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寻手机中

    更新时间:2017-07-20 16:53:04本章字数:2296字

    我看着一缕阳光从窗户透进来,申了一个懒腰。

    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自己找了水盆没洗漱,洗漱完之后,我将盆放在一旁,摸了摸身上。怎么手机不见了?我手机去哪呢?自己反复的查找,始终找不到。我有些心慌,着急。

    叫到“有没有人呀!谁看到我手机了,我手机不见了。呜呜呜”

    片刻之后青叶方才从门口进来,慢慢走向我询问道。“王妃发生什么事了”。

    我心急如焚,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把抓住她的肩说“我手机不见了,你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

    听到这,她微微愣了片刻,有些不知所措,脸上大写一个懵问我“什么是手机啊!”

    我听后欲哭无泪,又有些着急的回答“就是上次我给你看的那个东西也会发出声音的盒子。”

    她方才哦了一声,“没有见着,昨天帮你更衣的时候也没有见到。”

    正在这时,赵元佐从门口进来,许是我刚才的声音惊动了他,他急忙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都了都嘴唇说,“我的东西掉了,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没有它我寝食难安。”

    他听后有些好奇问“是什么东西?能让你废寝忘食,寝食难安。先不要着急,你将这东西的样子画出来,本王一会儿派人去寻找。”听到他这么说,给我点燃了一点希望,我有些质疑的问道。“真的能找到吗?”

    他偏头细想,点了点头说“若这东西还在汴京,就一定能找到,左右不过多费些时日罢了。”

    不过我偏头细细想来,如果东西不在这里掉的,说不定就在墨风那里,对呀,我怎么把这事忘了?

    我转头对他说着“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一会儿你再叫人帮我寻找。”

    他点点头说“你这是要去哪?我派些人护送你?”

    我摇摇头,拒绝了。“不必了,我只是去看一个朋友,或许我的东西在他那里。”

    他脸上有些疑问,慢慢吐出两个字。“朋友”

    我点点头说“嗯”听我这么说,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意味深长的说着“既然你都这样说了,好吧!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听到这我有些不舒服,早去早回,我就没打算再回来了。也许是他客套话,我也不好拆台不是。点点头说“嗯,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谢谢王爷关心”。

    说完我便告辞离去,没走几步他便跟了上来。“祥仙你等等”。

    我听后微微一愣问他“怎么啦!你还有什么事吗?”

    他从口袋里掏了几锭银子说“你还没有用善,怕你路上会饿,这银子你可在路上买些吃的东西?”

    听他这么说我莫明心揪,想不到他竟如此心细,我用接过他手中的银子,行了一个礼说“谢谢!”

    最后还不忘叮嘱我说,“记住,早去早回。”

    我点点头,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去到墨风的住处,我站在门口仔细瞧了片刻。

    鼓足勇气去敲门。

    听到敲门的声音,他方才将门打开,手用白凌缠绕着,还泛出淡淡的血,我想他应当是受伤了。

    “你受伤了?”他点点头,而后又往我身后四处看了看,见没人之后,方才叫我进来。

    慢慢说“好险,昨天险些丧了命,你怎么会在皇宫里?”

    我听后有些尴尬的回答。“昨天不是同你说了吗?是有人请我去演戏的。”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演戏?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个戏子啊!”

    “你问我我还没问你呢,你跑去那里做什么?你不会是跑去偷东西吧!”

    他点了点头说,我就是去偷东西的。

    我听后呵呵一笑,“你胆子真大,敢跑到皇宫里去偷东西,我着实佩服。”

    他急忙点头说着“行了行了,你就别阴阳怪气的拐着弯教训我了,看我这不尝到了苦头吗?”

    他将手放到了我眼前,我瞧了一会儿,“好像伤的还不轻呢!”

    我看到桌上放的药,便问他。“你方才是在做什么?”他回答道“我本来正想换药的,这不你来了吗?和你一说话忘了。”

    “哦,原来是这样。要不我帮你?”我将她的纱布一层一层卸下,正准备放药粉,衣秀突然掉了下来。我右手帮他接起衣袖,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纹身。是一个狼头纹身,看到这我微微愣了片刻,手微微的抖了一下。他许是察觉到了,急忙把衣袖放下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方才问我“对了,你此次找我可是有什么要事?”

    他一问,就提醒了我,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我拍了拍头说。“瞧我糊涂了,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我满脸期待的看着他,他方才说“没有看到你并没有什么东西掉到我这。”

    我有些失望,莫不是我错了?既然不在这,那会掉到哪里呢!难道在寺庙里,我点点头,想了想,有这个可能。

    “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常重要,如果你见了就派人通知我一声。既然不在你这,那我便告辞了。”

    之后我便一路小跑去了寺庙,进香的路人见到我先是吓一跳,都纷纷议论着“这姑娘跑的这么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急忙走向一个打坐的小师傅,向他行了一个礼问道。“小师傅,方丈可在?”

    听说我要找方丈?小师傅微微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

    还那一个礼说“阿弥陀佛,施主请稍等,我这就去告知主持师傅。”我点了点头,说着“谢谢师傅,有劳了”。

    我在大殿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一会儿师傅便出来了。“施主,方丈有请。”

    稍后我和小师傅去了方丈的房中?看到我方丈师傅微微一笑,说道“你今天找老衲可是有什么话要问老衲”

    我点了点头说“师傅,你真是料事如神,没错,我确实有几件事想问你。”

    他微微一笑,说着,“施主有话不妨直说。”

    “这第一呢!我是想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他摇了摇头说,“此物不在我处,”

    “第二呢?我有什么方法可以回家?”

    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该回去的时候,自然也就回去了,施主莫要强求啊!”我听后有些抓狂,继续问道。

    “那第三,啊灵去了何处?可还尚在人间。”

    师傅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从卦象上看他确实尚在人间,至于在什么地方嘛?老衲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你若真想回家,可自行在书中找找。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或许可以找到。”

    可是,没等我说完,师傅便说“该说的老衲都说了,施主何去何从还得看你。”

    手机既然不在你这,那会是什么?在什么地方?我很抓狂用手拍了拍头。

    这苦逼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