    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

    你在远方眺望耗尽所有暮光不思量自难相忘

    夭夭桃花凉前世你怎舍下

    这一海心茫茫还故作不痛不痒不牵强

    都是假象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

    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

    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

    生劫易渡情劫难了折旧的心还有几分前生的恨

    还有几分前生的恨

    我继续弹着古筝,脸上表现出一份伤心难过之情。

    看着赵元佐继续唱着

    “也曾鬓微霜也曾因你回光悠悠岁月漫长怎能浪费时光去流浪去换成长

    灼灼桃花凉今生愈渐滚烫

    一朵已放心上足够三生三世背影成双

    在水一方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

    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

    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

    生劫易渡情劫难了折旧的心还有几分前生的恨

    凉凉三生三世恍然如梦须臾的年风干泪痕

    若是回忆不能再相认就让情分落九尘

    凉凉十里何时还会春盛又见树下一盏风存…

    琴音刚落便听到一阵掌声,赵元佐微微一笑点点头。皇帝夸赞道“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

    起来一位公子恭敬地说“这唱法倒是新鲜,改日一定向皇嫂讨教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