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海滩上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05-01 10:32:02本章字数:4861字

    二十多平米的小宿舍里,紧靠西墙摆放着一张窄窄的小床,对面书桌上摆放着一台电视机,旁边的窗户下放着一张书桌,上面散乱的堆着许多书籍。房门口旁边的一张桌上放着洗漱用具,桌子下面是几个脸盆。几件脱下的衣服搭在旁边的衣架上。早晨八点钟,秦明仍躺在被窝里,一副醉眼迷离的酣睡。

    “叮铃铃铃……”,电话在桌上响个不停。

    秦明从被窝里伸出手,从桌上拿起手机。

    “哪位?”他懒懒地问道。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电话那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极其温柔靓丽。

    “你是?”

    “你可真是健忘,前天我们在酒吧见过面的。”那边的女人仍然用充满柔性的声音说道。

    “哦,你好,找我有事吗?”秦明经她一提醒,才知道对方就是酒吧的女老板鲁悦。

    “今晚有时间吗?八点钟,我在学校门口等你。”电话那边说道。

    “额,什么事呀?”秦明有些糊涂,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找他。

    电话那边突然爽朗的笑了起来,似乎从声音里听出了他的尴尬:“你放心,只是想请你喝杯咖啡而已,没有其他事情。”

    “哦,好的,我在学校门口等你。”秦明尴尬的说。

    放下电话,秦明逐渐清醒过来。他在头脑里细细搜寻那个酒吧老板的样子。她身材苗条,声音中充满着女性的温柔魅力,长长的头发像波浪一样光鲜亮丽,她的眼睛如同宝石一样清明透彻,散发出诱人的活力,让人看上去心如梦幻,就像睡倒在充满阳光的沙滩上,享受着清风吹拂和阳光普照。

    接完电话,秦明从床上起来,去洗漱间冲了个澡,穿上那件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系上白色球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半,他来到食堂,里面早已经空空如也。于是他只选择了一碗米饭,顺便要了两个温温的茶鸡蛋,坐在一旁吃着。餐厅里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本地的一些新闻。旁边的几个服务员坐在一旁闲谈,其中一个说道:“听到没有,前几天的那个谋杀案,那个乞丐醒过来了。”另一个道:“这下好了,肯定能够知道是谁杀的了。”旁边一个懒懒的躺在椅上,不耐烦地嚷道:“谁杀谁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干好自己的活就行了,操那份心干嘛!”另外两人斜着眼睛朝他白了一下,似乎对他的这种态度很不满意。

    秦明吃过早餐,又在校园中溜了一圈,并未遇到什么熟人,于是骑着他的那辆旧自行车跑出校园。街道两旁有许多书店和小吃店,几个打扮相当时髦的年轻男女在小店里吃早点,书店的门口显得异常冷清,只有店老板在柜台后面低头看书,并不时的翻来翻去,不知道他是真心看书还是只是装作看书的样子而已,而且还时不时的抬头看看从门口经过的人。

    前面的十字街口,两名交警分别站在街道两旁,指挥行人穿越马路,几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似乎等不及了,想要在红灯时间穿越过去,立刻被交警吹着响亮的警哨给制止了。秦明看了他们一眼,发现不是自己的学生。等到红灯消失,绿灯亮起来的时候,骑着车子过了对面的马路。

    天气风和日丽,几朵白云挂在深蓝色的天空中,整个宇宙显得如此的广大而深邃。当人类抛开世俗的烦恼和利益的纠葛而开始仰望天空时,就会被宇宙的广大和人类自身的渺小而震撼。但是,天空自然存在,而渺小的人类如果生活的幸福,即使渺小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明骑着车子在城里逛了几条街道,感觉没什么意思,又转头向东朝海边去。东鲁大学距离海边不远,如果是轿车,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达,自行车就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十字路口的红灯亮了,秦明站在街边等待。他的旁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秦明朝车子望了一眼,并不认得是什么牌子,他对车辆并不感兴趣,于是又继续看着前方。这时,车子的前窗缓缓打开了,里面一人伸出头趴在窗户边,兴奋的喊道:“嗨,你干嘛去?”秦明转头,见姜阳正坐在车里,他感到很惊讶,也很兴奋,说道:“啊,我随便转转,你怎么会在这里?”

    姜阳笑着指了指旁边的驾驶员说:“跟着老板兜风……”此时的鲁悦仿佛不认得他一般,一脸严肃的表情,头也不回的望着前方。两人随便说了几句,车子就随着前方的绿灯前进了。秦明看着远去的车屁股和排放出的缕缕浓烟,淡然一笑,心中似乎有说不出的滋味。

    姜阳除了在大学教书以外,你就很难看到他在学校中的身影,一方面是因为东鲁大学校园太大,他们的学院距离较远。更为重要的是,姜阳常常出入酒吧、KTV等娱乐场所,接触的人群复杂,这也并非秦明所喜欢的。因此,他和姜阳事实上也相见不多。杜琴除了和一大帮朋友一起逛街外,就是呆在校园内打发时光。秦明是一个不喜欢被拘束的人,要杜琴陪着自己骑车到海边吹海风吗?别开玩笑了。

    海滩上到处躺着晒日光浴的男男女女,近处的几个女性穿着较为暴露,她们用毯子铺在沙滩上,几个人并排躺在上面聊天。

    靠近海边的地方,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聊天。秦明往那边看去,见一个年轻而漂亮的女性此时也正望着他。秦明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那名女性穿着比基尼,大约二十六七岁年纪,身材苗条性感,瓜子脸,长长的头发像波浪一样披在她的肩上,她的嘴唇略微向上翘着,像是永远微笑的样子,看上去十分迷人。秦明朝她打量了一会儿,始终忘了究竟在哪里见过这个“熟人”。

    那女人冲他笑了笑,秦明也报以微笑。然后,她朝他走了过来。当似曾相识而又印象模糊的人向你打招呼时,实在让人有些头疼。因为你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秦明在头脑中飞快的思考着她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从事什么职业……这样想着,对面的女人已经朝他走过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那女人像是完全对待熟人一般,微笑着伸出手来。

    “哦,随便看看而已……”秦明伸出手和她握了握。

    “那些是我的朋友,要和他们打个招呼吗?”

    “嗯,不了……”秦明转头向那群人看去,在这群人中,他一个也不认识。对着一群陌生人他该说些什么呢。

    此时,那群人中有一个年龄大约三十多岁,相貌同样极其艳丽、身材丰满的女性朝这边挥手,同时向她喊了一声:“李兰……”

    那个叫李兰的女人相应的朝对方挥挥手,那名女性朝人群中张嘴说着什么,其他几人又都朝这边望了过来,脸上笑着,张开嘴巴,不知说些什么。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她满脸微笑看着秦明问道。

    “嗯,你叫李兰。”秦明有些尴尬的说。其实他并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她,却又不好承认。

    “嗯,说的没错。不过你也许真的忘了我是谁了。”李兰自言自语的说道。

    秦明没有说话,这等于承认他刚才撒了谎,不过她似乎并不在意。两人肩并肩的走着,他们在沙滩上随意的散步。

    “三年前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上,我们见过。”李兰缓缓地说道。

    “哦,难怪。”秦明长长的舒了口气,三年的时间确实有些长远,记不清楚也难怪。

    “当时我坐在你的后面,在休息的时候,我们还就一个问题整整辩论了两个小时。”李兰继续说道。

    “什么问题?”秦明饶有兴趣的问道。

    “女人究竟应不应该用香水。”李兰停住脚步,看着秦明笑道。

    秦明也笑了,他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在那次研讨会上,他的确遇到过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当时她虽然是一身职业装打扮,但是她那性感身材的线条美和那嘴角略微上翘的微笑仍然吸引着众多男人向她投来馋涎欲滴的目光。在那次研讨会的闲暇时间,秦明居然和她围绕一个非常无聊的话题整整辩论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最后以秦明请她吃饭结束了这场辩论。但是从那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三年多的时间,即使如何漂亮的女性,也足以让人的记忆变得模糊不清了。在秦明的心里,这也似乎可以成为原谅他不记得眼前这位美女的理由。

    “看我跟那个时候有什么不同吗?”李兰两眼温柔的望着他。

    “呃,你的头发变长了,人也更漂亮了。”

    “嗯,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李兰继续问道。

    “呃……”秦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看不出来了。”

    李兰上前走一步,跟秦明的距离更近了,两人的身体几乎挨住。秦明蓦然间一阵紧张,真以为在大白天李兰就要和他亲吻呢。然而这位性感女人并未如此,她把肩膀凑上前,说:“你闻闻……”

    秦明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她什么意思。

    李兰爽朗的笑道:“你可别误会,我只是要你嗅一下我今天用了什么香水。”

    秦明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他闭上眼睛,把鼻子凑近李兰的肩膀嗅了一下。他闻到像是有一股桂花的清香飘进鼻中,那种淡淡的清香味儿让自己浑身不禁一颤,就像那些躺在沙滩上懒懒的晒着日光浴的女人一样。

    “闻到什么了吗?”李兰问道。

    “香。”秦明闭着眼睛,像是仍然沉浸在那种淡淡清香气味之中尚未醒来一般。

    “再不离开,我可要喊非礼了……”李兰假装严肃,用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说道。

    秦明这才从沉浸的幻想中缓过神来,两颊升起了红晕,尴尬的朝李兰笑了笑。 

    “闻出什么了吗?”

    秦明转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感觉:“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但是又不是那些化妆品的味道。”

    “嗯,其实我什么也没有用。自从那天和你争执之后,我就回去查阅了很多资料。我发现其实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一种特有的香味,这种香味是发自人的身体之内,而非外在的香水或者化学用品。其实这才是我们本身的味道。”

    “你们女人才有这种特殊的香味,我们男人只有汗臭味儿。”秦明幽默的说道。

    两人在海边餐厅吃了午饭,傍晚时分,一轮硕大的红日正逐渐从天边坠入大海之中,染红了整个海平面。海滩上仍然有稀少的游人在沙滩上漫步,在夕阳的映衬下,别是一番景致。广阔的海平面上显得异常平静,没有一点风波,就像陷入沉睡的婴儿一般静谧而安详。成群的海鸥不时的从海面上掠过,向人们发出晚安的信号。

    秦明站在沙滩上,望着对面安详的大海和那轮硕大的夕阳,以及远处被夕阳染红了的广阔海面,他的精神似乎被带到了遥远深邃的远古,也许那个时候人类还不能称之为人类,也许我们的祖先那个时候真的如考古学家或者人类学家所说,仍然生活在广阔的大海中,因此作为后人的我们才会对海洋如此的痴迷向往。

    “如果有一天我能在大海旁边建一座房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该有多好呢!”幻想似乎将秦明带到了遥远的地方,以至于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身旁还有一个女性陪伴着。因此,当他从遥远的幻想中醒来,转身时,两个人差点撞到一起。秦明尴尬的向后退了一步。

    “想什么呢?”李兰性感的嘴角向上微翘。

    他朝她笑了笑,并没有答话。他抬起手臂,看了一眼胳膊上的手表。

    “你要走了吗”,李兰问道。

    “嗯,还有一个约会……”

    “现在几点了?”

    “五点半”,秦明又朝手表看了一眼,以便能够准确的说出此时的时间。

    “看来我也得走了……”李兰笑了笑说道。她的嘴角是如此的迷人,那是一种只有某种女人才有的性感的嘴唇,嘴唇的两边像是棱角一样,微笑的时候能够略微的向上翘起,这种微笑的方式,我相信对每个男人都具有非常的魔力,以至于秦明看到她微笑的时候,也不禁呆住了。

    “你有电话或者名片吗?改天我好联系你。”秦明望着她问道。

    “有,不过现在没带。”李兰笑了笑说道。

    “没带?”

    “呶,”李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嘟了一下嘴巴。秦明这才恍然,她里面只穿着比基尼,外面裹着一件长袍,除此之外身无他物。身上自然放不下哪怕一张小小的名片。

    秦明赶忙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名片,说道:“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有机会出来坐坐。”说着将名片递给李兰。出乎意料的是,李兰并未接过名片,她的两手仍然插在外套的口袋里。

    就这样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沙滩上,他们的另一侧是夕阳和逐渐黯淡静谧下来的大海,被夕阳染红的海平面此刻也渐渐缩小,形成了横跨在海面上的一道红线。

    “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的,名片就不用了。”李兰仍是带着那副迷人的微笑和略微上翘的嘴唇说道。她性感艳丽的身材让秦明觉得她应该是一个非常出名的模特或者电影明星,而非一个坐在安静的书房里写书的作家。她的周围也许挤满了对她膜顶崇拜的异性,不仅是因为她的作品,仅凭她性感的嘴唇和那颇有魅力的身材和长相,就足以让很多男性为之倾倒了。

    “那好,我们有时间再见吧。”秦明尴尬的收回手中的名片。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怀着无限希望对一个追求中的异性求爱,正在他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拿出那枚珍贵的求婚戒指时,突然间又被这位梦中情人泼了一身冷水似的拒绝了。

    “嗯,我走了。”她看了秦明一眼,转身朝另一方向走去。刚向前走了几步,又转回头来,看到秦明仍然在那里站着,她柔媚的笑了一下,甩了一下那波浪式的秀发继续向远处走去。