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又遇墨风

    更新时间:2017-08-02 12:04:21本章字数:2855字

    “既然是个误会,那就算了,就不用惊动郡主殿下了”,

    听我这么说他方才罢手,说着“既然王妃替你求情,本王就暂且记下,若下次再犯,见到姑姑,便新帐旧账一起算”。她急忙行个大礼说着“谢谢殿下。”

    片刻之后,她瞧了我一眼 ,很是不爽,我晓得我跟她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没等我回过神来,赵元佐一把抓住我的手,到了他屋里,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抓我了,可是我终归还是有些不习惯,被那么多下人看到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我正想甩开他,他急忙说道:“别动!伤口在流血”片刻之后又命管家拿了药箱,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将我的手擦干净,又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药粉,他将药粉轻轻的洒在我手上,这药粉刚撒上去时有些痛。

    我微微皱下眉头,不敢看他,他见我这样不禁笑出了声,说道:“我虽是心疼你,但还是要说你两句,瞧你都是大人了,还和孩童一般,这样不小心。”

    我点了点头,奉承着说道:“是 是 是多谢你,多谢楚王殿下关怀,小女子不胜荣幸。”

    听我这么说,他便没有在说话,片刻之后方才说道:“本王准备娶一个侧妃,你可有什么要对本王说的?”我听后微微怔了片刻,这个问题着实令我为难,他是一个王爷,要娶就娶嘛,问我做什么?我该怎么回答呢!有了,我微微一笑开口回答道:“你如果喜欢,别说是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的无所谓,你无需征求我的意见。”

    我想我这样说他应该满意吧!我话一说完,他微微颤抖着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许久之后方才开口道:“你这话当真?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你都无所谓,你就不会有一点吃醋?”

    我勉强一笑回答道:“你们古代人不是说了吗,男人三妻四妾正常,再说了,你还是一个王爷不是,何况我又不是真正的王妃,自然是无权干涉你的事”。

    他听后表情有些伤感,慢慢说着“你当真如此大度?不管本王娶多少个,你都无所谓。”

    我点了点头,“其实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毕竟我不是你的王妃,在外人面前只是做戏,现在关起门来你再清楚不过了。”

    他立马打断我的话说道:“那你现在就当你是楚王妃,回答本王的问题。”

    我想了片刻,慢慢开口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的,即便是她不喜欢他,真正的楚王妃在这应当也是会这样说的。”

    他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片刻之后便站了起来,出了门,顺手将门关上。

    这举动让我搞的一愣,我越来越糊涂了,他一天到晚在想个什么东西,古代的男人呀!就知道没一个好东西,才刚刚封了一个正妃,又想着娶个侧妃,没准过几年又在纳几个小妾。想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好在我没有生在帝王之家,好在我不是古代人。

    我瞧了瞧自己的手,并没什么大碍,还是继续去看书吧!现在也只有书能平复我的心情了。

    我在往他书房走,到了门口,听到里面有人,本想进去,却听到他们在谈话,他温和的开口说道:“皇叔的心思我并非不知道!只是我心里有许多心结解不开。”

    来人问他“怎么王妃不答应吗?”他摇摇头回答说道:“没有,她说她不介意我多娶几房小妾。”

    “那你担心什么?”他继续说着“只是她越这样说,我心里就越不踏实,我倒希望她说,不允许我娶小妾,这样至少可以证明她心里有我。”来人微微一笑,开口劝说他道:“看来你对楚王妃真是动了情了,”

    他突然冷笑回答说,“动情了,这次真的动情了。”来人还是一笑说道:“你一像自命清高,却不料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过楚王妃倒和别人有些不同,你若真是动情,那也是应当的,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不过皇叔还是要跟你说,这次联姻对你确实有好处,无论如何,你都需再三斟酌,毕竟联姻确实是一个增强实力的好方法”。他沉默片刻说道:“皇叔的心思惟吉知晓,只是我现在确实不想关心此事,况且我视权势如浮云,增强实力倒是没有必要,皇叔切勿言再三哉。”

    来人 片刻没有言语,许久之后方才问他“你当真不想争储君之位,按理说你是皇上的长子,待皇上百年之后,都应该是由你来继承的。”

    他脸上泛起一丝苦涩,微笑着开口。“你我虽以叔侄相称,但年龄相仿,自幼相交,我的心思你应当知晓,皇叔乃是先帝之子,这储君之位你能做得,而惟吉却做不得”。

    我虽不知道来人长得是什么模样,但听到这话我却也能猜到几分?刚才说话的那不就是秦王王爷,我记得我见过他一次,瞧他温文尔雅的模样,到不成和面前这个人连接在一起。

    看来我的书是看不了了,所幸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们的好,以免惹祸上身。

    回到屋里坐下片刻,便听到房顶上有声音,小声唤着我的名字。我抬头望着天窗,原来是墨风,他胆子倒是不小,光天白日的也敢翻人家院墙?我先是一愣,急忙把门关上,而后又小声问他。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他见我关上门,便从天窗下跳进了。小声说着“说来话长,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我听后愣了片刻。“什么来救我的”。

    他点了点头回答,“我见你强行被他带回来,么不是你自愿的。”

    我偏头细想回答道:“可是 ,可不是,那日的确是他强行将我带回来的,可是我细细想来,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只能暂时居住在这。”他很是不解说道:“据我了解,这个楚王对你有别的心思,你在这里不安全,还是随我出去吧!”

    听他这么说,我觉得有些讽刺,慢慢开口说道:“他的确不安全,不过也比不上你,我都知道了,你是大辽国的王子?”。

    他听后有些不知所措问我“谁告诉你我是大辽国的王子?我只是和他有七分相似,就像你说你不是那个什么王妃,被他们误认成那个王妃一样。”听他这么说,我又一头雾水,“你真的不是?”

    点点头回答“我要是大辽国的王子,连房租都交不起吗?你看看我全身上下哪样东西是值钱的。”我仔细打量了片刻,确实都很平凡,“不过我暂时还不能出去,我要找我回去的办法,有位高人说办法在书里,可是书都在王府中,还有五皇子处,我倒不妨借着这个王妃的身份好好找找,所以我暂时不能离开。”

    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多留,你若有事?去老地方找我”。

    我点点头,回答道:“好”。之后他便一翻身跃上屋顶,出去了,墨风刚一走,门就被人推开了,我吓一跳,急忙转身看,原来是楚王,他站在门口仔细瞧了我片刻,方才慢慢走向我说道:“刚才和皇叔聊了一些事耽搁了,让你久等了。 ”

    听他这么说,好像他找我是有事情,“那王爷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手镯,像是和田玉制成的手镯,令我伸手,放在我手中,慢慢开口说道:“这是母妃出嫁时的嫁妆,母妃说你嫁到王府也有一些时日,也没曾给过你什么见面礼,这镯子就当是见面礼了,”

    我听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何德何能,这么大的礼,我怎么受得起啊!”

    他温和的开口说“虽说这是简单朴素了些,但毕竟是母妃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听他这么说,我又不好拒绝。可是这明显是给她王妃的,我又怎能收下?“如此,那我便暂时保管,带王妃归来之时,我再交还给她,你说好不好?”他脸上似乎有些不高兴说着

    道:

    “你为何总提起她,送你的便是送你的,你想如何处置?随便。”说完他便甩袖离去

    我有些错愕的愣在原地,莫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

    我又得罪他了吗?许许多多的东西我都解不开,看着他的模样应该是生气了,但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又不是王妃,要是王妃回来,知道我霸占了她的位置,还不杀了我。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镯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