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深夜谋杀案

    更新时间:2017-04-30 09:44:34本章字数:2120字

    夏季的某个夜晚,青山市的街道上人流涌动,热闹非凡。在这座城市的郊区,有一个巨大的地下秘密实验基地。这天夜里,基地的工程师们正在忙碌的工作着,他们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的大屏幕,画面上是一架长圆柱体的机器,它的周围正发出耀眼的亮光在深海中缓缓前行。这架巨型机器是他们新近发明的钻探仪,它既可以对海底岩石进行钻探,同时也能够在深海中自由航行。工程师们正在用这架机器探索东海海底资源,以便了解那里的地矿地貌。

    钻探仪在海底缓缓行进,它发出的亮光照亮了周围的海底世界。崎岖不平的海底长满了珊瑚,海草在水流的带动下飘荡起舞,各个种类的鱼儿摇着尾巴,成群结队的在海珊瑚间穿梭游动。五颜六色、丰富多彩的生物将海底世界点缀的富丽堂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宁静和安详。

    忽然,海底好像开始晃动起来,钻探仪的照明灯也变得明暗不定,工程师们一阵心惊。等到机器稳定下来之后,他们才惊奇的发现,在钻探仪的前方不远处,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光圈。光圈的直径大约三米有余,周围散发着微弱的蓝光。工程师们盯着这个奇怪的光圈,谁也搞不清楚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们按动键盘,使钻探仪慢慢前行,靠近光圈,以便能够更加清楚的观察这个神秘的东西。然而,当钻探仪靠近一定距离时,像是忽然陷进了一个神秘漩涡,失去了控制,开始快速的向光圈冲去。工程师们心中充满了恐惧,他们赶紧敲击着键盘,企图改变钻探仪的航向,使它远离这个奇怪的怪圈。

    然而,怪圈像是拥有巨大的引力,钻探仪受到这种引力的拉扯,丝毫不受工程师们的控制,飞速的冲向光圈。当两者发生接触时,光圈四周突然释放几道长长的电光,发出一连串的“嘶嘶”的电流一般的爆鸣声。基地的电脑画面也开始闪烁不停,不断发出“嘀嘀”的报警声。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工程师们紧张极了,谁也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从二楼办公室里匆忙跑出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多岁、满头银发的老人,他慌忙向工程师们大喊道:“快,快,拔掉电源……”

    然而,一切都迟了,大厅里的电脑全部冒出了黑烟,紧接着发出“嘭、嘭、嘭”的爆炸声,所有的电脑顷刻之间成了废物。工程师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呆了,他们不知所措,都呆呆的站在大厅里发愣。

    凌晨时分,青山市渐渐进入繁华将息的时刻,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一条安静漆黑的小巷中,一个衣着破烂、满头乱发的乞丐正背着装满垃圾的塑料袋儿,在黑暗的巷子里摸黑前行。他的眼睛似乎看不清前面的道路,他把腰折得弯弯的,几乎成了九十度模样,以便能够看清前方道路是否平坦。小巷里到处堆放着如山的垃圾旧物,整个空气中弥漫着臭烘烘的味道。这名乞丐虽然非常仔细,但是他仍然时不时的撞到那些垃圾上去。他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段,发现前方渐渐有了亮光,他抬头向前面望了一眼,一辆轿车的前灯正从前方不远处的巷子口扫过,于是他加紧脚步,又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

    他走着走着,忽然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他的心一阵恐惧,心跳的异常紧张。他停下脚步,鼓起勇气向后看了看,身后仍然漆黑一片,并无一个人影。于是他又安心的回过头来,准备继续赶路。

    然而,他很快就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疼痛,仿佛自己的肚子被什么东西给扎着了,他紧张的神经迅速传遍全身,低头往腹部看去,只见有五个长长的尖利的铁爪从他的肚子里钻了出来,正在自己的眼前晃动。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转瞬间,那五个利爪又从他的腹部抽回,他迅速地倒在了地上,鲜血顷刻间从他的身体里漫到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他的旁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黑色的斗篷遮住了那人的身体和脸庞,他从这名乞丐的身体里抽回了长长的利爪,在眼前晃动了两下,上面的鲜血正汩汩的往下滴着,漆黑的斗篷里发出一阵恐怖的像是夜枭一样尖细的笑声,“黑色斗篷”缓缓地向那名乞丐身边走了两步,弯腰趴在他的脸上嗅了一下——他还有呼吸。于是他又伸出利爪刺向他的脖子,准备给他最后一击。

    此时,巷子口突然有人大叫起来,“黑色斗篷”怔了一下,抬起头向那人望了一眼,只见那人正从出口处向这边跑来,尽管道路漆黑,但是他轻车熟路的以极快的步伐向这边冲来。“黑色斗篷”诡异的笑了一声,站起身。等到那名年轻人冲到跟前,未等他定住脚步,“黑色斗篷”迅速的一个箭步上前扣住他的手腕,将他轻轻一扔,那名年轻人就如铅球一样跌在了不远处的垃圾堆旁,只听发出重重的“咚”的一声,高高的垃圾堆被砸的散乱。不等年轻人站起,“黑色斗篷”又已经快速的到了跟前,朝他的胸口踢了过来,年轻人迅速的向旁边一个跟头翻滚出去,与那人分开了一段距离。他迅速的从腰间掏出手枪向那人喊道:“我是警察,快点……”未等他说完,“黑色斗篷”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向他身上扑了过来。一霎间,漆黑的巷子里只听“嘭”的一声,那名“黑色斗篷”忽然消失了。

    年轻人紧张的蹲在原地,手里的枪仍然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有些颤抖,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打中了那人,更不知道那人是如何从自己的眼前突然消失不见的。或者,他仍然躲在某个角落。他四处搜寻了一遍,始终没有找到那人的踪影。他有些慌了,这是他从警以来从未见到过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他才从愕然中惊醒,站起身向那名倒在地上的乞丐跑去,朝他身上望了一眼,鲜血已经流了一地。他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上面按了几下,冲着手机喊道:“喂,我是赵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