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奇怪的大学教师

    更新时间:2017-04-30 09:45:06本章字数:2905字

    青山市的夏季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季节,不同于中国的内地城市,青山市是一个靠近海洋而又有着众多沙滩的地方。每逢夏季,全国各地的游客都会汇聚于此,欢度盛夏。人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青山市的海滩。在海滩上,你会看见无论是老人、小孩儿,都会穿着短裤,赤着脚丫在海滩上漫步、玩耍。人们迎着海面上呼呼的海风,享受着盛夏炎暑间的一丝清凉。

    东鲁大学历史系的课堂上,一名年轻的讲师正在向学生授课,他所主讲的课程是《中国古代史》。这名年轻讲师的授课方法不同于其他讲师,他喜欢让学生在课堂上扮演历史中的人物,比如有的同学扮演秦始皇,有的扮演项羽或者刘邦等等,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们充分体会到历史人物在当时的处境中的一些真实感受。因此,你常常会听到一些学生在教室中疯狂的呼喊,就像一个精神状态不太正常的人在精神病院中大喊一样。不过千万别误会,他们并不是疯子,他们只是在尽量扮演历史中的人物,感受他们曾经的所思所想而已。有的同学扮演秦始皇,去体会他统一六国时的豪情;有的同学去扮演霸王项羽,去体会他在垓下被围时的满腔悲愤;也有人去体会一代帝王,权威赫赫之余,想要得到长生不老以求永享富贵的急切欲望。

    因为年轻讲师的课堂常常像是在游戏中度过,学生们也颇为喜欢他的课程。但是其他的班级可就遭殃了,他们要时常忍受从隔壁不时传来的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呼叫声,在他们看来,这个班级里面的人,要么是绝无仅有的天才;要么便是一群有些神经质的疯子。不过,无论他们怎么看,这也并不妨碍年轻讲师一如既往的按照他的方法继续授课。

    校园的铃声响了,当这名年轻讲师宣布“下课”之后,学生们纷纷收拾自己手中的道具和书本,缓缓走出教室。等到学生们全部离开,这名讲师也开始收拾自己手里的道具。我们先来看一下这名讲师的长相吧:他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时常穿着一身黑色长袖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球鞋已经有些破旧,这是他穿了很久也不愿换掉的鞋子,并非因为他没钱去买新的,一种说不出的原因,让他对所有拥有的旧的事物都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怀。他身材清瘦,个子一米七八左右。长长的头发,让人从后面看上去,他就如同路边街上摆摊绘画的街边艺人,他的眼睛大大的,一双金丝框架眼镜时常搭在他那直挺挺的鼻梁上,千万不要以为他是深度近视,他的眼睛才三百多度。但是也许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如果要他把这幅眼镜从他的鼻梁上摘下来,他还真的不太适应。

    等他收拾完手中的讲义,走出教室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了一声“秦明”,年轻讲师听到有人叫他,于是停住脚步,转身去看,见一个长相颇为漂亮的女孩儿正站在他背后的走廊上,满脸笑容的望着他。年轻讲师朝她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了一种饱含爱意而又开心的微笑,这种笑容就如同一个嗜酒的醉汉在戒酒多年之后,重新又闻到了浓浓的酒香一样。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朝对方走了过来。

    女孩儿名叫杜琴,今年二十六岁,长着长长的头发,瓜子脸儿,细挑的身材,柳叶儿一般的弯眉之下,一双大眼睛常像是浸了水一样的灵动,杜琴的性格活泼爱动,但是她却又总是爱穿一身正正经经的职业装,也许这样看起来较为严肃,足以掩饰她那双活泼起来就足以让人忍不住发笑的眼睛。和秦明一样,杜琴也是东鲁大学的年轻讲师,只不过两人所教授的课程并不一样,杜琴主讲的课程是大学物理。

    秦明出生于北方的某个城市,北京大学毕业之后,就在东鲁大学应聘当了讲师。杜琴的出生地是苏州,就如同她的长相一样,既温柔灵动,又温婉舒润,清纯之中也素有一种江南水乡的气息。杜琴在家乡苏州大学毕业之后,也到了这里做了讲师。两人虽然分属不同的院系执教,但是互相距离并不太远,因此久而久之,两人也互相熟识,常常在课间休息之时一起散步,一起到校外餐厅用餐。

    杜琴午间下课之后从教室出来,瞧见秦明正准备离开,于是上前喊住了他,两人见面之后,杜琴笑道:“今天你们班里又在鬼哭狼嚎了吗?”

    秦明微笑着说道:“今天我让一个同学扮演大权旁落的皇帝,正被权臣逼宫。演得还真像,下去之后他还足足痴呆了好一会儿!”

    杜琴听了笑道:“你们这边哭了好一会儿,秦主任那边可是气的直跺脚呢。”

    秦明呆呆的问道:“为什么?”

    杜琴笑道:“今早秦主任那边正在上表演课,多严肃的场合!可是,你们班里时不时传来又哭又笑的声音,神经质似的,弄得他们班里的学生老是笑场,可不恼坏了秦主任嘛!”

    秦明听罢,也觉得不好意思,脸红通通的笑了笑,两人一起到学校食堂就餐。

    他们找到座位坐下,向服务员点了两杯柠檬汁并一份点心。杜琴望着正在低头喝柠檬汁的秦明,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像是纤细的柳叶儿一般眯成了一道温柔的曲线,杜琴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开心而又幸福的笑容,似乎她的心中始终没有值得让她悲伤或者感到失落的事情,能让她暂时忘记那张迷人的笑脸。

    秦明喝了一口柠檬汁,抬头朝杜琴看了一眼,见她正两手托腮,坐在对面望着自己,脸上堆着笑容。于是笑道:“你干嘛这样看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

    杜琴呆呆的望着他,突然说道:“其实你长的挺不错的,要是找不到女朋友,以后就跟着我吧……”

    秦明被她突如其来的话给惊住了,喝到嘴里的饮料差点没吐出来,脸也羞得通红。

    “你,你说什么?”他似乎没反应过来。

    杜琴被他的囧样给逗乐了,突然哈哈笑了起来:“好了,不给你开玩笑了,看你害羞的。我们永远都是好知己嘛……”

    秦明见她说是玩笑话,这才“哦”了一声,通红的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其实,他倒真希望她说的是真的。

    “这个暑假,你有什么打算?”杜琴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还不清楚,估计也没地方去,就在宿舍里看看书,写写文章吧。”

    杜琴瞥起一双大眼睛望了秦明一眼:“海景旅游公司正在举办一项活动,他们准备资助五百多人免费参加海上旅游,你要参加吗?”

    “我还没听说,你要去吗?”秦明问道。

    “应该会去,不然我又要被爸妈逼着回家相亲去了……”杜琴像是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各自喝着自己杯中的饮料。杜琴好像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噎了一会儿,终于又装作随意的样子,似笑非笑的说道:“嗯,你的,那个朋友,他也去吗?”

    说罢,身子向前一倾,一双充满期待的大眼睛盯着秦明。

    秦明正低头吃着点心,冷不防被她一问,愣在了那里,痴痴的问道:“谁?你说谁?”

    杜琴见他不明所以,突然间满脸通红,害羞的往后一坐,低下头去。

    秦明愣愣的想了一会儿,突然醒悟过来:“哦,你说姜阳呀,我也好长时间没见他了!”

    杜琴呆呆的喝着饮料,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

    每逢假期,就是许多成年单身男女最为烦恼的时候。因为在这段时间,他们一定会面临被自己父母逼着相亲、找对象的痛苦。对此杜琴是一万个的不愿意,就连她的父母也弄不明白,为何她已经二十六岁了却还不急着找对象。对此,杜琴也每每回应说:“是啊,我才二十六岁,真的不急呀!”其实,杜琴心中早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只是没有向对方表明罢了。

    秦明如今也是单身,但是他却没有杜琴这样的烦恼,因为他从小父母双亡,自己跟着爷爷长大,在他高中即将毕业那年,爷爷也因病去世。他如今孤身一人,既不用愁被人逼着相亲,也不用思考暑假要不要回家的问题。即使他想找个人来管,恐怕也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