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人不可貌相)

    更新时间:2017-08-05 14:48:22本章字数:2596字

    他准备了一些衣物用品将我带上马车,坐在马车上我也没有想太多,至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的人很多,外面的集市很热闹,之后的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大概走了四五个时辰方才到达,他先下马车然后向我伸出一只手,我拉住他的衣袖便下了马车。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眼前的一切却是一愣了,我瞧着周围的环境是在一片竹林里,前方是一间用竹子建成的小竹屋。屋子旁边是一些不知名的树,开着粉色红色的花朵,密密麻麻的着实鲜艳。他将一些用品拿在手里便领着我进了屋子。

    不过令我惊讶的是,这屋子很是干净整洁像是经常有人打扫一样,墙壁上挂着一些山水挂画,和一些书法,十分有韵味,看来是一个雅人居住的房间,我有些好奇的问他道:“这里住了一个世外高人吗?”

    他听后微微一笑回答道道:“世外高人倒是谈不上,勉强算个雅人,他是我大哥”。

    那你将我带来这里会不会有些不方便,他摇摇头回答道:“你放心,他已经很久没来过这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我想着你也是来散散心的,估计过些时日,也该回去了,但在回去之前可安心住下。”

    我点了点头说道:“如此我就放心了,这地方着实安静,想来倒也符合我的性格。”

    他将一些东西安置好,一边说道:“安静是安静,地方是好地方,不过晚上最好少出门,毕竟山里的猛兽很多。”我点了点头,怎么忘了。“怎么忘了现在山里的确有很多猛兽,我确实应该在三小心”。我四处瞧了瞧,这屋子不大,不过装修的倒是挺雅致,很别致。墙壁上挂着一台古筝和一把箫,我本想用手去碰它便被墨风止住了,大声点道:“我可是要再三叮嘱,在这里碰什么都好,万不要碰墙上挂着的那把萧,对于他来说,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我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他将所有的东西安顿好之后,方才对我说道:“我有一些事先回去了,你若事需要什么东西,过两天我再给你送过来。”

    我向他行那一个大礼说道:“多谢你这般照佛,若日后用得着我请尽管说,我尽当竭尽全力报此大恩。”他微微一笑,刚才离去。

    墨风走后我去厨房生火烧了一些水泡了一些茶,坐在几案前细细品尝。只是娴下来,脑子里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反复复,挥之不去。他刚才说不要碰墙上的那把箫,可没有说不让我碰古筝,现在那么无聊,所幸便将古筝取再下来,平常放在几案前,弹奏着高山流水的曲子。

    本想是用来进一下心,可没想到越弹心越乱,有点想把琴弦拉断的感觉。

    我努力平复心情,又将古筝放回了墙上,还不如什么都不要想,索性睡觉吧!那之后我整理衣装,翻身躺在床上。

    清晨被叽叽喳喳的鸟叫声给吵醒了,看了看外面阳光明媚,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躺着,一直道肚子饿啦,放才起来,梳洗打扮,然后煮了一些吃的。吃完后又去找了一些书来看,如此,日复一日,日子这样反反复复过了几日。

    一天到晚上我听见门外有人敲门,心里有些害怕,这地方应当没人,可是为什么会有人敲门呢。努力挣扎了好久,本是不想去,可脚自动迈开可能是身体的本能,既然去开了门。打开门的那一霎拉,我瞬间愣住了,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衣装的男子,五官精致俊美,霸气外露,表情十分冷淡,微微皱着眉头瞧着我,上下扫描了我一眼,声音有些严厉的开口道:“你是何人,怎会在我的住处。”

    听他这么说,我方才反应过来说道:“是墨风带我来的,听你说话的口气,你是他的哥哥吧!”

    听我这么说,他方才转身进了屋。继续说道:“他连这个都跟你说啦,看来你们关系非浅”

    我急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跟他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仔细瞧了我片刻方才说道:“也对,他的口味还没变到如此饥不择食的地步。”听他这么说我整个人原地石化,这简直是人身攻击呀,珂珂一笑没有再跟他说话,他方才转身看着我说道:“怎么不说话了”我立马回答道,“因为我不想和你说话。”他听后喜是有些好奇问我道:“为什么?”我直言不讳说道:“因为我觉得你肤浅呀,你以貌取人。”

    他有些高傲,脸上面无表情说“我一向如此,只是实话实说”。

    他 一边说着,一边将外套脱下。我被这一举动吓得一愣,急忙说着“你要做什么”。

    他看我这表情有些讽刺的说“我的品味还没降低到如此程度,大可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说完他就躺到了我的床上,我又恨又急地说“你睡我的床,我睡哪里呀!”

    他应了一声说道:“这是我的床”。

    刚给我的第一感觉还是挺好的,不过现在聊下来觉得他是一个自私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的人。我又做了一个吊床,自己翻上去,看着窗户外面的夜光和满天的小星星,我不禁想起了我的父亲,我父亲教过这首歌 小星星,口里低声哼唱着小星星的歌曲。“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空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话音刚落,那个人大声说着。“你叽叽喳喳在唱什么?”他声音有些不耐烦。

    我也朝他吼道:“你凶什么凶?关你什么事啊!我就是喜欢吵,我就是要唱,你能拿我怎样?”听到我发如此大的火,他方才转身说着,“无理取闹”。转身向另一头用被子盖住了头。

    本来这几天心情很是不爽,被这家伙弄得更是一点心情都没了。这竟然是亲兄弟,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墨风比他好多了。越想越生气,心里有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突然手中的镯子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急忙翻身下来,快速捡起来,仔细看了看,还好没有摔碎。要是摔碎了我可怎么办?我又小心地珍藏的。翻身上去,脑子里一幕幕浮现那天他给我手镯的场景。

    心里莫名心揪,就像是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

    我收着小心的放在怀里,抱着入睡。

    直至第二天清晨,我刚才睁开眼睛看了看,那个人一直坐在几案前盯着我,见我醒来,方才跟我说道:“你总算是醒啦,醒来了就好,快去煮饭。”

    我听后直接说了一句靠,“你自己不会做,”

    他微微一笑说道:“我自己自然会做,不过总得给你做一些吧!你总不能在这里白吃白住的?你会不好意思这事,给你找一些存在感。”

    我呵呵一笑,回答道:“呵呵,谢谢你,但是我不需要。”我去洗漱了,整理衣装,出门口坐着晒太阳。

    想让我做饭,门都没有,要吃自己煮。

    我一坐便是一个时辰,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那里,本想是他饿了自己会煮饭,可没想到他却没有动。

    我自己饿了索性便煮了一些粥,他也跟着我去了厨房。刚刚将米放下去,他就问好了没有?没过一会儿,又问好了没有?我呵呵一笑,有些讽刺的说道:“你不是会煮饭吗?你看不出来他好了没啊!”听我这么说,他没有说话,然后刚刚好,他便自己去拿那碗,倒是很快就自己盛了一碗,放到八仙桌上。瞧着他的样子许是不是饿了?不过想想也是看他穿着绫罗绸缎。一定是哪家富家公子?出身名门,十指不沾阳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