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嗑瓜子群众

    更新时间:2017-08-01 16:21:23本章字数:2544字

    青叶走后,我微微笑了片刻,如此便有好戏看了。我到是非常期待,一向爱书如命的五皇子,遇上难缠三皇子结局会是怎样?稍后命丫鬟,给我准备了一些点心,又命人拿了梯子爬上屋顶,看看下面的情况。

    我远远的看着赵元侃,他站在王府门口,一动不动,似乎在盘算着什么,一会儿又和门口的侍卫说说话, 我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行人。

    没一会儿,便看到五皇子从另一头过来,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五皇子见到三皇子微微行了一个礼。两人便开始谈起来,谈的是什么我不太清楚。由于隔得太远,我也只能从他们的动作细微观察。也不知道五皇子说了什么,片刻之后,三皇子便离去了。看到三皇子离去,我就有些好奇了,我们怎么都劝不走的,怎么五皇子三言两语就把他打发了?

    本想着有好戏看怎么就走了?见到三皇子走后我便从屋顶上爬了下来。

    五皇子被青叶请了进来,见到我进来,他微笑了片刻说道:“皇嫂如何?如今元杰可是帮了你大忙,一会儿皇兄回来可是要为元杰记上一功的。”

    我嘻嘻一笑,立马点了点头,“五殿下你是怎么跟他说的,怎么他就走了?”他手里摇着折扇,慢慢开口说着道:“刚刚见到你的丫头跑去找元杰,元杰便知道是有事。还未开口询问,丫头便说三皇兄那里有一本好书让我去找他要。”我点了点头回答道:“确实如此啊,怎么殿下你没问他要吗?”他听后一笑说道:“这世人皆知,三皇兄不爱读书,又怎么会有绝世的好书,要说到这藏书天下非元杰莫属。,元杰都未曾见到的好书,三皇兄又怎么会有?”

    “殿下既然知道那为何还要淌这趟浑水。”

    他笑了片刻,方才说道:“我知道你和三皇兄的缘故,既然你不想见他,皇兄又不好出面,让元杰来做这个和事佬,也是再合适不过的。”

    我点了点头行礼说道:“那便多谢殿下了,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殿下刚才跟他说了什么,怎么他就走了呢!"

    他嘴角又一勾,微微一笑说道:“怎么,皇嫂想知道?”

    我点了点头回答道:“自然很想知道,还请殿下告知。”

    他吞吞吐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方才开口回答道:“不过此事我只答应了三皇兄不说,便不会再说了,若是皇嫂想知道,何不亲自去问三皇兄”。

    听他这么说,我翻了个白眼,“殿下真是说笑了,若我能去问他,我还要求你做什么?不过你既然不说,自然有你的考量,我也不便多追问。再说了,我也没有勉强别人的习惯。”

    他微微一笑,点点头,摇了摇扇子回答道:“如此甚好,皇嫂借的书籍看完了否?若是看完啦,元杰便带回了。”

    我听后楞了片刻,弄半天,他是来追书的,可是才没两天,他真就如此爱书如命。我回答道:“我还未来得及看,若是殿下急用,便可以带回来。”

    他方才意味深长地说“若是皇嫂还没来得及看,元杰也就不打扰了,还带皇嫂看完速速归还,元杰感激不尽。”

    我点了点头,勉强一笑“嗯,一定一定。”

    说完他便行了个礼离去了,他走后,我方才松了口气。本想一心看好戏的,却不料他倒成了嗑瓜子群众,古代读书人不是一向都是书呆子吗?怎么他那么精明?

    青叶再叫我什么?我方才仔细一听,方才听清楚。“王妃娘娘你别生气了,终归三殿下走了不是?”我愣了片刻回答道:“生气?我有那么明显吗?怎么连你一个小丫头都能看得出来?”

    她方才低下头回答“娘娘恕罪,奴婢本不该揣测你心思,但娘娘的表情都写在脸上,奴婢不想知道都难了。”

    我想了想五皇子说的有道理,他一向爱书如命,我还是快速将这些书看完,还给他,免得他三天两头的找我来要书。

    “青叶上次从五殿下那里搬来的书籍放在何处?”

    青叶低声回答说,“放在王爷的书房里”。

    我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去看看吧,趁现在天还没有黑。”

    “王妃娘娘,要不奴婢陪你去吧!”我摇了摇头,回绝了“不必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我倒是看不进去。”说完我快速出了门,我走路有些急,不料撞到了什么,摔一跤在地上。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

    “谁没长眼睛呀,撞了本郡主”。

    我抬头一看,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眼睛大而清秀,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头上戴了华丽朱花,生得倒是很美,就是这声音听着有些渗人。”

    我拍了拍手和身上的树叶瞧了她一眼,她仔细打量了我的片刻。大声开口问道:“你是谁的丫头,莽莽撞撞,撞了本郡主。”

    我看到我自己的衣装,一身素衣确实有些寒酸,不过她怎么会说我是丫头呢!许是没有过多的头饰?也没有一些色彩。

    不过瞧她盛气凌人的样子,着实令人讨厌。我没有理会她便走了,不料她身后的丫鬟拦住了我去路,非得让我跟她承认错误,给她道歉,我很生气说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是她先撞的我,凭什么我给她道歉?”

    “楚王府中怎么会有你这样言行无状的丫头?怎么你竟然不肯?一会儿见到楚王,我倒是要好生说说,看他如何罚你?”

    我没有理会她,就当没听到,片刻之后,听到楚王的声音,我方才回过头了。

    “安和郡主怎么有空到王府中”那个郡主立马转变态度,从袖口里掏出一个信封说道:“家父寻得几匹良马,说是楚王殿下,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到蔽府小座”楚王点点头回答“好,有空本王一定去,姑姑近来可好?”

    “谢殿下挂怀,母亲近来很好,就是有些想殿下方才让我来的。”

    他叫她母亲姑姑,我想了半天,莫不是他的表妹?

    那女子瞧了我片刻说“殿下,你府中怎么多了一个言行无状的丫头,方才将我推倒,还不肯向我道歉,还顶撞我”。

    被她这么说,我百口莫辩,方才说道:“我是不小心撞到她的,可是摔倒的是我”我的手到现在疼的要死,还被她这样说,真是气死了。

    楚王慢慢向我走近,拿起我的手看了片刻,他的举动让那个女子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着那个女子开口道:“她可不是什么丫头,她是本王的结发妻子这个王府的女主人,楚王妃。”

    那女子听后愣了片刻,“居然是楚王妃,可是我瞧她穿着这样,还以为是个丫头。”

    “王妃一向不喜欢奢侈,衣装自然是素雅清淡,自然比不了郡主这般高调奢华。”

    弄得那女子无法可说,结结巴巴的,又气又急。“既然是楚王妃,那刚刚变只是个误会,我就不与她计较了。”

    他脸上一如既往的平淡,方才吐出几个字“不与她计较,可是我怎么瞧着她伤的比你严重,安和郡主可不要仗着外戚的身份来欺压我的王妃,要不回头我跟姑姑说说,让她来评评理,瞧瞧是我这王妃无礼,还是你安和郡主。”

    听到这她立马下跪说道:“方才是我无礼,殿下不要将此事告诉母亲,母亲会打死我的。”

    我听后捏了把冷汗,不会把这件事情闹大吧!

    急忙开口说着“既然是误会,那便是误会。就不用惊动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