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酒吧的女老板

    更新时间:2017-04-30 09:46:32本章字数:2976字

    回到宿舍,秦明躺在床上,睁眼望着房顶的天花板出神。他似乎感到一种孤独的可怕气息正朝自己逼来,是啊,从小他就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几乎很少与别的孩子一起玩耍,他常常独自坐在一个角落望着天空出神,幻想着许多不着边际的东西,似乎孤独才是他的朋友,他们之间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他也不想再跟什么人往来。他只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自己生了一场大病。他的爷爷心急如焚,到处寻医找药,却始终不见好转。就在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他已经忘了那人的模样。只记得那人躲在隔壁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的手里端着一碗殷红的,像是鲜血一般的“药”给他喝了下去。过不多久,他的病就好了。从此,他再也没见过那人一面。上高中的时候,他唯一的亲人——他的爷爷,也离他而去。他还有什么值得牵挂呢?但是,他的内心,却又时常的感到孤独。

    夏季的天空,天早早的亮了,太阳从东海之上冉冉升起,染红了大片的水面。海鸟成群结队的从海面上飞过,发出“叽叽”的鸟鸣声,当它们飞过太阳跟前的时候,像是一个硕大的红色蛋糕之上点缀了许多密密麻麻的黑点,整个城市的上空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轻雾。清晨,东鲁大学校园里的广播里准时响起了音乐。

    秦明宿舍楼下不远处就是学校的篮球场。这天早晨,太阳的阳光刚刚照进窗子,秦明就被楼下人群的笑声和打球声给吵醒了。几个年轻人穿着短衫体恤,在篮球场上你追我赶,嬉笑打闹,清晨里清洁的空气给了他们无限的精力与热情。秦明懒懒的伸了伸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子旁边往球场看去,下面那人也看到了秦明,几个人停住了跑动的脚步,一人扬起手中的篮球,朝他笑了笑,秦明也朝那人回以微笑,于是几个人又重新开始这场竞赛。秦明站在窗子旁望了一会儿,又回到屋里,随手整理了一下床铺,洗漱完毕,换了身白色的运动T恤,跑下楼去。

    球场上已经有五六个人聚在一起打球,其中一个个子高高的,相貌非常英俊。他身穿白色运动T恤和短裤,脚上穿着白色的运动球鞋。他有着短短的黑发,大大的眼睛和高高的鼻梁,跟秦明不同,他的眼睛显得神采飞扬,似乎在永远不停地浏览着周围的一切,而秦明的眼睛中始终给你一种他在沉思的神气。除此之外,这个男生的鼻梁上也没有眼镜。

    他叫姜阳,曾经是东鲁大学文学系的优等生,因为品学兼优而被留校任教,与秦明是同事和朋友。秦明在学校中与其他同事关系一般,来往并不多。唯独与杜琴关系要好,与姜阳虽然算不上好友,但是关系也较为接近。而姜阳和杜琴的相识也是因为有了秦明这层关系。当然,在杜琴的心里还有另一层的想法,却并未说出来。

    傍晚七点钟,秦明匆匆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开心酒吧”,刚一进门,就闻见一股浓浓的酒味直冲进自己的鼻内,那种味道夹杂着各种啤酒、白酒以及各种饮料和刺鼻的烟味。秦明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一般情况下,他很少进入这种场合,他受不了这种浓重的酒与烟的怪味儿,更讨厌那些在酒吧里面疯狂跳舞、肆意放zong自己,甚至是想要寻找一ye情的男男女女。但是今晚他却来了这里。

    走进酒吧,秦明就看到几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女生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随着酒吧中的摇滚疯狂起舞,同时几个男人在对面跟着蹦跳,他们随意的扭动身子,两只手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眼睛正色眯眯的盯着对面的猎物。再往里走是一个稍微大点的大厅,里面聚集了几十个人在疯狂的跳舞,桌上摆满了各种饮料果品。秦明无心去欣赏眼前的那些美女佳丽,他抬头向四周望着,看见姜阳在一个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坐着,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他的旁边,姜阳的右手正从后面搂着她那柔软的细腰。姜阳也看见了他,挥手向他招呼了一下,秦明向他那边走去。

    “坐”,姜阳拍拍旁边的沙发。秦明顺眼看了看旁边的空位,却并未坐下。他不喜欢这种场合,更何况姜阳的另一边还坐着一个打扮十分艳丽的女人,他就更不愿意坐下了。那女人见秦明一直站着,于是站起身来,缓缓走到秦明跟前,将手搭在他的肩上,温柔的说道:“怎么不坐呢,第一次来吧?”

    那女人的声音柔声细语,让人听着既温柔又有着十足的诱惑力,同时她的身子也有意无意的向秦明身上靠去,秦明突然闻到一股玫瑰花的香味扑上身来,自己的身体也像是接触到了一股软软的而又颇有弹力的东西,感觉非常舒服。他明白,这是那女人的身体,一阵酥麻的感觉袭上身来,像是激流一样冲荡着自己的心绪。他赶紧将身子一咧,往后退了一步,撇开那个女人,那女人刚才把半个身子都靠在秦明身上,秦明这一躲避,使她突然重力失衡,差点摔在地上。姜阳看到这种场景,不禁乐的哈哈大笑。秦明不好意思,满脸通红的朝那女人笑了一下,表情极为尴尬。那女人似乎是常见这种场面,并未生气,姜阳笑着对那女人说道:“你别见怪,他就这样,老实人。”

    那女人并未说话,她整理好刚才因为身体失衡而稍微有些凌乱的衣衫,这才仔细的抬头朝秦明身上打量一下。一刹那间,仿佛她刚才还俨然平静的心灵突然被深深刺了一下,她的脸上猛然一阵惊慌,随之又很快恢复平静。她回头又坐在了沙发上。

    秦明又朝那女人身上打量了一眼,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紧身旗袍,旗袍下面短短的裙摆只到膝盖处,她的腿部皮肤白嫩细长,像是用手指就能轻易戳破一样。她那乌黑的头发长长的披散在肩膀上,眼睛上的妆估计是画的过于浓重,在暗暗的灯光下稍微显得有些黑,她的身材细长,并不觉得过于清瘦,反而让人看上去有一种柔软而又充满弹力的感觉。

    秦明看到此处,发现那名女人也在看着自己,四目刚一相对,又突然闪开,秦明不禁紧张起来。姜阳指着她率先说道:“这是鲁悦,是这里的老板。”接着又看着那名女人说道:“这是我的好朋友,叫秦明,在东鲁大学教历史的。”

    姜阳介绍完之后,秦明和那名叫鲁悦的女人互相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鲁悦柔声笑道:“你这位朋友好像不太善于跟女人打交道呀!”

    姜阳笑道:“他就是老实,有点内向而已。”

    秦明觉得他们两个在拿自己耍笑,有些不耐烦的说:“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姜阳这才回过神来,于是说道:“海景旅游公司的旅游,我们老板有名额,你要去吗?”

    秦明听他说“我们老板”,疑惑的问道:“你们?”

    姜阳看了鲁悦一眼,点点头笑道:“是啊,悦姐是我们老板,我是她的经理啊,没想到吧!”

    秦明盯着对面这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不禁一阵惊讶。他以前外出,每当从这里经过,都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哪里想到姜阳常常外出,甚至一连几个月也不见一面,恐怕是常常泡在这里了吧。

    秦明看看眼前这个打扮花枝招展,身材苗条诱人的美女,不禁想起几天前杜琴说的海上旅行的事情。秦明一边想,眼光无意间朝鲁悦看去,恰好鲁悦也正好朝他看来,两人眼睛四目相对,又赶紧闪了过去。

    她似乎能够看透秦明的心思一样,立刻解释道:“海景旅游公司的老板跟我一个朋友比较熟,所以我就从他那里要了几个名额过来。姜阳说跟你是好朋友,多几人也不妨事,所以就顺便请你一起参加。”

    秦明并未答话。

    鲁悦接着说道:“如果你没事的话,嗯,也……也可以,欢迎您来参加……”鲁悦说起话来,刚才还极其流畅的话语突然变得结巴起来,断断续续的将话说完。不过,这种细微的变化,姜阳和秦明两人都并未发觉。

    秦明从酒吧出来,猛的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顿时感到全身一阵轻松。里面的气氛太过嘈杂压抑,他回头望了一眼灯红酒绿的酒吧大门,里面还隐隐传来摇滚的“嘣嘣”声。他感觉自己的头脑一阵混乱,身体在昏黄的街灯下映出颀长的影子。秦明用手拍拍脑袋,又猛地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